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临界·爵迹1 爱搜书 临界·爵迹1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你们是来捕捉铜雀的么?”少女望着面前高大的漆拉,问道。

    “是的,不过看来,你们在我们之前到了”漆拉望着头顶树冠上,被困住无法动弹的铜雀

    少女突然轻轻地笑了笑,她看了漆拉,又看了看身后的鹿觉,天真的脸上突然呈现出一种成年人才有的表情,“如果没有猜错,你们是王爵和使徒吧?”

    漆拉没有说话只是把眼睛眯得更紧

    “那你们也应该知道,如果你们两个要对魂术师动手,除非是得到了白银祭司的红讯,否则,没有正当理由,是不能随便动手的哦”

    少女身后的鹿觉轻蔑的笑了笑,脸上是不屑的表情

    “既然你们先来,理应由你们捕捉”漆拉看着面前的少年少女,面无表情的说

    少年看了看漆拉和鹿觉,嘴角依然是那邪邪的笑容他转过身,朝着铜雀飞掠过去,他伸出双手,朝铜雀翅膀下面的魂印的地方一拍,密密麻麻的金黄色刻纹从铜雀的身上浮现出来,然后伴随着哗啦啦的玻璃碎裂的声响,刻纹不断地粉碎消失,变成无数金黄色的细线,朝少年手流动而去在最后一丝光亮消失在少年手心瞬间,巨大的铜雀尸体突然粉碎成无数冰雪的碎块,从树冠上哗啦啦附落一地少年在树冠上,双眼瞳孔一片寒光,仿佛看不到尽头,他仰起头,身体扭曲着,脸上是难以抑制的迷幻般的快感

    “这是什么……”漆拉心里蹿起一阵恐惧

    “你们不是为了把它捕捉成魂兽……”鹿觉浑身的汗毛突然倒立而起,仿佛面前的少年少女,是两个来自地狱的鬼魅

    “嘻嘻,谁告诉你我们是来捉它当魂兽的啊……”少女转过头来,眼睛里白茫茫一片混沌,她笑嘻嘻的面容让人觉得无限阴森

    “你们是谁的使徒?”鹿觉问

    “谁告诉你的,”少女脸一红,羞涩地说,“我们是使徒啊?我们可不是呢我们有一个统一的称呼,叫侵蚀者”

    “我今天要看看你们究竟是什么东西……使徒也好,侵蚀都民好,都先别走!”漆拉面容一寒,他的身体没有丝毫移动,但脚下却瞬间疯狂地旋转出了一个巨大的发光阵来空气里的风雪碎片一瞬间部凝固

    而正当鹿觉准备走过去抓住少年少女的时候,少女的脸上突然浮出一个地狱幽灵般的笑容来,接着,她的脸像是被割裂一般,无数长长的巨大闪光的刀刃从她身体时刺破她的皮囊她小小的身体突然被高高地抛离地面,那些从她身体内部穿刺而出的刀刃瞬间膨胀了无数倍,仿佛巨大的昆虫触角砸向地面,而她身体两侧突然聚集起数十把闪着寒光的巨大刀刃,围绕成一个圆圈疯狂的旋转起来,无数参天大树木在这些巨刃的切割下轰隆隆地倒下,雪花漫天飞舞,视线一片混沌

    空气里突然爆炸开无数股扭曲流窜的魂力,漫天的风雪遮挡着视线什么都看不见,漆拉知道这是那个少女制造的迷局假象,周围各处都是挠乱视线的魂力,漆拉也不知道他们逃走的是哪个方向

    等到鹿觉用魂力将漫天的风雪统统吹上苍穹之后,清晰的视线里,是周围仿佛一片废墟的空旷,无数的树木被拦腰斩断、四处横置地面是无数条被割开的沟壑,黑色的冻土混合着冰渣儿,翻出地表,像是一条一条的刀疤

    漆拉和鹿觉站在空旷的雪地上

    “亚斯蓝究竟出现了什么样的怪物……”

    七年前

    西之亚斯兰帝国·雷恩海域

    “王爵,再过一会儿,就快要到那个海岛了”鹿觉站在船头拉着帆,他的长袍被海风吹开,阳光照耀在他结实的古铜色胸膛上,反射出耀眼的光芒,汗水像是装点在他胸口的宝石一样发着光他回过头看着漆拉,修长的眉眼在烈日下像一道幽深的黑色峡谷

