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临界·爵迹1 爱搜书 临界·爵迹1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西之亚斯蓝帝国·福泽镇外森林

    月光像是水银般流淌在福泽镇的地表上。

    只是,之前黄色粗麻岩石铺就的道路,现在已经是一片坚硬的银白色冰面了。道路上金斯和流娜的尸体被一簇一簇珊瑚般美丽的冰晶包裹着,他们的面容像是凝固在琥珀里,呈现着一种死亡阴影笼罩下的美。

    而之前还是人声鼎沸的驿站,此刻沉浸在一片阴森的死寂里。地面、墙壁、回廊、庭院,部被包裹成了一个冰雪的世界。四处都喷洒飞溅着鲜血和尸体碎片,散发着热气的内脏、肠子、血液……此刻也早就凝固成了冰。

    无数尸体的碎块,仿佛大爆炸般地四散在周围。

    没有灯火。整个小镇的生命和呼吸仿佛都被鬼魅带走了。森林包围的这座乡村,此刻漆黑一片,没有灯火,没有温度。冰冷的黑暗里只有呼啸的暴雪。

    麒零的知觉仅仅残留着部分。耳边是呼啸的锐利风声,或者说,已经不是风声那么简单了,无数高频而又尖锐的蜂鸣弦音从耳膜上飞快地划过,传递进脑海里,变成一种撕裂的痛觉。身体上各个部位都传来刺痛,像是整个躯干和四肢都被无数刀刃划破了。眼前的一切场景,都晃动成拉长的模糊光线,麒零的视线在这种疾风般的高速里涣散开来,什么都还来不及看清楚,眼前只有一片混浊的光 ——感觉自己应该是被什么东西挟持着在高速地奔走,应该是某种怪物,肯定不是人,因为人不可能有这么快的速度。

    停留在记忆里的,还是刚刚在驿站里的画面——尽管此刻的驿站,早已经变成了一座冰雪包裹下的阴森鬼域。当神音用银白的丝刃把自己卷裹着从驿站里拉扯出来逃命的时候,麒零刚好看见驿站里结冰的地面上,突然疯狂钻出冰面的几十株锋利冰雪晶体刀刃组成的藤蔓,它们肆意吞噬着那些魂术师的身体,它们像蛇一样钻进他们的头发,然后猛烈地撕开,几十条这样冰晶的巨蛇像是有生命的巨大怪物一般,把神氏家族缠绕包裹着,用锋利的冰凌尖刺,把他们卷裹着拖进梦魇般的恐惧深渊里。

    几秒钟之前像是神祗般光芒万丈的银白色家族,在几秒种之后,变成了一堆毫无还手之力的肉块,撕心裂肺的惨叫随着浓烈的血腥气一起扩散在空气里,从身后席卷而来。

    麒零忍不住想要呕吐的感觉。

    他的视线渐渐清晰过来,他看见自己正趴在神音的背上,而神音正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朝幽暗的森林深处逃跑,她那张精致而美好的脸,现在完笼罩在恐惧的阴影里,嘴唇苍白,瞳孔锁紧成线。“你不要救他们么……”麒零从喉咙里发出声音,神音没有回头,冷冷地说:“救不了的,他们一定会死……”

    当麒零适应了眼前飞快变化的场景之后,他才看清楚,自己是被神音用银白色的丝缠在她的身上,飞快地朝前逃跑,感觉像在飞一样。神音脸色苍白,咬牙用力地挥舞着右手,无数白色的光芒像是流窜的光线一样从她的掌心里喷涌出来,朝前面飞卷而去,缠绕在无数的巨大树木枝干上,然后神音用力一拉,巨大的力量就带着他们两个朝前飞掠。脚下的地面被飞掠而过的巨大气流卷动粉碎,留下一条深深的沟壑,不断轰然爆炸的声音一路划破森林,冲向光线越来越幽暗的深处。

    而即使是在这样暴风般的速度之下,身后那种让人窒息般的恐惧感,依然没有摆脱,相反,是越来越近。麒零回过头去,远处一片迷蒙的风雪,鹅毛般的雪花在天地里肆意地舞动着,地面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飞快地结冰,朝他们逼近,耳边是不断响起的冰面凝固的“咔嚓咔嚓”的声响,那团不断追赶而来的白色风雪里,是一个巨大的黑色影子。

    周围的温度疯狂地下降,像是零度的死神不断地朝他们逼近。麒零手脚一片冰凉,他张开口,却发现已经没办法控制舌头说话了。他费力地从喉咙里对神音说话,到了口边,却只变成没有意义的沙哑的喊声,周围暴风雪的声音,迅速地把他的声音吞没。他的思维渐渐混沌一片,冰冻的寒冷正在把生命从他的躯体里扯出来撕成碎片。麒零的双眼渐渐地闭起来,他再一次地快要失去知觉了。

    “再快一点儿,再快一点儿,我不想死啊……”他听见神音的声音,像是被人攫住了喉咙发出来的一样,充满了瘆人的恐惧。

    神音可以精确地感应到自己身后的魂兽所散发出来的庞大魂力,那就是轻而易举地就杀死了莉吉尔和自己家族所有人的苍雪之牙,像是压倒性的海潮一样的魂力从背后冲刷而来。她知道自己不可能会赢。她只有逃。

    魂力释放到了极限,无数银白色绸缎一样的丝线一股一股地从她身体里以光芒的形式爆炸出来,疯狂朝前方风驰电掣着,拉动着他们朝前飞掠。而当她内心还存在着侥幸、期待着可以从这场浩劫里逃出生天(?)的时候,她看见了森林尽头拔地而起的山体。

