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灿唐 爱搜书 灿唐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范晶晶认为土豆种之前必须说清楚,免得她成为背锅侠。

    越原始的社会,背锅侠越多。不过给背锅侠的承诺,更多的会实现。

    在原始的社会里面由于人的相似度往往比较高,信用度是最高的。

    为了达成诺言,一诺千金的事情,处处可见。

    对于范晶晶的警告,皇帝李世民的回应,只是凶狠的瞪了范晶晶一眼,并没有跟范晶晶说明他的决策。

    然而,皇帝让上林署继续种土豆,并且把一些土豆作为奖励,送给一些田多地多的勋贵人家。

    至于范晶晶,什么都没有提,就让范晶晶回去了。

    范晶晶出了上林署大门,梁书几个看着范晶晶,眼神里充满着八卦,但是范晶晶没有主动说明,他们也就没有问。

    这大唐,上下之分还是非常严厉的,虽然他们不是范晶晶的农奴,但梁书等人算是范晶晶的雇工,彼此之间还是存在上下之分。

    范晶晶不说,他们也不能够强求。

    上林署在长安城外,等他们进了城,时间已经差不多了。

    “我们得早一点找个住宿的地方,要不然就会被人关起来了,房门关起来之后,坊外的大街就不准有人来来回回的走。”

    无论是范晶晶还是梁书他们,都不是长安人,也没有住过大城市。

    自然然不知道坊门关起来之后,坊内的街道还是会灯火通明的营业的,不过也要看是哪个坊,如果坊内有大官居住,大官又喜欢安静,就基本不准闹了。

    达官贵人居住的几个坊,管理还是比较严格的。

    不过他关注人的地方,他们居住的空间比较大,户数比较小,而且他们买东西往往会去东市西市不会在坊间购买。

    毕竟负责购买的往往是下人,他们也不用亲自去走动。

    坊间大部分是小商贩,而且有非常多脱离管理的摊贩,背着篓子就走卖在各个街道。不像东市西市所有的商品都有官方的管理。

    就算主管的官员不是非常的了解,但是他手下的胥吏都已经是工作非常久的,而且往往是父死子继,就算有些贪污,但是这些贪污几乎已经形成了惯例,如果这样的贪污是一般的商家没有办法接受的,迟早会闹开来被人处罚,所以胥吏管理也有一套的规则。

    范晶晶想找住宿的地方,但是他对长安也不熟,梁书他们更是第一次进长安。本来他们早点到的时候,可以早点把住宿的地点定下来。

    这时候只好去最贵的东市西市寻摸,毕竟在这两个地方商业是聚集在一起的,同性质的店往往会聚集在一起,找起来比较方便。

    如果是一般的坊市,很可能同一个地方聚集的各种商店,除非这个坊专门做某种特定的生意。才会出现整个坊的店家都是同质性的,不过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其他不想经营这样的店家,或者是受不了这样的店家的住家,可能就会搬走。

    不过这样的店家却很受某些有钱的子弟的欢迎。

    同样的这些店家也提供住宿,不过他们欢迎的客人可不是范晶晶这种性别的客人。

    范晶晶以前的住在西市附近,所以她对西市还是比较熟悉,然而他却知道西市并没有很多的读书人。倒是东市附近,有大学的存在,所以有非常多仕子在附近进行各种的活动,租的房子也多在那个地方,毕竟那里离权贵也比较近,更重要的附近有他们最喜欢进行风花雪月的地方。

