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临界·爵迹1 爱搜书 临界·爵迹1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西之亚斯蓝帝国·福泽镇

    金斯走进驿站大堂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

    窗外的夕阳把坐落在福泽镇镇口的这家驿站笼罩在一片温暖而迷人的橙色光芒里。从驿站门口望出去,是一条灰白色岩石铺就的笔直小道,道路看起来年代久远,已经在风雨和岁月里被抚摩出了细致而光滑的石面来。时不时地有行人背着各种形状大小的行囊在夕阳下行走,一看就不是本地人。偶尔也有马车运送着福泽镇特产的香料和手工缝制的皮革离开这个小镇。一直以来,福泽镇出产的这种以枫槐木的根须做成的香料就凭借着物美价廉的优势,在南方靠海的港口卖得特别好。

    道路两边之前是厚实的茸茸绿草,而眼下已经到了初冬时节,草坪已经枯黄一片,风卷起枯草碎屑,扬在空气里,阳光照耀其上,像金色的沙尘般飘浮着。

    整个福泽看起来就像是一座被黄金粉末粉刷之后的温馨小镇,充满着蜂蜜浆果酒和水果热茶的香味。

    但金斯并不关心门外的风景,他眼里此刻只有坐在驿站大堂里的人。

    同样也在打量着驿站内的客人的,还有此刻正穿梭在桌子和桌子之间端茶送水的麒零。

    要形容麒零的话,有很多的形容词,在他小时候经常听到的是伶俐、水灵、乖巧、漂亮,等等,到长大后听得比较多的是俊美、挺拔、英气。麒零的眸子天生就比较亮,配上他仿佛两道细长匕首般锋利的黑眉毛,他的眼睛就像星辰一样,而他的笑容又似天上皓白的弯月。驿站门口每天都有很多福泽镇上的少女特意绕路过来看他,她们顶着花花绿绿的头巾和发带,嬉闹着一边跑过驿站门口一边拿眼睛往里面瞟。

    看他把一头乌黑健康的头发用黑色小羊皮绳扎在脑后,然后卷起小半截袖子擦桌子、洗盘子,结实的小手臂散发着成熟少年特有的活力,肌肉线条清晰好看,带着勃勃的生气,不像那些坐在桌子边喝蜂蜜羊奶酒的大叔,感觉身体表面裹着一层奶酪,软乎乎的。

    也看他蹿上后院的果树摘果子吃,或者站在屋顶上清扫秋天掉落的满屋顶的红枫叶。他修长矫健的身子仿佛一匹豹子一般。

    又或者有时候他站在秋天薄暮时的庭院里,残阳如血的黄昏起着风,风把他的眉眼吹得皱起来,看上去就像一个多情而落魄的吟游诗人。但其实他心里也许只是在想“完了,这个月打碎了三个盘子,老板娘肯定又要扣我很多钱了”。

    当然,麒零也经常冲她们抛媚眼,这个年纪的男孩子,挑逗女生仿佛是他们的天性。他天生眉眼好看,身材又出落得修长灵活,虽然是个穿着洗得发旧的衣服的店小二,但身上却仿佛笼罩着一股贵族的气质,像笼着层星光。

    镇上去过帝都格兰尔特的人都说麒零像是帝都里的人,锋利的眉毛,光芒流转的瞳人。但麒零从出生到现在十七年,一步都没有离开过福泽镇。他倒是整天都想去格兰尔特,但从来没有离开过这个坐落在一片森林深处的小镇一步。

    但今天,这个位于福泽镇入口的驿站里,却坐着五个来自帝都格兰尔特的人。

    他们的目标,都是今晚会出现在福泽的魂兽冰貉。

    麒零这几天一直听着镇上的人们说来说去,不过,对于他们口中说的什么魂兽啊、魂术师啊之类的名词,麒零实在太过陌生了。虽然他知道整个奥汀大陆都是建立在“魂力”的基础上,但他所接触过的唯一和魂力有关系的,就是镇上那个八十多岁的整天神神道道的老太婆。镇上的人都传说她年轻的时候是帝都名门望族里的一个婢女,偷偷学了点儿魂术后,溜回了福泽。但麒零唯一见过她使用魂力的时候,也仅仅只是能让井里的水自动喷涌上来灌满她的水缸。并且只是这个如此简单的动作,就几乎要了她的老命,气喘吁吁像是快要一命归西的样子。

    麒零特别失望。因为他听说了好多关于伟大的魂术师的事情,传说里的他们能够飞天遁地,举手牵动漫天的霞光,挥手又能招来巨大的海啸,感觉就像是神一样的存在。

    他每次都会向过往的旅客打听关于帝都和帝都里那些魂术师的事情,但能来福泽的旅客多半也不是什么厉害的角色,对帝都里由皇室血统一直掌控着的魂术,也仅仅只是有所耳闻而已。

    所以,当驿站里突然出现五个来自格兰尔特的魂术师的时候,他整个人都像是被烧得沸腾起来的开水壶一样,“咣当”乱跳着,一刻都不能静止下来。

    金斯瞄了瞄四周,然后挑了一个已经有人的桌子坐了下来,他还没坐稳,他对面的那个女人就说话了:“这个桌子有人了,你没看见么?”

