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灿唐 爱搜书 灿唐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范晶晶习惯吃甜的豆花,叫来咸的豆花,叫的时候心里还是忐忑不安,不知道自己吃不吃得下咸的豆花,结果咸的豆花才放到她的桌上,她当即乐开了,这不就是豆腐汤吗?

    咸豆花的配料完是豆腐汤的配料,而不是把甜豆花的花生红豆等等的配料弄成咸的。

    在范晶晶的心里,这样的配法是挺恐怖的。

    果然是小时候吃的食物,会形成一种既定的框架。

    想到这是嫩豆腐汤,她就很开心的喝了。只不过喝咸的东西,她就想要喝茶。

    “你们这里有开水吗?”

    “水没有煮开,只有白水要吗?”

    “还是给我一杯开水。”范晶晶摇摇头。

    虽然这个时代的水非常的干净,但是她要喝的水一定要是开水。

    在她穿越前的那个年代水虽然味道不怎么样还加了氯气消毒。但是得病的几率也降低了很多。

    范晶晶可是知道古代瘟疫是时不时的发生。

    甚至欧洲的黑死病,流传了好百年,让他们的人口大量的减少。

    中国各地的瘟疫也非常的多。但是由于对人口活动的限制。让瘟疫的发生仅在小范围。

    而大部分的瘟疫在复原之后。都能形成一定的抗体。

    保持整洁的生活习惯,是大量人群聚集的地方保护自己的重要方法。

    等开水上来之后,范晶晶放了一点茶叶进去,等香气上来之后,才慢慢的啜饮。

    这些茶叶是穿越带来的安溪龙井茶。她特别喜欢龙井茶的味道。等她的茶树可以采收的时候,她准备让炒茶师训练揉捏龙井茶的功夫。

    想要让茶叶团成一个美丽的团龙茶米,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幸好这家店卖的东西虽然简单,但是还是有很多的零嘴。烧烤炖似乎是这个时代烹饪的重大特色。

    他们已经把这几种烹饪方法,还有有限的食材做到了极致。

    大唐也有美食只不过范晶晶提供的美食,对他们还是有一点新鲜感。

    范晶晶知道以后她会用美味的食材,替自己的餐饮店加分。可惜她现在的钱还不是太多。只能够在范家庄园里面开一些餐饮店。还有在旁边的范家小镇开餐饮店。

    想要在长安城内租一个店面,没有跟人家合作,还真的办不到。

    派出去的三个人,只带了一个人回来,出乎范晶晶意料之外的,来的人是一个官,反而花姐们待的酒楼,没有派人出来。

    教坊是新成立的机构,负担的太常寺太乐署一部分的职能,人手也是从太乐署分出来的,相对于太乐署,教坊收到了更多罪臣的年轻的妻女,还有一些俘虏,如果人手不够,会出钱到外面购买,也就是所谓的官女支。

    唐朝官员会定时举办宴会活动,而宴会活动的时候就是教坊派出人员的时候,同时这些人员也要服务一些达官显要,地位不够的,还没有办法成为被服务的对象。

    “听说你们的目标是一些老人?而且是识字的老人,你们就愿意花钱买?”

    教坊的人来到范晶晶的面前,也没有多说废话,直接开口说道。

    范晶晶充分体会到,其实古代人没有后代的人想象的那么多弯弯绕,大部分讲话是比较直接的。

    即使是要讲人情,在自己人面前也是非常直接,在别人面前他们干脆闭口不讲话。免得替自己要攀附上的人带来灾祸。

    从对方的话里,范晶晶似乎想过什么灵感。按理说教坊是新成立的机构,机构里应该没有太多的老人,大部分都是年轻的血液。但是这个官员吐露的话里面,似乎他们教坊里面有很多的老人,而且他们对老人是非常不待见的。