    “不……”

    她绝望地站在原地,看着眼前的绝路,而身后是已经逼近了的怪物。

    神音恐惧而僵硬地转过身来,她看着已经从自己的后背摔倒下来的麒零,此刻已经仰倒在地面上意识混浊,他英俊的脸上是一层薄薄的白色寒霜,挺拔的眉毛上结满了冰花。看上去,几乎已经处于死亡的边缘。

    神音抬眼看着森林深处渐渐逼近的一团混沌旋转着的风雪,咬了咬牙。

    “如果一定要这样的话……”

    天空上乌云急速卷动而过,轰隆作响的雷声在天空上厚厚的云朵深处不断爆炸着。

    如果此刻从幽蓝的夜空上俯瞰的话,这片笼罩在暴风雪里的巨大森林,每一棵参天大树之间,都被扯上了密密麻麻的手腕粗细的结实白丝,错综复杂地,把幽暗的森林编织成了一张散发着死亡气息的捕食者之网,如同巨大的蜘蛛在大地上留下的一个白色的死亡陷阱。

    浓密的树影里,不时有幽幽的光晕在各处此起彼伏地亮起,然后又神秘地消失,像是黑暗里无数双巨大的瞳孔。

    神音压抑着胸口里像是怪兽一样呼之欲出的恐惧感,用颤抖的瞳孔,盯着渐渐逼近的那团风雪。

    ——不要怕,只要调动起身的魂力,感应对方的速度,不会死的……

    ——每一根丝线都能替我精准捕捉对方魂力的流动和变化,只要静下心来感应,可以做到提前预知对方的攻击的……

    ——不想死……不要死……没有关系的……

    ——没有关系,实在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我还可以……

    神音渐渐压抑下自己心里的恐惧,慢慢闭上眼睛。她把魂力从身体里释放出来,像是流水一样,沿着白丝汩汩流动,让魂力均匀地依附在每一寸交错分割的网上。黑暗里所有细微的变化,所有攻击的企图,所有魂力的流动,都通过那些蛛丝传递回她的身体。她仿佛突然变成了一只巨大的怪物,将白色的神经布满了整个森林,现在,整个森林都是她庞大的身躯。

    “来了!”她的眼猛然睁开。

    在还来不及作出任何魂力回应的瞬间,她只能看见面前像是闪电般穿刺过来的五根锋利的巨大尖爪,如同可以无限伸展的利刃一样,笔直地射穿了她的身体。她整个人被巨大的冲击力穿刺着,朝身后的山崖撞去,轰然一声爆炸,岩石四处激射,尘埃弥漫一片。

    ——明明提前感受到了,却躲避不了的速度……

    天地恢复一片寂静。

    尘埃缓慢地落定了。陡峭的山面被神音的身体砸出了一个幽深的坑洞,洞穴的门口,神音丝绸般的黑色头发从洞里倒挂出来。无数冰块碎裂的声音在空气里响起。无数尖刀般锋利的冰雪藤蔓,缓慢而又扭曲地生长出来,填满了那个洞穴,看上去像是它们拥挤着从山崖里刺穿出来,顶破了岩石,把水晶一般的锋利锐芒暴露在了空气里。一簇一簇冰晶之间,是神音死气沉沉的被血液浸泡得黏稠的发丝。

    麒零躺在地上,用涣散的瞳孔看着身后倒立的画面,看着神音被那些疯狂的冰雪藤蔓渐渐吞噬掩埋,看着那个洞穴最终被无数冰凌交错填满。

    而同时,无数尖利的冰刺从他身体周围的地面破土而出,用一种迟缓的速度,带着傲慢的姿态,一点儿一点儿地刺穿进他的身体,一圈一圈地把他捆绑起来,然后渐渐勒紧,每一个冰刃上又爆发出无数个更尖利的冰刃。脚踝、大腿、手臂、胸膛、小腹,锋利的冰刃密密麻麻地撕扯开他的肌肉,把极度的寒冷像是毒液般注射进他的身体,痛觉变成一种麻木感,失去温度的血液倒流着充满了整个胸腔,窒息般地压迫着心脏,口中是喷涌而出的血腥液体。

    失去意识前的最后一个画面,麒零看见自己面前,那只巨大的、毛茸茸的怪兽的爪子。上面淋漓的鲜血,被月光照出幽幽的绿色来。

    它冲着自己高高举起,巨大的尖爪遮挡了皓白的月亮,阴影里,闪电般的光亮飞速地划下。

    西之亚斯蓝帝国·港口城市雷恩

    莲泉走进雷恩市的时候,日正当午。碧空如洗,蔚蓝的天壁如同平静的大海一样纯粹。偶尔有白色的海鸟在天空上发出响亮的鸣叫,被风吹得更远。

    空气里是港口城市特有的海洋味道,咸咸的空气加上灿烂的阳光,让人的心情愉悦。雷恩处在亚斯蓝的西南面,在这样的季节里,亚斯蓝大部分地域都已经进入了初冬,而雷恩依然仿佛笼罩在温暖的春日里。

    生活在这样的城市里,似乎每一个人的心情都很愉悦,无论是出海归来的渔夫,还是铁匠铺里的工匠,每个人脸上都绽放着和天空一样开朗的笑容。然而莲泉的脸上却没有丝毫笑意。她从小到大就几乎没有笑容,所有人都觉得她太过严肃了,生命了无趣味。