    金斯抬起头,露出爽朗的笑容。

    三十出头的金斯,是帝都里小有名气的魂术师,金氏家族也一直都是以精湛的魂力控制而出名,也算是名门世家了。他扬了扬精心修剪过的眉毛,冲着对面穿暗绿色衣服的女人说:“看见了。”说完他抬起手倒了一杯茶,茶水一条细线似的慢悠悠地填满茶杯,过了很长时间,他才将这杯茶倒满。他放下茶壶,“所以呢?”他抬起深邃的眼睛,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金斯拿起来杯子,端到一半,刚想送到嘴边,杯子突然“嘭”的一声碎开来。

    ——四溅的液体凝固成一颗一颗珍珠般大小的水滴,在桌面上七上八下地弹跳着,桌面被敲击着,发出“咚咚”的七零八落的木质响声。但这些水珠却并没有结冰,像是被一股力量控制着,如同无法散开的固体一般凝固成球形,四处弹跳着。

    站在旁边的麒零看得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

    金斯低头笑笑,轻轻地摊开手,那一瞬间,所有的水珠像是被一股吸引力牵扯着一般,部回到他的手心,麒零还没怎么看清楚,一个玲珑剔透的冒着森然寒气的冰杯就出现在金斯的手里。金斯拿过旁边的茶壶,又倒了一杯滚烫的茶水进这个冰杯里,滚滚的热气中,却不见那个冰杯有任何的融化。

    对面的女人脸上像是笼罩着一层寒霜,她刚要站起来,金斯就抬起手,示意她坐下。金斯喝了一口茶,幽幽地说:“你还是留着魂力抓冰貉吧,或者,留点儿魂力,好逃命。”金斯的笑容灿烂而自信,“你说对么,露雅?”

    这个穿暗绿色衣服叫露雅的女人没有再说话,倒是隔壁桌子的一个中年男人说话了:“反正冰貉只有一个,迟早都要抢,早打晚打都要打,现在就死一个,也没什么大不了,反而痛快。”

    金斯回过头去,露出了厌恶的表情。他最不想看见的人,此刻就坐在他隔壁的桌子——托卡。金斯摸了摸袖子里自己断掉的那根小指,用怨毒的目光看了看托卡。三年前在围猎魂兽流云时,托卡和自己抢夺,用冰剑砍掉了自己的小指,但最后托卡也没有捉到流云,最后收服流云的是帝都里一个年仅八岁的小郡主。

    三年后的此刻,托卡再一次狂妄地冲着金斯笑着,露出他脏兮兮的牙齿。

    “抢冰貉又不一定要死,这样说多伤和气呀。”坐另外一桌的一个看上去非常艳丽的女人也跟着说话了。她穿得像那些在镇与镇之间巡回演出的舞娘,浑身吊满了铃铛和五彩廉价宝石。不过,她的身份可一点儿都不廉价。“只要懂得及时夹着尾巴赶紧走,就不用丢掉小命,免得到最后血肉模糊的,还捞不到任何好处。所以说,做人要懂得分寸和掂量自己的分量。”她说话的时候轻轻地晃着她饱满的发髻,显得特别愉悦,像刚喝了什么美味的佳酿一样,不过不知道她在对谁说这些话,她看着空气,目光没有聚到任何一个人身上。

    金斯看见她之后,深深地吸了口气,用一种半畏惧半厌恶的口气,说:“流娜,你不是已经有红日了么,你来凑什么热闹。”

    流娜娇嗔地笑了笑,转过头对着自己身边的空气说:“可是红日一个人久了,也会孤单的啊,你说对吧,红日?”话音刚落,流娜身边的空气突然像是液体一般扭动出一个透明的旋涡,然后轰然一声巨响,一头两人来高的雄壮的红色狮子突然显影在流娜身边,不停地咆哮,它的额头上长着四只血红色的大眼睛,每一枚都像是烧红的铁珠,张开的血盆大口喷薄出的灼热气流让空气波动出无数透明的扭曲来。本来流娜的身材是很高大结实的,但是此刻衬在这头巨兽身边,让她显得像一个娇小的少女。

    本来还在驿站大堂里悄悄议论着这群人的小镇居民,此刻纷纷大呼小叫着落荒而逃。因为他们从来没有看见过真实的魂兽——他们想象里的魂兽,应该就和狮子老虎差不多。

    “而且,冰貉也不好对付呀,关键时刻,还是得靠我的宝贝,让它先上。”流娜一边抚摸着身边恐怖的怪兽,一边温柔地呢喃着,仿佛一个母亲正在抚摸自己的孩子般温柔而慈祥。

    “说得好听,”金斯从鼻子里哼了一声,“让它先上?应该是让它先上去送死吧。谁都知道,普通的魂术师只能拥有一头魂兽,你要抓冰貉,那么势必得让你的红日先死。”

    “是啊……”流娜的目光仿佛水一样的温柔,她的手指抚摸着那头怪兽血盆大口边缘的那圈黑色的息肉,头也没回地说,“但是,关你什么事呢?”

    托卡和露雅都在鼻子里哼了一声,没有做声。

    金斯看得也很不舒服,但是他也没办法发作。就算流娜不召唤出魂兽来,光是凭流娜自己,在魂力上就和金斯不相上下了。金斯深吸了一口气,转头看向户外渐渐昏暗下来的天色。

    驿站大堂里很快就空了下来,只剩下他们四个,和站在一边端着茶壶吓得完不敢动的麒零。

    “丁零——”

    安静的驿站里,一声清脆的金属铃声像是湖面突然被雨点打出的一小圈涟漪一样,扩散在空气里。薄暮时分昏暗的大堂里,弥漫着一种森然的氛围,看不清楚的昏暗里,像是藏着一堆冷飕飕的鬼魅。每一个人都敏锐地感觉到了,周围的温度正在以一种难以察觉的速度往下降,空气里的水分缓慢地凝结着。

    “哎呀……”一个稚嫩但又透出一股说不出的诡异感的声音,从头顶的黑暗里传来,“怎么还有这么多人呀?”

