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临界·爵迹1 爱搜书 临界·爵迹1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七年前

    &a;quot;西之亚斯蓝帝国·雷恩海域&a;quot;

    熊熊燃起的篝火,被海风吹得猎猎作响,翻滚的火星不断地被吹起,飘向远处的海面,消失在茫茫的夜色里。

    “找了四年多了,终于有了点儿眉目。否则,真浪费了我们这么多日子啊。”&a;quot;地之使徒&a;quot;藏河一边往篝火里加柴,一边说。

    “也不算浪费啊,这几年,我们俩也算是把大半个亚斯蓝的领域都跑遍了,也算得上是个专家了吧。至少也发现了很多有意思的地方啊。”&a;quot;海之使徒&a;quot;束海望着眼前和自己几乎同样面孔的弟弟,笑着说,“至少我们知道了,那个‘浮生泉底’是可以直接在水里呼吸的,真奇妙。想当初你跌下去的时候,还吓个半死。”

    “那个湖底的泉眼,我回头还想再去看看,因为我觉得那里&a;quot;黄金魂雾&a;quot;浓度特别高,但是在水里不能使用‘希斯雅’果实,所以我也无法准确地判断。搞不好,下面有什么厉害的&a;quot;魂器&a;quot;或者魂兽呢。”藏河按了按眉毛,海风吹着他的发梢,火光把他的脸照得一片亮堂,看起来特别精神。“不过,哥……你说我们俩兄弟这几年,值得么?&a;quot;王爵&a;quot;他每天都带着鹿觉在身边,也一直教他各种魂术,指导他练习各种运用魂力的方法,甚至还帮助他捕获了&a;quot;电狐&a;quot;,而我们俩呢,这几年一直忙着寻找&a;quot;六度王爵&a;quot;了,但却几乎没有和&a;quot;王爵&a;quot;漆拉相处的时间……”

    “别想这么多,藏河,&a;quot;王爵&a;quot;对我们每个人都是一样的。你不觉得,在这几年的四处游历的过程里,我们遇到过很多危险,也遇见过很多强力的魂兽,我们自己的魂术也在进步么?”束海看着弟弟微微有些沮丧的脸,心里升起一些心疼。其实他心里有时候,也会像藏河一样想,觉得漆拉眼里只有鹿觉,而他们兄弟俩,对漆拉来说,也许仅仅只是个过客吧。

    “哥,我听人说……”藏河看着跳跃的火光,他的脸在光明和黑暗里交错着,表情看不真切,但是声音听起来,有一种悲凉,“最近几代的&a;quot;一度王爵&a;quot;,最后都是让&a;quot;天之使徒&a;quot;继承了&a;quot;王爵&a;quot;的位置,而&a;quot;地使&a;quot;和&a;quot;海使&a;quot;都死了……没有人记得他们……是这样么?”

    “别瞎说。”束海伸出手在弟弟头发上揉了揉,他目光里的心疼又浓了一些,“而且,作为&a;quot;使徒&a;quot;,这不就是我们的命运么?你还记得我们十六岁那年,刚刚成为&a;quot;一度王爵&a;quot;&a;quot;使徒&a;quot;的时候,漆拉对我们说的话么,他说‘&a;quot;王爵&a;quot;和&a;quot;使徒&a;quot;,一定要时刻准着,为&a;quot;白银祭司&a;quot;和帝王,牺牲自己的性命。如果王座还不够稳固,那么就用我们的鲜血和尸骸,为其奠基。’”

    “这个我知道。抛头颅,洒热血,战死在沙场上,和魂兽同归于尽,我都没有任何后悔或者惋惜。只是,如果仅仅是因为漆拉没有选择我们两个,我们就沉默地死去,再也没有人会提起,会记得……”藏河越说越小声,最后叹了口气,沉默地看着篝火。