    作为亚斯蓝帝国的第四大都市,雷恩一直扮演着帝国出口咽喉港口的角色。无数的海运船只,都经由这个港口,卸货,载货,重新起航。

    这个城市的居民,也一直安居乐业,并且生活富足。渔业和运输业,是这个城市的支柱。

    但雷恩一直有一个秘密。

    这个秘密是所有魂术师之间所共知的。那就是,它是魂塚的入口。

    莲泉就是为魂塚而来的。

    她刚刚走进恢弘的城门不久,就听见城外远处一阵喧闹的声音。她转过身皱起眉头,刺目的阳光下,一队马车从白色的街道上飞快地奔驰过来。两边的摊贩行人纷纷避让,所有人都小心翼翼低头做人,彼此心照不宣。

    应该是城里哪个显赫的贵族吧。

    莲泉把面纱蒙起来遮住半张脸,往路边站了站。

    车队飞快地从远处驶来,马蹄踏在白色大理石的街道上,发出响亮的声音。道路的中央,一个行动迟缓的年老妇人,正在弯下腰捡起她因为惊吓而打翻的篮子,而车队正朝她飞快地奔驰过来。

    周围的人还来不及救助,甚至老妇人都还维持着那个佝偻弯腰的姿势,下一个瞬间,砰然一声,老妇人的身体就像是一枚枯萎的落叶一样,没有重量般地从地面飞起,然后轻飘飘地抛离出去,撞在道路边的城墙上,黏稠的鲜血在烈日下,很快就凝固了。

    莲泉的眼睛从面纱上方露出来,皱着眉头望着老人趴在墙角一动不动的尸体和飞快离去的车队——他们丝毫没有任何的停顿和迟疑,似乎撞到的只是一个箩筐或者一把椅子。一些旧的记忆画面在脑海深处闪动起来,和面前的影子重叠在一起。

    车队在远处两百米的地方停下。

    高大的白色岩石修建而成的宫殿,大门口已经站满了迎接车队的护卫和侍女。

    莲泉动了动步子,身影在烈日下晃动了几下,再一闪,就站在了车队的面前。

    当马车里的人撩开沉甸甸的华贵垂帘时,他看见了站在马前的莲泉。车里下来的男人用冷漠的眼神看了看她,然后轻蔑地把目光移开,从牙齿间轻蔑地吐出两个字:“滚开。”

    莲泉没有动,似乎也没有看到身后朝她走来的、拿着沉重狼牙棒的壮硕武士。

    车里的男人半眯着眼睛,而下一秒钟,莲泉身后的那个武士用力地挥舞起黑铁打造的狼牙棒,如同野兽一般朝着莲泉的脖颈处死命地打下去。

    骨头碎裂的声响和尖刺插进血肉的混浊声。

    莲泉的身体“砰”的一声飞出去,坠落在十几米远的地面,在岩石的地面上翻滚摩擦着,摔出去好远。

    周围的市民部低着头默不做声。大家都悄悄地用眼角的余光打量着一动不动倒在道路中央的莲泉。

    车上的男人慢慢地下车来,他华丽长袍上点缀镶嵌的白银滚边和肩头襟花,在烈日下反射出耀眼的白光。

    他不急不缓地走到莲泉身边,抬起脚,用脚掌把她的脸翻过来对着自己。他对莲泉说:“有没有人告诉过你,我们是雷恩的第一魂术世家?”

    “第一魂术世家啊……那可真是……帮了大忙了……”莲泉从地上缓慢地站起来,因为刚才的重击和坠落,将她的脖子、脊椎、关节都打得变了形。她站直了身子,不急不缓地扭动着脖子、胳膊、腰肢,像是在把支离破碎的身体重新组装起来,骨骼关节诡异地扭动着,发出“咔嚓咔嚓”的声音来,令眼前的场景说不出地诡异。

    男人的眼睛里闪出一丝疑惑,“你说什么?”

    “我是说,”莲泉最后把脖子一拧,像把一根巨大的楔子插进了木槽一样,“你会魂术,真是帮了大忙了,因为我曾经发过誓,绝对不杀不会魂术的人。”

    “开什么玩笑!”男人的瞳孔瞬间收紧,杀气砰然将他的长袍鼓舞起来。

    而莲泉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给他,她双手朝天空一举,那个男人的躯体就像是被一双无形的巨手攫住一般,朝天空高高抛起。而同时,莲泉优雅而不急不缓地,伸出手凌空对着远处路边一个水池里,轻轻地抓了抓,于是,无数颗滚圆的水珠从水面破空而起,朝她飞了过来,她把手背一转,五指朝着天空上那个男人用力地一甩——

    那些珍珠般大小的水珠,以一种雷电般的速度朝那个男人射过去,一连串“噗噗噗”的声响,是水珠穿透那个男人身体的声音。无数滚圆的水珠像是坚硬的钢铁一般,围绕着他的身体疯狂地旋转,反复地穿射,如同一群疯狂的昆虫,密密麻麻地围着他,反反复复,将他的身体射出了无数的窟窿。漫天飞洒着细密的红色血雾,纷纷扬扬,如同红色的尘埃沾满了周围高大的白色石墙。

    砰然一声,他的尸体坠在了地面上,那些饱含了他鲜血的水珠此刻已经变成无数赤红的颗粒,像是吸饱了血的一颗一颗虫子,幽幽地悬浮在他身体上方几米的距离,莲泉依然没有表情,但是眼睛里淡然的光,看起来像是满足了的样子。她轻轻地挥了挥手,于是那些赤红的血珠纷纷碎裂开来,化成大大小小的雨滴,“哗啦” 淋在他的身上。