    驿站楼梯上,一个小女孩的身影模糊地出现在昏暗的阴影里,十二三岁的样子,穿着紫色的及膝长袍,赤脚站在楼梯上,手上和脚上都挂着一圈一圈银白色的金属手环脚环。刚刚那声冷幽幽的“丁零”声,应该就是从这里发出来的。

    “这让我有点儿……不高兴呢。”

    幽幽的声音,像一潭黑色的死水。配合着她脸上麻木而空洞的表情,看上去这句话不像是她说出来的,而像是来自黑暗里某一个躲藏着的鬼魅。空气里的氛围迅速地变得诡异而扭曲起来,像是从死亡沼泽上吹过来了一阵浓郁的腥臭。

    小女孩慢慢地一步一步走下来,走过露雅身边的时候,她轻轻转过头,面无表情地看着露雅,把头轻轻一歪:“那,就先少一个吧。”

    然后露雅的头,莫名其妙地,“咣当”一声掉在地上。

    她失去头颅的躯干还笔直地坐在桌子面前,甚至手上正在倒茶的动作都还维持着,只是脖子上碗口大的血洞,仿佛一口泉,往外汩汩地冒着黏稠的热血。

    麒零手里的茶壶“咣当”一声掉在了地上。他看着直挺挺地坐在桌子面前的没有头的尸体,身像是被死神透明的大手攫住了一样,无法动弹,他的理智在叫他逃走,但是身体却因为巨大的恐惧而无法做出任何的动作。

    小女孩从露雅的尸体边走过,脚上的金属环在寂静的大堂里,发出摄人心魄的“丁零”声,她慢慢走向麒零,每走一步,身上银白色的金属环就叮当作响,听起来说不出地诡异。

    她目不斜视地从麒零身边走了过去,甚至连眼珠都没有转动一下,仿佛麒零是不存在的。她一直走到流娜面前,转头看向红色的狮子,目光里是一个小女孩天真的疑惑,她用天真而脆生生的声音说:“为什么它会在这里呀?它不知道冰貉马上要来么?”

    她小小的身躯站在巨大的火红色雄狮面前,抬起头,天真地望着它:“你是不是,想死?”她的声音弱弱的,很平静,像在问别人吃过早饭了没有。

    红日在她目光的注视下,像是看见怪物般,越来越退缩,之前飞扬跋扈的暴戾气焰,此刻消失无踪,仿佛像一条受惊的狗般颤抖着。流娜站起来,挥了挥手,红日溃散成一团红色的烟雾,消失在空气里。

    小女孩歪了歪头,慢慢地走到一个角落的椅子面前,然后转身坐在椅子上,把腿缩起来,抱着膝盖,整个人小小地,陷在椅子扶手的空间里。她托着她圆圆的小脸,用她灵动的大眼睛,像是看着一群死人般,把目光从房间的人脸上一一扫过。

    流娜压抑着内心的恐惧,站起来,对着小女孩说:“如果你也是来和我们抢冰貉的,那我认输,我退出。”

    小女孩认真地皱起眉头,她摇了摇头,用一种像是从遥远的空间传递过来的幽幽的声音,认真地说:“不是啊,我不是来和你们抢冰貉的。”说完目光转向窗外,此刻的窗外已经漆黑一片,如血的夕阳已经完地沉进了大地深处,墨黑的夜色密密麻麻地涂遍了小镇的每一寸地面,漆黑的大地上只剩下房屋窗户透出的零星灯火。她停了一会儿,说:“我是来和他们,抢冰貉的呀。”

    旁边托卡在鼻子里“哼”了一声,说:“他们是谁?”

    小女孩歪了歪脑袋,看着托卡,像是在思考他的问题,她目光空洞地看着托卡,说:“他们,就是他们呀。”然后停了停,说:“他们不是你。”说完把头转回来,盯着门外道路尽头,一动不动。

    而托卡坐在桌子前面,也是一动不动。

    站得离托卡近一些的麒零,已经弯下腰忍不住呕吐了起来。

    从托卡的两只脚下的地面上,不知道什么时候,长出了几株锋利而尖锐的冰晶,如同疯狂生长的藤蔓般,从他的脚底穿透,沿着托卡的身体内部,一直从小腿、大腿内部往上穿刺,最后从胸膛处密密麻麻地扎了出来,盛放在空气里,像是有一颗巨大的白色海胆从他的胸膛里爆炸了一样。无数水晶石般锋利的冰刃,把他的尸体装点得像是一个雕塑。他的内脏和肠子,血淋淋而滚烫地挂在这些银白色的冰晶体上,冒着滚滚的白气。

    死亡的黑暗从头顶笼罩而下,不断攀升的寒冷气息,在驿站大堂里卷动着。流娜站起来,看着小女孩,满脸恐惧,“……你到底是谁?”

    小女孩没有看向流娜,而是抱着膝盖,抬起头看着天花板上面不知道什么地方,她的目光空洞而又苍白,像是可以穿透屋顶直接看见外面越来越黑压压的天空。

    头顶的苍穹乌云密布,像是巨大布匹般不停卷动的气流,把云层撕成絮状的长条。冬夜里寒冷的风卷裹着零星的冰屑,从窗户外面吹进来。

    “连我你都不认识啊……”小女孩把目光放下来,有点儿遗憾的样子。

    “她是……骨蝶莉吉尔……”金斯从颤抖的喉咙里,嘶哑地挤出这句话来。

    “咦?……你认识我啊?”莉吉尔幽幽地看着金斯,突然轻轻地笑了,面容像是雾气里妖艳的一朵花,“还是说……你看见它了?”

