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病宠:傅少暖妻得哄着 爱搜书 病宠:傅少暖妻得哄着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script>p1()</script>

    只是那些感动在看到孔深的时候,一下子就烟消云散了。</p>

    两人推门走进包间,一眼就瞧见了里面坐着的人。</p>

    “来了?”孔深翘着二郎腿,懒洋洋地靠在椅子上。他头发换了最近流行的薄荷绿,看起来痞里痞气的,还多了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大爷一样地挑着眉吩咐道:“正好,来给我捏捏肩。”</p>

    穆瑾玥翻了个白眼,走过去拉开两个椅子。</p>

    孔安思对孔深这没形象的样子见怪不怪,嗔怒地瞪了他一眼才坐下:“把腿放下,看看你现在像什么样子。”</p>

    孔深刚放下腿,孔安思又很不满意的说:“你什么时候把头发染回去,现在这个颜色是什么意思,头顶青青草原?”</p>

    穆瑾玥偏过头,捂着嘴笑。</p>

    孔深啧了一声,用手指弹了弹额头遮住眉毛的刘海,觉得新发色十分合他的心意:“草原又怎么了,反正都是别人家的羊,我赚了。”</p>

    提到这一茬,孔安思的心思立马就转到了别的地方。</p>

    “少贫,你说说你,这么大人了,连个女朋友都没有谈过,说出去也不嫌丢人。”</p>

    “这证明我是新世纪好青年,不玩弄无知少女的感情。”孔深两条胳膊搭在椅子扶手上,人往后仰,眉宇间萦绕着一股子散漫惬意。</p>

    孔安思叹了口气,满脸忧愁。</p>

    可这种事情,她催也没有用,只好挥了挥手说:“你自己看着办吧。”</p>

    孔深舔了舔后槽牙,按铃叫来服务员。</p>

    一顿饭结束,孔安思起身去洗手间。</p>

    她刚走,孔深就拉着椅子坐到穆瑾玥身边,也不说话,就用意味深长的眼神看着她。</p>

    穆瑾玥被他看得浑身不自在:“小舅舅,你要干什么就直说吧。”</p>

    “就等你这句话,”孔深眉眼一挑,开门见山地问:“你为什么急着回来?”</p>

    穆瑾玥微怔,抿了抿唇,没有马上回答。</p>

    其实,莱恩先生的建议是,让她再利用一年的时间去散散心,最好是国各地转一转,保持心情愉悦,有助于更好的康复,防止复发。</p>

    可穆瑾玥想都没想就拒绝了,说要回来完成学业。</p>

    这种一听就很假的借口,恐怕只有那三个小家伙会信。</p>

    穆瑾玥不回答,孔深也不介意,换了个问题接着问:“临汝市,甚至是国内,只要你想去的学校都能去,也有比清大好的学校,为什么你就认准了清大,别的地方考虑都不考虑?”</p>

    穆瑾玥忽然勾唇轻笑了一声。</p>

    “小舅舅,”她声音一如既往的清灵,琥珀色的桃花眼依旧潋滟动人,却少了几分从前化不来的薄凉:“你明明什么都知道。”</p>

    这下,呆愣的人变成了孔深。</p>

    不过怎么说也是见过世面的人,孔深只是表情僵了僵,很快就恢复如常,眉眼散漫:“什么时候发现的?”</p>

    “第四天,你吃饭的时候接了个电话,我听到了吕梓沧的声音,”</p>

    掉马来的猝不及防。</p>

    孔深扶着额头,饶有兴致地笑着:“你这丫头,还挺能装的。”</p>

    难怪,她说了想去清大,就再也没有考虑过别的大学。</p>

    原来是知道有人在等她。</p>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孔深也不再拐弯抹角:“所以,你急着回来,是不是怕傅彦被清大的小妖精勾了魂?”</p>

