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1章 叫牛奶糖

作者:微微晓 |字数:8786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极品全能学生无上神王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绝世高手你是什么神吃神至尊重生

    陆甄的愧疚,何芷容的冷笑,两种不同的气场,却在无形中让整个屋子里的气温冷了好几度。

    俩人久久的沉默,最终陆甄打破了这份诡异的安静。

    “芷容,对不起!”

    好一句对不起,这是万能的认错话,却是最让人无可奈何却又不解痛不止痒的无用话。

    何芷容依然冷笑,用嘲讽用漠视来应对陆甄的背叛与无情。却在心底将她自己鄙视了千百遍,大半辈子了,也没能守住一个男人的心。

    放眼望去,估计她这样的女人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

    陆甄可笑,她何芷容简直就是可悲至极。

    “吃饭吧。”

    何芷容敛去多余的情绪,恢复一贯的雍容华贵。

    陆甄凝着她,见她没有表态,再次问:“你怎么个态度?”

    何芷容优雅地拿起筷子,夹了块牛心说:“你说多好吃的菜,有牛肉,有牛舌,有牛心,有牛肚,名字也取的好,夫妻肺片,吃的却不是肺。其实可以放肺的,只是清洗比较复杂。”

    何芷容面容淡淡,心里五味杂陈,她清洗了一辈子陆甄的肺,也没改变他。

    语毕,何芷容将牛心放在碟中,抬眼看向陆甄说:“这个协议,我可以当着没有看见。”

    意思就是她不同意离婚。

    陆甄知道她是这个态度,不过,犹豫了二三十年的事,是时候做个了断了。

    “芷容,这个协议是以我净身出户为前提的,对你对沧溟他们来说,都是最大化的利益。

    你没有必要逼我走起诉离婚这条路。”

    “好聚好散?”

    何芷容淡笑,天晓得她的心口有多疼。二十二岁结婚,如今三十年过去了,这个男人的心还是块泰山顶上的石头。

    捂不热也敲不碎。

    “抱歉,我的态度还是和当年一样。”

    和当年一样,不会把陆家主母的位置让出来。

    何芷容面色冷如霜,当年他要离婚,她可以理解为他年轻感情用事,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那个女人都死了,要她一个活人给死人让位置?

    陆甄再次谈判失败,一点吃饭的欲望也没了,睨了眼桌上的食物,悻悻地说:“你好好考虑,不急这两天。”

    无论怎样,他还是要离婚?何芷容暗伤地想着,一抹悲色爬上眼角。

    “考虑多少天都不会改变我的心意。”

    何芷容坚定地回绝了陆甄,压垮了陆甄最后一丝希冀。

    陆甄坚毅的目光紧紧地盯着何芷容,当然能看见的只是何芷容的头顶。

    良久,他咧嘴道:“那就让法院判吧!”

    说完,陆甄起身,冷漠迈脚离开。

    直到大门一开一合,屋外的车子已经启动,何芷容才抬头看向陆甄刚坐过的位置。

    这屋里的一切都是结婚时置办的,这么多年,她一直不舍得换掉这里的每一样东西。

    如果没有当初的那一眼,也不至于误了终生。

    何芷容淡淡地叹了一口气,慢慢地拿起筷子,吃着永远只有一个人吃的饭。

    一个小时后何芷容出门了。

    意禾咖啡馆,何芷容面对着省局张震岳,面对微笑道:“张局,谢谢你赏脸了。”

    张震岳微笑:“陆夫人说的是哪里的话,陆夫人几十年如一日,明明我们一般年纪,你看起来还是那么年轻漂亮。”

    张震岳心生感慨,当年,他也是她身后的追求者之一,奈何她的眼中只有一人。

    何芷容笑了笑,几十年如一日,形容她,还真贴切,她几十年如一日地过着寡淡的日子。

    “你就别取笑我了。”何芷容说着,目光看向张震岳身边的女孩问:“这位是?”