    他身体上成千上万个窟窿里,有更多黏稠的血浆汩汩地涌出来。

    莲泉走过来,站在他边上蹲下来,轻轻地摘下面纱,那个男人的眼神像是看见了最可怕的怪物一样。

    海风把莲泉的头发吹起来,阳光下,她耳朵下方脖子上的那处印痕,清晰可见。

    “第五……爵印……”男人含满鲜血的口中发出模糊的声音,“你是……”

    莲泉的脸上依然没有任何表情,她点点头,看着面前快要死了的男人,认真地说:“对,我就是鬼山莲泉,第五使徒。”

    西之亚斯蓝帝国·福泽镇外

    睁开眼睛的时候,天已经非常明亮了。白云像是洁白的丝绒,一根一根紧贴着布满湛蓝的天空。阳光从茂盛的树冠缝隙中间摇晃着投射下来,在身边形成一个一个游弋的光斑。风带着树叶的清新香味,在空气里被阳光加温。寒冷的冬天像是退进了遥远的森林深处,此刻,福泽仿佛进入了雪化后的暖春。

    一切都很美好,而昨夜那场如同噩梦般的杀戮,像是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

    麒零被光线刺得眼睛发痛的同时,猛然坐起来,下意识地按向自己的胸口。奇怪的是,昨天晚上被那些锋利的冰刃刺穿的胸膛完没有任何的痛觉,他撩起袖子和裤管,发现手脚也没有任何的伤痕。

    那神音……

    他突然回过头,看向陡峭的山壁。那个被砸出来的洞穴依然在,但那些疯狂生长的冰晶部消失无踪了。麒零爬起来,动作迅捷地爬上山崖,一边攀爬一边感觉到身体的变化,非但不像一个刚刚从死亡边缘挣扎回来的人,反而像是有用不完的力气。但他爬上去之后,发现洞穴里空空的,没有任何东西。

    但是昨天自己明明看见神音被几道发亮的闪电击中,砸出这个洞穴的啊。而且里面明明填满了利刃般的冰凌尖刺。但现在只有一个空空的洞穴,麒零抚摸着洞穴边缘的石块,发现划痕都是崭新的,证明昨天自己并不是幻觉,这个洞确实是刚刚被砸出来的。

    他失望地重新回到地面之后,抬起头发现了一直坐在离自己不远处的银尘。

    银尘坐在一棵巨大的古木暴露在地表之外的根系上,那条黑色的树根从地面凸起,悬空爬行了一段距离,又重新钻回地面,仿佛一段拱起的桥,足足有一人合抱粗细。

    星星点点的光斑从巨大的绿色树冠上摇碎了,投射到他的脸上。他的面容在明亮的光线里看起来如同冰雪雕刻般的精致,但同时也透着一股森然的冷漠。他身上的长袍在空气里以一种缓慢而神奇的方式,云一般地浮动着,把他衬托得格外神秘而吸引人。他把手中的一卷羊皮古书收起来,然后抬起头朝麒零看了一眼,然后冷冷地说:“走吧。”

    “走?走去哪儿啊?”麒零把手放在后脑勺上,完不知道他在讲什么,“先生,我刚睡醒,脸还没洗呢。”

    银尘:“跟我走就是了。慢慢和你说,现在一时半会儿,也说不清楚。”

    “那是你救了我吗?我昨天记得自己好像是被几把刀给切开了……”麒零挠了挠头,仿佛自己也觉得这个形容有点儿怪异,“你是医生吗?”

    “……我不是医生,”银尘低下头,揉揉自己的眉毛,表情看起来有点儿怒,“我来的时候,你就是躺在那里睡觉的。”银尘深吸了口气,恢复了冷漠的面无表情。

    “这位先生,我之前真的是快要死了……”麒零想了想,不知道怎么跟他解释,毕竟不是每一个人都相信有魂兽或者魂术师这种事情的,于是换了话题,“你来的时候有看见那个坑洞里,就那边,里面有一个姐姐么?大概比我大两三岁,长得非常好看,你有看见她么?”

    银尘看着面前这个少年,目光是死水一般的沉寂,“没有看见。”

    银尘站起来,朝麒零走过去,“跟我走吧,去格兰尔特。”

    “格……格兰尔特?”麒零吓了一跳,“你要带我去格兰尔特?为什么啊?我还要赶回驿站去,不知道那边怎么样了,如果不回去,老板娘肯定要骂死我,而且我从小到大都生长在这里,我的人生还没有……”

    麒零还没有说完,就突然感觉整个口腔里都是冷得刺骨的冰碴,他哇啦哇啦几口吐出来,舌头都麻木了。

    “吵死了。”银尘半眯起眼睛,揉了揉耳朵,做出了一个惬意的表情,仿佛在享受此刻的宁静。他回过头来,一双清澈的眸子在光线下仿佛宝石,他对着麒零说:“从你成为使徒的这一天起,你以前的人生,都不具有任何意义了。”

    “什么……是……使徒啊?”麒零用冻得不听使唤的舌头含混地问。

    银尘的瞳孔渐渐缩小,他一步一步逼近麒零,周围的树干上突然结满了寒霜,空气里是肆意流动的寒冷气旋,“你问我,什么是使徒?”银尘站在麒零面前,盯着他的眼睛,“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麒零看着眼前面罩寒气的银尘,之前刺骨的恐惧再一次席卷上来。

    “你从来没有听过使徒是什么?”

