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灿唐 爱搜书 灿唐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接收牛夫人所带来的粮食,范晶晶自然不需要亲自动手,只要旁边的帮工帮忙把粮食收纳入库就好了,范晶晶连碰都不用碰。

    粮食的量非常的多,需要耗费的时间也不少,毕竟范家庄园闲空的人也不多,粮食现在是贵重物资,让以工代赈的人搬运粮食,搞不好他们就把粮食整袋搬走。

    范晶晶也只能够让范家庄园里面充满荣誉感的员工来搬运了,但是这样一来,她总不好把牛夫人放在一边自己回去休息,只能把牛夫人进去亲自陪着,喝几口茶,吃点小点心,别聊天。

    等粮食搬完之后眼巴巴的等牛夫人亲自告别,要不然人家主人亲自来到这个地方,你东西收完就走人,于礼仪来说是过不去的。

    幸好有夫人也是非常的识相,也想给范晶晶一个好的观感,她身边有人来报告当时已经搬运完毕,她就跟范晶晶告别了,言谈之间都非常的合宜,像是一个好婆婆。

    牛夫人的这次培训大部分在谈她肚里的胎儿,以及在唐朝养胎的重要经验。范晶晶也会认真听着,并且分析哪一些算是古代的迷信。毕竟她也想生出一个健康的小孩。

    如果以后不在找一个男人,或许这就是他唯一的小孩,必须想办法健康的生出来,健康的长大的遗传疾病,以及后天所造成的婴幼儿疾病非常的多。

    因为这个时候并没有医生能够事先帮你检查怀胎的婴儿有没有问题,有问题的婴儿会提早结束怀胎的过程,但是这个时代因为没有这个手续,所以孩子不管正不正常都会出生。

    只不过不正常的孩子在出生之后,大部分也只有夭折的一个命运,不要说这个时代孩子特别容易死亡,就算营养充足,因为不正常的孩子不受待见,很难平平安安的长大。

    大部分贫穷人的孩子更需要担负起养育自己的责任,所以没有办法拥有足够工作能力的孩子,往往就只有饿死一途,或者遭受父母抛弃在荒山野岭成为野兽的食物。

    范晶晶面对牛夫人向来都非常有压力,并不是牛夫人对他施压而使两人的关系中间卡着牛师劲,让范晶晶一直觉得非常的尴尬。

    范晶晶把人送走之后。回到自己的房间就研究起自己的地盘到底有多大。

    但是这个时代的手绘地图实在是没有办法具体的描述出实际的状况,对大家更没个准头,做什么事,都有凭经验。要找一个有实际比较精确范围、有经过测量的地图必须去官衙去找一些专门负责测量的胥吏。