    小女孩蜷缩在光线昏暗的角落椅子里,但是她身上却笼罩着不知道从哪儿来的绿幽幽的若隐若现的光芒。此时,在她的身后大堂角落的地方,庞大的空间里,却挤满了一只……一只不知道怎么形容的,类似蝴蝶一样的生物。它因为太过庞大,只能把翅膀扭曲着挤在莉吉尔身后的角落里,它几乎快要把整个屋顶撑破了。它身体上覆盖着细密而锋利的鳞片,每一片都闪烁着绿色的幽光,组成它翅膀的那些支架,部都是一根一根森然的水晶一般的白骨,连接在这些白骨中间的翅膀是一种膜,看起来有种让人恶心的柔软。翅膀的边缘长满了湿漉漉的像是章鱼触手一般的东西,此刻正乱七八糟地蠕动着。整个巨大而阴森的蝴蝶,看上去其实更像一只黏糊糊的斑斓蝙蝠,扭曲在莉吉尔的身后一动不动。

    “它很漂亮吧……”一根黏糊糊的鳗鱼一样的东西,从屋顶上垂下来,莉吉尔伸出手,抚摸着骨蝶垂下来的一根黏糊糊的触手,仔细看一下的话,会发现触手的顶端,有一只半闭着的肉眼。

    金斯和流娜猛地站起来,带翻了椅子。他们匆忙地冲出了驿站。没有人想和这样的怪物争什么东西。

    麒零缩在驿站的角落边上,他想跑,可是整个人从头皮到脚趾,都麻痹了,他看着眼前依然目光空洞的小女孩,又看着刚刚仓皇离开驿站的金斯和流娜,他完被吓傻了,更别提大堂角落里那堆不知道是什么玩意儿的东西。

    如果之前对魂力世界充满了向往的话,现在的麒零,只想赶紧逃出这个噩梦。

    莉吉尔这个时候转过头来,看着麒零,“我饿了。”她身后的骨蝶突然“哗啦”一声化成了一摊绿色的浓浆,汩汩地从墙上淌下来,沿着地面流淌过来,攀上椅背,顺着莉吉尔的后背流进她的身体。“你去找点儿吃的东西给我。”

    麒零点点头,上下牙齿害怕得直哆嗦。他一边点头一边跌跌撞撞地准备朝后院跑。

    “喂,”麒零刚刚要跨出后门,莉吉尔叫住他,“你最好快一点儿哦,而且如果你要逃走的话,我会不高兴的呢。”

    麒零走出大堂之后,莉吉尔回过头来,目光盯着驿站门外,“哎呀,他们来了。金斯和流娜干吗要跑呢,好像我是个什么可怕的怪物一样,他们不知道,跑出去,才是真正遇见那一群怪物么……”她少女的面孔笼罩着一层淡淡的忧伤,好像真的在为他们两个可惜一样。

    而此刻,天空的乌云被风吹开了一个缺口,月光从天空上照下来,照在驿站外的大道上,在离驿站两百米的大道分岔口处,此刻正横着金斯和流娜的尸体。皎洁的月色在他们的尸体上覆下一层薄薄的霜。

    一刻钟之前,驿站的大堂里只剩下莉吉尔一个人,而现在,突然重新变得热闹起来,加上莉吉尔和麒零,一共十个人。

    新来的八个人都穿着类似款式的银白色长袍,干净而高贵。男的都戴着一看就身份显赫的头饰,腰间都别着一把黄金佩剑。而女的都穿着如雪如雾般飘逸的纱裙,那些纱裙随着她们的行走和动作如同烟雾一般在她们身上无风而浮,轻轻地荡漾着,像缓慢变幻的雾气,看上去就像是神界的人一样。她们的手腕上都有一串冰蓝色的手链,看上去就像是大海的眼泪一般晶莹剔透。

    他们八个人坐在大堂的一边,而对面,依然是窝在椅子里懒洋洋的像是灵魂出窍般诡异的莉吉尔。

    明显截然不同的两个气场,弥漫在大堂里。

    “你们神氏家族的人,怎么也来凑这个热闹?”莉吉尔看着对面八个白衣如雪的人,冷冷地说,“你们的魂兽还不够多么?”

    对面的八个人看着莉吉尔,虽然没有露出恐惧的神色,但是多少还是显得有点忌惮。这从他们八个刚刚开始走进驿站的时候,就看得出来。他们看见一个人窝在角落的莉吉尔时,明显地露出了吃惊的神色。

    坐在八个人中间的一个三十岁的男人,看上去像是这些人的首领,他一边喝着麒零倒给他们的茶水,一边低沉着声音说:“有能力吞噬冰貉的人不多,所以,我们神氏家族自然会来,而且冰貉是高级的水属性,百年一见,我们家族当然愿意多几个这样的高等级魂兽。”他放下茶杯,看着莉吉尔,“倒是你,在帝都格兰尔特放肆还不够么,还要到这里来。”

    “哎呀,哎呀……”莉吉尔把脚放下来,伸了个懒腰,“就像你说的,在帝都格兰尔特我都那么放肆,在这种小镇上,我更是会翻天覆地的呀。”

    她缓慢地站起来,左右轻轻摇晃着身体,身上的手环脚环叮当作响,“只是你们一下子来这么多人,我一个人要和你们抢,很吃力的呢……”她用一种怪异极了的动作,舒展着刚刚因为坐太久而僵硬的身体,她娇小的身躯里发出一连串骇人的“咔嚓咔嚓”的声响,“你说你们,多不要脸,这么多人,和一个小姑娘抢……”

    “你还小姑娘啊?你应该是老姑娘了才对……”白衣人之中,一个年轻的男孩样子的人小声地冷笑了一句。

    莉吉尔的脸突然冷了下来,仿佛霜冻了的死人,“你再说一次。”

    屋顶上突然垂下来两条蛇一样灵活的冰凌,坚硬锋利,却又如同蛇般灵活柔软,两条冰凌缓慢地垂下来,瞄准着年轻男子的两个眼睛,仿佛时刻准备突击的眼镜蛇。

    男孩的脸色苍白,他显然受到了极大的侮辱,但是却不敢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于是他吞了吞口水,咬紧牙关。

