第25章 吉布尔·埃拉卡

作者:狂笑自淘情 |字数:3899

人气小说:一世独尊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盛华大唐之最强帝王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师道成圣请叫我鬼差大人

    一边听着库帕卡对始祖龟传统和历史的讲述,桑拉等人来到一座神庙前,神庙是石制的,有着明显的巨魔风格,门户上有方棱突出,只是庙门被一圈紫色的魔法光芒笼罩着。

    “库尔塔基,勇敢得迎接万兽之王的考验吧!”桑拉看着那圈魔法光芒,第一时间向着库尔塔基开口且不给他还口的机会,轮到你上了,我在这掩护你。

    “吉布尔凶猛而迅捷,牙尖爪利,思维敏捷。”面对桑拉的怂勇,库尔塔基也没有怯场,大声念着颂诗,半跪到神庙门前。

    “他善潜伏,亦长忍耐,目标专注,步伐稳健。

    愚人受难——而非吉布尔,他智慧过人,脾气火爆。

    若你赢得神灵恩惠,他予你神力,意志公正。

    他接纳者,能力无边,你若有能,接受考验。”

    巨魔的诗歌对万兽之王,猎物之灾的猛虎之神吉布尔·埃拉卡描述十分形像,库尔塔基将诗歌虔诚得背讼,而后在神庙门口下拜,而后闭目静立。

    面对虔诚闭目应对考验的库尔塔基,一边随队而来保护的巨魔,还有带路的库帕卡等始祖龟都半跪下来,桑拉看着情况,也将心底的各种心思杂念收起,以敬畏的内心与众人一齐半跪恳求猛虎之神显身。

    “你在寻求什么?”浑厚陌生的声音伴随着敬畏的心理,从耳边响了起来,桑拉听着这声音,也是熟门熟路,低声发出回应。

    “我寻求着神灵的指引。”到这里来就是找神灵不灵的原因,但说话要客气一些。

    “跳跃之虎教导你什么?”

    “忍耐,专注,勇敢得去行动。”桑拉微微思考了一下吉布尔的赞歌,给出了自己的回答,每个神灵都有不一样的性格与专长,问题只要捉到脉门,给一个意思大概的答案便可。

    “你的力量何来?”

    “我的智慧。”桑拉想也不想。

    “仔细得再思考思考。”

    “坚定的意志。”桑拉微微思索一下,改变了自己的回答。

    “幸福的生活是什么?”

    “光荣。”

    “那些有远见的人都看到些什么?”

    “广阔的世界。”

    “再想一想。”猛虎之神的提示让桑拉沉思,对于一个善于狩猎的老虎来讲,他的目光所及之处是大自然,一个属于自己的猎场,嗯,但是自己回答起来,应该要谦虚一些。

    “我属于自然。”

    “进来吧!我等着你。”耳边的声音作出了回应,桑拉睁开眼睛,只见四周的始祖龟与同伴还在半跪中,那神庙门前笼罩的那圈紫光已经消失。

    就我一个人答对问题了?桑拉看着半跪在地的众人,不由得额头冷汗一下子就流了下来,他不介意和洛阿交谈,但说实话,单独面对一只活着的洛阿,这就有点……

    “进来。”声音从耳边响起,桑拉叫起大家一起进神庙的打算一滞,然后只能硬着头皮上前,跨过那道本被紫色光芒笼罩的门户,等他一跨过门,那庙门处的紫色光圈顿时再次升起。

    桑拉看着拦在门口的紫色光圈,不由得咧了咧嘴,看上去这位虎神要单独和自己谈一些话,没有让其他人进来的打算,不过他到底为什么要这么走。

    走进了神庙,那就没有反悔的余地,桑拉收拾了心情,走进神庙内里,只见那漆黑的神庙中,一道带着巫毒风格的神龛正立在那里。

    巫毒式风格的神龛主体是一块石碑,碑体上有纹路,碑头上有一只方方正正的黄金虎首,碑前有一块左右衬扶的石垫,石垫上一般点着薰香或放有魔法灰尘,但是桑拉看到万兽之王神龛前的石垫上,却是飘着一团橘光。

    “戒指?”桑拉仔细得凝集目光,只见那如火般的橘光里面,竟然是一枚戒指。

    “这是潮汐之戒。”

    微沉的声音从神龛后方传来,桑拉连忙抬起头,只见一只肩高达四五米,背脊上生着火红毛发,浑身波浪纹,颌颈雪白的巨虎从神龛后探出头,它的尾巴在神龛的另一边,犬齿生出唇外,右眼处有一道伤疤,但身体从黑暗中拖出的阴影,还有那俯视一切的目光如同巡视丛林的王者。

    “万兽之王,猛虎之神吉布尔·埃拉卡,桑拉向您献上敬意。”桑拉看着浑身散发着霸气的巨虎,收整了心情表示崇敬,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见到活着的洛阿,在这位吉布尔之前,他曾在赞达拉的祭典上见过列王守护者莱赞,对那条魔暴龙他的评价只有一个字:壕。

    “你的内心,充满狡滑。”吉布尔望着嘴角獠牙向下倒勾,手有五指,蓝灰肤色发白,黑发随意扎在脑后,腰间配着赞达拉剑的巨魔,将目光向旁微移,咧唇露出獠牙外的尖齿。

    “我不知该如何为自己辩解。”桑拉澄清了内心,这些洛阿不是万能的神,世上也不存在万能的神,但他们确实拥有一些特别的能力,能准确得读到人心和情绪活动,并且思路也比人类更灵活。

    “不需要辩解,你可以把这话当成一句夸奖。”吉布尔将身体走出神龛,连尾近十米的身长完展示在桑拉面前。

    “那我该感谢!”桑拉顺着巨虎的话就往下。

    “我收到了,现在,我想给你说一说,我的事。”吉布尔将身形轻轻一跃,以与庞大身躯不符的矫巧,跃到一块不大的巨石上面,屈起四足卧下,庞大的身躯随着呼吸一起一伏。

    “我会用心倾听。”桑拉看着趴在地上的巨虎,也走到它面前,找了一块干净的石板盘腿坐下,作出倾听的姿势。

    “那枚潮汐之戒,是我数百年前从一名纳迦的手中夺来,那名纳迦叫作梅普吉拉,她是海洋深处一名威能者的仆从,她来到暗木海滩,袭击了库帕卡的村子,将我的勇士和很多人屠戮干净。”巨虎的话语低沉下去,急促得呼吸使身体发出一阵异响。

    “您很愤怒!”桑拉看着巨虎的反应,便能想到情况,这只巨虎数百年来没有再接受追随者,是在,内疚,为自己没有保护好始祖龟信者的村子?

    “是的,我有理由愤怒,我赶到之时,看着遍地的鲜血,我愤怒得撕碎了梅普吉拉,夺走了她的这枚戒指。”巨虎从巨石上站立起来,在不长的巨石上转过身,唇边立起的胡须一抖一抖,但是半晌后这胡须又耷拉下来。

    “但就在我杀死她的最后一刻,她向我的勇士们释放了诅咒,把他们困在了一场永远无法取胜的战斗中。”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