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灿唐 爱搜书 灿唐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对现在的大唐来说,充满着未知,所以稀珍奇宝都是非常宝贵的。

    有很多传统的野生动物,因为被发掘到好吃的吃法,最后就被吃到几近灭绝。

    有些生存环境比较好,能够被饲养,但是有些生存条件要求比较高,或者刚好在人类开发的点生存,环境比较不好,就渐渐的消失在人们的眼中。

    范晶晶知道有一种鸡非常有名,被被人称为飞龙。

    她倒是想派人去把榛鸡抓过来,东北的大兴安岭在这个时代应该不是那么容易到达的,如果书中的美味是真的,在大唐开始开放卖估计能够卖得很好。

    范晶晶相信水球环境应该能够扩展出飞龙的生存空间。

    传说榛鸡很好吃,与其在吃不到的时候感到遗憾,还不如在大唐时期,榛鸡在东北满天乱飞的时候多吃一点,即使范晶晶多吃一点,应该也不会让它绝种,何况把她引进范家庄园可以让它们拥有更好的生存环境。

    既使大唐有钱人都迷上了吃榛鸡,想要让这个时代的榛机灭绝应该也很困难,因为这个时代的环境非常适合它们生长,而它们生长的大兴安岭小兴安岭区域,有无数的动物之一只不过是食物链里面最下层的一环。

    榛鸡能够延续到科技时代后代,只能说它们还是很能够生的,只不过环境改变,让他们逐渐失去生存的空间而已。

    更何况在水球的帮助之下,在范家庄园的山区让榛鸡生存完全不是问题,何况水球能够控制山区各种动物的活动范围,如果能够让危机到生机的动物远离榛鸡,那么榛鸡不但不会灭绝,还会造成泛滥。

    不过只要人类喜欢吃,肯吃的东西,想要泛滥却非常的困难。

    就算食物只是贵族要吃,但是每天他们要吃,量也会非常的多,毕竟在这些贵族的心里,这些就是鸡比较好吃的鸡。

    而且只有范家庄园能够生产,这又是一个独门的生意。

    范晶晶喜欢做独门的生意,对于别人可以模仿的,大部分掌握了一段时间之后就会放出去。

    可惜,不能亲自去抓鸡,范晶晶摸着肚子想着。

    不知道肚子凸的人,是不是都爱摸肚子。

    榛鸡绝对是独门的生意,不要说运输没有办法到达,把东北的物产送过来可是一件难事,这时候东北可不是汉人的地盘,而是无数的少数民族的地盘,只是范晶晶也不太清楚,为什么一个可以耕作的土地,却让他们变成打猎放牧的地方,要知道东北在后世可是个大粮仓。

    “会不会是保暖的衣物还不够,才让东北的开发缓慢?

    说起来得有机会去弄一些羊毛过来发展羊毛的衣服,这样子才能够让北方跟南方有正式的贸易交流,但是北方的贸易交流几乎是头人跟南方的交流得到好处的,不是一般人,而是那些头人这也是他们控制的手段。

    买卖愈多,头人愈强大,对大唐朝廷可不是一件好事。

    除非照顾到他们的一般人民。

    其实不管是哪里,都不会对百姓真正的好,因为都是为了自己的利益,想要让自己的日子过得好,还是得靠自己。”

    范晶晶一直相信一句话,靠山山倒,靠人人跑,所以就靠自己最好,但是靠自己,有一个最困难的一点就是每一个人都只有一天十二个时辰,这样会忙不过来,。

    所谓的靠自己,并不完全是靠自己,而是自己能够掌控的范围,范晶晶透过掌控范琪和孙二郎做事,把自己的影响力扩张很多。

    而他们,又借由掌控别人,达到扩大权力。

    想要吃榛鸡,如果靠自己根本是不可能吃到的,必须派人去东北。

    派人去东北比派人去南方,有更大的危险,因为南方的疫病会使人死,北方的刀剑同样会使人死。

    何况大家语言还不通,而且不是在同一个政治体里,这些问题都必须解决,但是范晶晶只要一次带回来十几只榛鸡,就有办法让他们在范家庄园繁衍,范晶晶越想越舍不得放弃这个念头,所以就必须派人去购买。

    范晶晶必须考虑的是到底要害自己人,还是请一些佣兵去收购榛鸡回来呢?