    这个工作,算是世代承袭,如果不小心传承断了,还要花好多时间找旁边的县衙胥吏的庶子培养。

    测量的地图对他们来说这是收税还有百姓地产的参考,内容位置,还有尺寸比较实际。

    皇帝李世民封给范晶晶的地方是官衙以往不曾经测量过的土地,属于荒山野地,只是大概说一个明显的范围,还要范晶晶重新介定,然后送交地方官府备案。

    封地,就是不用缴税的地。

    皇帝分给范晶晶的土地,有些可能是已经有人开垦过,并且提报道县衙,这部分的土地的所有权,其实不属于范晶晶,而是属于开垦者。

    当然,日期的介定是皇帝下达圣旨的这一天。

    但是如果有人开垦。但是却没有去官府报备,也就是没有缴税的话,这些土地开垦的所有权,实际上是不受承认。

    但是这个时候范晶晶跟这个人就有所谓的利益冲突,对于自己曾经付出劳力开垦的地方的人,都会认为是自己的。

    开垦的人辛辛苦苦的开垦,只是没有付给这个说国家所有人税收,说起来国家的所有权其实就是这世界最强的恶霸,什么事情都没有做,就想要从田地收取一部分的税收。

    至少对大部分的人,好不容易辛辛苦苦工作赚到钱,却要拿出一部分给国家,都是心有不甘,能省则省。

    但是又不能说皇帝朝廷没有做什么事情,因为如果没有皇帝来管理国家,或者是没有人来组织管理这个国家的话,你就算开辟了田地,只要力气比你强的人一样会霸占你的土地。

    要不是有国家有法律来管理这一片土地,强临弱暴寡的情形就会不断的发生。

    虽然有时候地方衙门跟这些强盗土匪也没有什么差别,但是绝大部分的地方衙门还是明辨是非的,只不过会有点贪,贪多贪小的差别。

    但是最起码土豪恶霸不会随随便便的去欺凌你,也得找个借口。

    更何况北方的游牧民族,对这片肥美的土地都非常的向往,恨不得把大唐的人部都变成自己的奴隶,来替他们工作,让他们享受更好的生活。

    这样的事情不是不可能发生,而是实实在在就在眼前的事情,魏晋南北朝,五胡十六国才刚结束不久。

    只不过在国家存在的情况之下,过着平顺的日子,时常忘记他们所受的保护,时常忘记在前方打仗的战士,除非是包含了他们的亲人,在北方的人,很多人的家人都曾经到北方去打仗,因为北方的生产力比南方更低,为了让更多人活下去,很多人宁愿空出自己的粮食去当兵打仗,去当兵打仗,有军粮可以吃,而且还有可能升官发财,对他们来说也是一个改变自己的方法。

    于是长久在土地耕作的人就时常忽略这些曾经会发生在他身边的事情,就认为自己付出的劳力就应该部属于自己的而不是需要交一点服务费。

    人活在世上,就需要付出各种成本如果付不出这个成本,或许就没有办法存活在这个世界上。

    当天下的纪律崩溃,各种军阀横行,这片土地各种强凌弱众暴寡现象,普遍存在的时候,人口就会不断的减少。

    那时候连生存都是一种奢求,更不用说保存自己努力得来的财产,但是不努力又没有办法在这样暴烈的社会里面,拿到一点食物。

    那些从事土地耕作的人,也都是希望到时候收割的时候,能够给他们保留一些土地,反而没有那么多的追求。

    如果跟范晶晶冲突的人多了,也能也只能说大唐的治安也慢慢的变好了。

    如果生活在平平安安的时代,人们很容易忘记过往的苦难,视平安为理所当然。

    在平安时代,人们所祈求的,和战乱时代,完是不同的事。

    应该说价值观有非常大的落差。

    给国家交税是一件必要的事情,只不过国家让你收了你的税的时候,很多人就想要从国家收的税,获取一些利益,有的人离这些税收比较近,就会多拿一些,有的人离这些税收比较远,没有拿到机会就会鄙弃那些拿钱的人。

    而付出的人,总是希望他的付出是有价值的,更希望得到你更多的服务,但是大部分的钱都被人偷偷的拿走了,实际上拿到钱的人看只有这么一点人,也只能够做一些最基本的服务,但是这些服务不是你会感到满意的。

    你获取一点,我获取一点,结果国家做事所需要的钱就欠缺了,反而没有办法把方方面面的事情处理好。

    假设性的条件,对这些花心思开垦土地,又不想缴税的农民来说,完没有必要存在。

    如果要他缴税,那么他缴的税的钱就应该用在合理的地方,被贪污弄走了,那是国家的错,国家必须把这些些钱还回来。

    甚至很多贪心的人认为,应该是有钱人才需要缴税,他是穷人,应该受到救济。

    实际上他们发现有钱人不用缴钱,反而是他们这些穷人必须替国家缴钱,对他们来说他们心里的不甘心,也没有办法,所以更多的人逃到山里面,开辟自己的田地,过着小民的生活,希望不要有人来干扰他,开荒者不认这个理。