    “没听过……”

    “那你会魂术么?”

    “不会……”

    银尘看着面前这个英气逼人,但依然没有完脱去稚气的少年,他的表情充满了恐惧,但却没有心虚。很明显,他说的都是实话。

    银尘的瞳孔重新放松下来,身边树干上的冰霜化成白气,消失在温暖的阳光里,他叹了口气,不知道白银祭司到底在想什么,感觉像和他开了个玩笑。也只能把他带回格兰尔特,亲自问白银祭司了。

    “你……你会杀我么……”麒零半个身子躲在一棵树后面,他的手指抓着树干,紧张地问。

    一丝像是泉水般温柔而清澈的感觉,在银尘心口流动而过。仿佛非常遥远却又熟悉的感觉,他轻轻地笑了笑,眉眼舒展开来,英俊极了。他露出整齐洁白的牙齿,用好听而温柔的低声,对麒零说:“放心,不会的。我不会杀你,我会保护你。”

    西之亚斯蓝帝国·港口城市雷恩

    莲泉找了家旅店住下,她坐在床上,在黑暗里闭着眼睛沉默。

    床头放着店家配送来的铜灯,她也没有点燃,黑暗里她的脸依然没有表情。

    窗外浑圆的月亮高高地悬挂在大海之上,从窗户向外看,海面在夜色里波光粼粼。

    一股透明的涟漪在空气里波动着。

    像是感应到了什么一样,莲泉在黑暗里睁开眼,她的身体突然无声寂静地爆炸出一层幽绿的烟雾,像是被风吹散一般,瞬间就扩散消失在了窗外的黑暗里。

    时间在死寂的黑暗里缓慢地流逝着。

    “看起来这一次……”莲泉低声地说,“来了个不得了的怪物呢……”

    月光把通往雷恩城门的大道照得一片银白,道路边两排有雕刻着各种神兽的巨大石柱,也有盛放着饱满花朵的白色大理石砌成的花坛,沿路零星装点着喷泉,这些都象征着雷恩的繁华和富饶。

    此刻,几声叮当作响的清脆之音,在深夜里听起来温柔悦耳,声音从城外传来,渐渐地朝雷恩城逼近。

    西之亚斯蓝帝国·福泽镇外

    “我们也不用去福泽镇了,那里已经……”银尘停了停,然后继续往下说,“我们直接从这里出发,去雷恩港口坐船,那是去格兰尔特最简单也最快的方法。”

    跟在银尘身后的麒零,呆呆地点了点头。他抬起头望向村庄的方向,那边一片漆黑,夜色里什么都看不出来,但是他记得自己从驿站逃出来时的场景,四处飞溅的鲜血,散落各地的内脏,想到此处,他的脸上浮现出悲伤的神色来。

    银尘看着自己面前的麒零,轻轻地叹了口气。

    当银尘刚刚赶到福泽的时候,他甚至以为自己来晚了,从村口的驿站一直到村落里面,四处都是拔地而起的大大小小的尖锐冰柱。有些冰柱上直接刺着一个人的尸体,有些冰凌上,挂着几副血淋淋的脏器,整个城镇就像是被恶魔咬碎了的恐怖地狱。他感应着空气中残留的魂力轨迹,一路追到镇外的森林深处,然后看见了安静地躺在地上熟睡的麒零。

    他闭上眼睛,所能感应到的,也就只剩下面前的麒零身上传来的魂力了。之前在预言之源看见的三个红点,为什么只剩下了麒零一个人,他也不清楚。

    银尘看着悲伤的麒零,慢慢朝他走过去,冲麒零伸出手。

    麒零没有说话,但是他的瞳孔颤抖着,很明显感觉到了恐惧。

    银尘轻轻地靠近他,说:“别怕,我不会伤害你。”银尘抬起手放到他的脸上,指尖轻轻地靠近他耳朵后面的头骨。“可能会有一点点刺痛的感觉,但没关系的,你忍一下。”

    银尘的指尖扣紧了麒零后脑勺的头皮,几丝寒冷的力道仿佛锋利的针一样,闪电般刺进麒零体内,疯狂窜进自己后脑的寒冷触感,让麒零的心瞬间就被恐惧抓紧了。

    但真正恐惧的人,是银尘。

    当他把用于感知的几丝魂力刺探进麒零的身体时,他发现自己刚刚释放出来的魂力在进入麒零身体的瞬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而相比起来,麒零身体内部蕴含着的魂力,却像是一望无际的汪洋,肆意翻滚着滔天的巨浪。

    银尘终于确定,麒零就是白银祭司让自己寻找的使徒。

    银尘叹了口气,看着自己面前仿佛一张白纸的麒零,瞳孔里是别人无法猜测的神色。

    不过也好,比起要重新改变一个已经学了某些不地道的魂术的人来说,麒零这样的人,反倒可以从一个最纯粹的起点开始。

    银尘刚想把手放下,突然,他像是感觉到了什么一样,手指重新释放出一波加重的魂力。“别动”,银尘低声呵斥道。麒零本来就害怕,看着面前突然表情肃穆得像是看见了恶魔一样的银尘,更加心里没底。