    “漆拉王爵,您不是可以制造棋子么,为什么我们要这么辛苦得坐船过来?直接用一枚棋子不行么?”鹿觉擦着身上的汗,脸被晒得红红的

    漆拉看着面前流着汗、几乎赤膊的鹿觉,笑着说:“棋子只能通往制造者去过的地方,制造者没有去过的地方,是不能制造出棋子直接到达的”

    鹿觉点点头,他看了看漆拉,叹了口气

    漆拉安静的坐在船舶上头顶的烈日仿佛对他没有任何影响,他依然像是一个冰雕预期神像,五官精致而耀眼他察觉到鹿觉的目光,于是回过头,冲鹿觉笑了笑,点点头

    鹿觉抬起头,望向海岸,岸边上两个迎风而立的英俊的男子,正冲他们招手

    地之使徒藏河和海之使徒束海

    两兄弟几乎一模一样的脸,正发出阳光般的笑容迎接他们

    漆拉下船之后,和三个试使徒一起,沿着海岸缓缓地走着他一边走一边感应着这个岛屿上的魂力他的眉毛在烈日下轻轻地皱着,没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漆拉王爵,我们两兄弟奉命在雷恩海域寻找永生王爵西流尔,我们循着各种魂力的变化和西流尔魂力的特点,一直追到这个海域本来我们已经可以肯定,这个岛屿上散发出的巨大魂力,就是西流尔王爵的了但是……但是……’藏河说到这里,抬起头看了看束海,仿佛接下来说的话,他们自己都不相信

    漆拉越走越慢,他抬起头,用目光鼓励藏河,说:“没关系,你说”

    藏河深吸了一口气,说:“我们到达了这个岛屿,并且我们所感应到的魂力也和西流尔的魂路特性一样,但是,这股魂力实在是太大了,大的超过了西流尔本身应该具有的魂力……简直就像是……就像是……”

    “就像是什么?”漆拉回过头望向藏河,面容上是一层寒冷的表情

    “就像是这一整座岛屿,都是西流尔的身体……才能散发出这么巨大的魂力……”

    鹿觉突然感到一阵锋利的寒冷划过心脏巨大的恐惧像是将周围的炙热空气都凝固了起来

    漆拉停下来,望着藏河,过了很久,他说:“你没有说错我从一下船就感觉到了……这整座岛屿,都是西流尔’

    巨大的目光从头顶贯穿而下,仿佛来自天界的光芒之间,准备惩罚人间的罪恶和邪恶然而,黑夜降临,所有的秘密都在海平面下蠕动起来

    沸腾的海水翻滚着,汹涌着,仿佛企图吞噬所有生命的怪兽的口器

    最先醒来的人是漆拉

    半夜里,一阵熟悉的恐惧感突然仿佛闪电般的刺进头皮

    漆拉在睁眼的同时,就在地面上瞬间制造出了一个巨大的阵,旋转的光芒里面,漆拉看见了躺在自己身边的地之使徒藏河和海之使徒束海……的尸体

    而剩下的天之使徒鹿觉,此刻正靠在岩壁上,嘴里疯狂的往外涌着鲜血,他说不出话来,只是看着漆拉,眼眶里大颗大颗的热泪滚滚而出他的胸膛上被刺穿了一个巨大的血洞,此刻一片血肉模糊

    旋转的光芒之阵,照耀着站在光芒的两个人,一个年轻而英俊的王子,一个楚楚动人的艳丽女子他们俩个脸上的表情,是一种看轻一切的笑容,两个使徒的尸体此刻正倒在他们面前的血泊之,他们衣裳洁净高贵,不染尘埃和血,看起来像是两个来自天界的天使,抑或是来自地狱的两个恶魔

    “哎呀,好熟悉的光芒,五年前,就是这样的光芒呢这么多年过去了,漆拉大人,您依然是这样宝刀未老……又或者说是原地不前呢”艳丽的女子抬起手,用华丽的袖口遮住自己的脸,仿佛害羞一般地说,“那漆拉大人肯定也会觉得我们俩个熟悉吧?五年前,这位少年就是在您的阵里,把铜雀粉身碎骨的呀,您还记得吗?”