    所以这块土地想拿下来可不是轻轻松松简简单单的一件事。

    她一个弱女子,想跟人家理论可没有这么简单,或许人家看你一个弱女子,干脆把妳收做自己的山寨新娘。

    范晶晶还必须把整个范家庄园的人都雇用起来做调查,并且把这些耕种田地的人,收到范家庄园里面,或者是把这里的土地部没收,把人都清理走。

    人们想进范家庄园,也不是想进就可以进范家庄园,到后期对于人格审核,已经逐步提高,当范家庄园越来越强大的时候,更多的人想要加入范家庄园,这时候的心思就不一定是单纯的了。

    这些人按道理来说大部分应该不是安分守己的良民,而是具有冒险心的人,但是具有冒险心又不愿意给朝廷缴纳税收,这部分的心理,就必须加以审查,贪小便宜的人,不识大体的人,就没有办法让他们进范家庄园,这样会让范家庄园的气氛被破坏掉,尤其是孩子往往就会学习到坏的榜样。

    范晶晶知道这些人开垦田地也花了一些心思,把耕种土地的人赶走,也是很没有道德。

    但是这些人竟然不肯把土地给政府,也就是说他们的一大部分可能不属于大唐,这也是非常严重的问题。

    大唐历经长久的战乱之后,才慢慢的恢复过来,还有很多人藏在山里面,即使大唐朝廷已经把天下几乎平定,还是有很多人藏在山里面,没有被找到。

    他们过着离群索居的生活,或者是在自己的开垦土地上过生活,他们甚至不认为他们的土地是大唐的土地。

    那是他们流血流汗从野兽的爪子底下留下来的土地,即使是在耕种期间,也不时的必须跟来偷他们作物的野兽奋斗。

    说起来皇帝李世民给了他一个非常大的难题,这样的难题,范晶晶非常乐意接受。

    对于这些人,范晶晶认为如果他们能够吸纳进范家庄园,并遵守范家庄园的规矩,他们很快就会脱离原本的生活态度,还有生活方法。

    毕竟在范家庄园里,请注意基本的常规,还有各种的教育手段也不断的在进行,人会随着环境而变化生活的方式,当大家都规规矩矩的时候,人们也自然会变得规规矩矩,除了少部分的人以外,大部分的人其实都会跟着环境做改变。

    范晶晶觉得范家庄园的人,生活还是比较幸福的。

    而在山里面离群索居的生活,虽然可以获得耕作收获部的粮食。

    但是外面世界的进步,他们就不能够得到,所以他们的耕种方式往往都特别的原始。

    原始的工作方式跟进步的工作方式最大的差别,就是收获上有非常大的区别,这种区别甚至可以达到一百倍的收成。

    范晶晶来自极度集约的农业社会,用各种方式让收成不断的提高,因为后世有非常强大的人口粮食压力,为了解决这些粮食,人们想尽办法来增加粮食的生产。

    而这些粮食的生产往往具有科技化的因素在里面,投入越多产出越多。

    这个时代可以当做耕地的地方实在是太多了,在范晶晶眼里许多的地方其实都可以耕种,而这个时代竟然把这些地方当作荒地或者是荒野。

    兄弟何方也没有税收,对皇帝来说是一个单纯支出的地方,对这些皇帝没有什么价值。

    当然这个地方的野生动物是最大的一个问题,荒山野岭里面除了人聚居的地方以外,几乎都是野生动物的天下。

    要到野生动物多的地方,而且还有很多人会对范晶晶有非常大的不满的地方,范晶晶自然是不能够自己去。

    除了土地涵盖范围内几个县衙的差役之外,范晶晶还会带上梁书等人。

    范晶晶越来越觉得,梁书等人来到她身边的时候正好,否则范晶晶许多时候没有人保护,还真不敢出门,这可不是一个平安的地方。

    范晶晶看了大唐的女子之后,真的觉得自己是个大美女。

    大唐的美女基本上其实是跟维纳斯同一个等级的,似乎越到后期美女的瘦身级别就越来越高,她还有点怀疑杨飞燕其实跟后世的美女也是差不多,至于说杨飞燕可以在掌上跳舞的传闻,太过离谱,想要相信还是非常的困难。

百度搜索 灿唐 爱搜书 灿唐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灿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金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佶并收藏灿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