    毕竟他们的表演活动没有什么老人出头的机会,教坊里面的老人,几乎是除了技艺精深的以外,几乎都必须想办法处理掉。

    教坊才新成立,严格说起来,大部分的人之前都是太常寺太乐署的“公务员”。

    这些以技艺为工作项目的官署,平常不太对外招人,大部分是父传子,母传女,代代相承。

    教坊虽然属于太常寺,但是定位太过特殊,不但不算是公务员的一份子,还是地位最为低贱的人,甚至比罪犯也没高多少。

    “我们接手了一群年纪大的老人,这些老人有一些技艺,不过身体已经不行了,样貌也没有年轻人那么美丽,但是不是每一个人都识字。

    但是他们长久跟乐器相伴为生,也没有一般人的谋生能力,做一些杂活都做不利落……”

    这个官员就这样跟范晶晶开始谈起人口贸易,范晶晶突然发现,她也不需要去找那些私人酒楼了,光是教坊,就能够提供一百五十七名识字的人,还有三百多名看得懂乐谱,但是不认识字的人,或者是说只懂几个字,但是书写不流利。

    而他们所谓的老人,只不过是年纪达到四十五岁的人。

    三十岁到四十五岁的女人,他们还有另外的用途,所以并不准备出清,虽然已经徐娘半老,但是这个年纪的女人还能够做一些事情。

    范晶晶估计猜测到对方为什么不要这个年纪的女人,这个年纪的女人估计是不能够生育了,这样即使是一些,人家也不愿意收。

    大唐人真的是荤腥不忌,只要能生的女人,都能够接受。虽然教坊的女人接受过很多男人,但是这些女人的才艺却是不错的,有些男人娶回家的目的是生孩子,有些却是为了请一个免费的才艺老师,教一些才艺。

    人很多,但是范晶晶却没有足够的钱和粮食。她拥有的粮食一直在流通状态,想要一次凑这么多出来,却有些问题。

    官员却说道:“我不怕妳赖帐,只要你分成二十四期给我就可以了,当然,晚些给的,要加一点利息。旬日给一次可以吗?”

    一般人根本不可能接受这个条件,要知道,粮食这种东西,不是随时可以生产的,一年才有一次或者两次。

    大唐很多关中的田地,还没有办法办到一年两获,还只是一年一获,一年两获是什么概念,其实一般农人还真的不知道。

    然而范家庄园却是现在长安接收粮食的中心之一,外地运进来的粮食换成范家作坊生产的工艺品,再次离开,而做仿的工艺品大部分的材料是木头或者是范家作坊的产物,除了铁料之外,几乎不假外求,除了一些精细产品之外,范家庄园的编织,也是赫赫有名,范晶晶给了很多的图样,而范家庄园的妇女们,把这些图样编的出来,有的是竹编,有的是木编,即使做个簸箕,也做得非常的精致,最重要的是他们生产的一批风鼓,风骨倒是没有卖到其他地方去,因为它的体型比较大,运输有点困难如果没有走水运,这些风鼓可能会散架,所以卖的地方大部分都是大运河一带,大运河一带也是农业生产的重要地带,这些商人敢带着风鼓回去,就是因为有许多富裕的地主,就在临河一带。

    风鼓由支架,风箱、漏斗、粹物出口所组成。主要由木质材料所构成。

    主要的功能是筛除谷物中的杂质。

    大唐筛除谷物中的杂质的方式,还是以人工扇风的方式,这样的方式比较没有效率。

    使用风鼓时,只要将谷物由漏斗上方,倒进斗内,谷物下落,摇动风扇扇风,借风力把下落谷物中的细碎向前吹,细屑由前方的出口处飘出,质重的碎谷向下落,从出口的斜坡掉入,预备好盛放的容器内。

    如果没有风鼓,只能够借由人工扇风的方式来做簸扬筛屑的工作。

    随着范家庄园的人数不断变多,范晶晶把更多生产的工艺分享出去,林林总总的以木头或者是铁器制作的工具,不断的从范家作坊生产,然后运输到各地去长安都还不见得有机会使用到。