    漆拉的瞳孔在一瞬间锁紧了他看着面前那个高大的男子,他的身躯修长而结实,漆黑的长袍裹紧他充满力量的**,他的面容像是阴暗峡谷的轮廓,而他一笑起来,嘴角乖戾的表情,和五年前那个小男孩一模一样

    “我的两个使徒,是你杀的?”漆拉脚下的阵再次扩大了一倍,旋转着的光芒几乎要把整个岛屿包裹进去无数爆炸的光芒从阵的地面上翻涌着冲向天空

    “哎呀,别吓人呀,人是他杀的,和我可没关系我只是过来传个信儿”艳丽的女子瞳孔流转着光芒,嘴角的笑容动人心魄

    “传什么信?”漆拉问

    “也没什么重要的,就是告诉你一声,你不再是第一王爵了,你被降级了”女子轻轻的指了指他身边那个漆黑长袍的年轻男子,“他呀,现在在你之上呢所以,你不能再保留你的三个使徒了,只有一度王爵才有这个权利呢其两个已经死了,另外一个呢,可以活着,不过,以后别称自己是天之使徒就行了,否则还是要被杀的呢嘻嘻”

    “你的意思是,我现在是二度王爵了?”漆拉冷笑一声,手心里却悄悄冒出一层细密的汗水不过,他还是对自己的魂力有信心的因为,到目前为止,就算是白银祭司,也不一定清楚知道他的真实实力

    “当然不是你不是二度王爵,他才是呢你呀,现在只是三度王爵而已”|美艳的女子站在阵的光芒里,衣裙乱飞,“他呀,本来是一度的可惜呢,有一个比他更厉害的怪物出现了,所以他只能是二度了而你,就变成了三度”

    “哦,顺便说一下,”女子俏然一笑,掩嘴说,“忘记说了呢,我是四度王爵,我叫特蕾娅”

    “我叫幽冥”穿黑色长袍的男子,露出脸上邪邪的笑容

    夜幕下,幽冥和特蕾娅并肩而立,远处黑色的大海上吹来巨大的海风,将他们的长袍吹动着,仿佛午夜里飘忽不定的鬼

    “忘了告诉你,那个怪物,就是新的一度王爵,他的名字,叫吉尔伽美什呢”

    西之亚兰斯帝国天格

    空旷的大殿内,光滑如镜般的黑色地面之下,不时游动过仿佛深海闪光鱼类般的光缕,一闪即逝,幽冥看着仿佛黑水晶般的地面,脸上挂着若有所思的微笑

    还真是不省心呢特雷娅望着四面之下游动的无数光缕,轻轻地走下床榻,她抬起右手,五指自然地下垂,几尾发亮的细长丝线,从她的指尖如同游鱼般无声的窜出来,迅速的钻进了半透明却又仿佛深不见底的黑色地面里她抬起头茹婷惊鸿的两汪瞳孔盛满了她独特的、让人恐惧的茫然的表情这是从她还是一个小女孩开始,第一只鸡出现在她的瞳孔的表情,如同洪荒暴雪时的天地混沌,却又在这种无边无际的茫然里,流露出仿佛针尖般的洞察一切

    幽冥轻轻地斜了斜嘴角,心里冷笑了一声:“怪物”

    “在说我是怪物之前,”特雷娅眼神里弥漫的风雪渐渐地消散了,重新凝聚为漆黑闪亮、勾魂的目光,她回头冲幽冥婉约而又动人的一笑,抬起手掩了掩嘴,“你还是先管管你的那个使徒神音吧,她也快要变成怪物了”

    “神音怎么了?”幽冥的目光渐渐锋利起来

    “她啊,”黑色地面窜起几缕光线,飞快的被吸回特雷娅的指尖“现在正站在永生王爵的身上呢,这小女孩,不知到天高地厚,好奇心太重,再这样下去,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天下谁不是这样的呢?”幽冥站起来,把他黑色的长袍裹在身上,“都想知道所有的秘密”

    “是啊,秘密可不好玩儿不小心连命都会搭进去的”特雷娅坐下来,脸上的微笑依然婉转动人,目光里却是铿锵有声的刀光剑影

    “你又想下达‘红讯’了?还是稍微休息会儿吧光是你刚刚说的那些人,我就得处理好半天呢”幽冥回过头来,目光像块冰

    “‘红讯’又不是我下的,你不高兴也没有用特雷娅的笑容一敛,目光毫无退让的对上了幽冥

    “你怎么说都行,反正最近能接触白银祭司的也就只有你一个人而已我先走了,神音的事情”

    “神音的事情,就交给我吧”特雷娅的表情看不出端倪,依然是那种似笑非笑的神态,“正好,‘他’在那个岛上,神音不是想知道秘密么,那我就都告诉她”

