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临界·爵迹1 爱搜书 临界·爵迹1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西之亚斯蓝帝国.港口城市雷恩

    从早上醒来开始,麒零就跟着银尘开始一路快前进,银尘看起来轻飘飘的,仿佛散步一样悠闲,但是实际上,他的度就像一阵风似的,麒零铆足了力气,才勉强跟上他的度。渐渐地离开福泽镇外的森林之后,银尘就带着麒零,一路往西边进。开始麒零只是有点儿疑惑,但是猜想可能银尘知道一条近路吧,也就没多问。直到突然看见了出现在自己面前的一座白得耀眼的海港城市,麒零终于忍不住了:“银尘,我们不是要去帝都格兰尔特么?格兰尔特应该是在北边的内6吧?我们跑来这个海港城市干吗?”他一边仰起头惊叹着雷恩恢弘的白色建筑群,一边快步赶上走在前面的银尘。

    “我带你来这里,是来拿属于你的魂器。”银尘没回头,继续朝前走着。

    “魂器?这个又是什么?”麒零又迷惑了。他叹了口气,现自己永远都没法搞明白这个魂术的世界了。刚刚弄清楚一个东西,转眼又会多一个新的玩意儿。昨儿个刚刚弄懂了自己的魂兽,现在好了,又来了个魂器,明天不知道会不会再来一个魂衣、魂鞋、魂皮带什么的……

    “就是属于你的独有的一件兵器。魂器不是普通意义上的兵器,它只产生于魂塚里面……”

    “请问这魂塚又是……”麒零觉得自己脑子已经缺氧了。

    “魂塚是在雷恩海域下的一处深海洞穴,这个巨大的洞穴从远古以来就存在着,和帝都格兰尔特白银祭司的存在一样,没有人知道它是什么时候出现的。魂塚就像是一个孕育魂器的巨大母体,无数强力的魂器都像是有生命的植物似的,从洞穴的岩壁上生长出来。魂器和普通兵器不一样的地方,在于它和魂术师的身体一样,具有灵魂回路,魂力沿着魂器上的刻纹流动,能产生巨大的力量,同时魂器也具有容纳魂兽的功能,所以,拥有魂器的人,其实等于拥有两只魂兽。但是只有使徒才有资格进入魂塚去摘取自己的魂器,所以,也只有使徒和王爵,是拥有两头魂兽的。并且,一旦使徒进入过魂塚一次,无论是否成功地拿到了强力的魂器,他此生永远都不能再次进入魂塚了。”

    “这么厉害啊?那和我现在的苍雪之牙比呢?”

    “不同魂器的容量都是不一样的,越强力的魂器,就能收容越厉害的魂兽。但是魂器也是需要寄居在魂术师的身体内部的,如同第一魂兽需要寄生在爵印里才能恢复魂力一样,魂器也需要魂术师的**,才能恢复魂力。”

    “你说……把武器……放在身体里?”麒零头皮一阵麻。

    “是啊。你要看我的魂器么?”银尘回过头来,面无表情地看着麒零。

    “不用不用!谢谢您了!”麒零胃里一阵恶心,“你刚说是在海底啊?那我们怎么去?还得弄条大船吗?我先说好,我没钱的……”

    银尘深呼吸一口,转身大踏步走掉了……

    “这……生了什么事儿啊?”麒零站在狭长的甬道入口,看着四处崩裂的裂缝,砸裂的坑洞,四处飞溅着的碎石,一片狼藉。

    银尘站在原地没有说话,他狭长的眼睛笼罩在一片阴影里。周围依稀能够感应到残留下的魂力余烬,证明打斗生的时间离现在不远。而且从空气里飘浮着的魂力余丝的精纯度来说,这些魂力不是来自一般的魂术师,这种精纯程度的魂力,至少是来自使徒,甚至王爵的。

    头顶的阳光把甬道里的一切照得毫毕现,光线里浮动着微小的石屑碎片和粉末尘埃,像是金色的烟雾。

    “你不是说我们去海底么?来这里干吗?”麒零问。

    “从这里数过去,第十七个神像,就是去魂塚的棋子。”

    麒零揉着太阳穴,一脸痛苦的表情,“我说银尘大爷……请问这棋子又是……”

    银尘白了麒零一眼,“棋子其实是被施以了魂力的一种传送之阵,通过凝固在物体上的封印,打通连接两个地方的时空。棋子的外表理论上来说可以是任何的东西,一颗石头、一棵树、一扇门、一把武器、一个雕塑,都可以成为棋子。棋子分布在奥汀大6上的各个地方。而雷恩的这枚棋子,连接着魂塚。”

    “噢……”麒零望着墙壁上这一排没有瞳孔的蛇女巫雕塑,很难想象能够通过它们到达另外一个空间。

    “你去吧。触摸第十七个神像。”银尘对麒零说。

    “我?我一个人去?”麒零猛摇头,“不不不不,我不敢……”

    “当然你一个人。我在还是使徒的时候,就去过那里了。我没办法再进去一次。”银尘望着这条冗长的狭窄区域,目光笼罩在阴影里。

    西之亚斯蓝帝国.港口城市雷恩

    麒零盯着面前一排阴森森的蛇女巫神像,口中“啧啧啧”个不停,并且丝毫没有准备离开的迹象,银尘不得不上前一把抓过他的衣领,把他从神像面前拖走。麒零死命地挣扎后现没办法脱身,于是只能转为语言的攻击,“放我下来!你这样提着我简直像欺负小毛孩儿一样,我太没面子了!”“我告诉你,我也就才十七岁,我会长个子的,你别仗着现在比我高小半个头就可以把我提来提去!”“我告诉你啊我……呸呸呸……”——当然,结局是他一路吐着冰碴子,一路被拖出狭窄的甬道,到达一个不大但精致的驿站前。

    驿站门口挂着两面白色的旗帜,两盏雕刻精致的铜灯。从打开的大门,可以看见里面坐着一些看上去地位不低的人在喝茶聊天。

    银尘松开麒零的衣领,然后走进驿站的大堂。

    “你刚刚不是说要让我去魂塚么,怎么现在跑来住店了?”麒零跟进去,对着正在询问店家还有没有房间的银尘,问道。

    “只剩下一间房了。”店家指了指插满铁牌、只剩下一个空位的青铜告示牌说。

    “不行!得两间!”麒零看了看银尘雪山般挺拔而冷酷的侧面,刷地一下涨红了脸。他支吾着,对店家要求,“必须得两间。”

