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病宠:傅少暖妻得哄着 爱搜书 病宠:傅少暖妻得哄着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没再让她拒绝,傅彦上前一步,一手拎着外套的肩膀,另一只手从她脖子后面绕过去,扯着外套袖子,敛眸,正要说话,人忽然顿住了。

    刚才是没注意,这么一低头他才发现,因为这个动作,穆瑾玥整个人几乎是被他抱在怀里,两人之间只隔了不到半米的距离,他甚至能看清她根根分明的睫毛。

    换言之,只要他收拢手臂,就能把她拥入怀中。

    不过很显然,穆瑾玥并没有意识到,抬手推着傅彦的胳膊,满脸写着拒绝。

    傅彦无奈的叹了口气:“非要我说明白是吧?”

    穆瑾玥看着他,脸色平静,眼底却透着浅浅的执拗。

    “行吧,”傅彦依旧举着衣服,认输妥协了,低沉的声音缓缓响起:“说让你还衣服,只是为了找个借口,让你出来。”

    有风吹过,淡淡的潮湿味道伴随着江边槐树的芬芳,夜幕降临,夏夜的星星似乎异常明亮,江面倒影月光,映衬着街边一排排整齐的路灯,各色光线杂糅在一起,像是一瞬间都涌进他的眼睛里。

    傅彦还在慢慢说着。

    “上次送你回去的时候不是忘了外套的事情,是故意没跟说,为的就是能再约你出来。”

    “而且,这一次也准备不小心忘掉,因为假期还想见你。”

    兴许是很少说这种话,傅彦不自在地撇开眼,笼在夜色的耳尖微微灼热,片刻后,他又转过头,视线紧锁她的眼睛。

    “给个面子吧,”傅彦轻咳了一声,有点别扭,拎着外套的手晃了晃,布料稍厚的袖口轻轻碰了碰她的胳膊,“不然,我下一次还得想别的借口啊。”

    他其实也猜不准穆瑾玥会是什么反应,说那些话的时候,甚至带上了孤注一掷的决绝。

    心里七上八下的,好在只过了两秒,穆瑾玥抬手,顺从地穿上了一只外套袖子。

    傅彦松了口气,眉眼上挑,漾出一抹笑意,特别心甘情愿的帮她穿着外套,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现在的举动都带着讨好。

    或许是意识到了,但心里也觉得本该如此。

    把拉链拉到头,傅彦看了她一眼。

    小姑娘其实不算矮,身高在同龄女生里也算是高挑的,但是和傅彦相比,还是差了不少。

    宽松运动款的外套敞着穿还不太看得出来,可是现在拉上了拉链,松松垮垮的包着她,显得少女本就苗条的身姿越发清瘦,看起来小小一只,月光氤氲朦胧,配上她冷静淡然的表情,像极了精雕细琢的陶瓷娃娃。

    傅彦忍不住抬手揉了揉她的头发。

    陶瓷娃娃脸色马上就鲜活起来,翻了个白眼,伸胳膊拍掉他的手,不满的皱了皱眉,“别弄乱我的头发。”

    “弄乱?”傅彦弯唇笑道:“根本不用我动手,你这头发都乱成鸡窝了。”

    穆瑾玥的头发过了肩,但未及腰,柔顺有光泽,奈何刚才风驰电掣,再好再柔顺的头发都没了型。

    她随手抓了两把,没好气道:“那怪谁?”

    傅彦立马回答:“怪我,”他认错态度很良好,“是我技术不好,下次一定改进。”

    若是让吕梓沧看到这一幕,估计下巴都要吓掉了。

    傅彦是谁?那可是校霸大佬,满脸写着“老子天下第一”、“老子谁也不服”的家伙,谁见过他认错?谁见过他服软?

    他生得太好,每一处五官都恰到好处,有一种带着淡淡邪气的妖孽,却又因为桀骜不羁的眉眼添了几分英气。

    看着是个难驯的少年,此时眉眼间却尽是妥协乖顺。

    穆瑾玥有片刻失神,等她找回思绪,人已经跟着傅彦走到索桥上了。

    周围都是熟悉的人,穆瑾玥甚至还看到了几个本班的人。

    或许是猜到了她会来,倒是没有表现出什么异样,只是时不时用眼角余光瞥两眼,带着藏不住的探究好奇。

    穆瑾玥被人看惯了,倒没觉得不自在,反倒是傅彦,狠狠拧了拧眉,冷声道:“看什么看,眼睛没地方放了?”