    西之亚斯蓝帝国雷恩海域

    海浪被涌翻的风暴推动着,朝黑色的悬崖扑过去,溅起的四散爆炸的水花里夹杂着无数寒冷的冰渣

    转眼已经进入寒冬

    辽阔的岛屿上是一片白色混沌的苍茫

    神音从船上踏上岛屿,脚下一片银白色的冰雪,再往下,是岛屿上被寒冷的温度凝结发硬的冻土层神音裹紧了银白色的狐裘长袍,抬起眼,望着这片土地

    她知道,这里埋葬着她所需要的那个“关键秘密”

    冰天雪地的岛屿,寒冬里被刷得发亮的白色海面,卷裹着冰雪残渣的凛冽罡风,“终于……到底这里了……”

    神音把船上的铁链拴在岸边一块仿佛兽牙般的礁石上,然后站定,她轻轻闭上眼睛,朝前面的空气里伸直了手臂,手臂上金黄色的刻纹浮现出来,她小范围地感知了一下岛屿上的魂力,然后,朝风雪弥漫的岛屿心走去

    有一种越来越强烈的暗示在召唤她她的心跳越来越剧烈,一种秘密就快要被揭开的刺激感,充盈了她的整个脑海

    她的背影消失在一片迷蒙的风雪里

    她并没有发现,她身后一块巨大的山岩,仿佛呼吸般地蠕动了一下,又归于寂静了

    西之亚斯蓝帝国帝都格兰尔特

    麒零醒过来的时候,天刚刚亮,清晰而透亮的晨光,在寒冬的清晨里,透出一种冰块般的青色,麒零呵了口气,然后哆哆嗦嗦从被窝里爬出来,一边穿衣服,一边问正站在窗口不知道在看什么的银尘:“银尘,我们在这里住了三天了,接下来我们去哪儿啊?”

    “回帝都的心脏吧,我赐印给你后,还没有带你正式见过白银祭司呢,而且你也没有去过心脏,既然来了就正式回去复命一下”

    “心脏是个什么地方啊?一听来头就不小”麒零扎好裤子,站到银尘身边,他侧头瞄了一下银尘,“银尘,我觉得我好像又长高了一些,感觉你没有比我高多少了”

    银尘冷冰冰地转过头了,瞳孔一紧,一连串咔嚓作响的声音,结果却不是麒零满口冰渣,而是银尘自己的舌头结实的冻成了一块大寒冰

    “哈哈,银尘,我聪明吧?我研究了好久了,才研究出这种把对方魂力反弹回去的方法”麒零顺手搂到银尘的肩膀上,凑近他那张冰雪雕刻的完美侧脸,邪邪地一咧嘴角,笑着说,“所以,你以后这样整不到我了”

    银尘那张冰雪般的脸上,突然仿佛融雪般,露出一个温柔的微笑,仿佛花朵绽放的第一个瞬间一样,将他的面容带出了一种惊心动魄的安静的美他温柔地笑着,用低沉的声音对麒零说:“真的啊?”

    “当然啊……哎,不对,你怎么还能说话?你不是应该……”当麒零发现不对劲的时候,他已经动不了了,他从脚到手指到脸部被裹进一大块结实的冰块里只剩下一对漆黑的眼睛,滴溜溜地露在外面,可怜兮兮地转动着

    “你还觉得自己厉害么?”银尘温柔地微笑着问他

    麒零“呜呜”地说不出话来,只能用他那双大眼睛,左右的迅速地转动瞳孔,表示“不!”

    麒麟的眼珠子更加快速而果断的左右转动着

    银尘从鼻子里“哼”了一声,转过头看窗子外去了麒麟身上的冰哗哗啦啦掉了一地,他从僵硬和寒冷恢复过来,深吸了一口气:“你刚才的表情真是太贱了阿!他恭敬而微笑的望着银尘,心里默默念着这样的台词

    银尘和麒麟收拾好行李下楼的时候,看见了站在门口的漆拉和天束幽花哪怕是在白天,漆拉看起来,也像是一个裹在黑色魔法袍里的暗夜精灵他那张精致的失去性别的美好面容,在光线下反射着钻石般完美的光芒天束幽花看见了从楼上下来的麒麟,脸上的表情高兴起来

    麒麟也左右看了看,问漆拉:“莲泉他们呢?”

    “他们说有重要的事情,要去一个地方所以先走了而且他们要去的那个雷恩海域的岛屿,正好是我曾经到过的地方,所以,我就做了一枚棋子,让他们先过去了”漆拉向麒麟说完了之后,把脸转过来看着银尘,脸上不知道为什么浮现出一种让人无法猜测他的想法的神色

    “雷恩海域的小岛”银尘的目光在光线下像是发亮的刀刃

    天束幽花的脸色突然冷了下来,她讥笑看一声,冲着麒麟说:“人家去哪儿是人家的事,你那么关心干什么?”