    银尘拿了店家递过来的房间铜牌,然后转身走上楼梯去了。他没有回头,冲身后的麒零冷冷地说:“上楼。不然我把你提上来。”

    麒零哭丧着脸,一路小跑利索地跟上去了。

    走进房间的时候,麒零看见银尘把长袍脱下来挂在床边的支架上,然后他从胸口的衣服里层,拿出两粒金黄色的果实,小小的,看上去像是金黄色的樱桃。

    “这是什么?”麒零走过去,看着银尘手里的金色果实。

    “这是一种叫做‘希斯雅’的树木的果实。‘希斯雅’是亚斯蓝传说中的光明女神,这种以她的名字命名的果实,传说中是女神的眼睛。”

    “哇……是不是吃了就能魂力突飞猛进,瞬间就能达到像你们那么厉害的境界?我小时候听故事,总是有这种神奇的果实,或者说药之类的!”麒零双眼放光,一脸认真而严肃地直瞪着银尘手里的金色果实,脸上写着三个字“快给我”!

    银尘一张脸冷若冰霜,反手往麒零头上一拍,“你故事听多了。”

    说完,他走过去,伸出手捏着麒零的下巴,把他的脸拉近自己。“你闭眼睛干吗?有病啊。”银尘翻了个白眼,看着面前面红耳赤紧闭着眼睛的麒零的那张英气勃的脸,叹了口气。

    “条件反射呀!再说了,我哪知道你又想干吗?”麒零睁开他狭长的眼睛,睫毛激动地上下扇动着,像两片柔软的黑色羽毛。银尘看着离自己鼻子只有几厘米的麒零的脸,愣了愣,心里想,不知道他长大之后,有多少少女会被这张英俊的脸给迷死。银尘的脸色缓和下来,对麒零说:“睁大你的眼睛,不要动。”

    说完,银尘捏着一颗“希斯雅”的果实,移到麒零的眼睛上方,向他的瞳孔里,分别挤入了几滴金黄色的汁液。

    一阵冰凉而又舒服的感觉像是泉水般润进眼眶。麒零揉揉眼,再次睁开的时候,面前白衣如雪的银尘,此刻身都笼罩在一层仿佛雾气般的金色尘埃里面。

    “这……这是……”麒零抬起手,对着包裹在银尘身体上的那些缓慢浮动的金色尘埃挥了挥手,金色的尘埃缓慢地荡漾开去,看起来梦幻极了……

    “这是黄金魂雾,”银尘面容一紧,忽然像是无声的爆炸一样,他从身体里扩散出一阵海浪般汹涌的金色雾气,瞬间充盈了整个房间,“是我们魂力的实体。”

    麒零傻站在原地,看着整个屋子里循环流转、翻涌不息的金色巨*。

    银尘抬起手推开窗户,指着外面,对麒零说:“你看窗外。”

    麒零揉着眼睛,走到窗户边上朝外面看去,他大睁着眼睛,完不敢相信这是自己一直生活着的世界。

    熙熙攘攘的城市建筑中间,一缕一缕稀薄的金色雾气缓慢地飘动着,仿佛透明的丝绸一样,缠绕在城市的上空。偶尔有几个人的身体上,会看到明显扩散出来的黄金魂雾,城市中央的一栋白色尖顶的宫殿里,黄金魂雾的浓度明显更大,像是湿漉漉的水汽一样,包裹着整个庞大的宫殿。

    远处的大海,随着波浪的卷动,不时地会从海底掀起几股黄金粉末般的雾气来,仿佛海底的巨鲸喷出的水柱一样,无数的雾气在大地的各处飘浮着。

    麒零瞠目结舌地回过头,银尘在床边坐下,抬起那双银白色的瞳孔,对麒零说:“坐下吧,我和你说。”

    麒零乖乖地走过来,往地板上一坐,两条长腿伸在面前,他抬起头,目光里是渴望的神色。每一次,只要说到关于魂术世界的事情,他都像是初生婴儿般,对任何事物都充满了好奇。

    “你所看见的这些黄金魂雾,其实就是我们的魂力。魂力弥漫在这个世界上的每一个地方,区别只在于浓度。当我们使用魂术的时候,你看见的那些我们身体上的金色刻纹,其实都是这些黄金魂雾在我们身体里流动时产生的效果,因为其极高的浓度和在我们身体里运行时产生的能量,所以能够被肉眼看见。而平时黄金魂雾都是看不见的,只有用‘希斯雅’果实的汁液洗过的瞳孔才能看见。”

    “黄金魂雾是自然产生的么?”麒零问。

    “没有人知道黄金魂雾的来源。我们只能知道哪里的黄金魂雾比较浓密黏稠,哪里又比较稀薄。至于黄金魂雾的真正来源,可能只有白银祭司知道吧。因为这毕竟关系到整个大6魂力的根本。没有这些黄金魂雾,也就没有所谓的王爵,所谓的使徒,甚至连魂兽、魂术师这些都不会有。”

    “对了,银尘,我还没问过你,为什么会有魂兽这种动物呢?它们是自然界产生的么?那么厉害的魂力是与生俱来的吗?”