    然而范晶晶的目标并不是这些眼光装在头顶上的仕子。

    她的目标反而是男人玩乐的地方的女人。

    这些女人总会年华老去。年华老去,还没有办法找到人从良的。只能够留下来做一些简单的工作。生活当然跟以前差别非常的大。然而范晶晶不是来这里发挥同情心的。

    花街的女人有些只是纯粹的卖肉。但是有很多是带着才艺来贩卖。

    即使是官家的女人年纪大了要赎买也比较容易。

    范晶晶想要从这些女人找一些能够读书识字的人。即使要让她们从良,比较麻烦。但是重新训练一个对文字掌握度非常高的人,更为困难。

    不过她并不想晚上进入这个风花雪月的方式。所以只好在东市找个地方住了。

    范晶晶理所当然的做了个人防,因为他受不了跟别人住在一起,何况出门在外单独的女人也不多。

    所以范晶晶要了一个单人房,梁书等人就去住了最下层的通铺。

    本来范晶晶很想说,这一夜匆匆的过去了。就算客栈的床,睡起来比较不舒服。让她想到锦江之星的床铺,有多么的舒服。开始想着开发弹簧床的工作。然而半夜时候下方传来的打豆的声音却惊醒了范晶晶。

    好奇心会害死人。偏偏只要是故事的主角,都不能够没有好奇心,还必须主动走上找死之路。

    范晶晶明知道外面很危险,还是担心梁书等人会出什么意外。

    穿好衣服,范晶晶急匆匆的走下去,梁书他们睡的地方也是在一楼,所以当范晶晶下到一楼大堂的时候,就发现了声音的来源,其中打架的一方竟然是梁书,发现是梁书之后,范晶晶反而不敢出声讲话,怕干扰了梁书,让梁书不小心被对方砍伤对方的手里,可是有大刀。虽然不是官方制式的唐刀。在一般没有刀的人的眼里,还是非常有杀伤力的。

    不过范晶晶的到来,却让眼观四面耳听八方游刃有余的梁书发现了。

    所以他就不再跟对方游斗,而是把对方拿下。

    等确定梁书把对手拿下之后范晶晶才开口:“怎么回事?”

    范晶晶此时身后都是下来观看的人都是男性,整个客栈大堂里,只有她一个女人,身为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范晶晶真有点害怕。

    她更害怕梁书等人被抓去法办,到时候留下她一个人。

    “大娘子,对不起,我们抓的这个人,持刀威胁我们房里的人。本来大家都想要打他,但是我担心大家受伤,就主动出头。”

    范晶晶有点无语,听梁书的说,他们通铺房里的,没有几个是乖乖被抢的主,有压迫,马上起来反抗,但是梁书身手比较好,就把场子让出来给梁书,让梁书更好发挥。

    范晶晶也发现,从刚才的战斗看起来,梁书还真的是一个高手。

    这件事有梁书同房的人作证,倒是没有什么问题。

    这时间也不方便告官,客栈的掌柜在这个时候出来,让人把抢劫犯先关起来。

    然而众人各自散去,只留下梁书和范晶晶。

    “这位大郎,还得麻烦你跟着去一趟衙门。”

    梁书没有回答,而是转头看向范晶晶,想要得到范晶晶的同意。

    要知道,他现在任务在身,可没有人身自由。

    对于范晶晶提到的上工时间,下工时间,他有点明白,但是这次跟范晶晶出来,在安把范晶晶送回去之间,他是不能下工的。

    梁书还没有加班的概念,只是他认为他是范家庄园的一份子,出门在外主子自然是范晶晶。

    “我也一起过去,时间不会耗费太久吧?”

    范晶晶知道这个问题,问梁书是没有用的,因为梁书跟她一样都没有经验。所以她问的是客栈的掌柜。

    “这要看衙门现在有没有别的事情要忙?时间都是不一定的。”