    麒麟也不怒,像个大男孩儿搬露出白牙齿和阳光般的笑容:“我也关心你阿,你一个人,准备去哪阿不如跟着我们一起走吧”

    “谁稀罕跟你们一起走!”天束幽花冲麒麟没好声的说着,但明显,脸上是开心的表情

    银尘看了看他们两个,没理他们,转身走到漆拉面前,说:“你让我们去天格找特雷娅,那你自己呢?跟我们去么?还是要去哪儿?”

    “我可能要回尤图尔遗迹看一下,在我们离开的时候,我感觉到”漆拉像是想起什么,但是又像连自己都不相信的样子摇了摇头,“应该不可能”

    “我和你一起去”银尘站在漆拉对面,在阳光下微微把双眼皱紧

    “嗯?”漆拉望着面前的银尘,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这样说

    “我想要证实一些东西,而且这些东西跟尤图尔遗迹也有关系”银尘的瞳孔里翻涌着光芒,“你还记得格兰仕么?”

    “和你并列第一使徒的‘地之使徒’格兰仕?”漆拉问

    “嗯我怀疑他并没有死,”银尘点点头,目光仿佛清晨的雪点,“他一直都在尤图尔遗迹里”

    西之亚斯兰帝国·雷恩海域

    清晨的光线轻轻的照在神音的脸上,神音醒过来,她站起来看了看周围,昨夜闯进她的周围领域的几头低级魂兽,此刻已经变成了一块一块的尸骸,散落在地上,冻成了尸块神音轻轻地扬了扬嘴角,对于自己的结界,她还是很有信心的,和自己的魂兽织梦者一样,她总是能够在任何地方织出这样一张猎杀的网来,有时候,她自己都觉得自己仿佛就是身体里的那头魂兽织梦者,轻易的就能用魂力构建起这样充满杀机的局部地狱

    神音将昨夜不知在自己周围的那些仿佛蜘蛛丝般的白色的光线撤销之后,魂力结界迅速消散了,她继续朝岛屿的心走去

    整个岛屿暴露在清晨的阳光里

    四处耸立着黑色岩石,无数的海浪拍打上来,残留着的水在黑色岩石的缝隙里凝结成了锋利的冰柱,遍地的积雪和冰块,看起来和北极的荒原没什么区别

    “嗖嗖——”

    空气里几声细微的破空声

    神音停下来她轻轻地闭上眼睛,感应了一下,当她猛然睁开双眼的时候,瞳孔里闪动的金黄色魂力,瞬间将她身后腾空而其的几头魂兽撕成了碎片一阵腥红而滚烫的血雨在她身后哗啦啦地降落一地,片刻之后,就在凛冽的寒风里冻成了冰

    她正要继续往前走,却突然停下了脚步她的脸色迅速地变得仿佛泛着蓝光的海水一样,恐惧一点一点弥漫开来

    她抬起手,从自己脖子的脊椎后面,将那条银白色的鞭子哗啦啦地抽了出来,脖子后面的血肉瞬间像是花瓣般愈合到一起

    银白色的细鞭仿佛一条白蛇般潜伏在她的脚边,她的瞳孔里卷动起无数的暴风雪,金色的刻纹从她的胸口渐渐爬上她的脖子

    伴随着一阵冰面和石块碎裂的声音,神音的脚下密密麻麻仿佛闪电般地蔓延出了无数白色的细线,如同蛛丝一般,在她的脚下,迅速地织成一张巨大的发着白光的网,神音蹲下来,用一种非常奇怪的姿势,单手撑在地面上,从她的之间流动出银色光线,随着蜘蛛网的脉络传递出去,脚下的整块大地,被这种白色的光芒笼罩起来,发出类似弦音的蜂鸣

    神音盘踞在白色的网心,仿佛一只等待猎物的蜘蛛一样,凝视前方“不管你是什么东西,来了,就准备死吧”

    远处的气流把视线吹得模糊,一个褐色的影子在视线的尽头以极快的速度消失了

    而随之而来的汹涌的魂力,从神音脚下张开的白色的蛛网上排山倒海般地传递过来

    “这……不可能……”神音撑在地面上的手开始颤抖起来,“这样的魂力,足以媲美王爵了……这样的荒岛上怎么可能有这么厉害的魂兽……”

    褐色的身影越来越快,以一种眼花缭乱的速度飞快地朝神音逼近越靠近,那种让人窒息的魂力就越汹涌,仿佛一整面巨大的海洋朝自己扑大过来

    尤图尔遗迹

    漆拉和银尘的身影,砰然化成空气里扭曲的光线,然后就消失不见了麒零看了看门口被漆拉设定为棋子的铜柱,转身对天束幽花说:“漆拉说,这枚棋子在十分钟后失效,我们去尤图尔遗迹,你要和我们一起去么?”