    “这就是我刚才说的,没有黄金魂雾,也就没有魂兽。其实任何的人或兽,如果长期处于高浓度的黄金魂雾之中,那么,一定会产生异变。这种异变会随着黄金魂雾通过呼吸、渗透、肌肤附着等方式进入人的身体而日渐生。黄金魂雾在体内不断流动,就会慢慢地形成各种魂力回路,也就是我们身上那些金色的刻纹。回路越复杂越密集,能调动产生的魂力就越大,运行的方式就越多。除了这种自然的方式之外,魂力回路的产生还有另外一种方式,就是王爵对使徒的赐印,这是瞬间让使徒的身体内形成与王爵同类型的魂力回路的方式。

    “在整个国家里,有一个地方聚集着无数的高等级魂兽,那就是深渊回廊,它也是目前所知的这片土地上,黄金魂雾浓度最高的几个地方之一。只是很少有人能到达深渊回廊的最深处,传说中那里有一个完由黄金魂雾凝聚成的金色湖泊,那里黄金魂雾的浓度高到了让无数翻涌的魂力以液态的方式聚集在那里。所以,整个阴森的巨大峡谷里,聚集着成千上万无法想象的高等级魂兽。另外一处拥有高浓度黄金魂雾的地方,就是你即将去拿魂器的所在,处于海底的魂塚,也正因为如此,它才能孕育产生无数的强力魂器。”

    “啊……原来魂兽是这么来的,”麒零挠挠头,笑着,“原来苍雪之牙是有一天莫名其妙掉到黄金池子里洗了个澡的小狮子,等它爬到岸上的时候,它已经长出了翅膀并且瞬间就跩得不行了!银尘,我们改天也找一个这样会聚着黄金魂雾的池子洗个澡,等到起来之后,哇,我们肯定变成一度王爵和一度使徒,那个时候多拉风呀!”

    银尘看着面前兴奋的麒零,果断地泼下一桶冷水:“没有那么简单。魂力回路的形成是一个非常复杂的过程,并且黄金魂雾的浓度和人之间的作用也非常微妙。有些生命力弱的动物如果抵抗不了高浓度的黄金魂雾,别说变成厉害的魂兽了,连生命都保不住,直接死在浓烈的黄金魂雾里;要是浓度过低,又无法形成高等级的魂兽。所以,这个大6上存在着的那些顶级的魂兽,都是非常特别的,并且经过了千万年的历史才存活下来。所以说,你这个澡,还是暂时别洗了。”

    麒零一脸傻眼的表情。

    “不过,当我们受伤或者魂力消耗过大的时候,处于高浓度的黄金魂雾环境中,是会让我们的魂力得到迅恢复的,甚至连身体的伤害都能迅治愈,肌肉骨骼组织的再生和愈合能力都会随着黄金魂雾的浓度加大而增强。所以一般魂术师身上都放着一两枚这样的‘希斯雅’果实,在受伤的时候迅找到附近魂雾浓度高的地方休养。”

    麒零把玩着刚刚银尘给自己的那颗黄金果实,揉揉眼睛,现面前的黄金魂雾已经看不见了。“这个果实的汁液效果,只能持续一会儿。”银尘对他说。

    这时,窗外传来阵阵欢呼声和歌唱的声音,麒零走到窗前看了看,然后回过头来对银尘说:“窗外好多人呢!看样子是要举行什么庆典了吧?”

    “今天是雷恩城的‘越城节’,是祭祀神话里的海洋之王塞恩斯的节日。因为雷恩是一个港口城市,人们的生活大都和渔业有关。所以,掌管海洋的塞恩斯在他们心目中是非常重要的一个神。”

    “真的啊?!那我可以去看看吗?”麒零眼里放着光芒,“我从小都没离开过福泽小镇,我们镇上也就新年的时候大家会穿上自己最新的衣服,几户人家围在一起唱歌什么的,所以我从来都没看过这么多人的大型庆典呢!”

    看着面前头漆黑如墨的少年,黑墨般的瞳孔闪烁着光芒,银尘轻轻地笑了笑,冰雪般的面容像是在一阵和煦的风里微微融化开来一样,“那你去玩吧。晚一点我再和你说进入魂塚后要注意的事情。明天我们就一起过去,然后你自己进去拿属于你的魂器。”

    “太好了!”麒零雀跃着冲到门口,刚走了两步,停下来,回过身走到银尘面前蹲下,抬头望着他,说,“你不和我一起去么?一个人待在这里会无聊的吧?”

    “不会啊。这么多年我都习惯了。”银尘笑着伸出手摸了摸他头浓密的头顶。

    “哎,走吧!”麒零站起身,抓起银尘的手往外面拽。

    “呵呵,我和你说,我真不去。”银尘微笑着,面容像是灿烂的桃花,但同时,他的衣服里嗖嗖作响,一只小蝎子从他的手臂上一路敏捷而矫健地跳过来,跳上麒零抓着银尘的手背,然后扬起尾巴迅地一扎。

    “哇啊啊啊啊啊!你要不要脸啊,把魂兽放出来打自己的使徒!”麒零缩回手,冲着此刻正在银尘肩膀上跳跃的雪刺怒目而视,而雪刺丝毫不畏惧,挥舞着小小的钳子,“吱——”地大吼一声,然后嚣张地摇晃着双钳,冲着麒零扎了个马步,做出一个“你放马过来”的嚣张姿势……

    麒零扶着额头,一脸无奈地摆摆手,“罢了……”

    麒零拉开房间的门,走出去之后,又回过头来对房间里的银尘说:“如果你有事就在窗户上叫我,我听觉特别好,我马上就回来。”

    “要是真有什么我都对付不了的事,你回来也没用。”银尘一边拿着一小块咬下来的苹果碎片喂雪刺,一边嘲笑麒零。

    “那可不一定!好歹我身体里还有一头狮子呢!”麒零眉毛一挑,不服气地白银尘一眼,“那我就先走了哦!”

    银尘点点头,“你身上和我有一样的爵印,所以,如果真的出了什么事情,比如我生命消失,或者突然离开你太远,你的爵印都会有感应的。”

    “那太好了。”麒零笑着,关上门。

    麒零的脚步声从楼梯下去之后,渐渐消失了。

    银尘起身把窗户关上,外面欢庆的声音变得隐约起来。月光从窗户的格子中间照进来,在他冷峻的脸上投下柔软的黄色光芒。

    习惯于这样的寂寞已经多少年了?好像已经想不起来了。

    这些年来的自己,跋涉在茂盛的远古森林,出没在无边无际的沼泽,穿过雪原、越过沙漠,遇见过无数已经尘封在岁月沙漠里的各种遗迹。习惯了身边只有魂兽陪伴的自己,在这些年的岁月里几乎没有说过话。

    人世间的欢乐和喧闹,都离自己很远。没有节日的喜庆,也没有平凡的尘烟。

    银尘回过头,看见自己挂在床头支架上的银白色长袍。他想起之前麒零看着自己的衣服时说“你们王爵的衣服真好看,我从小到大都没穿过这么好看的衣服,真漂亮”,他记得当时麒零满脸认真而羡慕的表情,和那双覆盖着浓密睫毛的眼睛,像柔软的黑色羽毛覆盖下的两颗宝石。“我以后也能有这么好看的衣服么?使徒能穿得像你们王爵这样帅气么?”当时的自己看着麒零说:“当然可以啊。路过城镇时有卖衣服的地方我买给你。不过你要是还像现在这样上蹿下跳,又爬树又挖洞的,什么好衣服穿在你身上都毁了。”麒零挥挥手,“那怎么会!我可舍不得!那么好的衣服!”