    “就算是这样,那也是我们的命运。如果需要我们的死,才能成就一个魂力巅峰的新&a;quot;王爵&a;quot;,那我们也在所不惜。这就是&a;quot;王爵&a;quot;和&a;quot;使徒&a;quot;的精神。”

    藏河转过头,看着被火光映照着脸庞的束海,他其实和自己一样的年纪,但是从小到大,他都比自己懂事,也一直在照顾自己。藏河点点头,似乎也被束海脸上的神情感染了,露出一个释然的微笑来。

    “不过哥哥,你觉不觉得奇怪,关于&a;quot;六度王爵&a;quot;的魂力……”藏河换个话题,看着束海认真地说。

    “你是指这股魂力么?”束海脸上的表情也严肃起来。

    “是啊……我们一路追随着那股若隐若现的魂力来到这里,越靠近这个岛屿,这股魂力就越明显。很显然,&a;quot;六度王爵&a;quot;西流尔一定是在这个岛上无疑了。但是,这股魂力,实在是……实在是太大了……大得超过了一个正常&a;quot;王爵&a;quot;所能拥有的魂力范围,简直就像……就像……”藏河说到这里停住了,似乎对自己接下来要说的话,也完无法相信。

    “就像是,这整个岛屿,都是西流尔的身体,才能散发出这么巨大的魂力,对么?”束海接过藏河的话。

    “对!”藏河认真地点头,但马上又摇头,“但是这就太荒谬了啊,没有人的身体有这么巨大吧……连漆拉的魂力都没有这么巨大过。”

    “嗯,反正等天亮的时候,漆拉和鹿觉应该就能到了。到时候问问&a;quot;王爵&a;quot;吧。有漆拉在,就不用担心啦。早点儿睡吧。”束海对藏河说。

    “听说鹿觉捕捉了&a;quot;电狐&a;quot;,还一直没机会见过呢,这下可以好好看一看了,真带劲儿。不知道什么时候漆拉才会让我们捕捉魂兽呢,我到时候一定得抓一条龙!哈哈。”藏河咧开嘴,英气的脸上是少年般的顽劣神色。

    “你啊,搞不好只能抓一只小猫咪跟着你。”束海逗他。

    海风吹拂着两个年轻人的脸,风中带来大海浩渺的气息。

    篝火烧尽了木柴,此刻已经只剩下无数随着海风的吹拂而明灭的红色火星。

    藏河和束海睡在山崖上的一个自然形成的岩洞里。束海本来打算找一些枯草或者树叶在地上铺一下,但是这个岛屿非常奇怪,只有嶙峋的乱石,寸草不生。于是,他们只能和衣躺在坚硬的岩石上。不过好在两个人都不介意,这几年为了寻找西流尔,他们去过远比现在恶劣得多的环境。

    “啪嗒——”

    睡得比较浅的束海突然被一阵声响惊醒,听起来像是有人踩到了一块石子的声音。束海从黑暗里坐起来,身边的藏河依然呼吸沉沉的,显然还在梦乡里。

    束海爬起身来,慢慢地朝洞穴外走去,他的神色渐渐凝重起来。

    洞穴外的黑夜被星空照亮着,呈现诡异的墨蓝色。周围的黑暗里,隐隐地能感觉到几丝魂力,这种魂力的类型束海从来没有遇见过,甚至从来没有遇见过类似的。他身上的魂路刻纹从身体里浮现出来,在他的双臂上仿佛镀上了一层金色的刺青。

    “你好……”空气里一个幽幽的女子的声音,仿佛黑夜里盛开的一朵昙花。

    束海转过头,高高的黑色山崖上,一个女子的身影若隐若现,她穿着黑纱长裙,长裙两边高高地分叉,风将她的裙子吹拂得上下翻飞,仿佛盛开的睡莲,她雪白而修长的大腿在黑夜里显出一种勾魂夺魄的魅惑感,她的胸脯和她的大腿一样雪白,在衣服里高耸着,仿佛纱裙里膨胀着柔软的云,她脸上似有似无的那种类似痛苦又类似愉悦的表情,充满了罪恶的撩拨感。

    束海不好意思地挪开眼睛,“你是谁?”