    他一边说,还微微侧了下身,挡在穆瑾玥面前。

    吃瓜群众讪讪收回视线,心中腹诽:果然没人性的人谈起恋爱就更没人性了,看两眼都不行,小气!

    见他们移开目光,傅彦脸色才缓和,偏头看向穆瑾玥的时候更是如乍暖还寒,眉眼都温柔下来,温声问:“冷不冷?”一边说,还一边伸手帮她紧了紧领口。

    穆瑾玥摇了摇头,略有些好奇的往索桥下看。

    朝陵建在郊区,再往外围是座山,他们现在就在山上。跳台伸展,下方有一排明灯,几乎把这一片照的彻亮,江面上也有两排彩色的,不过是频闪灯,映照着江面被风吹起的层层波纹,像是在江面撒了层细碎琉璃,盈盈闪烁。

    穆瑾玥不禁感慨一句:“好漂亮。”

    “我就知道你会喜欢,”傅彦眼角微挑,嘴角勾起,过了两秒就把她拉到后面,“在这看,别靠太近。”

    “嗯?”穆瑾玥疑惑的看了他一眼,又看看比自己腰还高的栏杆,有点无语:“我又不是小孩子,还能掉下去不成?”

    “我知道,可是很危险。”傅彦伸手把她被风吹翘的一缕头发勾起来,声音有点漫不经心的,漆黑的眼眸深邃浓郁:“放不放心跟年纪没关系,我只是有点担心。”

    穆瑾玥眼睫颤了颤,“谁要你担心啊。”她偏了偏头,想躲:“你别给我头发弄乱了。”

    说是这么说,她倒是没再上前,就老老实实地站在傅彦旁边。

    两人说话的声音不大,周围又吵,他们倒是没听清两人说了什么,可傅彦拉人后退的动作倒是看得清楚。

    “耗子,我冤枉你了,”李天皓的室友勾着他的脖子,忏悔道:“回去你接着跟你女朋友打电话吧,我绝对不半夜往你床上倒水了!”

    “卧槽!我说老子的床怎么总是湿的,我特么一直以为是自己半夜尿床了,天天起大早洗床单,生怕被你们发现了,担心受怕了好几个月,合着是你干的!”李天皓气得跳脚,抬手就一拳打在他肩膀上,末了又有点好奇了,“不过你冤枉我啥了?”

    室友捂着胸口,一脸痛不欲生的表情:“因为你不是谈恋爱最虐单身狗的,傅哥才是啊。”

    李天皓一听,悄悄往那边瞥着。

    少年站姿随意,一只手还揣在兜里,懒懒散散的,嘴角勾起的弧度柔化了满身戾气,右手小拇指勾着少女的一缕长发,轻轻帮她别在耳后。

    不知道他说了什么,女生歪了歪脑袋,不满的抬手拍开他。

    他也不恼,嘴角笑意更深,伸出另一只手攥着她的手腕,揉乱了她的头发,然后又一边哄着她,一边把自己弄乱的头发理顺。

    李天皓咋舌,觉得大佬谈个恋爱,智商都要谈没了。

    室友也跟着看了一会儿,忽然开口。

    “我知道了。”

    “你又知道啥了?”

    “虐狗程度,跟颜值是成正比的。”

    李天皓:“……你他妈,等会儿蹦极别带绳了,不然老子非给你剪了不可。”

    那边,傅彦终于把穆瑾玥的头发都理顺了。

    “长头发真麻烦。”傅彦感慨。

    “呵呵,”穆瑾玥扯了扯嘴角,不客气地反问:“是谁弄乱的?”

    傅彦摸了摸鼻子,决定结束这个话题。

    穆瑾玥也不难为他了,左顾右盼着:“他们都准备蹦极?”

    “差不多,”傅彦道:“这群人几乎每个学期期末考完都要来一次,说是排解压力。”他说完,自己先笑了,“从开学玩到期末,每天除了打游戏就是睡觉,也不知道他们哪来的压力。”

    穆瑾玥看他一眼:“你不也是么。”

    傅彦扬了扬下巴:“我们不一样。”

    “哪不一样?”穆瑾玥问,难不成他还熬夜学习?

    傅彦微微一笑,语气是散漫的,却也带着几分与生俱来的傲然:“虽然我也没压力,但是我每一次考试都是第一。”

    穆瑾玥:“……”

    这傲娇的语气,这飞扬的小眼神,她是不是应该鼓个掌,大喊傅爷超级棒,傅爷天下第一?

    可能是穆瑾玥的眼神太有深意了,傅彦难得谦虚了一下,想了想,又补充一句:“而且我也不跳。”

    不跳?