    也许明天麒零去魂塚之前,来得及的话,就在雷恩帮他买一件像样的魂术长袍好了。毕竟他是这个国家尊贵的使徒呢。也许那小崽子自己都没有意识到他的命运已经完改变了吧。

    银尘轻轻地躺在床上,微笑着闭上了眼睛。

    他自己都没有现,这几天的日子里,他露出的笑容比过去几年还要多。心里对这个叫做麒零的白纸一般的少年,越来越在乎起来。也许这就是王爵和使徒之间的羁绊吧。比血缘还要浓厚的情感,比伴侣还要纯粹的灵魂依靠,无数温热的情感,缓慢流动在胸膛里。

    脑海里很多熟悉的场景,从被自己刻意封闭的记忆里浮现出来,像是笼罩在灵魂之上的漫长雨季,庞大的雨水之下,是那些让人不敢触碰的回忆的雷区。那些人的面容,此刻温柔地浮现在自己脸庞的上空,他们悲伤而动人的眼神,抚摸着自己的脸。

    银尘的眼底浮出一层透明的泪光来。

    西之亚斯蓝帝国.深渊回廊

    身体上的爵印一直传来持续的阵痛。一阵密集过一阵的穿刺般的痛感从爵印处袭向大脑。从自己身体里传来的信号,告诉自己,幽冥正在一次又一次持续地呼唤自己,这证明他此刻遇见了致命的危险。记忆里这样的情况还从来没有出现过。看来幽冥他……

    神音在一片阴气森森的浓雾里快地穿行着,手腕上的那串水晶珠链此刻出幽蓝色的光芒,但光线也只能照穿短距离的空间,身边都是飓风掠过树木时卷动起来的林涛声,像是恐怖的号叫。光线被头顶茂盛的树冠遮断,只有阴森森的黑暗充斥着周围。

    黑暗的浓雾里偶尔会闪电般地袭来一头魂兽,神音总是在刹那间就用她那条长满尖锐倒刺的银白色金属鞭子,“刷”的一声把咆哮而来的怪物撕扯成一堆鲜血四溅的肉块。本来上位使徒对阵一般的魂兽,就是毋庸置疑的压倒性实力,就算不能瞬杀,也能在几个起落之间了结对方的性命,更何况是被冠以杀戮使徒之称的神音。

    但随着一路杀戮过来,神音也渐渐皱紧了眉头,越往深渊回廊深处走,越能感觉到魂兽愈加凶残和暴戾。刚刚进入深渊回廊的时候,自己仅仅凭借瞬间锁紧瞳孔释放的魂力,不用出手,就能让几头魂兽粉身碎骨;而现在,已经不得不从身体里拔出自己的魂器,才能保持前进的度不被牵制。而最后杀戮的那头浑身长满尖锐鳞片的绿光菱角蜥,甚至在自己的手背上划开了一条小口子。可以说,危险的程度正在以几何级数增长。哦不,准确地说来,之前每前进大概一千步,魂兽的魂力就提高一个档次,而现在,每前进一百步,魂兽的魂力就明显地跃升了一级……而自己感应到的幽冥的爵印,还在更加遥远的深处……

    神音心里慢慢滋长起来的恐惧,如同周围黑暗中黏稠而阴冷的雾气一般,紧紧地包裹着心脏。她以前从来没有进入过深渊回廊这么深的地方,在最开始成为使徒的那段魂力试炼的日子里,自己也仅仅只是在外围猎杀魂兽,练习魂术。

    爵印传来的刺痛越来越剧烈,但是感应到的幽冥的气息,却越来越微弱,神音不由得加快了脚步……

    浓烈的血腥气息。

    神音在一面巨大的黑色山崖下停下脚步。

    远处山崖的夹缝中间,有一个像是巨兽张大的血盆大口般的洞穴,洞穴之外的空地上,无数魂兽碎裂的尸块、内脏和头颅交错堆叠,仿佛从天上砸下了无数粉碎的尸体残骸。洞穴门口,一根仿佛巨大树木的白骨,横在洞口,上面仅剩的几块挂在骨头上的血肉正在“吱吱”地腐烂着,变成血褐色的黏稠泡沫……

    神音胃部一阵收缩。

    她如同初雪般洁白的纱裙,此刻早已被脓血和碎肉粉末染成了一身散着地狱气息的杀戮血袍。

    周围一片死寂,仿佛是死神从上空掠过后留下了这片地狱。

    她朝着那个黑暗的洞穴一步一步走过去,身体上的爵印随着呼吸般的明灭出“嗡嗡”的蜂鸣。

    神音一只脚刚刚踏到洞穴的门口,突然感觉到周围空气里异常流动的魂力轨迹,但是她还来不及反应,地面突然爆裂而出无数尖锐棱刺,瞬间插进了她的肩膀,“幽冥,是我!”她张口朝洞穴里喊,混浊的鲜血从嘴角淌下来,她的声音因为痛苦而扭曲。

    “刷”的一声,所有的冰刺回缩到地面。

    神音把魂力沿着身体里的回路运行了一圈,让刚刚被撕开的血肉愈合到一起,然后她听见洞穴里一个幽灵般的声音,“进来”。

    神音手腕上出的幽蓝光线照亮了洞穴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洞穴的尽头,幽冥狭长的双眼从他垂在额前的浓密头中显露出来,碧绿的瞳孔让他显得像是一个凶猛怪兽。他的右臂整个消失不见,甚至连大半个肩膀,连同锁骨部位都粉碎了,几根肋骨从支离破碎的血肉里刺穿出来,暴露在空气里,大块大块半凝固的黑色血团,包裹在胸腔的边缘,隔着一层肌肉隔膜,能看见心脏跳动的形状,如果再深一些的话,胸腔腹腔里所有的内脏就会“哗啦啦”地涌出来掉在地上了…