    “我呀,是来告诉你们俩一件事情的……”女子轻轻地在山崖上几次起落,跳了下来,站在束海对面。

    “我们俩?”

    “是啊,那边山洞里,不是还有一个么……”女子抬起手掩在嘴角,仿佛不好意思般轻轻地笑着。

    束海心里掠过一丝惊讶,因为此刻,藏河离自己还有一段很远的距离,而且他完在沉睡,身体里几乎没有魂力流动,这个女人就能感应到他的存在……

    “不过,没关系,反正我有一个朋友去告诉他去了,你不用担心,你们肯定同时知道。谁都不会落下。”

    束海一听,转身飞快地朝洞穴掠去。他心里隐约有一种危险的预感,他不想和这个女人纠缠。

    “嗡——”当束海看清楚自己脚下的地面上突然旋转出了一个复杂闪光的黄金光&a;quot;阵&a;quot;时,他眼前突然飞扬起来无数巨大飞扬的白色绸缎,一股一股地将自己包裹起来,他伸手朝远方的海里遥遥一握,瞬间,无数激射而来的冰箭朝那些丝绸划去,但奇怪的是,仿佛石沉大海般,所有的冰箭被那些丝绸轻轻一卷,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我说你啊……”自己的后背被一个柔软芳香的身躯贴了过来,不用转过身看,也知道此刻那个美艳女子的胸口正紧紧地贴着自己的后背,柔软的触感让束海心跳加速。

    “怎么那么不小心呢?随便地就把那么重要的东西暴露在别人面前……”女人用可惜的声音在束海耳边轻声说着,双手仿佛两条柔软的水蛇一样伸进束海的袍子,环抱在他肌肉结实的腰上。

    “什么东西?”束海失神地问。

    “&a;quot;爵印&a;quot;呀。”

    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后背&a;quot;爵印&a;quot;的位置,仿佛闪电般刺进几根寒冷的尖锐刀刃,一阵锐利的痛觉冲进脑海,束海整个人往地上重重地一砸。

    女子撩着头发,双眼怔怔地望着黑夜的尽头,瞳孔里翻滚着骇人的白色雾气,她脸上的笑容也因此显得森然恐怖。

    而最恐怖的,是她胸膛的纱裙里,此刻,几根泛着寒光的锋利尖刃,正“哗啦啦”地缩回到她的身体里,仿佛一只巨大的硬壳虫子正撕开她的胸口往里钻。

    “哎呀,他也真是的,这么多年,都不改一改,太血腥了吧……”她看着远处的山洞位置,突然轻轻笑了。

    漫天翻滚的白色丝绸,渐渐重新包裹到她的身上,幻化为黑色的裙摆。

    “&a;quot;王爵&a;quot;,再过一会儿,就快要到那个海岛了。”鹿觉站在船头拉着帆,他把上身的长袍解开,脱到腰的位置,把两个袖子捆在腰上。灼热的海风过来,阳光照耀在他结实的古铜色胸膛上,反射出耀眼的光芒,汗水像是装点在他胸口的宝石一样发着光。他回过头看着漆拉,修长的眉眼在烈日下像一道幽深的黑色峡谷。

    “漆拉&a;quot;王爵&a;quot;,您不是可以制造&a;quot;棋子&a;quot;么,为什么我们要这么辛苦地坐船过来?直接用一枚&a;quot;棋子&a;quot;不行么?”鹿觉擦着身上的汗,脸被晒得红红的,他的笑容成熟而又迷人。和五年前还是个少年的他相比,此刻的他,已经成长为一个成年的英气男人了。