    范晶晶知道官方的事情只能够配合不能够讲价,何况她现在可不是高高在上的大官。

    想要让别人配合你,那只有你的地位够高才行,在封建制度里面,就是有不同的不同的身份地位所组成。

    的身份地位低的人只有配合身份高的人才能够活命。

    事实上范晶晶的人生里面,似乎大部分的高低不是由一个人的地位决定,而是由一个人拥有多少财富来决定。

    除非一个人拥有特别高超的政治地位。

    她认为马爸爸就非常有影响力,也非常有地位,虽然她是在商界而不是在政界。

    来到大唐的范晶晶,很想成为一个很有力量的马爸爸,影响大唐政治的走向。

    大唐的辉煌,是建立在他的对外发展上,但是大唐内部,其实一直都拥有非常多的问题,这些问题,足以令范晶晶在大唐过得不是那么舒服。

    范晶晶也没有办法让梁书一个人去衙门,所以就点头同意。

    衙门也算是读书人聚集的地方,反正范晶晶现在就准备物色读书人。去花街柳巷和去太学或者是去衙门,对她来说没有什么差别。

    只是她本能的想多找一些女人来帮她,毕竟让男人来做事总是隔了一层,不是很好领悟她的意思。

    即使是牛师劲,他也只是在厨艺方面能够完的做接盘侠。

    但愿是牛师劲的思维模式,还是大塘模式,而且还是标准的大男人主义,只不过因为父母的关系,没有像其他的男人一样认为三妻四妾是非常正常的事情。

    从父母的恩爱,跟其他家庭作比较,就能够发现,家庭单纯有家庭单纯的好处只不过,牛师劲的母亲就会非常的辛苦要一直生小孩,生小孩的危险性挺高的,牛师劲一直以来也非常的担心。

    他觉得娶了范晶晶之后,不能够让范晶晶一直生小孩,所以他必须多娶几个女人来帮忙生小孩。

    让家族开枝散叶,也是男人的责任。

    家里的母鸡已经成长快要能够生鸡蛋了,接下来很多东西都会流水线的成熟并且可以出产,需要更多人能够规划这些东西的出处,不能够部自己吃掉,得要拿出去换一些铜钱或者粮食回来。

    范晶晶在制作积分卡的时候,原本并没有想太多。但是积分卡开始流通的时候,他注意到积分卡其实类似于纸币,只不过是属于民间自发的一种行为但是民间自发的行为还是能够扩大影响力,至少让开元通宝少量发行的世界多一点买卖的管道,能够让这个世界的物资更丰富化,要知道没有商业行为的流通是让人们的生活变得简单简朴,但是底层的人更没有机会吃饱肚子,只有生活极大的丰富,划分为底层的人,才能够获得救助,过上吃饱饭的日子。

    但是如何维持农业的发展,但是又不会让粮食的价格高到人们吃不起,其实不管是哪个年代的人都在想法之中,完的商业化其实也是非常恐怖的事情,因为大家都知道,垄断一旦发生那么垄断的人如果没有足够的良心道德很可能让某一个东西的物价,造成这个世界的丰富的物产崩盘。

    事情商量好之后,各自回房间睡觉,第二天早上起来,用过饭之后,掌柜的带着人就往衙门去了。

    范晶晶也跟着过去,这才知道到衙门还见不到衙门里坐台的人,报案的时候只能跟胥吏登记一下前因后果,既然人已经抓到了,也就没有什么事了。

    胥吏倒是非常严肃的问了梁书前因后果,有了掌柜的佐证,倒是没有什么事情。

    范晶晶注意到衙门里的胥吏的人数非常多,好像超过了法定人数。

    但是每个胥吏好像都非常的忙碌,愈是忙碌的人,脾气也愈不好。

    但是身穿官服的人,好像非常悠闲,往往吩咐了一句话出去,这些胥吏就得忙得团团转。

    但是范晶晶也发现,有些人似乎是来卡位的,就是官员吩咐他们办事,也一付爱理不理的样子。

    估计就是后台有人,做人又不知道分寸的人。

    范家农园能够从胥吏里挖人吗?

    看得出来,会办事的胥吏人数还不少。然而,看他们的神情,还有他们对外人的应对方式,范晶晶摇了摇头。

    接触了当官的门槛,这些人是救不回来了。

    范晶晶偷偷的看了身后的梁书等人一眼,却惊讶的发现,梁书等人,却没有太大的表情变化,只是按照需求,应对,然而就走到范晶晶后头。

    “你们想当官吗?”范晶晶忍不住问道。

    在她想来,不想当将军的武人,不是好武人。

    “不想。”梁书回答道。

    这真的出乎范晶晶的意料之外。

百度搜索 灿唐 爱搜书 灿唐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灿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金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佶并收藏灿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