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灿唐 爱搜书 灿唐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初唐的茶,还没有完演变成煎茶法,还是引用从西汉流传下来的煮茶法。

    长安新鲜茶叶不易取得,所以把茶叶制成茶饼的干燥技术已经流行。

    然而郑婆煮茶的方式,很明显的向煎茶演变,他们把干燥的茶饼取出一些,放在研磨杵臼里研磨成碎片。

    再放进滚热的水里面。

    原本煎茶法只放一些盐巴,但是郑婆的茶汤,更像一味药,放了一些零零碎碎的东西。

    所以范晶晶觉得像是客家擂茶。

    擂为研磨之意,以擂碗将茶叶、芝麻、花生等多种原料研磨成粉,加入冷热开水冲泡,调匀后饮用。

    擂茶别名“三生汤”,相传三国时代,张飞带官兵进攻武陵,感染瘟疫无力作战,当地土郎中有感于张飞纪律严明,便奉上祖传的除疫秘方,以生茶生姜生米共同研磨成糊浆后,煮熟饮用,结果居然是汤到病除。

    当客家人移民到热带山区之后,地方瘴疠流行,饮用擂茶的习惯,就被延续下来。

    后来擂茶也有改进,花生可以用其他干果类取代,茶叶芝麻干果的比例为三三一。

    跟郑婆茶师料理的方式不同之处,擂茶是在研磨的过程,不断加入开水,使材料变成浆状,过程极为费工费时。

    跟一般茶道相同之处,饮茶需要配上许多小点心,吃了点心,再把茶喝下肚,才不会伤胃。

    在这样细致的过程中,尉迟绫的存在,非常煞风景。

    不是她吃相难看,而是她吃的速度太快,仿佛这里,她才是主人。

    她身边有一个年约十岁上下的童仆,不断递上水,让尉迟绫多喝点水,免得噎到。

    “烦死了,喝这么多水干什么?噎到的话一口水吞下去,不就化开了。”

    话才说完,尉迟绫就约到了,脸色变得非常的难看,脸色凶狠的看着身边的童仆,眼神说明了她的心情,她分明在说,妳看妳看,都是妳害的。

    僮僕身上带有一个水壶,看到这种情形连忙又倒了一杯水端给尉迟绫。

    范晶晶看到这一幕,觉得有点好笑。

    尉迟绫吃东西一定常常噎到,否则这个童仆的行为就不好解释。

    范晶晶没有管他们两个,而是以充满疑惑的眼看向郑婆。

    按道理,要进行这样大笔的交易,双方都不会希望有外人在,免得透露交易的内容。

    对范晶晶来说,消息透露给外人知道,又增加了她的危险性,因为对方可以在半路对她进行拦路抢劫,他来不及把钱放到安的地方。

    即使是她身边的有牛家人,都不见得安可靠,但是他又不得不依赖他们,因为在大唐,钱被抢走了,破案率非常低。

    何况她身边的牛家人人数太少,对方出动的人多了,牛家人只有逃窜的份。

    虽然长安政治军事的城市,大街上的治安还是不错,但是坊市里面就龙蛇杂处,坊市和坊市之间,内部差异非常的大。

    “我不是说尉迟娘子是大客户?尉迟娘子来看粉钻耳环,如果她喜欢的话,粉钻耳环,她会直接买下来。”

    “尉迟娘子和尉迟将军是什么关系?”

百度搜索 灿唐 爱搜书 灿唐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灿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金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佶并收藏灿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