    漆拉看着面前流着汗、一身肌肉仿佛大理石雕刻出来般结实而线条清晰的鹿觉,笑着说:“&a;quot;棋子&a;quot;只能通往制造者去过的地方,制造者没有去过的地方,是不能制作出&a;quot;棋子&a;quot;直接到达的。”

    鹿觉点点头。他看了看漆拉,叹了口气。

    漆拉安静地坐在船舷上。头顶的烈日仿佛对他没有任何影响,他依然像是一个冰雕玉砌神像,五官精致而耀眼,无论周围的空气再怎么炎热、混浊,他永远看起来都像是冰川上流下来的一缕清泉,带着凛冽的冷香。他觉察到鹿觉的目光,于是回过头,冲鹿觉笑了笑,点点头。

    鹿觉抬起头,望向海岸,却没有看到自己预料中的会站在岸边上冲他们挥手的,迎风而立的英俊的男子。

    &a;quot;地之使徒&a;quot;藏河和&a;quot;海之使徒&a;quot;束海都消失了踪影。空旷的黑色礁石滩,在烈日下一片寂静。

    “藏河他们呢?”鹿觉转过头问漆拉时,看见漆拉满脸的凝重。

    和漆拉一起下船之后,他们沿着海岸缓慢地走着。漆拉一边走,一边感应着这个岛屿上的魂力。他的眉毛在烈日下轻轻地皱着,没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巨大的日光从头顶贯穿而下,仿佛来自天界的光芒之间,准备惩罚人间的罪孽和邪恶。

    所有的秘密都在海平面下蠕动起来。

    沸腾的海水翻滚着,汹涌着,周围各种锐利的黑色礁石彼此交错,仿佛企图吞噬所有生命的怪兽的口器。

    漆拉猛地回过头,刚刚视线的边缘,一个黑色的残影飞快地消失在远处的一块岩石之后,仿佛在监视着他们。

    “你留在这里别动,这个岛上有问题。你在原地等我回来,遇见任何事情,就用&a;quot;爵印&a;quot;发出讯号,召唤我。”漆拉回过头,看着紧张的鹿觉叮嘱他。

    鹿觉点点头,还没来得及说话,漆拉的身影就仿佛一条黑色的闪电一样,射向了远处。

    “好熟悉的速度呀……”

    远处的山崖上,迎风站着一个楚楚动人的艳丽女子。她脸上的表情,是一种看轻一切的笑容,同时又带着俗世里最鲜活的诱惑。风吹动着她的纱裙,将她的迷人**包裹出曼妙的曲线。

    “哎呀,好熟悉的身姿呢,五年前,就是这样的速度。这么多年过去了,漆拉大人,依然是这样宝刀未老……又或者说是原地不前呢?”艳丽的女子抬起手,用华丽的袖口遮住自己的脸,仿佛因为自己的话而感到了羞愧,“那漆拉大人肯定也会觉得我很熟悉吧?五年前,我和一位少年就是在您的&a;quot;阵&a;quot;里,把&a;quot;铜雀&a;quot;粉身碎骨的呀,那个时候,要不是我们俩跑得快,可就被您当场斩杀了呢,您还记得吗?”

    “你们怎么会在这里?”

    “因为您的两个&a;quot;使徒&a;quot;在这里,我们追随着他们来的。”

