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灿唐 爱搜书 灿唐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这次送过来的物件比较多?很多都是调料的样子?”

    詹秋梦检视了一下,对送货员说。

    “范家庄园的农场,收获了一批调料,磨制好之后就送过来了,加在饭菜里面味道挺好的。”

    骑脚踏车送货过来的也是范家庄人的人,毕竟里面的都是范家庄园的产品,如果给别人送的话,或许送一送人就不见。

    范家庄园也在考虑如何扩展邮递的工作,初步规划是以这些开辟了的村子,有个邮递的中心,可以收货和送货,至于如何收货送货,除了考虑距离之外,还要考虑地形的变化,交通的路线。

    范家庄园必须建立一些公共服务设施,也就是公共建筑这部分农民是不会出钱的。

    有些路线或许范家庄园可以及早开辟,只不过开辟完的路线,算是国家的还是范家庄园的呢?如果是给大家走的路,那肯定算是国家的,替国家做事,一直不是一件好事。

    范晶晶多多少少有点小家子气。

    做邮递系统的建立范晶晶已经,人民的生活的改善不只是吃喝玩乐,还有感情的连结,要不是对于电子系统他不太了解,她都想要开始弄一些电报。

    最好是一些无线电之类。

    可惜穿越过来,她虽然带了一些生活科技用品,但是如何把这些细部零件复制起来,对她来说却很困难,但是如果交给别人,又恐怕,引起皇帝的注意。

    时空距离的限制,在科技时代已经转化成钱的限制,人们可以用无限多的金钱来缩减距离,其实也就是交通工具如果需要更快速的往往需要金钱来投资,所以人们开始喜欢买飞机,这样他们往球旅行的时候,都能够用最快速的方式来节省时间,节省的时间有时候就是金钱,还有可以避免许多的麻烦。

    对于有钱人来说,他需要很多人来替他服务,但是他也必须远离一些不特定的陌生人群,以免这些陌生人群,对他的生活产生困扰。

    詹秋梦最为重视的,其实是在送过来的物资里面的信件,每天她都会把遇到的困扰说明交给范家庄园,而范家庄园往往会告诉她,困扰有什么解决方法。

    她知道这些人的方法不见得既有用,身为一个在前线的主导者,必须要有判断能力。

    然而,他们给的答案,可以给她一个灵感,就是农业部参谋局的作用所在。

    参谋局大部分是范家庄园几个领导人,以后他们要解决的问题会越来越多,而詹秋梦采用什么方法来解决也会被记录在案,会附上参谋局的评语,给未来的村落作为参考。

    詹秋梦觉得非常的骄傲,很多读书人的最终目的就是名留青史,永远活在人们的记忆之中,原本詹秋茂对于未来,一直是随遇而安。

    然而当她开始知道做的事情,在历史中的定位的时候,她突然发觉她将会被史册记载下来,即使是最小的一个角落,但是她做的事情,每一个都会被后面的专家详细的研究批评。

    而名留青史的领悟,詹秋梦在做事的时候就更为谨慎,而谨慎的后果,有时候会缩头缩尾,但是她的思考却逐渐的活泛起来。

    因为她必须从各方面去思考,但是所有的思考却都有时间的限制,因为范家庄园的时间表,不能够让她缓慢的发展。

    农业部对于村落的开发有一个时间限制,范晶晶也必须力求表现,要不然就会很多人跳出来说话。

    女人参与政治本身就是一个时代的颠覆。

    人想要成长壮大起来,必须受到各方面的锻炼,范晶晶给了詹秋梦面对陌生事物的挑战,也给了詹秋梦锻炼的机会。

    每天晚上她都会劳累的睡去,但是每当她醒来,脑波就会开始快速的活动,她觉得她总算活了过来。

    “现在这些苗都长得如何了?稻田已经开辟多长的距离?如果只是把苗种下去,用人工的灌溉方式应该还不是太重的负担吧?”