    “小、妖、精?”穆瑾玥一字一顿地重复着,每一个字音都缠绵悱恻,透出一股子蛊惑的味道。</p>

    她莞尔一笑,眼尾流露出几分少女的清纯与魅惑,分明是矛盾的气质,却因为那双清澈的眼睛和精致的五官,看不出丝毫违和。</p>

    这个称呼,还真是久违了。</p>

    孔深也想起来了:“也是,要说什么小妖精,有哪个小妖精比得过你?”</p>

    穆瑾玥笑而不语,心底却像是被投掷了一颗小石子,泛起一圈一圈的涟漪。</p>

    嘴上逞强,说到底,她心里还是有些担心。</p>

    不辞而别了一年,甚至走的时候都没有留下只言片语,她凭什么要求傅彦等她?</p>

    可当时她整个人的情绪都不对劲,再留下来,根本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p>

    兴许是看出了穆瑾玥的担心,孔深很自然的转移了话题。</p>

    “你之前说,有办法让四姐和穆英平离婚?”</p>

    穆瑾玥收拢思绪,提到这件事情,她表情都严肃了,潋滟的眸子沉下来,多出几分冷冽肃穆的慑人气势。</p>

    “我确实有办法,只是需要小舅舅配合一下。”</p>

    孔深饶有兴致地扬眉:“怎么配合?”</p>

    穆瑾玥张了张嘴,刚要说话,忽然听到门口传来脚步声,立马闭上嘴,举起右手在耳边做了个打电话的手势。</p>

    孔深微微颔首,恰在此时,孔安思走进来,瞧见他微小的动作,有些好奇:“在聊什么?”</p>

    “就是说了说去清大的事情。”孔深轻描淡写的回答。</p>

    孔安思不疑有他,拿起包,三人离开酒店,回了穆家。</p>

    虽然离开了一年,但王姐每隔两天就会把穆瑾玥的房间打扫一遍,屋里依旧整洁干净,纤尘不染。</p>

    体谅穆瑾玥刚回来,还没倒过来时差,孔安思只和她说了几句话,就让她好好休息。</p>

    穆瑾玥应了声好,又和孔安思道了句晚安,把人送到门口,才关了门,拿起手机拨通孔深的号码。</p>

    电话接通,她言简意赅道:“小舅舅,你应该知道,穆英平有过很多情人。”</p>

    “他的情人从来都不少,而且你以前也是用这些事情威胁他,”孔深说:“想让他同意离婚,故技重施恐怕不行。”</p>

    “那些都不够分量,但是这次不一样,”穆瑾玥顿了顿,声音压低:“穆英平的一个情人在家里浴缸睡着了,意外溺水身亡。穆英平为了不被追究责任,也为了不影响他的名声,就把这件事情瞒下来了,并且毁尸灭迹。”</p>

    电话那边的孔深被这个消息怔住了,迟迟没有说话。</p>

    穆瑾玥接着道:“那个情人其实在外面还别的男人。她在家里装了微型监控,原本想用这个当筹码,在穆英平准备甩她的时候敲诈一笔。穆英平不知道,但是那个男人知道。”</p>

    “男人一直联系不到人,就看了监控。他被血腥的画面吓到,受了刺激,所以没敢找穆英平,而是先去做了心理治疗。”</p>

    “他找的心理医生,正好是莱恩先生一个朋友刚出师的徒弟。”</p>

    孔深消化了一会儿,才问她:“你想让我帮你调取监控?”</p>

    “是。”</p>

    “然后你准备怎么做?用这份监控和穆英平做交易,让他同意离婚?”孔深问道。</p>

    “自然。”</p>

    孔深又不说话了,只是呼吸声渐渐沉重,彰显出主人内心的不平静。</p>

    安静了很久,穆瑾玥憋不住了,低笑一声:“让我猜猜,你是不是在想,如果我说那个情人的事情跟我没有关系,你就要骂我了?”</p>

    被人猜中了心思,孔深反而松了一口气。</p>

    他最担心的,就是穆瑾玥那个“一切都可以平等交易”的公平理论。</p>

    “看来真的要好好感谢一下莱恩先生。”孔深喃喃道。</p>

    “在感谢莱恩先生之前,不如先帮我找到监控。”</p>

    孔深答应的很干脆:“行。”</p>

    当天晚上,孔深就把视频发给穆瑾玥,她点开,只看了一半就脸色苍白地退出去了。</p>

    和莱恩先生熟稔之后,穆瑾玥才知道,他是个话痨,很喜欢和别人聊天。</p>

    白赫昀是个没耐心的,萧镜哲又话少,所以莱恩先生总是拉着她和乔彬,给他们讲最近发生的事情。</p>

    穆英平的事情,她就是这么知道的。</p>

    她后来去见了一面那个男人。他受了刺激,稍有风吹草动,就会吓得躲起来,一个字都不说,只是浑身发抖。</p>

    穆瑾玥猜到穆英平的手段残忍,但是她也没想到,会残忍到这个程度。</p>

    就算那个女人是意外溺水身亡的,穆英平其实没有太多责任。但是,有他试图毁尸灭迹的证据,那是非曲直就说不清了。</p>

    翌日,晴空万里,艳阳高照,董事长办公室里却一片森冷阴寒。</p>

    啪的一声,穆英平把手机砸到桌子上,满眼阴郁的看着对面笑吟吟的少女。</p>

    “穆瑾玥,”他一字一顿:“你很好!”</p>

    </p>

百度搜索 病宠:傅少暖妻得哄着 爱搜书 病宠:傅少暖妻得哄着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病宠:傅少暖妻得哄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沐凉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沐凉汐并收藏病宠:傅少暖妻得哄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