    神音手腕上出的幽蓝光线照亮了洞穴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洞穴的尽头,幽冥狭长的双眼从他垂在额前的浓密头中显露出来,碧绿的瞳孔让他显得像是一个凶猛怪兽。他的右臂整个消失不见,甚至连大半个肩膀,连同锁骨部位都粉碎了,几根肋骨从支离破碎的血肉里刺穿出来,暴露在空气里,大块大块半凝固的黑色血团,包裹在胸腔的边缘,隔着一层肌肉隔膜,能看见心脏跳动的形状,如果再深一些的话,胸腔腹腔里所有的内脏就会“哗啦啦”地涌出来掉在地上了……

    整个洞穴里都是伤口腐烂出的腥臭味道。

    神音颤抖着声音,惊恐地问:“谁把你……弄成这个样子?不可能啊……”

    “带我去深渊回廊的尽头,那个黄金湖泊,”幽冥的声音在洞穴里回荡着,听起来像是一头垂死的恶魔,“我要再生我的手臂,不过这周围的黄金魂雾浓度太低了。”

    “好……”神音压抑着心里的恐惧,“不过,我不能肯定我能走多远,我刚刚来的路上遇到的那些魂兽,已经快要越我的魂力等级了……”

    “就凭你当然不行,”幽冥冷漠地打断神音,“要不是我把你沿路走来的魂兽杀了三分之二,呵呵,你连这个洞穴都走不到,更别说刚刚一直徘徊在这个洞穴门口的那几只了……呵呵……你看见那根巨大的白骨了么?那只是其中一只魂兽的小腿骨。”

    神音望着面容邪傲的幽冥,心里是说不出的恐惧和惊讶。一直以来,她都觉得以自己杀戮使徒的身份,就算不及幽冥厉害,但也不会和王爵差太多,但现在,伤势如此严重的幽冥,依然能够把如此多的魂兽消灭干净……洞穴外的那些破碎尸块,仿佛是证明着幽冥实力的勋章一般,出森然的白光。

    “那我……”神音看着幽冥,不知道他到底作何打算。既然凭自己的力量已经无法再朝深渊回廊前进了,那么……

    幽冥抬起头,把身子坐直一些。他看着神音,脸上邪邪地笑了笑,然后突然用他修长的手指,插进了自己的喉咙,鲜血沿着他雪白修长的手指往下淌,而他保持着邪气而俊美的诡异笑容,不断地用手指在喉咙里探找着什么,手指插进喉咙深处,出血肉摩擦的汩汩之声,听起来说不出地诡异。

    “拿着。”幽冥喉咙处那个巨大的血洞呼呼地漏着风,他的声音嘶哑难听。他从喉咙里挖出一颗贝壳般大小的幽绿色宝石,扔到神音手上,然后他眯起眼睛,几缕金黄色的魂力沿着身体的回路会聚在血肉翻开的喉咙伤口处,那些翻开的筋腱和皮肤像收缩的花瓣般愈合在一起。

    “你的……魂器?”神音捧着手上那颗出朦胧绿光的宝石,声音颤抖着说。

    “是的,呵呵,”幽冥虚脱般地靠向身后的岩壁,“这就是即使放在所有出现过的魂器里,依然能够排名非常上位的死灵镜面,我想你肯定听过吧……你往它内部注入魂力试试看。”

    神音压抑下自己心里的激动,金黄色的纹路在她的纱袍里若隐若现,她的手臂上“毕剥”几声电光火石,随着几缕金色魂力注入到那颗幽绿色的宝石后,一个巨大而尖锐的、仿佛鸟类鸣叫般的声音在洞穴里响起来,一面巨大的通体剔透的绿色透明盾牌幽灵般悬浮在神音面前。

    盾牌仿佛由一块完整的绿色透明宝石铸造而成,仔细看的话,会现宝石的内部,是无数复杂而又精美的白色刻纹。

    “死灵镜面在魂器里虽然属于防具一类,但是,它和其他那些比如战神之盾、龙渊之盾等拥有高防御力的防具不同,它其实是具有攻击性的防御武器。它能够随着使用者的魂力高低,而投影出一个和敌人一模一样的复制品,无论对方是魂术师、魂兽,甚至是王爵。只要对方的魂力在你之下,你就能投影出一模一样的死灵,代替你去战斗,而死灵镜面最强大的地方在于,从理论上来说,只要你的魂力不中断,那么它能制造的投影就是无限的,也就是一个死灵被对方杀死之后,还可以投影出下一个死灵,所以,对方等于是在和无数个自己战斗,直到和最后一个死灵同归于尽。”

    神音看着面前的幽冥,仿佛看着一个强大到不可思议的鬼魅。

    这是自己成为他的使徒之后,第一次知道他的魂器,没想到竟然强大到这样的地步。不愧是仅次于一度王爵的终极杀戮者。此刻躺在一摊污血里的幽冥,看上去依然浑身笼罩着那层仿佛源自地狱的不可靠近的强大气场,就像一把染血的剑,森然而又锋利。

    “拿着死灵镜面开路吧,见神杀神,见鬼杀鬼。”幽冥挣扎着站起来,他摇摇晃晃的半边身体上,不断掉落下血肉碎块,“不过,如果不是我的身体状态如此糟糕,不足以驾驭我的魂兽的话,又怎么可能需要靠卑微的使徒来救我。”

    幽冥慢慢地走过来,他英俊而邪恶的脸靠近神音,用剩下的那只手捏起神音的下巴,把她那张此刻布满恐惧表情的精致面容,拉向自己。他充满盈盈笑意的眸子,仿佛两汪幽绿的湖泊,他用刀锋般薄薄的嘴唇,咬住神音的嘴唇温柔地摩挲着,仿佛在亲吻娇嫩的花瓣,他那沙哑而又低沉的声音温柔地呢喃着:“就算需要你使用黑暗状态,你也得保护我顺利走到黄金湖泊,你也知道,你是离不开我的吧……”

