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灿唐 爱搜书 灿唐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大漠孤烟直的时候,风是停止的。

    大漠的风,从来没有不变化的时候这时候是禁止,下一刻可能是飞沙走石,让你睁不开眼睛。

    这时候勋贵仍然骑马肆意疆场,还没有躺在家里等待下一代把他立的功劳吞吃完毕。

    在任何朝代的开国时期,能够捞到多少功劳,就代表他们家族能够延续多久,并且站在什么地位只有立下最大的功劳,占到最高的地位才有发展性。

    这时候是秩序的重建时期,也代表着到大唐皇国之前,他们家族能够在大唐皇朝占据什么地位,就算现在没有钱拥有比较高的权势地位,钱就会向自己聚集而来,而这个时候想要成为高高在上的人,最方便的方法,最不用动脑袋的方法,就是拿命去拼。

    成为将军的人,比起士兵拥有更多的机会,因为他身边已经有非常多的保护者,他只要指挥士兵让每一场战争都能够胜利,他就能够获得最大的功劳。

    但是想要感动士兵,如果没有非常优秀的指挥能力,就只能够身先士卒,更好的是两个都有。

    以大唐的实力,对突厥他们还是有些心慌,与突厥的对垒大部分是失败的,因为他们一直把重心一直放在国内。

    打仗就是打钱,对于农业民族这更是重要的一环,跟突厥来去如风随时可以获得补给的方式不同,大唐打仗就是依靠长长的供给链才能够完成。

    伦理与道德是大唐的核心,劫掠不是大唐的手段,更何况大唐的境内就太大了,光是把军队送到边境,就要走好久的时间。

    更重要的是军队并不部都是骑兵,由于成本的问题,还有马匹取得困难的问题,军队大部分都是用走的,用人来抵挡马的力量。

    人够多的时候也是能够阻挡马的速度,只要这些人拥有足够的勇气,还有整齐的对应方案。

    但这是防守而不是进攻。

    后天的练习跟出生就在马匹上活动的人比起来,或许有几个人能够赶得上突厥人的程度,这叫资赋优异。

    在大唐境内以农为主的生活,想要有养马的地方,还有让马匹奔跑的场所,就要有非常多的钱把土地圈起来,要不然农民会把所有可以开耕的土地,种上作物来生产粮食。

    养一匹马相对的成本就高了起来,毕竟土地要钱,小小的一块土地就可以让很多人过活,养一匹马的土地可以养更多的人。

    大片的草原就是马生养的地方,除非是大队人马出动,他们根本不需要准备大量的草料,对他们来说,走过去吃过去,不只是对于马,人也是如此。

    只有超过一个部族承载量的供应量,人们必须再另外准备一些草料,或者是他们干脆劫掠把这些不足也加入军队。

    来去如风的特性也代表着他们不会在一个地方久待,而他们的食物甚至会随着他们跑动。

    大唐也想要如此,但是如果随着突厥的方式来运输的话,就会把生产的农地造成大量的破坏,造成很多人民的哀嚎。

    所以汉人的军队总是又臭又长更重要的是,如果他们没有办法堵劫到草原民族的人马,战斗根本不会发生。

    在草原上突厥的人马不会认为他有需要跟突厥人,面对面他们有太多游走的空间。

    没有办法追,那就只能够堵,就好像有一把钝针不时的刺着你的皮肤,有的时候能够把你的皮肤刺破,让你流些血,有的时候会刺到动脉让你大出血,甚至造成死亡。

    偏偏有个铁匠不断的在打造新的针,永无休止。

    不停的打仗,不停的堵劫是没有办法的,草原民族收成不好的时候就会来打草谷,打草谷的时候就会造成极大的损失,对于皇帝的名声来说不是一件好事,名声非常的重要会让人民对你有信心,或者是考虑是不是该造反了。