    “我女儿张姗姗。”张震岳疼爱地看着一旁的女儿,又对自己的女儿说:“姗姗,快叫伯母。”

    “伯母好!”张姗姗落落大方,亭亭玉立地起身微微弯腰,不卑不亢,旋即坐下。

    面容姣好,白皙红润,身姿纤细,一看就是大家闺秀。何芷容看着张姗姗,就想到云烟。一个清丽,一个妖艳,怎么看也是张姗姗这样的适合居家过日子。

    而云烟,事实也证明她不能当一个好媳妇,害了他儿子一次又一次。

    “瞧姗姗这孩子多有礼貌,长的又漂亮。谁家要是有这个闺女,得多乐活。”

    何芷容将张姗姗一顿夸赞。

    何芷容见了张姗姗心生欢喜,要是她也有一个这样的女儿多好。以前吧,还有刘可琳在身边关心她,如今,唉,那孩子福薄。

    张震岳笑说:“她哪里有你说的那么好?”

    何芷容忙说:“我哪里说的不对了,你自己看你闺女,是不是长的好看还耐看?不仅如此,还这么讲礼貌,你看看现在的小年轻人,哪里找到你闺女这样的。姗姗要是我女儿,我都幸福死了。”

    张珊珊被何芷容说的面红耳赤,声音娇弱:“伯母,姗姗哪有伯母说的那么好,你再夸姗姗,姗姗得钻地缝了。”

    张震岳也是附和:“就是,我都愁死了,这么大的闺女还没找到婆家,要是找到婆家,我才会有幸福感。”

    自身条件不差,家里条件也好,不是找不到婆家,是没找到合适的婆家。何芷容笑说:“姗姗条件这么好,得配怎样的如意郎君啊!”

    张姗姗羞涩地掩嘴而笑,小脸蛋白里透红,甚是诱人。

    “听说贵长子也是单身?”

    张震岳的话让何芷容面色难堪,她儿子是哪门子单身,是离异,还是被离异的。海城上流社会谁人不知啊,张震岳的话奚落的成分有多高,她明了。

    “算了,不提他吧,他离异。”

    瞒不住的索性敞开了透亮。

    “离异也是单身,既然两个孩子都是单身,要不让他俩处处,搞不好就凑了一个家庭了。”

    处对象?何芷容受宠若惊,再看了眼张姗姗,她的脸已经红了,何芷容立即明白了,张震岳带女儿一起过来,意思就是想联姻。

    陆沧溟,她这个儿子除了离异这个污点外,还真的找不到瑕疵,而张姗姗的条件也不错,如果真的处对象处成了,还真是一件喜悦人心的事。

    “张局,你就莫开我的玩笑了,我家陆沧溟离异,哪里配得上你们家姗姗,要是没有离异这一出就好了。”

    “离异有什么关系?离异的男人会疼老婆,是吧,姗姗?”

    张震岳前半句对着何芷容说的,后半句问了自家女儿。

    张姗姗红着脸,垂着脑袋点点头,非常的不好意思。

    但是,态度非常明显,她同意和陆沧溟处对象。

    不过,这女方同意了,可是陆沧溟的现状并不太好。

    何芷容看着张姗姗可人的模样,心生欢喜,笑说:“那感情好啊,要是姗姗给我当儿媳妇,我一定拿她当亲闺女疼。只是吧,我儿子那边有点问题,我也不知道他什么态度。”

    陆沧溟暂时醒不来,何芷容也不敢满口答应,只是表达了自己的意思。

    何芷容的话,张震岳听的云里雾里。

    “贵子那边……还和前妻有瓜葛?”张震岳问的直接。

    虽说自家女儿相中了离异的陆沧溟,前提也是知道陆沧溟没有孩子,要是有孩子,他可不容许自己的女儿给人当后妈。

    被张震岳这么问,何芷容连忙解释:“不是,他和前妻没有瓜葛,只不过前几天出差途中遇到了意外,身体有些不好。”

    张震岳微微皱起了眉头,何芷容这么支支吾吾的,是不是身体出了大毛病,张震岳正想说处对象这事以后再说时,只听张姗姗说:“伯母,我可以去看看陆少吗?”

    自从一个月前见过陆沧溟一眼后,她就深陷暗恋阵营。今天来这咖啡馆前,她也是随口多嘴了一句,结果知道爸爸来见的人是陆沧溟的妈妈。

    搞定未来的老公多简单,搞定未来的婆婆才是牛掰。

    所以,她强行要来,又强行爸爸给她说亲。

    张姗姗的话在张震岳看来,非常不合时宜,一点也不矜持。

    在何芷容看来也是如此,陆沧溟这个样子怎么可以让张姗姗见?躺在床上昏迷不醒,不把人吓跑才怪?