    西之亚斯蓝帝国.港口城市雷恩

    整个城市的大小街道上都挤满了人。

    麒零已经在大街小巷上逛了一下午了。此刻暮色渐渐降临,白天温暖的海风,渐渐起了凉意。街上各种酒肆都挤满了人,很多人都聚在一起,享受着节日庆典的佳肴。

    感觉似乎所有居民都从家里出来了,每个人都欢乐喜庆地参加着这个祭祀海洋之神塞恩斯的庆典。无论大人小孩都穿着精致的服饰,街道上的各种店铺和餐馆都把招牌放到了街边招揽着生意,有肌肤黑亮的小伙儿站在餐馆门口冲来往的行人高声吆喝美味的菜名,还有一些身穿舞娘华服的漂亮女人,在一些奢华的驿站门口,跳舞迎客,看起来大家都准备通宵达旦的样子。

    无论是回荡在整个城市上空的响亮的庆典乐章,还是处处悬挂着的光亮的铜灯银烛,当然还有四处搭建起来的庆典戏台和教堂广场上演奏着短笛的吟游诗人,以及提着亮金属铜灯四处奔跑的小孩儿们,到处都彰显着雷恩这个海港城市的富饶达和人们的安居乐业。

    麒零随着拥挤的人流,一路目不暇接。

    天空里不时爆炸的焰火倒映在平静的碧绿色海面上,看上去像是流光溢彩的银河从天空倾泻到镜面般的海洋里肆意流动,海港上停泊着无数巨大的货船,每艘货船都已经收起了巨大的风帆,沉甸甸的锚沉在海底,无数的船员和水手们,在高高的船舷上放声高唱着渔歌,喝着枫糖酿造出的泡沫甜酒,海岸一圈,是雷恩市的皇族们竖起来的代表亚斯蓝帝国的巨大旗帜,醒目的水源徽章随着旗帜迎风招展。

    这些都是麒零在福泽镇从来没有看过的景象。他看着周围很多服饰高贵的贵族,很多人一看就是魂术高手,很多人甚至肆无忌惮地把自己的魂兽释放出来,跟在他们身边。街上行走着银色的猎豹、九条尾巴的雪狼……甚至天空里也不时飞过一些看上去极其稀奇的鸟类。而雷恩的居民们可能早就习惯了城市里那些血统纯正的贵族魂术师,所以,他们的目光里都是羡慕和景仰,而没有福泽镇上居民们看见魂兽时的恐惧。

    麒零的目光里也是羡慕,不过他羡慕的是那些年轻男孩子身上挺拔精美的魂术长袍或者白银战铠,而自己身上一看就是从小城市来的人穿的粗布衣服。麒零叹口气,不过瞬间又抖擞了精神,心里想,没事,我可是银尘的使徒呢,这些人都没我厉害,银尘说了,回帝都之后,我比现在帅气十倍!

    想到这里,他突然想起自己身体里的苍雪之牙,于是他突然兴奋了起来,于是,他默默地运行着魂力,然后“嘭——”的一声巨响,周围的人都被惊呆了,尘烟四处飞舞,街道的地面上裂开了几条缝隙。当尘埃在海风里散去之后,所有人都看着面前这头巨大的双肩长出白色羽翼的银白狮子,麒零凑到苍雪之牙耳边,悄悄地说:“再大一点儿,现在还不够拉风。”苍雪之牙斜着眼睛看麒零,做了个不屑的表情,但是还是很听话地一声怒吼,整个身躯瞬间膨胀了一倍,一双巨大的雪白羽翼,砰然展开,足有五米振幅,周围的气流被这双巨大的羽翼卷动着,形成一股股细小的旋风,苍雪之牙两只前爪趴在地上,驯服地低下头,麒零压抑着内心的喜悦,翻身爬了上去。

    所有人都看着高高地骑在狮子背上的那个英俊少年,狮子雷霆般的怒吼声伴随着卷动的海风气流,吹拂着麒零漆黑的浓密头,带在风里猎猎作响,整个人像是笼罩在银白色光芒里的年轻神祇。

    远处躺在床上闭目养神的银尘,轻轻地斜了斜嘴角微笑,“这小崽子,又忍不住炫耀了。”

    周围的人不断出惊叹声,有几个小孩子对着骑在高大狮子上的麒零不断地拍手叫好,麒零心里乐得不行,脸上得意的表情像是在光。

    他骑着和他同样耀武扬威的苍雪之牙缓慢地在街上走动,他路过的周围的人群,都对这头光芒万丈的魂兽赞不绝口。而这个时候,麒零看见前面一个穿着白银铠甲、剑士模样的人朝他走过来,这个人大概三四十岁的样子,下巴上一圈青色的胡楂,看起来刚毅无比。

    “小兄弟,你有一头了不起的魂兽啊,你是来自帝都的吧?”他朝麒零走过来。

    不过,这人刚朝麒零靠近几步,就突然感应到地面魂力的流动,在他脚尖前一寸的地方,突然从坚硬的岩石地面爆出一根剔透的尖锐冰凌,他吓得赶紧后退一步,接着,“轰轰轰”接连几声巨响,又是五六根一人高的巨大冰凌从地面刺出来,硬生生地把他逼退了十几步。等到他在离麒零很远的地方站定了,冰凌才停止。

    那人尴尬地笑笑,望着前方苍雪之牙冷酷而锋利的眼神。麒零不好意思地拍拍狮子毛茸茸的耳朵,“乖啦,别动手,还不知道他是想干吗。”然后拱手对那人做了个“抱歉”的动作。

    “我没有恶意,我是雷恩第一世家天束家族的护卫领,这些日子,我们整个天束家族,正在为我们的小姐,也是当今帝都的小郡主天束幽花物色婚配的对象,刚才看见您气宇轩昂,所以邀请您去府上,让我们来款待您这位年轻有为的贵客。”

    “啊?谈婚论嫁?不行不行……我年纪才多大啊,刚刚十七岁呢!”麒零脸上微微红,赶紧摆手。

    “呵呵,我们小郡主今年十六岁,和您正好般配。而且也不一定就是您啊,好多年轻有为的贵族都来提亲,这位小哥,就当是去做客吧。”

    “那也不行,我明天还得……”麒零说到这里停下来,想到肯定不能说明天要去魂塚,这样就等于公布自己使徒的身份了,所以他接着说,“我明天还要带我母亲去看病呢,我得先走了。”说完,麒零俯身摸摸苍雪之牙毛茸茸的脖子,准备离开。

