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灿唐 爱搜书 灿唐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任何人都需要,有些事可来做,就算是孩子,但是聪明的孩子与笨蛋的孩子往往有不同的发展,聪明的孩子需要有事情来考验自己,证明自己,而笨蛋的孩子也需要透过有不断的游戏来证明自己比别人会玩。

    透过不断的发生的事情得到成就感其实对每一个人来说都是重要的。

    只是每一个人面对的事情不一样,越是简单的事情对他来说就越没有成就感,甚至只要说一声别人就可以办到的事情,那就更没有成就感了。

    待在范家庄园,可能对别的事情没有兴趣,对于学习新知和赚钱却会有更大的兴趣。

    范晶晶的经济学理论就是当你赚到钱的时候要努力的花掉,为了得到你花掉的钱,你四周的人就会开始动起来,于是赚到更多的钱,然后你再把他们的钱赚回来,再花掉,就会有更多的消费和生产,于是过好日子的人就会变多了。

    因为人民的生产力会逐渐的提高,来追求这个财富。

    所以李承乾注意到魏征跟他父皇上了一个奏章,让他父皇不可以奢侈浪费。

    因为帝皇是天下的表率,看皇帝喜欢奢侈浪费,天下的有钱人就会跟着喜欢奢侈浪费了。

    但是在范晶晶的理论之中,天下的有钱人开始奢侈浪费,不就是代表他们会更大的消费,于是就会产生更多的生产……这不是一件好事吗?

    只要他们不用朝廷生产的钱来奢侈浪费,而是用他们自己的钱,那就是一个好事,皇帝说到底收来的税收有分为内库和国库,很多内库的钱是由内裤的生产单位赚来的,并不一定是从各地的税收收来的。

    内库必须要花更多的钱的时候,自然就必须想办法多赚点钱,也就是增加生产,增加生产,就会提供更多的生产,而这些生产对于民间来说一直都是非常缺乏的,以范晶晶的角度来说,很多的生产,有助于日常生活的改善,人们的生活将会越来越富足。

    甚至将作监多制造一些铁器,农民在耕作的时候其实就会更有效率了。

    而不像现在他们的铁器修修补补,几十年都没有更换,有新的点子,也不见得会应用到他们生活的层次。

    由于不普及,价格自然就会高昂,于是他们取得生活用品,就会远高于实物的价格。

    这对于更幸福的生活是不利的。

    封建社会几乎每一年的财政都是同样的税收会变少,都是因为某些人把这些利益侵占掉了,并不代表总量的减少或者增多。

    就像一潭死水一样。

    所有的变化都是渐进的,并且是反复的,就像一次次的轮回。

    没多久,范晶晶就来给李承乾上课了。

    范晶晶上的课主要是数学和物理化学,这些其他老师上不了的课,但是在上课期间,李承乾是五花八门的问题都会问,尤其他最喜欢的管理学。

    他发觉管理学,在范晶晶眼中也有很多新的概念,而这些新的概念经过仔细的思考都有一定的合理,当然这些合理性必须有几个假设状态必须满足才能够进行,但是这些假设状态,其实如果刻意安排并不是做不到。

    甚至把假设状态变成真实,也是一种管理学的学问。

    而且这些在李承乾眼中非常新颖的学问,范晶晶眼中并不算什么,甚至在她脑中还没有构成一定的学问状态,但是一旦李承乾提起相关的问题,范晶晶总能够提出一定的理论。

    虽然范晶晶并不承认这是理论,因为她也说不出这些理论的名字,但是她在谈到理论的时候,非常的淡定,并且认为这些理论是真实存在的。

    对于魏征提到的,禁欲理论,李承乾忍不住提出来,因为在李承乾脑中的想法,如果以后他当皇帝,臣子却这么要求他,他一定会非常受不了,所以他极度希望,范晶晶告诉他一个理论基础,认为不禁欲也能够做好管理。

    他觉得范晶晶的理论对他的未来比较好,至少当皇帝的人要促进消费,那么就必须合理的花钱,只要在合理的花钱,而且多样化的花钱就能够增进人民百姓的福利,这样的生活对他来说才是比较幸福的生活。

    如果人人都不花钱,那么怎么会有多余的钱在跟吃饭没有关系的身上呢?