    银尘骇然地收回手,脸上的表情苍白而凝重。他难以相信刚刚几秒钟内发生的事情,如果非要准确一点儿说,那就是自己的那些魂力,如同被一个无法估计体积的巨大怪兽吞噬了,而且就是一瞬间的事儿。更可怕的是,如果银尘是抱着伤害麒零的意图使用了大量的魂力,或者说没有及时收回的话,也许此刻毫无防备的自己身体里的魂力,已经被瞬间吞噬大半了。

    “你身体里面……到底有什么……怪物……”

    麒零的脸色苍白,完不知道银尘在说什么,但是,他从银尘恐惧的脸上,知道发生了非常可怕的事情。

    西之亚斯蓝帝国·港口城市雷恩

    莲泉站起来,走到窗口,然后朝外面用力一跃,整个人像一只黑色的苍鹭一样高高地飘向夜空。她纯黑色的长袍在月光下反射出一种鬼魅般的光泽,衬托着天空里的月亮和脚下波光粼粼的蓝黑色海面,看起来就如同一只飞掠过空中的暗夜幽灵。

    一个朦胧的白色影子在天空里,从她的身后无声地飞掠而过。

    莲泉在空中转了个方向,然后“嗖”的一声朝那个白影追了过去。

    辽阔壮丽的大海被远远抛在了身后,动作快如流星的一黑一白两个身影,在无数教堂和宫殿的尖顶之间拉动起模糊的光。

    “你想死,我就成你……”鬼山莲泉露在长袍外面的手臂和脖子的肌肤上浮现出了无数个交叉十字图案的金黄色发亮的纹路,庞大的魂力翻涌成巨浪,天空里一声轰隆的闷响,一个庞然大物瞬间在天空里显形。漆黑的巨大倒影,顷刻间投射覆盖了脚下的城市。那是一双如同山脉般庞大的羽翼,无数银白色的羽毛在夜空里发出刺眼的白光,锐利的鸣叫像利剑般划破夜空。

    鬼山莲泉站在羽翼丰满的双翅之间的背上,纹丝不动,风把她的长袍吹得翻滚不息,她的魂兽闇翅载着她,朝前方那个白色的影子无声无息地飞掠而去,从地面往上看去,天空里像是飞快移动着一座庞大的悬浮着的冰雪岛屿。

    西之亚斯蓝帝国·福泽镇外

    “别动。”银尘按住麒零,让他站直了不要动。

    银尘伸出手,把麒零的衣服解开,露出少年结实的胸膛,“你要……干吗……”麒零的表情有点儿尴尬。

    银尘没有答理他,只是轻轻地把五根修长的手指按在他的胸口,银尘闭上眼睛,把更多的魂力注入麒零的身体。因为他刚刚感知到的麒零身体里的东西,让他完不能相信那是真的。如果刚才不是自己的错觉,那么这个少年身体里究竟隐藏了多少秘密?

    而在下一个瞬间,银尘猛地感觉到随着手指渗透进少年身体里的五股魂力,像是被一个巨大引力的黑洞吸食着一样,把自己朝无限的深渊里拉扯。他刚要把手从麒零胸膛上移开,就突然感觉到,五道快如闪电的魂力,像是扭动的蛇一般,缠绕着自己原来的魂力,从麒零身体深处,突然疯狂地朝自己逆向反噬而来。

    “嗖”的一声,银尘朝后面倒跃而出,整个人像一只无声的飞鸟一瞬间蹿上高高的树冠,然后在空中翻了个身,在离麒零一百米的地方,轰然一声坠落下来。爆炸一般的巨响,尘埃飞扬,烟尘中间,银尘单脚跪在地上,他膝盖下的地面裂开了无数条缝隙。

    他抬起头,看见远处的麒零,笔直地朝后面倒下去。

    胸腔里翻滚着的气浪,如同沸腾的水,却又是极度的寒冷,难以形容这种荒谬的错觉,对,就是沸腾不休的寒冷,像是无数尖刀利刃飞快地在身体内部游窜切割着,所有的经脉和肢体,都在这些利刃之下,千刀万剐,分崩离析,肢解破碎成了碎块,成了粉末,成了黏稠的液体,最后化成了空气。整个人的身体都不存在了。

    麒零的意识混沌一片,无数股纠缠的力量在他的身体里肆意流动,像是洪荒时候的大地,无数水流从四处会聚而来又重新离散而去,他被幻觉笼罩的视线里,是黑暗中流动的无数金色光河,密密麻麻的像是一团庞大的根系,而身体里所有的动脉静脉甚至毛细血管,部被这种金光填满膨胀开来。

    “我要死了……”麒零痛苦地在喉咙里发出微弱的声音。

    当麒零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周围一片漆黑,只有树干与树干之间飘浮着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金色碎光,也许是飘浮着的萤火虫吧。

    他挣扎着撑起身体,刚才那种身体爆炸撕裂成碎片的感觉消失不见了,痛觉像是从来都没有存在过一样。

    他转过头,看见坐在身后的脸色苍白的银尘大口地喘着气,看上去快要虚脱的样子。

    “你……没事吧?”麒零跑过去,在他面前小心翼翼地蹲下来。

    “没事,”银尘苍白的脸,在月光下看起来仿佛一碰就要碎的薄玉般完美无瑕,“本来应该带你回到格兰尔特再进行赐印的,但是刚才如果不这样,你就没命了……”一口气说完这么多,银尘停下来,脸色更加白。