    而这个时候,麒零整个后背突然感到一阵冰冷的僵硬,一阵排山倒海的魂力朝他席卷而来,苍雪之牙拍动双翅振天而起,巨大的气流冲击得周围飞沙走石。苍雪之牙腾空之后飞快地掉转过身,麒零刚刚聚焦视线,就看见十几团雪亮的光影朝自己冲撞过来,麒零吓得两眼一闭。而这个时候,苍雪之牙突然一声巨雷般的怒吼,凌空胀大三倍,巨大的身躯仿佛传说中的神兽,而在这惊涛骇浪般的魂力中,那些雪亮光芒的移动物体,纷纷被震得四散飞去,撞在两边街道的建筑外墙上,掉落到地面后,现是无数雪白羽毛的巨鹰。

    而麒零还没有回过神来。一个仿佛白云般流畅的身影便从远处闪电般地袭来,无数锋利的冰刃流星般朝他激射。麒零下意识地身躯一震,尾椎上的爵印突然烫起来,他双眼瞳孔一紧,那些迎面而来的物体被他周身激荡出的魂力轰然震碎成粉末,那团白云般的身影随着一阵叮当作响的悦耳之音,突然逼近自己的面前。苍雪之牙抬起巨大的爪子,锋利的指甲仿佛突然暴长的利刃,划向那团影子,而那团白影迅地凌空朝后翻越,在天空里划出一条巨大的白色弧线之后,轰然一声落到街面上。

    麒零已经吓得目瞪口呆了。他赶紧拍拍苍雪之牙的头,扭身朝旁边建筑的背后飞去,要是被银尘知道自己闯这么大的祸,肯定被捆起来三天不准吃饭。苍雪之牙的身影在黑色的天空里一闪就消失了,所有人都被这种度吓傻了。

    刚刚那个中年男子赶紧跑上前去,落回地面的那个白色影子,此刻面容冷峻地站在街道上。她挥了挥手,刚刚被麒零震飞的十几只巨大的雪鹰,纷纷飞回她的身边,在她身后停稳。

    中年男子弯腰鞠躬。恭敬地说:“恭迎幽花郡主。”

    天束幽花看着麒零消失的方向,目光像是冰冻三尺的湖泊,她清脆的声音冷冰冰地说:“刚刚逃走的那个人是谁?翻遍雷恩城,也要把他给我找出来。敢挡我的路,不要命了么?!”

    西之亚斯蓝帝国.深渊回廊

    天地是仿佛混沌停止后的寂静。

    整片巨大的峡谷里,弥漫着挥之不去的剧烈血腥气。四处飞溅的血浆,将周围的树木、荆棘、岩石,部淋成一片恐怖的绛红色。仿佛天空里持续下了一个月的腥红血雨,一切都泛着红色的潮湿。

    无数斩断的各种怪物的头颅像是一颗又一颗巨大的陨石,坠落在山谷里。

    神音虚弱地倒在一片尸体的残骸中,她的胸膛剧烈地起伏着,经过刚刚惨烈的战斗,现在只剩下疲惫而脆弱的**。她的身旁,如同一座小山丘一般巨大的织梦者已经轰然倒下。她转过身,用残破不堪的身体勉强贴着地面爬行了几步,然后摸着织梦者仅剩下的五条腿中的一条,毛茸茸的刚刺扎着她的手,她一点儿都不觉得疼,她抚摸着它岩石一般粗糙而坚硬的外壳,像在抚摸婴儿柔嫩的肌肤一般温柔而心疼。她抬起头,看着织梦者颤动着的碧绿瞳孔和它张开着的血淋淋的口器,眼泪流了下来。她调动着最后剩下的魂力,把织梦者雾化后,收回了自己的身体。

    虽然只要魂兽没有死,都可以在爵印里再生和恢复,但是,至少一段时间内。织梦者都不能再战斗了。

    神音望着周围一片狼藉般的尸骸旷野,仿佛刚刚过去的那场惨烈的厮杀,如同一个压在身上的噩梦,如果不是仗着自己手上的死灵镜面,刚刚那些仿佛来自地狱的魂兽,任何一头,都足以不费吹灰之力地杀死自己。还好有幽冥不断传递他的魂力到自己的身体里,所以才能投影出同样厉害的死灵来对抗这些魂兽。

    看着那些鬼怪般的魂兽和它们自己的影子死灵血腥地战斗,她持续不断地投影,甚至不得不调动出织梦者来保护在湖泊里一边重生一边输出魂力的幽冥。

    仿佛在地狱的边界游走了一圈再回来的感觉。

    神音倒在地面上,转过头,看着视线尽头的那个黄金湖泊。过了一会儿,她贴着地面的耳朵就感觉到了来自大地深处的轰鸣,一阵由弱渐强的震动。金色的湖面突然划破宁静,几圈涟漪在平滑如镜的水面上一闪即逝,然后在下一个瞬间,湖面突然高高隆起,一个巨大的水花爆炸开来,漫天金黄色的雨,而金黄色的雨滴里,是从湖底重生而出的幽冥。

    他赤身**地从湖面上走过来。浑身被金色的光芒笼罩着,光滑的肌肤仿佛镀金般地出亮光,修长的身躯、宽阔的肩膀和胸膛,双腿和胳膊结实的肌肉下是滚动不息的力量,之前垂死的重创仿佛消失了一般,他英俊而邪恶的面容上是淡然而略带讥诮的笑容,两道斜飞入鬓角的浓密眉毛下,是笼罩在狭长阴影里的碧绿瞳孔,他浑身笼罩着无法抗拒的力量,那是**、生命、邪恶、杀戮的象征。

    他缓缓地走向神音,**的身体上渐渐萦绕起丝绸一般黑色的雾气,然后缓慢地变化成了他那件代表着杀戮和死神的黑色战袍,整个身躯再次裹进了像用地狱里的黑墨染成的斗篷里。

    他走到神音面前,蹲下身子,轻轻地摘下自己的兜帽,五官轮廓从金黄色的雾气里显现出来,像是完美的天神。他伸出手,对神音说:“现在,还给我吧,我的死灵镜面。”