    而幸福的生活并不只是吃饭,除了吃饱饭之外,还要生活变得比较满足,有时候放个烟花也能够让人们的心灵充满着升华,至少范家庄园放过的烟花,让他回味无穷。

    原来烟火还能够这么美丽。

    人们除了吃饱饭还有更多的享受才能够感受到幸福,一个幸福的百姓是不会想要反对统治者的。

    李承乾把魏征所做的事情跟范晶晶姐说了一遍,然后问道:

    “你说魏征是不是多管闲事了?”

    “魏大人是替大唐着想的好官,你必须礼貌一点,你身为太子可不能够随便说话。”

    范晶晶严肃的说道。要是被朝廷的官员抓到,他在背后说他们的坏话,而且还指名道姓的,肯定会被海削一顿。

    范晶晶提心吊胆的,看着李承乾心想着你不要害我。

    李承乾的表情很委屈。

    “想要改变他们的观念不容易,必须让他们看到我们的经济观念,有我们的好处。

    事实胜过雄辩,所以我一直让他们看范家庄园所营造的事情,而不是空口说白话。

    他们如果有足够的解析能力,自然能够从范家庄园的运作分析到许多的原理。”

    范晶晶知道他不能够太过打击李承乾是,所以试图从范家庄园的发展来说明这件事,如果李承乾必须跟魏征提出反驳,那么就必须用范家庄园整理出一套理论系统。

    跟这些朝臣尤其是谏议大夫这样的朝臣,要的其实就是打嘴炮。

    而他们在练嘴炮的时候,最麻烦的就是他们喜欢引经据典,如果没有办法用经典来说服对方,只会觉得你在胡言乱语,偏偏国学的深度,范晶晶如果要跟他们比,那简直是差太多了,范晶晶只不过读过几篇古文,甚至是为了应付考试,具体的内容其实对她来说根本没什么感觉。

    不像这个时候的是大夫,每一篇论文内容都是用爱去朗读。

    对她来说事实是胜于雄辩,最好跟当朝官员少讲话摆事实,因为在他们面前,事实的分量还是非常的重,要不然他们也没有办法当一个好官,但是他们往往不掌握事实的存在,除非他所负责的项目刚好在这一部分。

    “不过如果我反驳了为大人,会不会让我父亲不开心啊?”

    “皇上之所以尊重魏大人,最重要的就是想要管理好大唐帝国,如果你能够证明魏大人是错的,皇上为什么要觉得不开心呢?难道皇上比较喜欢苦行僧的生活?”

    范晶晶知道,事情如果切身紧要的时候,人往往会失去判断的能力,李承乾对于父亲的判断还是非常在乎的。

    这算是传统,想要违背父母必须要有非常大的勇气,或者是不在乎别人的评价。

    但是身为一个太子,别人的评价恰恰是最重要的。

    太子不能够梗着脖子,就说:我就是想这样,要不然你想怎么样?

    即使当了皇帝,如果不想在史书留下一个极坏的评价,也必须让大臣拿捏,除非大臣捋了虎须,在上下尊卑非常严格的朝廷里面,想要掌握大权,把皇帝的权力都想拿走,这时候皇帝把大臣怎么处理,其他的大臣都不会说话,如果能够顺利处理完毕,还会在史书留下一个好的记录。

    想要造反,最好在远离皇帝的地方形成了一股强大的势力,然后慢慢的推进,由小变大,只要实施得当的话,把皇帝掀翻是非常可能的。

    不过那时候大家对皇帝应该要有不好的印象,否则大部分的人还是支持原本的朝廷,天知道新皇帝是什么样的人物呢?