    “你们找藏河和束海干什么?”漆拉冷冷地问,双手上的血管突突地跳动在皮肤下面。

    “当然是杀了他们俩呀,还能干吗?”年轻的女子哧哧地笑着,仿佛在说一件理所当然的事儿。

    漆拉脚下瞬间释放出刺眼的&a;quot;阵&a;quot;,旋转着的光芒几乎要把整个岛屿包裹进去。无数爆炸的光芒从阵的地面上翻涌着冲向天空。

    “哎呀,别吓人呀,人是他杀的,我只是过来顺道给你传个信儿,你干吗啊?”艳丽的女子瞳孔流转着光芒,嘴角的笑容动人心魄。

    “传什么信?”漆拉问。

    “也没什么重要的,就是告诉你一声,你不再是&a;quot;第一王爵&a;quot;了,你被降级了。”女子轻轻地抖了抖自己黑色的裙摆,换了个更加诱人的姿势,“他呀,就是当年差点儿被你杀死的那个小男孩呢,现在在你之上呢。所以,你不能保留你的三个&a;quot;使徒&a;quot;了,只有&a;quot;第一王爵&a;quot;才有这个特权呢。所以呢,你的两个&a;quot;使徒&a;quot;,他们已经死了,另外一个呢,可以活着,不过,以后别称自己是&a;quot;天之使徒&a;quot;就行了,否则还是要被杀的呢。嘻嘻。”

    “你的意思是,我现在是&a;quot;二度王爵&a;quot;了?”漆拉冷笑一声,手心里却悄悄地冒出一层细密的汗水。不过,他还是对自己的魂力有信心。因为,到目前为止,就算是&a;quot;白银祭司&a;quot;,也不一定清楚知道他的真正实力。

    “当然不是了。”美艳的女子站在&a;quot;阵&a;quot;的光芒里,衣裙翻飞,“你不是&a;quot;二度王爵&a;quot;,那个少年啊,现在才是&a;quot;二度王爵&a;quot;呢。你呀,如今只是&a;quot;三度王爵&a;quot;而已。”

    她停了停,看着漆拉满脸难以置信的表情,显得特别愉悦,她享受着漆拉的错愕带来的快感,“他呀,本来是一度的。可惜呢,有一个比他更厉害的怪物出现了,他打不过人家,所以他只能是二度了。你呢,就变成了三度。”

    “哦,顺便说一下,”女子俏然一笑,掩嘴说,“忘记说了呢,可能我还是觉得自己说自己不太好意思,不过抱歉的是,我现在是&a;quot;四度王爵&a;quot;,我叫特蕾娅。那个少年啊,他叫幽冥。”

    特蕾娅浅浅笑着,远处黑色的大海上吹来巨大的海风,把她的长袍吹动着,仿佛午夜里飘忽不定的鬼。

    “怎么样,我们的名字挺好听的吧?哦对了,忘记告诉你了,那个怪物,就是新的&a;quot;一度王爵&a;quot;,他的名字更好听呢,他叫做叫吉尔伽美什。”

    空旷的岛屿,因为其寸草不生,所以总让人有一种阴森的感觉。尽管此刻烈日当空,一切昭然天下,但是,蒸腾扭曲的光线里,总是像潜伏着鬼魅。

    鹿觉望着漆拉消失的方向,感应不到太多的气息。他想了想,准备退回到船上等待漆拉回来。他转过身,才发现,一个漆黑的身影已经一动不动地站在自己身后,恭候多时了。

    鹿觉手心冒出了一层细密的汗水。

    离自己这么近的距离,他都能悄无声息地不被自己发现,而且他对魂力的隐藏,已经到了几乎可以消除所有气息的地步,那如果他要暗杀谁的话……

    “哟,你好。”面前身材高大的男子,用他低沉而迷人的声音打了个招呼。“还记得我么?五年前,在北之森里,我们两个还抢&a;quot;铜雀&a;quot;来着。”他脸上的微笑带着一种戏谑的危险感。

    鹿觉的瞳孔在一瞬间锁紧了。他看着面前这个高大的男子,他的身体修长而结实,漆黑的长袍裹紧他充满力量的**,他的面容像是阴暗峡谷的轮廓,而他一笑起来,嘴角乖戾的表情,和五年前那个小男孩一模一样。