    皇帝必须维持国秩序一定的稳定。

    偏偏各种官员还有外外界的各种压力不断的替国家这个气球打洞甚至皇帝本人,有时候也会加一把力气。

    身上有一部分胡人血脉的李世民,甚至在饮食生活上还带有一部分胡人色彩,他所带出来的军队,比起后世更多的骑兵还来的精神,就是因为他们的生活方式,已经有一部分接近胡人,而且他们不需要为自己的装备犯愁,虽然在骑马的技术上略逊于突厥人,但是他们身上的装备补足了这一点,就是这样的人数不够多,大唐的军队人数虽然非常的多,但是自从进行了府兵制之后,新的军人基本上就是农夫,跟他们这批跟李世民兴起的军人是不同的。

    他们真的是从一无所有杀出来的一批人,就算有些人出身比较好,让他们能够吃肉,增加一些体力。

    但是大唐有多少人能够吃肉呢?

    突厥人天天吃肉,吃到不想再吃了。

    大唐的战场从来没有停止过。

    一批一批的军队直接起来送上前线。

    长安是大唐最大的一个城市,但是这个最大的城市并不是有一般平民百姓所组成。这里有大量的军队,在这里训练,附近的土地有许多是分配给府兵制的人耕种。

    大量的粮食聚集在这里是要给军队吃的比较起来,大唐的朝廷的人数跟军队比起来少多了。

    对大唐来说,军队的来来往往就像血液一样,哪里堵住了就会出现问题。

    朝廷的官员,努力的让长安运作正常,长安运作正常,那么地方就会稳定,因为长安拥有最多的人口,最强的军力,地方就会听话,听话的极致就是所有的官员将由长安的分配,如果长安不够强大这个分配的权力就不见得能够掌握在中央了。

    长安在最近这段时间也动了起来,基本上给人动了的感觉,最主要就是军队有了异动。

    时常可以看到骑着马的人在外奔驰,马上的人,看起来不像平常看到的王孙公子,每个人的脸上都充满着肃杀。

    尉迟绫的脸已经差不多恢复。

    虽然还有些凹凸不平,但是这部分已经能够用遮瑕膏给掩饰掉,只是妝涂的比较浓一点,在大唐女子敢把很多东西涂在脸上。

    “我是将门女子,不能够在安逸的舒适的环境里面呆太久。

    最近我跟其他人规划新村子的事情的时候,有一些新想法。”

    尉迟绫来找范晶晶分享她的新想法。

    以尉迟绫的个性,她想到的事情就一定要做到没有打折的可能性,范晶晶其实觉得非常的烦,但是尉迟绫的想法往往具有实践的可能性,想阻止又办不到。

    至少以大唐人的想法,尉迟绫的建议是非常可行的。

    问题出在范晶晶脑袋里面装的东西太诡异了,往往超时代,超越当时代人生存的经验,但是解释起来又有太多的法则,但是这些法则还没有开始在大唐运行。

    没有运行的法则就没有公信力,人们自然就不会乖乖照做每一次,听你说要这么做的时候就会瞪着你。

    也不是瞪着你,想要对你做出任何的反驳,只是想要你解释说服他们。

    偏偏范晶晶又非常鼓励范家庄园人有事说事,不要把事情隐藏在内心里,尤其是在会议室的时候,但是一旦下了决定就必须乖乖照做,所以在做决定之前就必须不断的说服范晶晶说的话,能够有百分之百的效果,估计只有在孙二郎前面连范琪都做不到脑残遵从法。

    范晶晶并不是自己给自己找麻烦,而是人只要脑袋要不断的转才会越来越灵活。

    时常对你的话,去思考其内部的含义以及对自己的好处坏处的人,脑子里就会越动越灵活,想追求拥有灵活脑子的,不像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

    “什么新想法?需要开会讨论吗?”范晶晶虽然决定大事,但是决定大事之前会听听别人的意见,除非这件大事是他主导的,他知道大唐时代的人不会懂得她的想法。

    那么她就会做决定,然后在执行的过程里面不断看大家的适应性,来修正自己的决定。

    范家庄园人也习惯范晶晶的修正,何况范晶晶每一次提出的东西对他们来说都是非常新鲜的,他们也是摸着石头过河,根本不知道最后会怎么样。

    “有些人跟我一样都非常想站上战场,但是他们的身份不是府兵,平常也没有接受训练,只能够自己携带食物到战场里面去帮忙守着,找到机会去战场上捞一些好处,大部分的时候他们在战场上都是白死的,连食物也不会替他们准备。