    天束幽花看着麒零,冷冷地说:“那种活人死带的地方,谁想去第二次啊!”

    麒零点点头,一双漆黑的大眼睛看着幽花,目光热热的,说:“那你照顾好自己,下次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再见了保重啊”说完,麒零抬手握住铜柱,身影嗖的一下消失在空气里

    头顶强烈的阳光垂直照射下来,将周围的空气稍微暖和了些,门外大街上的人来来往往,刚才还热闹着的门口,突然只剩下天束幽花她自己她低头咬了咬嘴唇,还是抬起手握住了铜柱

    当天束幽花的身影从后面显形时,银尘和漆拉转过头来,目光里都是一副早就预料到了的样子,倒是麒零显得非常意外“你还是跟我们一起啊,真好!”他扬了扬浓密的眉毛,弯腰对天束幽花说,“你来了真好,多个年轻人否则一路跟着两个老人家,太不好玩了”

    天束幽花脸微微一红,,掩饰着心里的高兴,但嘴上却说:“谁和你是年轻人,就你自己是毛头小子,我开始学魂术的身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儿玩泥巴呢”

    “我应该是在洗盘子”麒零笑笑,露出整齐的牙齿

    银尘和漆拉走在前面,麒零和幽花走在后面银尘随手往前一抛,一面发光的铜镜就仿佛游动的鱼一样,在前面的空气里带路铜镜泛出的柔和的光线,将前方一大片面积照亮,如同一盏引路的灯一样

    “这面镜子就是你的魂器?”漆拉转过头,看着银尘

    “之一”银尘轻轻扬了扬嘴角

    漆拉望着银尘,没有说话,过来半响,他才轻轻叹了口气:“看来这几年真的发生了好多我所不知道的事情”顿了顿,他又问,“你说你总觉得格兰仕没有死,你为什么会觉得他在尤图尔遗迹里?”

    “作为曾经的一度王爵,你应该知道尤图尔遗迹是一个什么呀的地方吧”银尘一边往前走,一边挥着手,一缕一缕的魂力在他挥手的时候,如同白色的流星一样,注入前方悬空浮动的铜镜上,发出更加大范围的光芒来

    漆拉点点头:“这个我当然知道”

    “尤图尔遗迹历来就是一个收纳亡灵的古城,虽然白银祭司从来没有告诉过我们,到底是什么力量维持着死去的亡灵在这个遗迹的范围内可以存活而不会消散,但我们都知道,这些成千上万的亡灵驻扎在这里,是为了守护一个秘密尽管我们不知道这个秘密是什么”银尘没有看漆拉,仿佛分析给自己听似的漆拉默不做声银尘说的这些,他当然知道

    “作为地之使徒,所有的人以为是指大地的使徒,但其实也只有一度王爵和一度使徒们自己知道,地之使徒其实就是地域之使徒的简称罢了历代的地之使徒,都担负着收集亡灵的使命他们就像是活在死亡地域上的黑色黄泉引路人,将每个死亡后拥有高级魂术师的亡灵,带回尤图尔遗迹,守护这里格兰仕就是这样的亡灵收集者”

    漆拉往前走,听着银尘说话,没有做声

    “我本来也觉得,在三年前的那场浩劫里,格兰仕和东赫都死了,可是,麒零和我说,他们在尤图尔遗迹里的时候,竟然遇见了在福泽小镇上死去的那个拥有骨蝶的魂术师莉吉尔的亡灵我们都知道,现在的一度王爵修川地藏和他的三个使徒,他们一直以来象一个谜一样存活在心脏里一个未知的地方虽然我们不知道是因为什么,但我们可以肯定的是,他们从来没有离开过心脏一步那么,如果这一代地之使徒没有离开过心脏,那么,漆拉你难道就不想知道,这些年,新增加的亡灵,是谁负责收集的吗?”