    神音捏着手里的绿色宝石,没有说话,也没有递给幽冥,没有人知道她在想什么。

    而下一个瞬间,她突然看见幽冥的瞳孔急剧收缩成线,然后空气里一声尖锐的弦音刺痛她的耳膜,随后她看见视线里,像是时空变得缓慢一样,无数血珠慢镜般飞扬在空气里,同时飞扬起来的。还有那块碧绿的宝石,以及自己握着那块碧绿宝石的右手。

    “什……什么……”神音低下头,看见自己齐腕断处的那个整齐的圆形伤口不断往外喷血,自己的手刚刚已经被幽冥无形的魂力瞬间斩断了。

    幽冥轻轻地在空中接过那枚宝石,然后用他修长的手指划开自己的喉咙,把宝石放进自己的血肉,仿佛在佩戴一枚领花般优雅动人。之后,神音的头被幽冥抓起来,提在手里,然后朝黄金湖泊里一扔。

    随着湖水漫进喉咙的同时,仿佛汪洋般没有尽头的魂力朝神音身体里席卷而来。她闭上眼睛,流下眼泪的同时,咬牙开始重生自己的手掌。

    咯吱咯吱——

    从手腕断处重新穿刺出来五指白骨,白骨之上,开始汩汩交错生长出血管筋腱,尖锐而巨大的痛觉一阵一阵地划破脑海。然而,神音却仿佛感受不到痛觉般的面无表情。她眼睛里的眼泪混合在金色的湖水里,泛出透明的微光。

    她**地从湖里爬上岸边,抬起头,看见站在自己面前的裹在黑色雾气般缥缈长袍里的幽冥。她看着自己撑着地的双手,刚刚再生出的右手,光滑洁白,没有一点儿瑕疵。

    头顶传来幽冥的声音。沙哑而又动人,“你应该知道,如果你想要复仇,还远不是时候吧。”

    神音低着头,没有说话。

    幽冥转身离开了,他的身影渐渐消失在周围浓厚的雾气里。

    “快点儿跟上来吧,否则,等其他的怪物来,你只能死在这里了。”

    神音站起来,擦掉脸上不知道是湖水还是眼泪的痕迹,跟了上去。

    “而且。我们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做呢。粉碎我一条手臂的人,我现在要去向他讨回点儿代价了——除了一条手臂之外,身体其他部分都要被粉碎成灰烬。”

    西之亚斯蓝帝国.港口城市雷恩

    麒零沿着各个建筑之间狭窄的缝隙拐了好多个弯,确定已经没有人追上来,才松了口气。刚刚已经把苍雪之牙收起来了。否则,带着这么招摇的一头雪白狮子,再怎么东躲西藏也藏不了。麒零又在街上转了好多个弯,才渐渐放下心来。

    周围拥挤的人群依然享受着节日的庆典。

    麒零抬起头看了看,才现不知不觉中,自己又走到了白天来过的十七神像那里。

    麒零好奇地走过去,停留在那一枚通往魂塚的棋子神像下面,盯着面前没有瞳孔的女巫石像看了又看。

    正看得入神,甬道入口传来无数喧闹的声音,大批居民欢天喜地地拥了进来,从他们口里断续听到,好像中央广场上的祭祀仪式要正式开始了。

    所以,大多数人都选择了穿越这条甬道的捷径,企图迅到达中央的广场。

    麒零靠边让人流过去,拥挤的人群手舞足蹈,口中高唱着嘹亮的乐章。麒零不由得也渐渐高兴起来,把刚刚的惊心动魄忘到了脑后。

    而他正准备和人们一起前往中央广场时,突然人群里不知道是谁推了一把,他整个人朝后面仰倒过去,他的手刚刚触碰到那枚棋子神像的那个瞬间,突然空气里一阵剧烈的扭曲,他的视线部消失了,仿佛有人伸出一只手,抓着他的胃,然后猛地朝黑暗里一拖,整个人像是被抛进无底深渊一样,眼前一闪,就失去了所有的视觉。

    躺在床上的银尘突然感觉到尾椎处的爵印一阵刺骨的疼痛,然后瞬间就消失了感应。

    他的心陡然往下一沉,“难道他自己进魂塚去了?”

    他翻身起床,一个闪影的瞬间,他修长的身躯就从窗户破空而出,高高地跃上漆黑的夜空。

    ——还没有告诉他进入魂塚之后到底要拿什么魂器。

    ——也还没有警告他。拿完魂器之后,哪里才是出口,而且出口处有两枚棋子,只有其中一枚可以从里面出来,通往深渊回廊,而另一枚棋子,通向死亡。

    ——最重要的是,魂塚的最下方,囚禁着目前亚斯蓝地域上最邪恶的魂兽,只要稍微靠近……

    这些,都是还没来得及告诉麒零的事情。银尘心脏里一阵剧痛,那种熟悉的恐惧感再一次充斥着银尘的胸膛。

    “我不要再……失去一次了……”

    整个雷恩上空突然响起穿刺耳膜般嘹亮的蜂鸣声。

    一阵强似一阵的弦音。

    所有的人都痛苦地捂住耳朵,他们抬头望向天空,看见的是飞掠而过的一颗如同流星般的光影朝十七神像飞去,他们不知道那是银尘,他们只看得到他白银色的长袍在遥远的夜空上出刺眼的光。

    而在如同警报般铺天盖地的巨响里,天束幽花突然从天束家族的宫殿里拔地飞起,朝着十七神像的地方疾冲而去。

    所有雷恩的居民,都仿佛看见天灾般露出惊恐的表情,他们捂着自己的耳朵,承受着天空里巨大魂力波动所带来的痛苦。横冲直撞的气流和轰鸣的爆裂声仿佛从天而降的巨*,卷动在整个雷恩的上空。

    此刻,除了银尘和天束幽花之外,遥远地平线上的遥远夜空中,还有一个银白色的身影如同流星一般朝着十七神像飞快急行,仿佛坠天的陨石一般,往雷恩降落。

    没有人知道那个身影是谁。

    但是,仿佛冥冥之中注定一般,越来越多的人,都像是被命运的手牵引着,会聚到了这片神奇的海域。

百度搜索 临界·爵迹1 爱搜书 临界·爵迹1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临界·爵迹1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郭敬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郭敬明并收藏临界·爵迹1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