    麒零隐隐可以看见他从领口处露出来的脖子和锁骨肌肤上,那些流动的金色回路,和刚刚自己失去意识时看见的那些金色光河一模一样。不知道为什么,银尘脖颈间被这些金色回路照耀得发光的皮肤,充满了一种迷人的感觉,像是某种强大的力量,或者某种美到极限的神迹,在对麒零召唤,想要靠近,想要拥有……一种迷幻而错乱的感觉,混乱了麒零的气血,他压抑着胸口涌动的急促呼吸,猛地摇了摇头。

    银尘看着面前的麒零,似乎都了然于胸,他冲麒零挥挥手,虚弱地说:“你现在刚刚被赐印,你得……离我稍微远一点儿……”

    “为什么啊?”麒零的脸红通通的,望着银尘。

    “因为……你现在会觉得我……怎么说呢,很‘迷人’?”银尘歪着脑袋,似乎也非常痛苦地才找到了这么个形容词。

    “哈?……你?迷人?”麒零在黑暗里翻了一个巨大的白眼,然后倒退两步,蹲下来,双手抱拳一推,“这位先生,相信我,你真的想多了!”

    银尘闭上眼睛,懒得和他争论。

    麒零看着眼前虚弱的银尘,也不再说话,甚至连大气都不敢出,他安静地蹲在他面前,看着他,等了好久,看见银尘的脸色恢复了正常的气色,他才拉拉银尘的袖子,小声地问他。

    “赐印是什么啊?”麒零抓抓自己的头。

    “所有的魂术师身上,都会有一个印记,这个印记根据每个人身体里拥有的魂术回路不同,会出现在身体不同的位置上,也会有不同的形状。而王爵和他的使徒身上的这个印记,被称为爵印,王爵和自己使徒身上的爵印是一模一样的,也在同样的位置。王爵把使徒寻找到之后,带回帝都格兰尔特,赐予使徒与自己相同的灵魂回路从而让使徒与自己拥有相同的爵印的仪式,叫做赐印。”

    “哦……”麒零听得半懂不懂,他抓起额前的头发,露出他漂亮的发际线,表情有点儿困惑,“不过,为什么刚才你说如果不现在赐印给我的话,我就会没命呢?”

    “爵印不仅仅是一个印记这么简单。它是我们魂力的最中心,也是我们最脆弱的地方,更是我们运用魂力时的出发点。而且,最重要的是,它是我们的魂兽平时栖居的地方。你知道在你身体上的爵印里,苍雪之牙正乖乖地待在那儿么?如果刚刚我不给你赐印,它在你的身体里就找不到居所,它的魂力和你的魂力没办法共存,最后的结果不是你死,就是它死。”

    “……这么吓人!”麒零坐在地上,“我的意思是说,那个刚刚一直追杀我的怪物,现在在我身体里面?!太吓人啦!”

    “它再也不会追杀你了,它现在只听你一个人的命令,你叫它做什么它都会去做,只有两种指令是对魂兽不能下达的,第一就是让它攻击自己的魂术师,第二就是让它自杀,”银尘看着面前吓呆了的麒零,“不信你现在把它放出来试试。”

    “不不不不不不不!!!”麒零赶紧摆手,突然想起了什么,又一翻身蹲起来,看着面前这个看上去没比自己大多少的男孩子,他苍白的面容在月光下,看上去比自己还要俊美秀气些,“刚刚你说我是你的使徒,那你就是……你就是王爵?你就是传说里的我们国家最厉害的那七个人之一?”

    银尘翻了个白眼,不想答理他,但麒零一直盯着他等他回答,银尘被面前这个男孩滚烫而期待的目光看得一阵别扭,于是只得不情愿地点了点头。

    “哇!”麒零“噌”的一声站起来,“我竟然可以见到王爵!还是王爵的使徒!这也太棒了吧!”麒零重新蹲下来,看了看又嫌麻烦,于是干脆坐下,两条长腿懒散地伸展着,“王爵,你要我做什么啊?我可以帮你烧饭啊,我做菜那真的是非常好吃,镇有口皆碑的!我也可以帮你洗衣服,你看你老穿白的,多么容易脏啊,下个雨在森林里走一走,那瞬间就变泥猴子啦!我还会捶背,捏肩膀,梳头发我也很厉害,你看你这一把长头发,还有个小辫儿,你每天早上梳得很辛苦吧,需要我来帮你梳头么?我会扎比你现在好看的辫子,就像我头上这个这样,你看看?喜不喜欢?我想想我还会什么……”

    银尘闭上眼睛揉了揉耳朵,麒零又“哇啦哇啦”吐出满口的冰碴。麒零一边吐,一边朝银尘做出“我明白我明白,我闭嘴”的手势。尽管他愁眉苦脸地伸出被冻得发麻的舌头,但是银尘还是可以从他的眼睛里,看到那种渴望的眼神和发自内心的喜悦。银尘不由得微微笑了一下。等到他发现自己的笑容,连自己都吓了一跳。

    “王爵大人,那你会教我魂术么?”麒零挪了挪,朝银尘坐近一些。

    “当然。”银尘面无表情地说。

    “真的啊?太好了!”麒零迅速爬起来手舞足蹈,“大人你需要捶背么?使徒给您捶两下?你那个袍子太薄了,冷不冷,冷不冷?我身体结实,把衣服给你啊?要喝水不?我去给你找水来……”

    还没说完,银尘又举起了手。

    麒零赶紧捂住嘴,举起双手投降。不过,这次银尘没有再让他满嘴是冰,而是轻轻地对着头顶的天空随便招了招,一阵沙沙的树叶摩挲的声音。麒零抬起头,无数树叶间的露珠,闪着晶莹的光芒,像是萤火虫一样纷纷朝银尘飞过来,在他面前悬浮凝聚成一颗拳头大小的水团,银尘伸出手拿过来,像是摘下一个苹果一般,“我还真有点儿渴了”,他优雅地把小水球放进嘴里。麒零看傻了,“王爵大人,你太厉害了……”