    往往会形成叛军的势力,都不是什么好视力,而且在朝廷的风声里面都会被丑话,在这样的情况之下,一般人民当然会心存忌虑。

    到这时候,消息的传播并不是那么的快,很多人耳边能够听到的消息都是认识的人所传达的消息,想要把消息传到远处去,非常的困难,必须口口相传。

    会走远方的人,其实就那么一小部分的人,他们行走的速度也非常的慢,更何况即使他们可以走到远方远方,对他们的信赖也不是非常的充足。

    这些人多半是刀头舔血的人物,人们对他们的信赖感本来就比较少。

    其实范晶晶从来不相信一个政体有最完美的时候,不过只要上上下下都懂得照顾人民百姓并取得做事的方法,想要让生活变的更好,并不是没有可能的事情,大唐虽然在封建时代,受到很大的限制,但是只要人民百姓富裕起来,人们的想法自然就会改变。

    之所以维持不变,那是因为太多底层的人吃不上饭,而吃得上饭的人,多半把力气花在维持自己的生活上。

    而他们并没有看到值得投资的对象,所以他们得到的钱多半都藏在地窖里面,如果往地下挖,往往都能够挖到很多的金银财宝。

    范晶晶对于当代人固有的想法并不准备苛责,因为当代的想法都是因应环境所发展出来的。

    范晶晶身为一个外来者,在没有把自己的生活方式普及开来之前,他们原生的想法是最能够稳定社会的,不过在稳定社会的同时,他们也不断的产生新的问题,当他们不能够解决问题的时候,这个社会就会打倒,重来几乎几百年就会有一个新王朝的产生,旧王朝的没落,几乎都是因为这个关系。

    改革无法进行的时候也就只能革命了,把一切打倒重来,只不过兴百姓苦,亡,百姓苦,在这个过程里面,很多的百姓都会失去生命。

    一个王朝的灭亡,不完是外患,因为如果内部团结,在军事和政治上面都达到一定的高度,外面的人想要打倒他们还比较不容易。

    而诸多的问题,其实人的问题反而比较少,真正的问题不是人的好坏,而是财产的问题,如果钱搞不定,不管什么样的方式都没有办法去做。

    所谓的坏人,好人完是在于有没有足够的力量去限制,力量来自于哪里呢?在范晶晶看起来,这些力量其实就来自于你有钱喂多少人吃饭。

    大概只有宋朝的灭亡比较奇怪,因为她们是因为过度富裕而灭亡,所以灭亡是因为他们成立的时候为了防止地方掌控过多的军权,导致于他们的军事发生了偏差,他们有钱来培养士兵,但是却培养不出好的士兵。

    同样的范晶晶一样,没有给李承乾是一个标准答案,因为这个标准答案连范晶晶都不知道,只不过范晶晶把他的想法跟李承乾说了一遍,让李承乾自己去决定。

    开始做生意之后,李承乾的思考还有行为稳定多了,看来一个人必须要有实业才有成长的空间。

    因为有实业才会有问题,有问题会尝试着解决问题,当一个人解决的问题多了之后,人就会成长。

    而且李承乾的实验对他来说并不是切关重要,所以就算失败了也没有什么大不了,所以当他做出决断之后,所有的方案都是一种实验。

    结果好他就会记录下来,结果不好他会再次提出新的方法,他不用担心作坊会倒闭,只要品质存在,只有卖的好,货卖的不好,扩张的快或扩张的慢的问题而已。

    范家庄园的品质超越一般商品。

    在品质好,而且他们做生意的态度遵循范晶晶的原则,服务也好的情况之下,除了因为服务超越成本,导致于赔本的情况,再也没有可能,生意做不成。

    做好服务的时候,也早就核算过能不能够赚钱,在这方面李承乾是不担心的,毕竟他也学了数学,并且在行政管理上也有一些心得,何况他对于美食的研究,有了最挑嘴的李丽质来品尝,基本上能够确定味道。

百度搜索 灿唐 爱搜书 灿唐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灿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金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佶并收藏灿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