    范晶晶的自己人,都是非常花费非常多精力教育出来的,每一个都是读书识字的人。

    在这个时代,教人认识字,需要成本,因为他拿工作的时间来认识,自然就会有成本,有了成本之后再使用这个人的人力的时候,就必须更为慎重。

    但是如果雇佣其他人,其他人会为了他好好的把榛鸡抓回来吗?

    范晶晶决定还是好好的问一下。

    范琪对控制遥远地方的事情,似乎比起孙二郎好用一点。

    “庄主可以派一个人去,然后雇佣一堆人保护范家庄园的管事去,这样他得到的榛鸡就会好好的照顾,而且派他派出去雇用的人,最好不要是一方人马,最好三批人马以上,这样才能够确保安全。

    不过东北很多马贼,那里的少数民族也不友好,在我们还没有打败突厥人之前,他们不会对我们友好的,所以我们派出去的人必须人数多到他们不敢跟我们对垒,但又不会引起他们族长的恐惧,还要会骑马,人数最好在五百人以上。

    还有,我们庄园的代表必须是男人,最好是梁书那种等级的。”

    “听你这么说,我们好像除了派军队以外就没有别的方法了,想要找五百个会骑马的浪人不太容易吧?”

    范晶晶苦笑道。想要军队出关是非常不容易的事情,而且现在皇帝属于投降者,而不是战胜者,不能够随便把军队派出去,要不然就会引起误会,范晶晶并不想因为个人的原因导致于大唐陷入战火,陷入战火往往自己会吃亏。

    “长安的武林人士非常的多,因为每一个人都想在这个地方找到机会,只是大部分的人并没有办法扬名,名满长安的往往也会被权贵所吸收掉了。

    所有的武林人士其实也都是想要得到权利或者是钱财,要不然就是声名地位,而这些在长安是最容易做到的,只要能够扬名长安,慢慢的也就会传播出去。”

    “大唐还有武林人士?”

    “当然有,只不过这些武林人士有些并不是规规矩矩的人,规规矩矩在长安活动的,大部分是在长安开一些武馆,教授一些人,能够入门的人还真的不多,毕竟入门的人,就是要把他们当儿子女儿看待了。或者他们必须待他们如父。”

    “这个世间真的有武侠门派?都非常出名吗?”

    “不管是什么门派都需要吃饭,没有办法妥当经营的门派是没有办法留下来的,何况我们知道的往往也不是门派,而是一些商行。”

    范晶晶也算是时常上长安的人,她在长安走来走去,还真的没有发现这么另类的人存在。

    在她看起来,大唐人生活的方式似乎都差不多。

    其实仔细想,每一个人都有自己在长安城定位的标准,有些人是普通的老百姓。

    不是普通老百姓能吃饱的人,似乎也拥有各种不同的身份。

    只是平常并不关心,所以就不知道这些人每天做的是什么事,靠的是什么来养活自己?

    长安城里面也有一些会出外种田的人,但是很明显的长安城,大部分的人并不依靠种田来过活,做买卖的应该算是最多的。

    剩下的就是一些替达官显要办事的人。

    “庄主,我们现在讨论的是不是偏离主题了?”

    “偏离主题了,我们原本在讨论什么?”

    范晶晶一想还真是的,她原本究竟在讨论什么呢?

    她脑中装的事项实在太多了,最近在忙的事情,如果她不天天想着,很可能就会把事情完全忘掉。

    那么刚才他在讨论什么呢?有关罐头作坊的建造问题?

    还是有关轨道运输的问题?

    还是跟窑洞有关的呢?

    或者是旅游区的开拓?

