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灿唐 爱搜书 灿唐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是皇上,不是长孙皇后?”范晶晶惊讶的问道。

    由于范晶晶跟皇家的关系比较密切,所以出来传旨的宦官对范晶晶也比较客气。

    “是皇上传召!”

    范晶晶皱起眉头,皇上传召那代表是“政事”,什么时候“政事”能够跟一个女子扯上关系了?

    “难道皇帝开始婆婆妈妈,也关心起儿女的教育问题了?最近他们好像也没什么状况?学习的进度有快有慢是正常的吧?”

    范晶晶先自我检讨。对她来说,客户家长找上门来,对她经营的事业必定产生影响,何况,她的客户家长只有一个。

    现在她虽然没有依靠客户家长的薪资过活,但是对方提供的人力,可以降低她现在的压力。

    对她来说,这些人力才是无价之宝。

    现阶段还是必须讨好客户家长。

    她希望很快能够熬过这一段时间,真正的能够独立起来,不靠外界的力量来经营范氏庄园,达到下一阶段的目标,自给自足。然后再跨越到拥有盈余。

    现在虽然有了几个作坊,但是都还在烧粮食的阶段,没有跨越到下一步。

    “范晶晶见过陛下、娘娘。”

    宫殿里虽然有七八个人,但其他人都是隐形人物,范晶晶必须假装这些人不存在,有资格把他们赶出去的,只有皇帝,还有长孙皇后。

    “我听皇后说,你早就透过朕的儿子女儿,预见了这一次蝗虫的灾害,并且警告接下来的旱灾……妳怎么能够确认旱灾一定会发生?”

    范晶晶在心底翻白眼,要是理论能够说明,她早就昭告大唐所有的人。

    她之所以知道,不过是这次的旱灾太大,而且发生在长安,所以历史有了记录,并且着墨了许多,不过李世民能够及早意识到灾难的发生,也算是一件好事。

    灾难的发生并不是大唐领域,如果能够提早从别的地方把粮食运送过来,至少在群不会这么惨。

    只要让必须买粮食吃饭的人,能够买到一点粮食,他们就能够熬下去,直到下一次春暖花开。关中地区就不会经过一次大洗牌。

    也能够让大唐的人口,维持稳定的增长。

    在历史上,各种因素造成大唐的人口一直维持在低谷。

    人口数量,连汉初的数字都达不到,这也是李世民占领了那么大的土地,没有办法进一步经营的重要。

    即使要移民,李世民也是把人口移到关中地区,为了增长人口,朝廷一只让妇女维持早婚的惯例,殊不知,妇女过早结亲,怀孕生小孩,只会增加妇女的死亡率,也会让小孩的品质,素质不良。

    如果范晶晶能够提出理论数据,她一定会把数据呈现在皇帝面前,争取延后结婚。

    私底下,范晶晶觉得自己还年轻,可不想过早的进入婚姻的殿堂。

    但是她清楚明白的发现,如果继续做一个平民百姓,她的婚姻将成为官方分配的工作。

    不管在哪个时代,婚姻对一个女孩,来说都是一个重要的问题。

    范晶晶不想要婚姻掌控在别人手上。

    范晶晶也知道,只要事情关系到国策,就没有那么好更改,因为所有的事情都牵涉到很多人的利益,不会有任何一项改变,是所有人都得利的,有得力的就不得力的人。

    对于家里不想养女孩的人,早点把女儿嫁出去,可以减少一些损失,并且利用嫁女儿赚一些钱回来给自己的儿子添加聘礼。

    范晶晶抬头看看天,心里想着怎么圆满的鬼扯,对于需要想象力的事情,她天生不擅长,何况在她那个时代,鬼神之说已经不太流行。

    她很想说出科学化的论据,但是后世所有科学化的结果是大家相信科学,所以科学家提出的研究和理论,其实只有少数人彻底去研究因果关系,大多数人得到结果就相信了。

    但是李世民肯定不是这种人,对于操控一个国家的人,做任何决定的时候,都必须小心再小心,要相信一个人也必须经过各种考证。

    如果范晶晶扯一个不圆满的谎言,而非李世民看破,她的下场一定死得很惨。

    那片土地,李世民可以给她。

    也能够收回来。

    言之成法,说的就是皇帝。

    妳违背了皇帝,也就是犯法了,要受到法律的制裁。受到法律的制裁,抄家灭门,在封建时代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在范晶晶看起来,官当到头,最后都是要抄家灭门的。