    银尘说道这里,才慢慢地停下脚步,转过脸来,看着身旁脸色苍白的漆拉

    西之亚斯蓝帝国·雷恩海域

    “哧---”,“哧---”

    从地面迸射而出的一股一股粗壮的蛛丝,仿佛是激射的电流般,从黑色的地面上破土而出,但是,那个褐色的影子,却仿佛更加讯猛的幽灵,每一次闪动,都轻而易举地避开了蛛丝的进攻,剧烈的海风将褐色的影子吹得更加残碎,看起来就像是模糊不清的一团褐色的雾气

    然而,当神音发动起身的灵魂回路,目光凝聚着面对这个越来越逼近自己的褐色幽灵时,却没有发现,她背后,此刻像一座小山般沉默却疯狂地拔地而起的黑色巨大影子海雾笼罩着这个黑色的巨影,巨影在雾气里,只露出两只仿佛井口那么大的腥红的瞳孔

    一声巨大的鸟呜撕裂了天空,仿佛两把锋利的匕首从太阳穴刺进自己的脑海一样,神音只觉得胸膛一阵气血翻涌,像是被千斤重锤砸在胸口一般背后突然涌来的巨大魂力,像是无数卷动的刀刃一般,瞬间就在她背后肌肤上切开了成千上万个密密麻麻的刀口,鲜血仿佛红色的雾气一般砰然从她的后背喷洒出来!来不及应对前方已经逼到眼前的褐色鬼魅身影,她回过头,看见的是一只仿佛一座小山般巨大的黑色雅雀,它

    血红色的瞳孔此刻正爆射出杀戮的光芒

    “……山鬼……它怎么会在这里?”神音的心骤然下坠,这种在黄金湖泊附近曾经见过的高等级魂兽,竟然会出现在这个岛屿上,这个岛屿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当初自己是靠幽冥那件顶级的魂器死亡镜面才能将它击败,而现在……

    “那就赌一赌吧……”神音手心光芒爆射,蔓延方圆几百米土地上的白色纹路,在一个瞬间,部如同有生命的活物一样,吱呀乱叫着朝她掌心卷裹而来,一边收缩,一边交错编织成一个茧一样的东西,将神音包裹在这个能量体之内视线里是不断把自己包裹起来的白色魂力光线,透过残留的缝隙,神音看见山鬼那双如同五把巨大而锋利的长刀般的爪子,从天空上雷霆般地砸落下来

    但与此同时,刚刚不断逼近神音的那个裼色的影子,突然从神音头顶飞跃而过,然后,在神音还没回过神来的瞬间,响起一连串血肉模糊的撕裂声,同时山鬼一声尖锐的惨叫再一次让神音的手臂大腿被锋利的声波切割开无数个刀口,汩汩地往外冒血神音释放出大量的魂力,强行让身体以最快速度愈合

    但同时,她被眼前仿佛地狱一般的场景震惊得说不出话来。

    那团褐色的影子,始终处于一种高速闪动的状态,山鬼对它的每一次进攻,都被它轻松地闪避开来,它从一处飞跃到另外一处,似乎只需要一个闪动的瞬间,身形就如同褐色的闪电般蹿了出去它像是一个飞快震动着、想要粉碎一切的机哭一样,在山鬼巨大的身体里前后左右穿透着,无数滚烫的鲜血从山鬼身上被洞穿的窟窿里爆射而出,像是红色暴雨般从天空淋下来

    大地在山鬼一声比一声尖锐的鸣叫之下,四处崩裂,无数的碎石如同风暴般四处激荡弹射,爆炸成粉末,空气里一片死亡前夕的悲鸣。

    神音收起保护着自己的魂力网,站起来,她身上无数个细小的刀口正缓慢地愈合着她终于看清楚了,那团褐色的幽灵般的影子,是一个几乎赤身**的男人,红色的头发如同火焰般往上竖立着,而真正让人恐惧的是,他没有用任何的武器,他正在徒手,将巨大的山鬼一块一块的撕成碎片

    神音忍着想呕吐的感觉,将手上的白色长鞭紧紧握着,静观其变。

    而这时,那个男人突然身形一闪,蹿到山鬼的脚下,抓起它的鸟爪,发出一声低沉的怒吼于是,一座小山般巨大的羽毛躯体,竟然被他抓了起来,然后朝着海边重重地一甩!山鬼巨大而沉重的身躯轰然一声坠到海岸的边缘,碎石和水花爆炸四裂!