    她倒是没有准备把分享出去的这些工艺握在手中,这些工艺品有很多别人是可以模仿的,模仿之后可以提高大唐农业的生产,她不但希望别人多多模仿,还希望能够遍布到大唐。

    至于她以后赚钱的方式,她准备让大唐富裕起来之后赚有钱人的钱。

    现在她只是透过粮食运送的方式,快速的把这些产品散播到更远的地方。

    如果家家户户都有这些产品,粮食生产增加一倍不是问题。农人也能够更多一点空闲的时间,投入其他产业的生产。

    至于姜铁匠,范晶晶用木头做了一个农家用的风柜,做示范给姜铁匠看,并且告诉他,这可以增加铁炉的温度。

    至于木头做的风柜,自然交给范家作坊继续使用,并且仿制。

    这次多了这么多女人,估计孙二郎他们的压力会很大。

    这些女人多半是孤家寡人的存在,也不太存在嫁人的可能,范晶晶对她安排,倒是跟一般村民不同,这些人可以集体住宿,彼此照顾,并当成范家的人来培养。

    如果她们不介意,名字可能就要改成姓范了。

    身份,范晶晶问过,这些人卖过去,并没有良民的身份,还是奴仆的身份。

    对这些人来说,良人的身份,或许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不过,最后还是要看他们本人的意见。

    年纪大还有一个好处,估计没人敢动手,大唐的人尊老爱幼的美德,还是能体现在日常生活,只要不遇到那些勋贵出行,估计没什么事。

    “梁书,把婆婆们带回去,没有什么问题吧?”

    范晶晶这时候才想到这么多人,虽然可以分期付款,但是要把这么多人带回去也是一大问题,但是都是女人,没有办法走长路的女人。

    这个时代的人还没有开始流行绑小脚,但是这些人虽然没有绑小脚,但是很少出门活动,如果他的职业是跳舞那还好,跳舞的人体力都不错,但是如果他的职业是玩乐器的那问题就大了,玩乐器的人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坐着。

    “我忘记问了,有没有人身体不适,不适合走动,也不适合坐车。”

    范晶晶突然记起这样东西。

    官员先回去了,想要整理出名单,并且把人送出来,也需要一点时间,范晶晶也需要回去,准备一部分的钱来做交易。

    也就是说范晶晶还必须在这个地方住一个晚上。平康坊当然也是一个住宿的地方,也有一般人住宿的处所,甚至有普通人家,但是范晶晶身为一个女人,而且还是一个漂亮,比平康坊所有的女人都漂亮的女人,既然不适合待在平房,她也不想要整天带着目篱,这样看前面走路的时候都有网状的痕迹,非常的不方便。

    “如果有生病的人,又不想舍弃的话,可以用牛车载他们回去,车走慢一点就不会感到震动那么难受了。”

    梁书知道范晶晶为什么不喜欢坐马车的原因,范晶晶向来非常有同理心,所以梁书必须解释,事实上大唐的人一般也没有范晶晶那么金贵,这些许的震动对他们来说都是非常正常的事情。

    虽然把人带回去的这一路非常的折腾,不时有人没有办法走,只能走走停停在路边休息,这些人年轻的时候都是做风月场所的工作,而且多半也算是艺术家,所以体能特别的弱,跟一般大唐人从事农作的人是不一样的。

    走回去的时候,范晶晶也利用时间注意跟每一个人谈话,了解到对方以前从事什么,至少对方的专长也能够了解,至于对方不愿意说的事情,范晶晶也不会强迫对方说。

    如果这个人曾经得罪过什么人,旁边比较有眼色的人也会偷偷的跟范晶晶说,所以范晶晶部弄懂了之后非常的惊讶,这些人几乎包办了所有跟音乐有关的事情,从舞蹈创作乐曲,还有各种乐器包含制作乐器,都是在行的。

    虽然不是每一个人都十项能,但是把部的人组合在一起却是行的,有些作业去必须比较精细的手,才能够制作,但是年纪大了之后手难免会颤抖,就没有那么精细,但是范晶晶认为这样精细的工艺可以交给其他人。这些人又没有后代子孙,也不会让自己饿肚子,在教坊里面,本来就负担教学。

百度搜索 灿唐 爱搜书 灿唐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灿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金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佶并收藏灿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