    莉吉尔的脸色又柔和了起来,仿佛春风吹过一样。两条冰凌烟雾一样消散在空气里。

    中年男子回过头冲男孩小声而严厉地训斥了一声:“别惹事。”

    莉吉尔重新坐回椅子上,目光又变得空洞而诡异起来。

    麒零本来给莉吉尔送了饭菜过来,并且给新的客人倒上茶水之后,就准备开溜了。说实话,无论他对这些来自帝都的神秘魂术师有多么的好奇,在接连看着死了那么多人之后,他一秒钟都不想再多留。

    正在他要端着茶壶从后门溜走的时候,他脚下不知道被什么一绊,整个人失去重心往前面摔出去。

    他本来已经闭上眼睛准备砸在地上了,但是,突然一阵软绵绵的触感,像是摔在了软软的床上。

    麒零睁开眼睛,面前是一张漂亮得让人觉得是女神一样的脸。他低下头看见自己摔在一张银白色的网上,那些白色的蛛丝一样的线交错纵横在空气里,把茶壶、杯子和自己,都承接在上面。

    麒零赶紧挣扎着站起来,然后听见刚刚看着自己的那个女孩子对自己说:“你没事吧?”说完,她扬起手,瞬间那些银白的蛛丝刷刷地像烟雾般抽回她的手心里。

    “我……没事。”麒零的脸迅速发烫,他看着面前和自己差不多年纪的女孩子,白色飘逸的长袍纱衣,黑色的头发像是流动着光泽的黑墨般轻轻绾起在头顶。她的眼睛圆润而乌黑,长长的睫毛像雾一样,把她的眉眼修饰得极其润泽。她尖尖小脸,肌肤像是软雪一般白皙润滑,整个人就像是一个年轻而高贵的公主。

    “我叫神音,是从帝都格兰尔特来的。”她看着麒零,轻轻地微笑着。

    “我叫麒零……”本来想要逃跑的麒零,现在却被牢牢地吸引住了,如果说刚刚他还觉得之前的场景像一个骇人的梦魇,现在,他真觉得自己是在最美好的梦里了。他小心地在她边上站着,胸膛里翻涌着少年的年轻血气,他从来没在小镇上看过这么漂亮的女孩子,他恨自己没有出息,连呼吸都变得平静不下来。

    “你坐下来吧,别站着了。”神音冲他招招手。

    麒零惶恐而激动地坐下来,他看着神音美丽得几乎不食人间烟火的脸,刚刚的恐惧早抛到脑后去了,现在就是有牛车来拉他,估计也拉不走。

    “姐姐……你也是魂术师么?”麒零睁着他的浓眉大眼,直直地看着她。

    “嗯,是啊,我们都是。”神音把手放在桌子上,手腕上是那串蓝得纯粹剔透的宝石手链。“我们家族在帝都也是挺有名的家族了,家里的人都是魂术师。他们都是我的亲人,你看刚刚说话那个,就是最中间的那个,”神音把头靠过来,小声地对麒零说,“他是我的哥哥,神斯,他永远都是板着一张脸,老吓人的。”

    麒零看着靠近自己的神音,感觉呼吸都急促了很多。鼻尖上是从神音身上散发出来的一阵又一阵稀薄的玉兰花香,若有若无的,毫不浓郁,却非常清晰,像是黑夜里看不见的地方开出了一朵花。

    “哇,那你们是帝都里最厉害的魂术师么?”麒零眼睛里闪着光,他对魂术世界的好奇又开始翻涌了起来。

    “你说我们啊?我们家族在魂术师里还算不错吧,但是,如果是整个魂力世界的话,最厉害的人,已经不叫魂术师了,他们被称做王爵,他们是整个魂术世界的巅峰。”神音看着面前好奇的麒零,一边轻笑着,一边对他解释。反正离冰貉出现还有点儿时间,与其和家族里那些一本正经的人待着一言不发,还不如和眼前这个俊美的少年聊聊天。

    “啊?那你哥哥是王爵么?”麒零问。

    “我哥哥啊?”神音看着面前这个对魂术世界一无所知的少年,掩着嘴笑了,“可能一百个我哥哥,都能被王爵瞬杀吧。”

    “瞬杀?”

    “嗯……就像刚刚,骨蝶莉吉尔杀掉露雅和托卡一样。在魂术师的世界里,如果两个人的魂力级别相差太远,近乎于压倒性的优势的话,那么,强势的一边,是可以完压抑对方的魂力使之无法释放,而在一瞬间就能杀死对方的。”

    “王爵这么厉害啊?!”麒零瞪大了眼睛。

    “当然了。你对我们的世界不了解。我们从小到大,几乎都没有机会能见到王爵,帝都里见过王爵的人也屈指可数。王爵对我们从小学魂术的人来说,就像是天上的天神一样,很少出现在大家的视野里,很多时候他们都像是传说一样存在着。”

    “有多少个王爵啊?”麒零忍不住问。

    “七个,”神音的脸在灯光下看起来就像是用圆润的美玉雕刻出来的一样没有瑕疵,“从我们帝国有历史记载开始,王爵就有七个而且只有七个。老的王爵死亡了,才会有新的继承人成为王爵替补上去。王爵不会变多,也不会变少,永远都只有七个。王爵的继承人,被称呼为使徒,每一个王爵都有专属于自己的使徒。”

    “他们每个人都那么厉害么?”