    穆瑾玥讶异的看着他,猜测道:“你不会是害怕吧?”

    “害怕?”傅彦嗤笑:“怎么可能?我只是觉得头冲下的姿势太丑了,跟个倒栽葱似的。”

    穆瑾玥:“……”

    “而且,”声音轻了两分,傅彦眸子深了深,缓缓道:“我也不喜欢那种失控的感觉。”

    穆瑾玥听闻,转头看了一眼蹦极的安绳,又眺望看似平静的江面。

    身所有的支撑只有一条绳子,刺激的同时,也意味着把生命和命运交付,身不由己。

    她眼眸微微闪烁,有片刻失神。

    从这跳下去……

    “怎么?你想试试?”

    耳边忽然响起的声音近在咫尺,穆瑾玥微怔,下意识的偏了下头,却正对上傅彦的眼睛,她甚至隐约感到自己鼻尖擦过他的脸颊,鼻息交缠。

    不知何时,傅彦走到她旁边,微俯身在她耳边说话。

    他的眼睛很漂亮,瞳仁漆黑深邃,像摘了夜幕悬挂的星子镶进去的,也像深潭一般地拉着人沉溺其中,甚至连挣扎都忘了。

    穆瑾玥一直以为她和傅彦的眼睛差不多,因为他们的眼型轮廓几乎一致,可是现在,穆瑾玥觉得自己想错了。

    她照镜子的时候,可从来不会觉得自己的眼睛美得让人窒息。

    黑色的眼眸像是掀起了一阵风暴,细看却依旧风平浪静,灼热的火光都被藏在沉寂的表层后,傅彦站起身,微凉的风中,响起他低低沙哑的声调:“看你的样子,好像很感兴趣。”

    穆瑾玥回神,慌乱地垂下眼睫,脑子里乱成了一团,话没过脑子就脱口而出:“我要是跳的话,你陪我么?”

    才说完她就反应过来了,恨不得穿越到十秒钟之前掐死那个没脑子的自己。

    蹦个极而已,说的跟殉情一样……

    果然是美色误人!

    穆瑾玥觉得自己还能补救一下,可傅彦已经开口,轻飘飘地看了她一眼,“别想了,你没机会的。”

    “为什么?”

    傅彦掀了掀眸子,往旁边看了一眼,穆瑾玥正纳闷他在看什么,便见他凑近。

    她一愣,正要后退,傅彦已经压低身子凑到她耳边,用气音道:“因为你未成年。”说完,他微微后退了小半步,拉开距离。

    他很有分寸,说话的时候甚至都没有碰到她的耳廓,可呼吸带来的灼热温度却难以忽视,痒痒的,直接钻进血管,流遍四肢百骸。

    像是羽毛轻轻撩拨心尖,她不仅脸红心跳,甚至还微微颤栗了一下。

    定了定神,穆瑾玥才回想起他说了什么,总觉得这句话似乎有点耳熟,又想不起来谁对她说过。

    想不通的事情,她思考了两秒便放弃了,而后微微诧异,“未成年不能蹦极?”

    “可以,不过需要监护人签字。”

    监护人签字……

    穆瑾玥看了看周围嘻嘻哈哈做着准备运动的家伙们,目光倏地看到不远处的工作人员,这才明白傅彦为什么凑那么近说话。

    所以说,这群家伙是谎报年龄,说自己成年了,欺骗工作人员。

    胆子还真大,也不怕出什么意外。

    吕梓沧伸展完四肢,十分没有眼色地凑了过来,挑着嘴角坏笑:“傅彦,你真不试一把?”

    一边说,他还一边冲穆瑾玥使眼色。

    穆瑾玥当看不懂,微笑以对。

    傅彦冷眼看他:“眼睛不好使了?”

    “不,非常好。”吕梓沧连连摇头,见自己发送出去的信号都被拒收了,非常夸张的叹了口气,幽幽道:“我还以为今天能听到傅少爷的尖叫声,看来是没机会了。”

    “尖叫?”傅彦挑了挑眉:“我记得,我手机里还有上次你蹦极的视频,要不要发到群里共享一下?”

    吕梓沧脸色一变,苦着脸认怂了:“别别别,你给我留点形象啊!”

    生怕傅彦再揭他短,吕梓沧十分识趣地离开。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百度搜索 病宠:傅少暖妻得哄着 爱搜书 病宠:傅少暖妻得哄着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病宠:傅少暖妻得哄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沐凉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沐凉汐并收藏病宠:傅少暖妻得哄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