    “水圳什么时候才能够新建完毕?如果靠人浇灌,工作跟以前比起来还是一样多,而且不知道这些作物需要水量是多少,以往都是看天,天真的长时间不下雨也就死了。”

    “我们必须研究观察出最好的数字,并且把数字汇报给范家庄园。”

    “之前范家庄园都没有相关数字吗?不是说他们的田地都种的很好。”

    问问题的人是从外面招募者提拔出来的,事实上范家庄园的人来到圆梦村的人并不多。

    范家庄园的人不见得会外派出来,外派出来的都是一些志愿者。

    “范家庄园从来没有缺过雨水,雨水总是定期洒落下来,多的雨水自然会被土地吸收掉,不会保留在植物的根部,没有长期的干净,也没有长期的雨季,每天总是下一两个时辰的绵绵细雨。”

    回想起在范家庄园的日子,詹秋梦还是觉得像做梦一样,新的村庄也会不错的,她这么相信着。

    范家庄园的工程,其实都没有新的村庄大,范晶晶想到什么就做什么,而这一次在施工的时候,所有的事情都经过了详细的考虑,先后次序,还有工程节约的程度,都纳入了考虑,所以能够节省很多的时间。

    不管是要节约时间,金钱,还是人力,对一个人来说都是一个大挑战。

    詹秋梦在做的事情其实就是节约,等圆梦村的生产开始之后,她的挑战,就变成了多获得一点利润。

    由于时常在外面,所以她头上包着一个布巾,头上也戴着斗笠,斗笠是用草编的,也比较通风凉爽。

    “水圳那边遇到一点工程的困难不过工程负责人说很快就能够解决了。”

    “育苗的那边最近发觉有一些苗有点干枯的现象好像是水浇多了,但是还必须加以研究。”

    “屋宇建设的方面有些人不习惯我们的设计,很想要要求原本的他们习惯的建筑模式,但是他们要求的建筑模式占地比较大。”

    “他们要原本的建筑模式,其实是想要有种菜的地方吧?”

    “这我就不清楚了,还必须要调查看看。”

    “要详细的问,毕竟满足大部分人的需求,不违反我们的原则,这是基本的条款。

    但是想要有自来水,某些建筑模式对我们来说是不好的,因为水想要输送的话,必须由上而下,经过物理原理的运输,才是有效率的方法。”

    日头正艳,太阳高高的挂在上面长久,没有下雨的结果温度不断的累积上去。

    就连汗水似乎都没有办法在身体上停留,只感到身上糊了一层厚厚的盐,幸好,范家庄园自产有盐,虽然不贩卖,但是可以供自己享用。

    以后两个村子分开过的时候,盐巴或许会成为问题,但是詹秋梦知道,范家庄园现在积极的在研究咸鱼的料理或者是咸菜的料理,虽然咸鱼和咸菜盐巴很多,但是也会改变菜的一些基本的味道,所以在烹调上面有许多其他要注意的事项。

    林林总总的问题很多,但是并不是解决不了,詹秋梦每一天的生活都在问题的解决里面度过,当一天忙完之后,沉下心来,她必须写好一天的所得,并且让固定时间来的脚踏车把信件收回去,一天两趟运货的人,带来了每天他们需要的物品。

    如果是用钱来购买,这些物品都需要很多钱。

    有些物品,因为生产力的关系,只有在范家庄园里面销售,并没有卖到外面去,也可能是因为这些好用的东西,太容易模仿。

    每次看到这些新事物的时候,都会让圆梦村的村民感到非常的惊叹,也是宣讲范家庄园的做法的好时候。

    可惜如果送出来,可能没多久就会传播出去,再也没有办法保密了,范家庄园负责管理的人估计会觉得非常的痛苦,因为这些都必须写报告去跟上面说,对于开发的村落来说,这些器具拥有比范家庄园更大的用途。

    “听说现在有部分的工程要由我们原来接手学习,他们必须把部分的人抽调新的村落去。”

    “范家庄园对于新若的开辟方法是呈几何级数的增加的模式,所以我们不断的增加的熟悉的工人也是要派出去的,他们到以后新的地方的时候一样可以过好日子。”

    “对这些人来说,我们这里只能是过客,没有生活在一起的人怎么会留下感情呢?”