    “你怎么会在这里?”鹿觉警惕地看看周围。

    “我啊,来杀两个人。”幽冥依然邪气地笑着,完不觉得自己说出来的话有多么骇人,像是在说一件吃饭喝水的事情一般镇定自若。

    鹿觉仿佛想到了什么,眸子里精光四射,他沉默地看着幽冥。

    “这两个人你应该也认识吧,他们俩也是漆拉的&a;quot;使徒&a;quot;呢。”幽冥接着说道,说完,他挑衅地看着鹿觉,仿佛在欣赏一只渐渐竖起后背倒刺的困兽。

    “为什么这么大的事,我会不知道?”漆拉看着面前的特蕾娅,难以相信,面前这个五年前自己遇见的仿佛怪物一样的小女孩,现在竟然是亚斯蓝的&a;quot;王爵&a;quot;。

    “你说你这个人,一把年纪了,怎么这么矫情啊。”特蕾娅朝漆拉缓缓地走过来,身上像浮着一团黑色的云霭。“我不就是专门来通知你这个事情的么。”

    “这样的事情,&a;quot;白银祭司&a;quot;应该亲自和我说。”漆拉看着特蕾娅,目光里明确地告诉对方,你没这个资格。

    “嘻嘻,哎呀,漆拉,你说你现在还端着架子干吗?你已经不是&a;quot;一度王爵&a;quot;了,那些可笑的尊严,我们就把它放一边去吧,你要想一想,我都已经是仅仅比你低一级的&a;quot;四度王爵&a;quot;了,更何况幽冥还是&a;quot;二度王爵&a;quot;,按道理来说,你见到他,不是应该表示下尊重么。所以,你啊……”特蕾娅目光仿佛一潭桃花春水,“想开点儿。”

    “不行,我要亲自回去问&a;quot;白银祭司&a;quot;。”漆拉转身,直接走了,完没有理睬特蕾娅。

    特蕾娅咬了咬牙,扬起裙摆追了上去。

    空旷的礁石岸边,只有幽冥颀长矫健的身影,高高地站在一块山石上。风将他的长袍吹开,他整个身体大部分都裸露在海风里,小麦色的肌肤上,无数充满着**和力量的气息雄浑地流动着。

    漆拉环顾了一圈,没有发现鹿觉的身影。他轻轻地闭上眼睛,感应了一下周围,依然一无所获。

    “鹿觉呢?”漆拉看着幽冥,冷冷地问道。

    “没看见啊,我在这里等特蕾娅的。哟,她来了。”幽冥朝漆拉身后望去,特蕾娅翩跹的身影仿佛一朵风中吹过来的黑色花朵。

    “如果你敢对鹿觉动手,我会让你生不如死。”漆拉看着幽冥邪气的脸,用仿佛来自地狱般冰冷的声音说着。

    “我怎么敢呢?他是您的&a;quot;使徒&a;quot;,对吧,漆拉大人?”幽冥哈哈地笑了,“哦不对,不应该再叫您大人了,您现在是三度吧?我都忘记自己已经是&a;quot;二度王爵&a;quot;了呢。”

    漆拉的脸上充满了被羞辱的怒意。他压抑着,没有发作。

    “我只是对藏河动了手而已,不过他也太弱了,连我靠近了他都不知道,还在睡,我还不得不先把他叫醒再杀他,好歹也是曾经的&a;quot;地之使徒&a;quot;啊,没想到弱成这样……”

    幽冥的话硬生生断在空气里,一把冒着森然白汽的冰凌,此刻握在漆拉手里,尖端顶在幽冥的喉咙上。

    特蕾娅瞳孔颤抖着,她刚刚也没有看清楚,漆拉究竟是怎样一种速度。实在是太快了……

    幽冥看着漆拉,眼神里没有丝毫的畏惧,他甚至把喉咙往漆拉的冰凌上顶了顶,一缕鲜红的血沿着他的脖子流了下来,流到他健硕的胸膛上。“你有本事就杀我呀,我只是来执行&a;quot;白银祭司&a;quot;的命令的,你杀了我,就等于背叛整个亚斯蓝,你试试看……被那个新的怪物,吉尔伽美什追杀的滋味,可没有这么好受哦。哈哈哈……”幽冥的喉结颤抖着,发出令人发冷的笑声。

