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0章 你让她亲一个呗

作者:杨子之爱 |字数:4082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大唐之最强帝王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盛华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万道成神

    那些年,叶母两头跑,一边照顾半瘫的母亲,一边照顾叶红枣,直到几年后她母亲过世,才搬去跟叶红枣同住。

    叶红枣那时候失忆,不记得她是谁,叶母说是她妈妈,叶红枣才肯叫妈。

    听到这里,南宫叶玫明白了,她的生命是母亲叶红枣的卵细胞和父亲祁玉成的精子相结合萌芽的,却是在姨妈李红桔的肚子里孕胎的,还因此搭上了姨妈一条命!

    也就是说,她应该有两个妈妈,叶红枣和李红桔都是她的母亲!

    加上养母南宫华,她有三个妈。

    三个母亲的努力,才有了现在的她,可见她这条生命是多么的来之不易!

    从生命萌芽,到她平安落地,又一天天长大,三个母亲都为她操碎了心。

    而今两个母亲已经不在人世,还活着的叶红枣也历尽艰辛,九死一生才和他们重逢!

    想到这里,南宫叶玫不由泪流满面。

    厉战飞将她揽进怀里,扯了纸巾帮她擦。

    叶红枣说:“我的最后记忆,就是跑到我姥姥家看见两个女人,一个像我妹妹,另一个年纪很大了,腿脚不好,估计是我母亲和姥姥,我叫了一声妈,什么也来不及说就昏倒了。

    “等我有知觉的时候,我是在医院里,我醒来下意识地喊了一声妈。一个黑衣人进来拿枪指着我的头,我大叫杀人了往出跑,他把我砸伤了。

    “我再醒来的时候想起了杀手杀我妹妹和女儿的那一幕,以为还是刚刚出事的那一年,不知道已经过了二十多年。

    “后来老板帮我治疗失忆症,我慢慢恢复记忆以后,想起我妈照顾我的一些事,也不知道我妈现在怎么样了。”

    祁玉成看深秋蝴蝶一眼,见他的神色黯然,他开口说:“被人带走后,岳母被打昏迷了,等到路人发现,她已经冻死了。”

    深秋蝴蝶接过来说:“这件事,是我的手下干的,是我的责任。”

    叶红枣叹了口气,说:“这事的罪魁祸首是黑川和玛丽。琼他们,我跟我妈没什么感情,我四岁以后就没有见到她了,等她再出现,我又失忆了,等我恢复记忆,她又不在了。

    “不过她虽然没有把我从小带大,却在我失忆后照顾了我那么多年,也算对得起我了。”

    叶红枣讲完,病房里很安静,大家都不知道说什么。

    南宫叶玫想着母亲从小到大受的苦比她还多,幼年丧父,跟奶奶相依为命,成年后爱上祁玉成,没有嫁给他不说,反倒成为黑川报复父亲的工具,以至于吃尽了苦头。

    她又心酸又心疼,走上前拥住叶红枣叫了一声:“妈!”

    “哎!我的乖女儿!”叶红枣也抱住她说:“妈妈没用,没有保护好们,让和哥哥受苦了!”

    “妈,我不怨您,您比我们吃了更多的苦。”

    深秋蝴蝶没有叫叶红枣,他只是沉默地看着拥抱在一起的母女俩。

    南宫叶玫放开母亲,又回头向病床上的深秋蝴蝶叫了一声:“哥!”

    深秋蝴蝶看着她点了一下头,没有说话。

    然后叶红枣又询问南宫叶玫从小到大的详细情况,痛恨地说:“黑川这个挨千刀的害得我们家四分五裂,把我们害苦了。”

    南宫叶玫抱住她说:“我们现在团聚了就好了,我做梦都没有想到,我不仅有爸爸有妈妈,还有哥哥,以后再也没有人敢欺负我了。”

    现在的南宫叶玫已经算很强大了,但她还是有着小女孩的心性,从南宫华过世以后,她再也没有机会在父母面前撒娇,这句话将她的女孩儿本性暴露无遗。

    厉战飞说:“现在还有人敢欺负,那就真的是找死了!”

    大家都笑起来。

    母女俩聊得比较多,死神和深秋蝴蝶不怎么说话。

    死神只是慈祥地看着他失而复得的三个亲人,心里百感交集。

    深秋蝴蝶大多数时候都沉默地坐着,要么低头看着棉被,要么转头看着窗外,不知道在想什么。

    叶红枣把话题转到了孩子身上,问南宫叶玫:“我能看看的孩子吗?”

    “当然能!”南宫叶玫拿出手机,调出照片和视频,把手机递给母亲。

    叶红枣接过来,有意坐在床边,向深秋蝴蝶那边偏着说:“这是双胞胎吗?好可爱呀!”

    深秋蝴蝶的头转过来,视线落在手机屏幕上。

    这时候手机上放的是一段视频,双胞胎和尾巴在追逐,尾巴想要亲雷雷的脸,雷雷拼命躲闪,传传在后面哈哈大笑,说:“让她亲一个呗,让她亲一个呗!”

    南宫叶玫解说:“在前面跑的是大儿子,叫厉雷霆,在后面追的是久儿姐姐的女儿,叫尾巴,最后那个笑的是小儿子厉传奇。”

    三个孩子的天真可爱让叶红枣十分开心,深秋蝴蝶的脸上也露出了笑容。

    看见他笑了,几个人的心里才放松了一点。

    吃过午饭后,叶红枣问死神:“对了,玉成,我妹妹和嫂子被埋在哪里?我想去看看她们。”

    祁玉成说:“我带去吧。”

    南宫叶玫马上说:“我也要去。”

    深秋蝴蝶没有作声,不过大家考虑到他的身体还没有好,也没有邀请他一起去。

    厉战飞开车载着他们来到“叶红枣”的墓前,祁玉成解释说:“当时我看见妹妹以为是,那个孩子我也以为是的孩子,就把她们和我嫂子一起安葬了。

    “叶玫找到我的时候,我跟她做了亲子鉴定,证实她确实是我的女儿,但是没有跟这个墓里的人做鉴定,所以不知道还活着。”

    叶红枣走到幕前,伸手抚摸着墓碑上“叶红枣”三个字,流着泪说:“我妹妹跟我从小到大都没有见过面,那时候我们姐妹刚刚相认,她就帮我怀孩子,刚生下女儿就被害死了。

    “我们在一起只有短短一年多的时间,我有时候觉得,她好像就是为了帮我才出现的。

    “如果她不和我相认,她不帮我怀孩子,现在她会健健康康地活着……”

    叶红枣说着泣不成声。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