    “那可不是,差得远着呢。王爵按照魂力区分,从七度王爵到一度王爵,魂力越来越厉害。而其中排位前三度的王爵,在他们成为王爵之后,甚至是他们成为王爵之前,我们几乎所有人都不知道他们是谁,他们长什么样子。他们几乎也没有在我们的国家里公开地出现过。在我还没有出生的时候,有一年,北之峡谷里的成千上万头魂兽不知道什么原因而集体失控了,那个时候,我娘见过五度王爵出来镇压那些魂兽。那也是我们家族历史上,见过的最高级别的王爵了。没有人知道王爵们的魂力究竟有多大,也没有人看过他们的魂兽是什么样子。”

    “为什么没人看过啊?就连我都看过两个魂兽了,一个狮子,一个蝴蝶……或者是蝙蝠……我不知道那个东西是什么,我都没敢仔细看,太可怕了,那东西长着很多根黏糊糊的触须,别提多吓人了。”麒零小声对神音说,同时偷偷地瞄着莉吉尔,怕被她听到。

    “一般魂术师的魂兽当然比较容易看到啦,我的魂兽也经常放出来的。但是王爵他们就不同了,一来他们本身就很少在世间走动,平时我们几乎没有机会能看见他们;二来他们的魂力高得可怕,几乎不会遇见什么紧急关头是需要他们释放魂兽才可以解决的。”神音说起王爵的时候,脸上是一种无限尊敬和崇拜的表情。

    麒零看着她美若天仙的面孔,不由也跟着幻想王爵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想了一会儿,麒零突然想起来,问神音:“姐姐你的魂兽是什么啊?”

    神音抿着嘴笑了笑,说:“还是别告诉你了,怕吓着你。”说完,她指了指刚刚凝结银白蛛丝网一般的地方,麒零突然想起了什么,脸色苍白地说:“别放出来……我最怕那玩意儿了……”顿了顿,“那他们真的是这个世界上最厉害的七个人了啊?了不起!”

    “嗯,应该说是我们亚斯蓝帝国最厉害的七个人吧。因为我们这块奥汀大陆是被分为东南西北四个国家的。我们是西方的水源亚斯蓝,还有东方的火源弗里艾尔帝国,北方的风源因德帝国,和南方面积最大也最神秘的地源埃尔斯帝国。每个国家,都有七个王爵。应该说,他们二十八个人,是这片大陆上魂力的最巅峰。”

    “对了,姐姐,你们说的那个冰貉到底是什么东西啊?”

    “它是魂兽啊,如果你能捕获得了它,就可以让它成为被你的魂力驾驭的魂兽,无论是对敌作战还是差遣它去做别的事情,都会有很多帮助。而且魂兽的魂力一般都是比人的魂力要高的。说简单一点儿,你可以把魂兽当做我们的武器。而这一次的冰貉,因为是属于高级水元素魂力的魂兽,对于我们出生在亚斯蓝帝国的人来说,是非常好的魂兽。因为我们生长的这片领域,是水属性的大陆,我们天生具有的魂力对水的控制也最强。所以好多人都想得到它。但是没一点儿级别的人,根本就是来送死。”

    “姐姐你不是有魂兽了么,那你还来?”

    “我一点儿都不想要冰貉,是我哥哥神斯想要。”神音轻轻地吐了吐舌头。麒零看呆了。

    “那你们干吗来这么多人啊?”

    “冰貉也算挺厉害的魂兽了啊,虽然没有我的织梦者厉害,哈哈,”神音悄悄地靠近麒零,“别对我哥说,不然他又该生气了。捕捉魂兽是特别危险的事情,因为要释放自己绝大部分的魂力去吞噬掉对方的魂力,我说简单些吧,就是等于把你的灵魂赤裸裸地从肉体里释放出来,然后去吞噬对方的灵魂,这个过程一不小心,就容易被对方反吞噬了。那可就不好玩儿了啊……所以,一般我们都是集中把魂兽先攻击到垂死状态,然后趁它的魂力最弱的时候,去吞噬它,让它成为我们自己的魂兽。所以,我们今天等于是来帮我哥哥做围捕猎人的,我们负责攻击它到垂死,然后我哥哥再去吞噬它。”

    “啊,原来是这样……”麒零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漆黑的夜色里弥漫着一种湖水般的冰冷。

    道路尽头的森林,在夜色中显示出一股骇人的寂静。深不见底的黑暗里,一阵一阵庞大的脚步声,像是巨大的鼓点,越来越近。

    天上微微下起了小雪,开始只是一点点零星的雪花,在夜色里反射出星屑般的亮光,而一转眼,空气的温度就飞速地下降,整个小镇仿佛被拉扯着往一个冰川峡谷深处坠落,前一秒还是松软的泥土地面,下一秒钟就变成了结满了冰的坚硬冻土。

    黑暗森林里,密密麻麻的冰雪用一种席卷一切的速度,轰然向前扩散着,吞噬一切般地冻结了天地间的一切。

    这种灾难般的危险正朝着驿站风驰电掣而来,但里面的人,似乎没有意识到这一切,依然仿佛树洞深处安睡的松鼠,并未感觉到树洞外的暴雪。

    “姐姐你还要喝水么?我去帮你拿。”麒零打了个寒战,看向窗外,好像起风了。他站起身,把开着的窗户关紧,转身从炉火里拿出一根燃烧着的木柴,走到墙边的壁炉旁,把里面的木炭点燃。屋子里的温度已经让人受不了了。“怎么会突然这么冷?这才只是初冬啊。”麒零拨弄着炭火,裹紧了衣领。

    这时,一直离他们远远的窝在椅子里的莉吉尔,轻轻地站了起来,她甩了甩手,叮叮当当的手环撞击出音乐一样的声音来。她的瞳孔散发出冰蓝色的骇人光芒,脸上依然是那副又纯真又诡异的笑容,“哎呀,好像来了呢。”