    “这种力量……完不是人类的力量……这是什么东西……”神音看着那个男人,心里的恐惧仿佛要将她吞噬了

    正当神音还在惊讶于那个男人身体里那种毁灭性的力量时,山鬼突然张开它那仿佛两把巨刃的尖喙,一阵密集得仿佛雨点的“突突突”声音,无数锋利的、尖锐石块一样的东西从它的嘴里激射而出,神音刚刚要动起魂力,突然那个男人身影一闪,挡在神音的面前,他的动作仿佛闪电一样,在同一个瞬间将五个不同方位袭来的碎石用双手粉碎了,然而,还是有一个没有击碎,它电一般的朝神音打去,神音刚要挥起鞭子,那个男人身影一动,突然伸出手挡在神音的面前“噗---”的一声,拳头大小的石块状的物体将那个男人的手臂洞穿!神音凝神一看,瞬间一股恶心的感觉从胃里涌了上来

    那些从山鬼鸟喙里激射而出的,并不是石块,而是一条又一条带着尖锐的刺的舌头,这条扎穿了那个男人手臂的舌头,正在刺耳尖叫着挣扎蠕动,仿佛有生命的怪物一般,朝着那个男人的手臂里像蛇一样地撕咬进去,往肩膀上钻

    那个男人伸出另外一只手,修长的手指仿佛五把锋利而精准的小刀,他飞快而面无表情地划开自己的胳膊,抓住那条正在尖叫着的舌头,瞬间捏成了一摊血肉模糊的污秽

    神音看了看那个男人,脸色一冷:“不用你救我,这点儿攻击,我还应付得了”说完,她走到前面去,刚抬起眼睛看向山鬼那边,就发现,第二轮暴雨般的舌头,密密麻麻地激射了过来“啪啪啪”,一连串清脆的破空声,神音飞快地甩动着鞭子,将射来的舌头抽打的粉碎,然而,还是在最后一个瞬间,被其的两条舌头洞穿了腹部,她喉咙里一股腥臭的血液涌上来,她被冲击得往后飞去,重重地摔在地上,瞳孔里因为剧痛而光芒涣散她那张动人的脸庞也扭曲了起来,喉咙时发出痛苦的嘶哑声

    那个男人身形闪动到神音旁边,伸出手拔出那两条正在神音腹部撕咬的舌头,捏成了肉泥,然后低下头,用力地望了神音一眼,然后他转过身,那一个瞬间,他身的灵魂回路密密麻麻地浮现出来,身笼罩在一片耀眼的金光里,他胸膛里一声怒吼,神音只看见山鬼背后那片海域上,海平面轰鸣着,迅速隆起一个巨大的弧形,仿佛有什么庞然大物从海底浮出来紧接着,一声震耳欲聋的爆炸声,那块隆起的海面突然爆射出几十根双臂环抱般粗细的水柱,几十根白色的水柱在天空里划出几十道优美的弧线之后,突然部咔嚓咔嚓地凝结成了锋利的冰柱,以雷霆万钧的速度朝山鬼轰然刺去

    无数锋利的冰块四散爆炸开来,山鬼凄厉的鸣叫仿佛雾气般消散在海潮声里

    而此刻,远处高高的山崖上,特蕾娅正微笑着,看着脚下这场生死的杀戮风把她黑色雾气般的纱裙吹得飘散开来,仿佛一个暗夜的鬼魅缠绕在她玲珑浮凸的身体上,她身上的衣物非常少,大片雪白的肌肤暴露在冬天寒冷的空气里,但是她看起来满不在乎

    她轻轻抬起手,掩住她那仿佛花瓣般娇嫩的嘴角,媚然一笑,又轻轻地皱了皱眉头,低声叹息:“哎,我那亲爱的小傻瓜,还真是个多情的种子啊可惜,幽冥的使徒也太弱了,她真的配不上你呢……”

    说到这里,她像是突然感觉到了什么一样,脸上的笑容僵死在嘴角,她突然闭上眼睛,然后又猛然张开,这时,刚刚还清澈漆黑的瞳孔,已经变成了混沌一片的白色风雪,她脸上再次浮现了那种茫然而又迷幻的种色

    “哈……哈哈,有趣……真是有趣呢……原来她是自己去主动承受攻击……真精彩啊……原

    来我们之后,还诞生了更加变态的侵略者呀……”

    特蕾娅的瞳孔重新凝聚成清澈的黑她轻轻笑了笑,身影一闪,就从高高的黑色山崖上消失了,仿佛被风吹散了的鬼魂一样。

百度搜索 临界·爵迹1 爱搜书 临界·爵迹1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临界·爵迹1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郭敬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郭敬明并收藏临界·爵迹1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