    感觉这几件事情,彼此都有关联,如果一件事情搞成了,可能其他事情也会跟着提升起来。

    船只要是能够到天津港就好了。从天津港在一小段铁道,接上大运河的运输。就能够用更快速的方式。

    只是大唐时期,究竟阿拉伯人有没有在海上当强盗,而且当强盗当到这里来呢?海上究竟有没有势力?

    这时候倭国的人,在海上的水准究竟如何?想到他们能够派很多人来这个地方学习,甚至把他们的京都营造得像长安一样,就代表他派来学习的人非常的多。

    那么除了一个和尚跑过去传教之外,有没有其他人也一起到了倭国发展?

    至少范晶晶能够确定,大唐贞观年间想要到倭国去不是什么问题。不会像秦始皇派人出去的时候就遇到飓风,然后就不敢再出去了。

    不过据说秦始皇曾经派徐福到倭国去。并且流传下后代。

    在范晶晶的脑袋开始放飞的时候,她也把他想到的项目说出来给范琪听,范琪的表情变得非常的古怪。

    “我们在讨论榛鸡。”

    范琪是有点无语。也非常佩服范晶晶每天在思考的问题,这些工作虽然大部分都交给孙二郎来处理,但是孙二郎早就把这些工作再度分配下去,他手边的人手永远是不足的状况之下,他永远在挑人手。

    相对起来范琪负责的事情反而比较少,大部分都是她亲自解决,并没有第二手,对外的工作,毕竟还是比较复杂的。

    范晶晶的脑袋在范琪提醒之后,马上回过来。

    她考虑了一下,同意了范琪的建议。

    她毕竟不想让范家庄园的人手投入这么危险的工作,一次损失很多人对范家庄园会是一个非常大的打击。

    何况,范家庄园,现在工作非常的多,不断的在招募人手。

    一次派很多忠诚的人出去送死,对范家庄园也是承受不起的痛。

    范晶晶知道在扩张阶,段对范家庄园的人来说是最重要的,因为这时候等于是范家庄园里面全是重新洗牌的时候,当然这个权势对范晶晶没有什么影响,不管怎么变化,范晶晶永远是范家庄园最主要的掌舵者。

    除非他们想把范晶晶弄掉,但是范晶晶的爵位是自己拿来的,而不是继承者,所以她并没有竞争者。

    在整个范家庄园,她就是最重要的人,也只有范家庄园,在她的掌控之下能够享受到很多的好处,尤其是皇子皇女,他们之所以接受范家庄园,是因为范晶晶在这里的缘故,他们尊重范晶晶的所有的科学思想,所以他们会对范家庄园多加以照顾。

    想到榛鸡,范晶晶的口水就会流下来。

    她知道他派出去的人一定会有死亡的风险,所以她特别不想要派家庄园的人,她让范琪依照想法雇佣不同派系的人马出去,并且要这些派系的人马又不会有死仇人存在。

    要不然如果他们没有办法合作一致对外的话,对于整个出去的人来说,有非常大的危险。

    更重要的是,他们负责保护的范家庄园里面的人。

    不管派谁在外面,就代表范家庄园的存在,而且把榛鸡带回来之后,也只有范晶晶能够持续把他们养活壮大,只是带回来的路程,不知道他们会不会把榛鸡,搞得半死不活。

    要知道从大兴安岭走回来,在大唐可能需要走个半年,在后世只要安心走路就好,几天车程,能解决。

    在大唐,可是要走的步步惊心,自然不能用最快的速度来前进。

    最快能比得上高铁?

    时间一久,这些榛鸡在经过运输的时候还能够维持原本的样子,活下来就非常不容易了。

    除非范晶晶带着水球跟着一起去。然而肚子里有娃,哪里都去不了,更不要说去冒险了。

    唯一的方法只好让他们带很多鸡,看他们有没有办法在很多的死亡率里面,留下几只健壮的鸡来到范家庄园。

    “如果半路这些鸡因为意外而死掉的话,就让他们把这些鸡卖掉,不准他们吃。”

    范晶晶不怕浪费,怕他们觉得这些鸡太好吃了。

百度搜索 灿唐 爱搜书 灿唐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灿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金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佶并收藏灿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