    “别一直叫我王爵了,我的名字叫银尘。”

    “银尘……名字真好听……我听神音说,王爵是分‘度’的,银尘你是第几度王爵啊?那么厉害,至少前三度吧?”麒零把手一挥,显得特别激动。

    “嗯,是的。王爵分为七个等级,从第七度到第一度,数字越小越厉害。我是七度王爵。”

    “什么啊……”麒零的语气明显地失望了,“你是七个人里最弱的啊。”他摊了摊手,话刚说完,“噌”的一声,双腿中间的泥土突然破开,一根尖利的竹笋般的冰刺刷地从地里刺出来顶在他的喉咙上。

    “我错了……”麒零抬着下巴求饶。

    “哼。”银尘冷哼一声,闭目养神,完不想再答理他。

    冰刺“刷”的一声重新回到地里。麒零尴尬地干笑了两声,挠挠头。

    “不过,我们七个人里面,居于第二位的二度王爵,是王爵里比较特别的存在,你以后如果遇见他,最好都绕道走”,银尘睁开眼睛,看着面前的少年说。

    “为什么?他不是也才二度么,难道比一度还要厉害?”麒零问。

    “因为二度王爵专门负责清理背叛了国家或者白银祭司的王爵,所以他又被称为杀戮王爵,简单地来说,就是专门杀王爵的王爵。他的使徒也一样,被称为杀戮使徒。至于一度王爵……你就不用担心了,估计你这辈子都难见到他一次。现在的这个一度王爵,我们从来都没有人见过他。听说他一直都待在帝都格兰尔特心脏的最深处,从来没有离开过。”

    “这样啊……”麒零半懂的样子点点头。

    “我很累,我要先休息会儿。没有重要的事情,不要吵醒我。”银尘重新闭上眼睛,靠在树干边上睡去。

    月光照耀着银尘俊逸的面容,让他的脸像是光滑的瓷器般洁白细致,麒零靠得很近,空气里一阵一阵飘浮着来自银尘身上的味道,仿佛一种清冽的树木芳香,让人觉得梦幻般的美好,这味道真迷人……迷人?

    麒零猛然摇摇头,赶紧离银尘远一点儿。他抬起手往自己太阳穴上一拍,“我不是有病吧?”他回头瞄了瞄银尘,确实五官精致得无可挑剔,眉眼开阔清晰,高高的鼻梁下是粉红色的饱满嘴唇。但是也不至于让人产生“迷人”的感觉吧?看来等他醒了,得好好问问这个事情,否则严重了。

    麒零暗自定了定心,突然想起来银尘刚刚说自己身上会有一个爵印,于是撩开自己的衣服——胸膛上,肚子上都没有,他便把上衣脱掉,拧过头去看了看左右肩膀和腰,也没看见。“哦,那应该在腿上吧?”麒零转过眼,看上去银尘像是睡熟了的样子,于是索性连着裤子一起脱了下来。

    “哦,原来在屁股上!”麒零若有所思地点头,“银尘不是说王爵和使徒的爵印无论形状还是位置都一模一样么?那银尘的屁股上应该也……”他还没说完,又弯下腰大口大口地吐着冰碴。这次的冰碴太多,麒零愁眉苦脸,怎么都吐不完。

    “我们爵印所在的地方是尾椎的最后一节位置,不是屁股。”一直闭着眼睛的银尘,慢慢从树根处朝麒零走过来,他用冷冷的眼神看了看麒零,说:“既然你把衣服都脱了,那正好……”说完,他慢慢地解开领口上那个白银铸成的精致领扣,脱下自己的长袍。

    “你要干吗……”麒零的脸突然红了起来。“你不是说要睡觉吗?你别过来了……我警告你啊……”

    银尘没有说话,看着他,继续把里面的衣服脱了下来,然后又解开了自己的腰带,月光下,银尘的躯体修长而又结实,小麦色的肌肉雕塑出的开阔胸膛和结实的小腹,月亮柔软的光芒把他的身体笼罩在一片象牙白里。

    “我……”麒零憋得满脸通红,胸膛里心脏莫名其妙跳得飞快,最后还是忍不住大声喊了一声,“我喜欢女孩子的!!”

    这个出乎意料的摊牌让银尘直接被噎了一大口,弯腰咳嗽的时候,银尘愤怒地把手在空气里一划,麒零两腿间的地面上破土而出的冰刺直直地顶到他的裤裆下面。

    麒零面红耳赤,咬着嘴唇,仿佛下了多大决心一般,两眼一闭,“我真的喜欢女孩子的!你别逼我了!”

    银尘翻了个白眼,暗自无力地伸手扶住了旁边的树。“看仔细了,白痴!”银尘转过身去,撩起自己轻柔地垂散在后背的头发,露出自己的股沟位置。

    麒零睁开眼睛,本来还想争辩几句,却被接下来的事情惊讶得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他看着自己眼前仿佛梦幻般的场景,一动不动地呆立原地。

    眼前的银尘赤裸的身体,呈现着一副他从未见过的,神迹般的样子。

    “这……这是……”

百度搜索 临界·爵迹1 爱搜书 临界·爵迹1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临界·爵迹1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郭敬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郭敬明并收藏临界·爵迹1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