    他们大部分时候吃不饱穿不暖……”

    尉迟绫缓缓诉说着大唐的某群人生活的状况。

    并极力争取让他们可以上战场,但是长途跋涉对他们来说实在太累了,何况大部分没有打仗的时候,他们还必须想办法过日子,而他们想办法过日子往往会替当地的官衙制造麻烦,因为他们的户口绝对不在边界上,常常是四面八方来的,人们认为上战场就有成功的希望,因为大唐是非常重视战功的一个朝代,汉唐都是以强而亡,大唐人还有很烈的个性一方面也是长安西北的地方,越来越不适合人居,跟以前比起来有很多水土保持的问题,这是不是你自己想要举这么多兵力,就只有从南方不断的把粮食送上来,才有办法支撑下去,毕竟首都里边境太遥远,对首都来说也是一个非常大的负担,因为首都必须有掌握兵力的权力而军队离滨江太远,会造成补给的困难。

    所以历朝历代的首都几乎都设在距离边患比较近的地方。

    “为战兵所设的村落,我当村长。”

    尉迟绫发出她的承诺。

    范晶晶没有回答他的话,而是让旁边的人去吧,梁书叫来,只要人在范家庄园里面要叫人很容易,只是梁书现在不见得在范家庄园里,因为他现在代表范金金管理整个农业部。

    最终还是没有把梁书找来,因为梁书不在范家庄园里。

    “你说的事情我们不了解,我们范家庄园设立村庄有自己的规则,不过如果你能够说服梁书,我们就同意。”

    尉迟绫没有浪费时间来跟范晶晶嘴炮,得到还可以接受的答复,转身就离开。

    为了达成目的,她得找到梁书在哪里,并且说服他。

    在她看起来,说服一个范家庄园的人,比说服范晶晶本人更简单多了。

    在心里拟定好策略后,尉迟绫就加快脚步前进了。

    尉迟绫对于农业部的开发有详细的了解,非常的关心,自然不会把梁书当成普通农民。

    回忆起梁书,虽然他的武打能力,还差她一截,但是管理能力却不错,也很坚持。

    范家庄园里,根本没有谁说得话就算数。

    在会议室里,你必须舌战群雄。

    除非能用事实说话,绝对不会有人拿一些似是而非的道理跟你辩。

    因为,人们热衷讨论的原因很简单,想找出正确的道路。

    如果你为辩而辩,你会失去站上会议室的机会。

    能替自己或庄园发声,人们都很珍惜,如果思考不够敏捷的人,还站不上会议室的讨论间。

    在里面讨论,往往能给人身心舒畅的感觉。

    对于有行政权的管理者来说,会议是一个很麻烦,但是又能提供帮助的地方。

    尉迟绫也去参加过几次,但是没有说什么。对于一个有理性的人类,对于可以透过脑力分析获得行使业务的权利,是很重要的。

    尉迟绫离开之后,牛师劲来告别。

    跟着牛师劲一起过来的是牛映秀。

    “我来看肚子里的小弟弟。”

    “还不知道是小弟弟还是小妹妹呢!”

    看到牛映秀,范晶晶的表情,明显开心起来,孩子的姑姑,必须认。

    来到大唐能够站稳脚步,跟牛映秀很有关系。

    那是恩公的地位。

    “嫂子,妳的脚变成大猪腿了。”

    人总有个头痛脑热,范晶晶发生水肿,腿比刚穿越的时候还粗。

    “血液循环不好,要不然,妳来帮我按按?”

    范晶晶知道牛映秀人小力气小,故意这么说。

百度搜索 灿唐 爱搜书 灿唐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灿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金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佶并收藏灿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