    事实上,生活得比较含蓄一点的勋贵,还是能够伴随这个朝代活得长长久久的。

    只是在历史上能够出头的人,似乎都要经历很多抄家灭门。

    梨园的姑娘这么多,到底有多少家族当官当到命都不存在,范晶晶很想统计一下。

    在封建时代,不是没做错事就没事。要你整个家族都没做错事,那才是真的没事。

    由于做的是会牵动整个家族,所以每个人在做事之前都必须衡量。

    然后并不是每个人都拥有纵观局的智商,在很多时候,人都只能看到眼前的一亩三分田。

    事实上,范晶晶已经说中了蝗虫灾害的发生。旱灾的迹象也已经非常的明显。关中地方的春耕,由于没有雨水浇灌,所以情况非常的恶劣。

    水车并不是一个新的发明,在大唐已经有一些富有人家拥有水车,然而水车能够灌溉到的范围仍然非常有限,很多田地并没有在河流旁边,也就是所谓的看天田。

    即使是在河流旁边,由于长时间不下雨,也出现水位降低的情形,在这种情况之下,为了抢夺水位的械斗就不时发生。

    不争不行,没有了水,大家都要饿死。

    受到影响的不只是民间的百姓,还有许多高官富户。

    即使是高官,很多家里都拥有万顷良田,这时代的人有了钱,就拼命的买土地,虽然土地生长出来的作物,能够得到的回馈金额并不多,但是总是一个稳定的收入,何况缺钱的时候,土地在手还能够成为资财卖掉。

    对所有人来说,没有比土地更保值的。

    何况,大唐的赋税不是针对田亩,而是针对人,拥有更大的土地,不算太亏本的事情。

    现在他们最烦恼的事情,大概是找人来耕地的事情。

    唐贞观元年人口还是非常的稀少,人口密度极低。

    土地生产效率也极低,书本里所说的科技并没有完的散播在关中的这一片土地上。

    在范晶晶的观察力,使用最原始的方式耕作的仍然占大多数。不是他们不想用,更先进的方式耕地,而是他们买不起那些工具。

    或者是他们生活的范围太过狭小,过了隔壁村子以外的事情,就不是他们眼界范围内的事情。

    他们每天从早忙到晚,到了晚上可以休息的时候,却用不起蜡烛,只好早早去睡觉。

    这样他们自然没有空闲走出自己的村庄。

    在后世,许多她不能够想象的事情,都正在大唐上演。

    现在范晶晶已经有冲水式马桶,虽然范晶晶知道的技术不多,但是就如冲水式马桶,其实很多事情,人们只是隔了一层膜,穿破了这层膜之后,他们的生活就能够迅速进步,完不需要科学技术。

    越是生活化的事情越是如此。

    “范师?”李世民的声音响起。

    范晶晶才发觉自己竟然开始胡思乱想,都不知道想到天边哪里去了,她努力回想了一下李世民提出的问题,努力整理了一套说法回应。

    她说的都是真话,只是这些真话说的不完,不能够说她骗人。

    对她来说,水云宫就代表她曾经活过的世界。水云宫是个代名词。

    “陛下,微臣在思考如何回答这个问题?”

    但知道这个时代你我在正式的应对上不成。要如何自我称呼成了一个大问题。

    她想到自己身为皇子皇女的老师被封了少师这个职位。勉强也算是当官的。

    臣妾这个名词她可不想用,所以想了半天,她还是自我称呼为微臣。

    “哦,范师还有什么难言之隐?”

    “不是什么难言之隐,在我们水云宫,人人都知道……有一本书,记录着古今的天象,我有幸目睹,刚好翻到贞观元年的天象……”

    范晶晶的话说的非常的白话,但是她说的话里面对贞观皇帝而言,隐藏了太多消息。

    这本书是谁著作的?竟然能够预测到贞观元年会发生的事情?能预测到今年发生的事情,那么还有没有预测到之后的事情呢?