    说完,她轻轻地,一步一步缓慢地朝大门走去,大堂的角落里,一团模糊而氤氲的绿色光芒渐渐显露了出来,光芒里滚动着一些游窜的条形黑影,缠绕着,纠葛着。莉吉尔走过神斯旁边的时候,看了看他,然后微笑着说:“那我先去了——”刚说完,她突然把手往后一甩,身扭曲成一个极其古怪的像是飞鸟展翅起飞前的一个姿态,而下一秒钟,突然“砰”的一声巨响——

    角落里那团巨大的暗绿色光芒里,巨大的骨蝶突然在空气里显形,森然的白骨伸展扩大,发出“咔嚓咔嚓”的骇人声响,一瞬间,它用尽力振开自己的翅膀,“刷”的一声冲上了天空,完张开翅膀之后,它就像是一个笼罩在天空里的巨大幽灵,无数黏稠的绿色汁液,从它的翅膀上甩开,像是下雨一样。屋顶被撞出一个巨大的窟窿,撞破的房梁和瓦片,变成无数的木头碎片和瓦砾,纷乱地往下砸,麒零刚要逃,神音轻轻地抬手,指尖飞快而复杂地一动,他们头上“嗡”的一声就撑开了一面巨大的银白色丝网。所有碎片都砸在网上。

    莉吉尔看着神斯,没有张口,却有冰冷的声音从她那张诡异笑容的脸上发出来,她说:“哎,你看,我真是运气不好,遇见这么强的对手要和我抢冰貉,我只能先下手为强了啊。”

    神斯冷冷地笑着,说:“你知道就好。”

    莉吉尔歪着头,呵呵笑着,目光里是欲言又止的复杂,她缓慢地走出了驿站。她走到门外,回过头,看着驿站里面神斯的背影,低低地梦呓一般自言自语地说:“我说的对手,可不是你呢,我说的是在那边和小朋友聊天的那一只,我和她比起来,真正是怪物的,是她才对吧……”

    房间里,正笑眯眯地和麒零说话的神音,仿佛感受到了什么似的,轻轻地把脸转过来,望着门外的莉吉尔,对她露出了一个迷人的微笑。

    骨蝶莉吉尔离开之后,房间里只剩下神氏家族的人,和麒零。

    坐在神斯边上的看起来年纪稍微大一些的一个女人,对神斯说:“我们真的要让她先去么?”

    神斯说:“放心好了,就凭她,一个人是没办法吞噬掉冰貉的。让她先去消耗掉冰貉的一些力量也好。”

    麒零听到这里,本来对莉吉尔完没有好感,这个时候突然觉得她有些可怜。而且也对面前的神斯产生了一些不好的印象,一群成年人,竟然要一个小女孩先去送死,怎么都显得太不道德了。麒零看着小小的十二三岁的女孩子的背影消失在门外道路的尽头,心里隐隐有了些不忍——当然,如果他抬头看到此刻正缓慢跟随着莉吉尔,在她头顶盘旋振翅的那个巨大幽灵般的骨蝶的话,又是另外一番感受了。

    一盏灯的时间之后,麒零实在受不了房间里的寂静了。可能是因为大家都在准备等一下的围捕,所以,连神音也不怎么说话了。

    麒零刚想离开,突然一阵刺骨的寒冷从胸膛蔓延开来。他双脚像是失去力气一般,直接跌坐在椅子上。

    一瞬间,整个屋子被白色的光芒笼罩起来,地面上一层薄冰,从门外蔓延进来,很快,就把整个地面冰冻了起来。

    门突然“咣当”一声被风猛烈地掀开,莉吉尔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门外面了,她的脸上是那种因为极度的兴奋而微微扭曲的笑容,看得人毛骨悚然。

    空气里弥漫着一种介于弦音和蜂鸣之间的诡异响声,把耳膜刺得发痛,没有人知道这种声音来自哪里,仿佛地狱里发出的邀请,在勾人的灵魂。窗外的亮光越来越惨白,像是凄惶的世界末日来临一样。

    她像刚刚离开的时候那样,一步,一步,走了进来,她轻轻地抬起左手,半掩着嘴,“呵呵,真是开心呢,今天……”她的目光从屋子里每一个人的脸上扫过去。

    神斯一颗心突然坠了下来。他恨得咬紧了牙。“看来,我还是低估了你的魂力……今天算了,冰貉我不要了!”他猛地站起来,压抑着愤怒,准备走。

    “哎呀,”莉吉尔诡异地笑着,“我还没说完呢。”

    当神斯回过头看她的时候,他像是看见了最可怕的梦魇一样,惊讶得倒退两步。

    而麒零,已经坐在椅子上动不了了。

    骨蝶莉吉尔的右边肩膀到腹部,突然像是被无形的刀劈开了一样,就像是暴雨后滑坡的山体,她的右臂以及小小乳房部位的血肉,突然从身子上垮了下来,她的右半边腹腔里的内脏、肠子,也随着哗啦啦地流了一地。她的目光混浊,很明显她的生命力正在飞速地耗损消散,但她还是依然笑着,脸色惨淡如同金纸,“我高兴的是,呵呵……呵呵呵呵呵……”她腹腔里又滚出了两坨内脏,看不清楚是什么器官,“啪嗒啪嗒”掉在结冰的地上,空气里是让人窒息的血腥味,“我高兴的是……今天,大家都要死在这里了呢。”她的双脚,突然又断成了四五截,空气里突然闪过几道又薄又迅捷的亮光,随后莉吉尔整个人就像一堆碎块一样堆在地上。她长长的头发浸泡在她的血浆和内脏里,她的一颗头颅此刻堆在她尸体的碎片上,依然还在说话,看起来说不出地阴森恐怖,“来的不是冰貉……是苍雪之牙……我们得到的情报,都错了呀……”