    “是啊,他们这些人是牺牲小我,完成大我。”

    一件事情要成功,对每一个人都圆满是不可能的,总有些人必须牺牲,而且是甘愿牺牲。

    詹秋梦没有直面回答问题,而是看着天上的星星,回应着对方。

    最近这两天,梁书也有过来,看来他也非常担心詹秋梦太过于努力。

    而这两天过来的时候跟詹秋梦之间的关系,确也底定下来。

    “婚礼是要在圆梦村举行还是回到范家庄园?范庄主可能没有体力,来到圆梦村,对她肚子里的孩子,是一大伤害。”

    “我们没有这么快结婚,我们准备等到庄主生下孩子经过一个月的休养,再邀请他过来参加我们的婚礼。”

    詹秋梦清楚,就算范晶晶不来参加詹秋梦的婚礼,也必须参加梁书的婚礼。

    范晶晶对于亲近的人很好,这种好并不是给他们更高的职位,而是给予他们更符合自己身份能力的职位。

    范晶晶亲近的人,也很少背叛她。

    詹秋梦非常的羡慕。

    她可不知道范晶晶有一颗水球。

    水球能够把一个人的忠心程度明显的分为颜色。

    一个人的颜色有退化的时候,范晶晶一定会紧张的让人去处理,看看这个人的身边是不是发生了什么变化。

    对范晶晶来说,维持身边的人的忠心比任何的一件事都来得重要。

    在忙碌的时候,范晶晶也不想再添乱,所以乖乖的安心养胎,在游乐区里面休息并且享受,甚至慢慢的把事情都放给手下的人去做。

    农田,也停下手,在耕作方面,她倒是很容易找到相关的负责人来负责,因为大部分大唐人,最熟悉的工作,就是农田的工作。

    范晶晶除了范琪一个婢女之外,身边再没有其他服侍的人。

    在范家庄园里面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本职工作,经过一天劳累之后,他们应该回家休息,那是大部分来到范家庄园的人,都是形单影只的人,即使后来加入了一些家庭,这些人仍然是占大部分。

    所以他们往往会在一些娱乐区聚会活动,或者是共同跑跑步,或者做一些小运动,甚至跳一些舞。

    在范家庄园里面,他们可以集体做一些劳动,范晶晶也不会阻止,甚至再范家庄园人力逐渐不足的情况之下,收垃圾的事情,成为他们组织自发性的工作也再没有派人去做了。

    对于范家庄园的第一个孩子,所有的人都非常的重视,也就排班到范晶晶身边,看看有没有什么事情要做,要到范晶晶身边的时候,他们都受过一点健康教育的宣导,特别注意自己不要在生病的状态下,跑到范晶晶身边,会跟别人换班。

    由于人在一起,范琪不客气的就把这些人运用起来,该打扫的打扫,该洗衣服的洗衣服,甚至开始思考是不是应该事先替孩子做准备,所以还有人替孩子缝起衣服还有鞋子。

    “伯爵大人,妳现在的状况不适合下水游泳,水太冰凉了,对你肚子里的孩子有害。”

    看到范晶晶站在水边,看着水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范琪连忙尖叫阻止了范晶晶接下来所有可能的作为。

    “我只是想尝试看看浮在水里会有什么感觉。”

    “如果真的想要下水的话,我们可以烧一锅水。”

    “那太浪费了。”

    “不浪费,我们一天十二个时辰不都要烧水,预备有人要洗澡吗?我们把这些水抽过来就可以了。”

    “对哦,游乐区已经有新设施了。我差点忘记了。”

    范晶晶对于游乐区的掌控并没有达到百分之百,毕竟这是大唐人的游乐区,大唐人会比范晶晶更清楚想要的是什么。

百度搜索 灿唐 爱搜书 灿唐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灿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金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佶并收藏灿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