    漆拉咬着牙,手颤抖着,终于,将冰凌远远一扔,沉进了大海。

    特蕾娅悄悄地松了口气,她张开她那双风雪弥漫的大眼睛,感应着周围的魂力,渐渐地,她发现了一个秘密,这个秘密让她的脸色变得苍白起来。

    漆拉走到一面巨大的礁石面前,他扬起手,礁石下面的海面上,突然升起一面又薄又锋利的冰墙,礁石瞬间被切成两半,一半轰然塌陷进海水,剩下一半矗立在岸边,仿佛一面平滑的墙。他走过去,伸出手抚摸在墙上,随着他手上几缕黄金魂力纠缠着扩散在礁石表面之后,那面平滑的石墙,已经被制作成了一枚&a;quot;棋子&a;quot;。

    “这枚&a;quot;棋子&a;quot;是回帝都格兰尔特的,我要回去亲自问问&a;quot;白银祭司&a;quot;。如果你们碰到鹿觉,告诉他回帝都找我。”

    “你介意我们也用一下你的棋子么?我们也要回去呢,这里回帝都真的好远啊……”特蕾娅娇滴滴的声音,出现在漆拉身后。

    漆拉冷笑了一声,转身消失在石墙面前。

    空旷的天地间,偶尔传来一声凄厉的海鸟悲鸣。乌云翻滚着涌来,看样子快要下雨了。

    看着漆拉的身影消失,特蕾娅轻轻地跌坐在岸边的岩石上,她看起来像是大病初愈般地虚脱。幽冥皱了皱眉,朝她走过去,在她面前俯下身子,“你怎么了?”

    特蕾娅抬起头,看着幽冥那张英俊得像匹野兽的邪气面容,她轻轻抬起手,纤细的五指放在幽冥裸露的胸膛上,她看着幽冥,目光闪动着,五根指甲缓慢地刺进幽冥的肌肉里。

    幽冥没有反抗,他脸上混合着痛苦和快意的神色,嘴角那个诡异的笑容仿佛在享受着这种痛苦。

    特蕾娅咬着牙,尖锐的指甲缓缓地划开他的皮肉,她一字一句地说:“你为什么要杀鹿觉?”

    “他自己找死,向我动手的。”幽冥耸耸肩膀,表情仿佛一个顽劣的大男孩,他伸出手指,蘸了点儿胸膛上流出来的鲜血,然后轻轻抹在特蕾娅娇嫩的嘴唇上,她的嘴唇此刻看起来就像最炽热的玫瑰花瓣。

    “&a;quot;白银祭司&a;quot;只让我们杀地、海二使,你这样擅作主张,如果被知道的话……”

    “为什么会被人知道呢?”幽冥轻轻揉着特蕾娅的脖子,感受着她脖颈上血管的跳动,目光里是蓬勃的渴望。

    “你是不是想也把我杀了灭口?”特蕾娅看着幽冥,冷冷地说道。

    “那怎么会呢……”幽冥弯下腰,把他性感的嘴唇靠近特蕾娅的耳边,迷幻的低声说着,“当初我们一起的那批怪物,只剩下我们两只了,我舍不得杀你的。”

    特蕾娅推开幽冥,她缓慢地走到大海边上,蹲下来,手指伸进海水里,浅浅地插进岸边的泥沙,她手指上沾着的幽冥的血迹,渗在海水里,化成一缕缕红色的丝线,“你把他扔进海里了?”