    还有另外一个可能,范晶晶说谎。

    对贞观皇帝来说,后面一个选择比较可信。

    然而,贞观皇帝却不自觉的选择了相信前者。

    然而这怎么可能?

    “那本书谁著作的?”

    “那是集合众人之力所完成的,水云宫有非常多的人投入了这项著作,我原本以为那是胡诌的,想不到竟然是真的……”

    “妳以为那是胡诌的?那妳到手的所有的钱财为什么部都拿去买粮食了?”

    范晶晶扯得谎被戳破,然而这个谎言被戳破,没什么大不了的。

    “我就记得这一年的预测,万一是真的,如果不准备一些粮食,我不是要被饿死吗?”

    范晶晶是女人,自然不需要跟一般当官的人,正儿八经的说话。

    不过她也不能够对李世民巧笑倩兮,把自己的魅力发展出来。..

    她可怕李世民看上自己,要知道,当初李世民看中武则天的时候,李世民已经是个老人,而武则天的年纪比现在自己的年纪还小。

    听说武则天以前的名字叫武媚娘。她的长相在小时候真的有一种媚态。

    范晶晶虽然也是个绝色大美女,但是她的长相比较端庄,如果不是特意显露小女儿的娇态,那股妩媚不会流露出来。

    在李世民的面前,她努力做出符合年纪的严肃。然而搭配她讲的话,却让李世民觉得有些搞笑。

    其实在李世民年轻的时候,尤其是长孙皇后还陪在他身边的时候,虽然他也会宠幸后宫美女,但对年轻的他来说,稳定朝政,开疆拓土,比其他事情更为重要。

    至于跟美女玩床事业,对他来说只不过是休闲而已。

    直到老年之后,整个天下已经稳定,朝政也按部就班,虽然时不时来个造反,但是这些造反都没有伤筋动骨,对他来说也是轻松就能够解决的事情。

    只是伤感情的事,这些造反的人当初都是扶持他的人,让李世民不知不觉对身边的事物有点感伤。

    同时李世民也陷入所有男人的毛病,色。

    所以有人说年纪大的人戒之在色。

    “妳可确认旱灾一定会发生?”

    “蝗災已经发生,相信书里说的是事实,那么旱灾就会发生。”

    “朕也想看那本书……”

    “微臣没有带过来,那是水云宫的宝贝。”

    李世民并没有问范晶晶旱灾如何解决,只是大略问了一下旱灾的范围。

    可惜范晶晶一问三不知,只能够知道关中地区会大旱。其他地方她就不知道了。

    只要不是大唐所有的地域都大旱,李世民相信朝廷的运作能力,虽然不能够彻底解决问题,但是减低旱灾的影响还是能够办到。她就没有继续针对旱灾来问范晶晶。

    而是问眼前他最头痛的事情。

    或许李世民也不知道她为什么会开口询问范晶晶。或许也只是随意一问,没想到范晶晶真的给李世民了一个稍微能够缓和问题的解答。

    “蝗虫灾害没有什么解决的方法,当她数量大到一种程度的时候,只有让他吃不到东西,自己饿死。

    不过我们还是可以尝试一些方法。

    所有的虫都有聚光性,所以我们夜晚可以在野外点燃火焰,至少能够烧掉一部分。

    还有蝗虫对鸡鸭这些禽类来说,是营养丰富的食物。虽然会把田里的作物都吃掉,但是相对的养些鸡鸭鹅,还是能够增加一些生产,到时候卖掉鸡鸭鹅换粮食也是个好办法,总不能够,这段时间都没有收入。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蝗虫本身就是食物,而且是美食,把皮剥掉,油炸后吃它里面的蛋白质,非常好吃。

    对了,微臣可以收购一些蝗虫……不过微臣的粮食不多,要是陛下能够借微臣一些粮食……”

百度搜索 灿唐 爱搜书 灿唐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灿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金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佶并收藏灿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