    说完,她的头从中间裂成了两半,两颗眼珠啪啪地爆炸出两朵璀璨的冰花。

    神音和麒零在恐惧里僵硬地回过头,不知道什么时候,神斯的胸口,已经爆炸出了一堆巨大而璀璨的冰凌,仿佛汹涌盛开的食人花一样,锋利而坚硬的花瓣,从胸口拥挤而出,内脏和肠子,挂在钻石一般的冰雪上,冒着滚滚的热气,过了一会儿,就结成了冰。

    西之亚斯蓝帝国·心脏

    银尘上一次走进这个叫做心脏的巨大殿堂建筑时,是三年前。

    三年过去了,这里依然没有任何的变化。高耸入云的尖顶,辽阔无比的中庭,高高的院墙仿佛巨大的山崖,将宫殿围绕其中,整个建筑修建在巨大的山峰上,看上去已经快要刺破蓝天的塔尖,牵引着无限魂力的磁场,仿佛隐形的雷暴。

    这栋建筑,被称为帝都格兰尔特的心脏。它庞大而又诡谲地耸立在帝都的正中央山峰上。

    它的方圆一公里之内,几乎没有任何的平民百姓。

    所有的子民沿着山脚而居,整个城市也以心脏为中心,朝周围繁衍扩张。

    它是皇室帝王居住的中心。它代表着格兰尔特最高的高度,它那几栋银白的尖顶,永远笼罩在云雾里面。偶尔有巨大的飞鸟从它的旁边飞过。嘹亮的神乐也来自于心脏顶端的钟楼,每天早晨,婉转的赞美诗般的旋律,都会笼罩整个格兰尔特。

    但只有极少数的人知道,帝都真正的中心,是在这座心脏的地底。以地面为对称中心线的地下,有一座一模一样的倒立建筑在大地深处的宫殿。

    而银尘,此时就在这个倒立建筑的最深处。

    这个最深处的地方,叫做预言之源。

    银尘站在空旷的大殿中间。周围都是萦绕着光芒的巨大墙壁,上面都是密密麻麻复杂而又巧夺天工的花纹雕刻,头顶是巨大的穹顶——虽然是倒立在地底深处,却依然有明亮的光线,从上面投射下来。这是这个心脏里凝聚的巨大魂力。

    银尘走在大殿里,空间太过巨大,他的脚步声听起来带着幽然的回声,像是来自深深的峡谷深处。空气里庞大的寂静,有一种类似神迹般让人无法呼吸的凝重感。

    而真正的神迹,则是此刻银尘所站立的脚下的地面。

    一整块地面都是一面巨大的没有拼接缝隙的原始水晶,空旷的大殿地面,是由这样一整块巨大的水晶所充当的。没有人会怀疑这是神的力量,因为没有任何的人工力量,可以开凿制造这么巨大而完整的一块水晶地面。

    仔细看的话,会发现水晶从表面到可见的深处,都镂刻着发亮的纹路,这些都是上古时代就传承下来的关于魂力的秘密。

    而知道这些秘密的人,是这个国家唯一的三个白银祭司。

    他们三个,似乎从这个大殿修建之时,就一直在这里——他们的生命是一个永恒的谜,没有人知道他们活了多久,也没有人知道他们什么时候就存在在了这里,也没有人知道为什么他们会一直被困在这个水晶里面。他们就是以这样一种让人觉得恐惧的方式千万年地存在着:

    他们三个仰面躺在水晶的深处,位置在大殿的正中心,彼此的头对立在一起,形成一个三棱的花纹,他们本身,就是这个巨大水晶的一个刻纹——他们的身体被巨大的水晶体包容其中,他们的身上穿着一种独特的服饰,类似于战斗铠甲,但是又完不是亚斯蓝的服饰风格,他们露出衣服之外的只有手和头部,但是,可能是经过太长的时间,他们的脸,看上去都像是水晶的一个部分,透明的,没有瑕疵的,三张一模一样的像是用水晶做成的脸,他们双眼紧闭,没有任何的表情,沉睡在水晶的深处。谁都不知道这块水晶有多厚多深,在他们身体下面,一直看下去,光线就渐渐昏暗,最终变成一片漆黑的深渊。

    两个男祭司,一个女祭司。

    他们穿着高贵而又复杂的服饰,带着天神般的容貌,永恒地凝固在这块巨大的魂力水晶之中。

    银尘走到他们面前,跪下来。

    不知来自哪儿的声音,缥缈地充盈着整个大殿。

    银尘低头凝听着,他知道这个神迹般的声音,来自三个白银祭司共同的魂魄。

    “银尘,你现在脚下出现的这个地图,是在亚斯蓝帝国西边的一个叫做福泽的小镇。”

    银尘低头看着自己脚下的那块巨大水晶,水晶地面之下,浮现出来一张由发亮的光线勾勒出来的地图,上面出现了几个蓝色的亮点,和三个血红色的亮点。

    “银尘,我们需要你前往这个小镇,寻找一个叫做麒零的少年。他是最新的一个使徒。”

    “好,我现在就去。”银尘抬起头,看着水晶深处沉睡着的三个祭司,又看了看地图上那三个正发出血红光亮的红点,他如同冰雪般冷漠而完美的脸上,露出了微微复杂的表情。他动了动他刀锋般薄薄的嘴唇,说:“但是祭司大人,为什么,会有三个王爵出现在这个小镇上?”银尘的瞳孔像是白银一样。

    “错了。银尘,你前往那里,那里只会有你一个王爵。这三个看上去具有王爵魂力级别的红点,一个是魂兽苍雪之牙,一个是你的使徒麒零。”

    “还有一个呢,那个红点,”银尘望着沉睡在水晶里的祭司,一字一句地问,“它是什么东西?”

百度搜索 临界·爵迹1 爱搜书 临界·爵迹1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临界·爵迹1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郭敬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郭敬明并收藏临界·爵迹1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