    “我没扔他,是他被我的魂力撞飞了,掉进海了。”幽冥无所谓地斜靠在一块山崖上,动作舒展漂亮,他的双手双脚都极其修长,看起来像是上天恩赐的宠儿。

    特蕾娅轻轻闭上眼睛,空气里一声蜂鸣,她五指下方突然旋转出一个巨大的光&a;quot;阵&a;quot;,一圈巨大的光之涟漪,迅速地扩展至遥远的海面,面前一整块辽阔的海域,此刻翻涌的浪花上面,都泛着隐隐的金色光晕。

    “你能将&a;quot;阵&a;quot;做出这么大的范围?”幽冥看着海边的特蕾娅,声音变得凝重起来。他心里一直清楚特蕾娅对魂力的精准使用和感知,但是他也不曾预料到,她能控制的范围竟然有这么大。

    “找不到了,而且,这么久了,肯定死了吧。”幽冥看特蕾娅完没有理睬自己,又补充道。

    刚说完,就看见特蕾娅站起来,海面上突然吹过来一阵飓风,将她的纱裙吹拂得翻滚起来,和天上的乌云一样。雷电开始落下,大颗大颗的雨点往下砸。

    汹涌起伏的海面上,雨点打出密密麻麻的涟漪,特蕾娅轻轻仰起头,瞳孔里翻涌不息的白色雾气,甚至发出轻微的“咝咝”声,仿佛游动的白蛇吐息。片刻后,汹涌的海面裂开一条缝,海水往两边翻滚,仿佛海底有条巨龙正在浮出水面。

    一阵沉闷的仿佛滚雷的声响之后,一股巨大的水流从遥远的海面滚来,翻滚爆炸的白色浪花退去之后,鹿觉苍白的身体,**地躺在礁石嶙峋的海岸边上。

    特蕾娅伸出手,在他的后背上缓慢地抚摸着,她沉默了一会儿,转过头,瞳孔里阴冷的白雾散去,她盯着幽冥一字一句地说:“你摧毁了他的&a;quot;爵印&a;quot;?”

    幽冥看着特蕾娅,没有回答,只是轻轻维持着他嘴角戏谑而邪恶的微笑,目光里充满了闪动的光亮。

    “帮我把他抱起来。”特蕾娅转身对幽冥说。

    “抱一具尸体干吗?”

    “他还没死。”特蕾娅看着鹿觉英俊的面容,“不过再不救他,那他就一定死了。”

    “为什么要救他?”

    “&a;quot;白银祭司&a;quot;只让我们杀另外两个&a;quot;使徒&a;quot;,鹿觉不在猎杀的范围内。你知道,私自杀害&a;quot;使徒&a;quot;或者&a;quot;王爵&a;quot;,是多么严重的罪行么?”

    “只要我们不说,谁知道是我们杀的?把尸体丢到大海里喂鱼吧。”幽冥无所谓地摊开手。

    “你是不是忘记了,”特蕾娅走到幽冥面前,看着他深邃的眼睛,“漆拉多么可怕?就算五年里,我们的魂力已经今非昔比,但是,你有把握能战胜漆拉么?”

    幽冥沉默着,从他的表情上看不出他在想什么,过了一会儿,他低声说:“就算是这样,但鹿觉也救不了了,他的伤太重。”

    “在别的地方,肯定救不了。但是在这里,”特蕾娅轻轻笑了笑,“你可别忘记,这座岛屿上还有谁。”

    漫天的雨水仿佛天上翻倒的长河,幽冥和特蕾娅被大雨淋湿,两个人的袍子都**地贴在身上,空旷的海天之间,他们两个就像是黑色的幽灵——性感的、诱惑的、邪恶的幽灵,他们的面容充满着致命的吸引力,他们的身躯强健而曼妙,他们的灵魂,是深远的谜。

    他们的脚边,鹿觉仿佛一块石头般,被翻涌的潮水不断地冲刷着,他的脸上粘着泥沙,英俊的眉眼被大雨“哗啦啦”地浇着,他的头发散在海水里,仿佛黑色的海草。

百度搜索 临界·爵迹1 爱搜书 临界·爵迹1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临界·爵迹1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郭敬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郭敬明并收藏临界·爵迹1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