    不过,张姗姗这么直接地提了,她不能拒绝。权衡再三,何芷容笑:“姗姗有心了,真是一个懂事的孩子。不过,我只能过两天带你去看他,我这两天有要紧的事。”

    听说能去看望陆沧溟,近距离的,张姗姗瞬间心花怒放,连连说:“好,好。”

    木已成舟,张震岳看见自家女儿的态度暗暗叹了一口气,但愿陆沧溟身体不是什么严重的问题。

    张震岳适时开口:“姗姗,我和你伯母还有点事要谈,你去隔壁商场逛逛。”

    “好的,爸爸。”张姗姗雀喜不已,爸爸和伯母要说的事她一丁点兴趣也没有,反正她最终目的达到了。

    “伯母,再见!”

    张珊珊说完,高贵优雅起身,行礼离开。

    何芷容越看越稀罕张姗姗,以前,她想把刘可琳许给陆沧溟,因为刘可琳听她话,这样的儿媳妇与她一条心。

    不过,说到底刘可琳不够大气,还是张姗姗各个方面都符合她选择儿媳妇的标准。

    张珊珊离开后,何芷容又把张姗姗一顿夸,最后才说了这次约见张震岳的理由。

    张震岳听了何芷容说的内容后,慎重地问:“你确定了?”

    何芷容点点头,这一次她绝对不姑息养奸,伤害她儿子的人,她必须让他付出代价,哪怕陆甄为此再恨她几十年。

    几十年?也没多少年了?五十多岁的人了,指不定哪天突发疾病两眼一闭就死了。

    “那行,实话实说,我在见你前还接了陆甄的电话,他让我务必保下陆勋辰。”

    张震岳实在没想到,陆勋辰竟然不是何芷容亲生的。而且,何芷容与陆甄夫妻的感情并没有外面人看出来的那么好。

    何芷容知道陆甄一定会找张震岳帮忙,所以她必须亲自见张震岳。

    “那以目前的证据来说,能保下他吗?”

    张震岳没说话只是点点头,以他混了这么多年的经验来说,他不能明说,不过这个人是何芷容,所以他可以告诉她答案。

    果然能保下,如果她晚来一步是不是就要看着伤害自己儿子的凶手逍遥法外了?“张震岳,我今天卖卖这个老面子,陆勋辰的案子,请你一定不要干预。”

    张震岳看着何芷容隐忍的目光,点头同意。

    再次得到张震岳的肯定,何芷容露出舒心的微笑。以警方目前的证据来说,不说死刑,陆勋辰的牢狱之灾是免不了的。

    她不要陆甄保下陆勋辰,当然,她自己也不能做手脚让陆勋辰罪上加罪,但是,该他的,他必须得背着。

    见何芷容放下心来,张震岳开口道:“时间还早,要不我们看场电影?”

    何芷容是拒绝的,虽说陆甄对她不忠,但她务必洁身自好。

    何芷容话还没说出口,张震岳笑:“不要拒绝我,就当弥补我当年的遗憾。放心,只是老朋友聚聚。”

    张震岳已经把话说的不能再白了,何芷容也不好矫情,再推辞倒是显得自己心虚小家子了。

    “好。”

    俩人起身出了咖啡馆,朝对面商场走去。

    在他们身后,一辆黑色的宾利缓缓驶过。

    这边,云烟给陆沧溟喂了一些温开水,不过能喂进嘴里的水并不多,也只是用水润润陆沧溟的唇瓣。

    一旁的孩子静静地看着云烟做着一切,云烟看着他乖巧的样子,笑说:“我给你取个好听的小名?叫牛奶糖吧。”

    这是陆沧溟形容她的,说她身上总是香香的甜甜的。

    以前,她觉得那就是胡弄她的一句话,后来才知,他说的从来都不是哄骗人的甜言蜜语,他说的都是他的心意。

    小家伙看着云烟,虽然还是有点生疏,不过依旧乖巧地点头。

    云烟看着牛奶糖,越看越疼爱,眼里盛着笑:“你可以试着叫我妈妈吗?”

    牛奶糖点点头又摇摇头。

    云烟惊喜欲狂又归于失落,不过还是扬着笑脸说:“没关系,慢慢来,我们还有很多时间相处。”

    牛奶糖点点头,虽然他没明白云烟说的是什么。

    云烟笑了笑,转身又忙别的事了。

    “妈妈。”

    甜甜的声音传进云烟耳里。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