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灿唐 爱搜书 灿唐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说话的人并不是只想跟在勋贵集团干聊的人,而是真的注意到范晶晶对于人员的掌控,对范晶晶要求处置的人来说,被集团排挤的事情,实在是有些莫名其妙。

    他们日常表现跟其他人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差别,但是突然之间范晶晶会要求他们去做某些事情,然后他们去做了之后,就会发觉离范家庄园的核心越来越远,直到有一天他们觉得待不下去了,就会自动离开。

    至少,就算想要做反叛的事情,也翻不了太大的浪花。

    所有的勋贵子弟曾经讨论过,现在对说话的人来说,又突然想到。

    如果皇帝也有跟范晶晶一样的本事,估计每一个人都不敢胡思乱想了。

    大唐皇帝李世民遇到的叛乱还真的不少。

    叛乱的人之所以会叛乱,就是让看到了叛乱的机会,如果没有事就会叛乱的人,他是不会成功的,最重要的是看准时机,或者误打误撞的找到时机。

    会起来造反的人才是真正需要特别注意的,而会看准时机起来,造反的,往往是人杰,而不是普通人。

    对这些勋贵子弟,这些概念并不是没有,甚至有些勋贵子弟,如果李氏家族没有办法真正的带领大唐,他们就会趁势而起。

    但是如果李氏家族能够真正带领大唐,让大唐整个稳定下来,他们根本没有机会,那么他们就会乖乖的在大唐经营的环境之下,努力的挣扎着,并且过上一些好的生活随时做准备。

    至于做什么准备,大部分的人都不会说的太过于清晰,因为说过太清晰的事情,往往都不能够办到所有的事情,都会发生很多的意外,而这些意外往往会促成某些关键事情的发生,而这些关键事情的发生,会让整个历史永远没有办法走回头路。

    “这个新造的船只,真的保险吗?”

    汪强是带领海战派的领袖之一,也是勋贵子弟,家里比较具有军事能力的人,对于家族的子弟训练也都比较好。

    汪强的能力,在这一群人里面算是出类拔萃,所以当他带领海战的时候,大家都知道想要战争就要找最强的人来领头,其他的各种玩意,不管能力强或者是能力弱,只要不是最强的人,就必须服从领导,这样才能够取得最大的功劳。

    而最强的领导,只要做到一件事情,就是不会侵占属下的功劳,那么其他人就会服从,并且做到最好。

    当然,如果这个人他会嫉妒或者是排斥谁,导致于某些人没有办法在他的手下继续做下去,那么这些做不下的人,只好自己离开,不要在他的手下混。

    当然人和人之间,都有一些不好的关系,但是在大唐初期,就算人和人的关系不好,在面对大的事情的时候,他们还是会以大局为重,只有大局的成功胜利,他们才能够获得比较大的利益,家族的利益以及荣誉,对他们来说远高于其他的一切,包含他个人的名誉和意义,甚至他的生命有时候为了家族的利益的存在,都可能随时可以牺牲。

    跟着一个好的领导才能够真正的成功,要不然,做了多少事都等于是白费,只有好的领导者才会把你的功劳部都呈报上去,或者是部分呈报上去,留下一部分的功劳,自己独吞掉。

    关键性的功劳,更是会呈报到上面去,让上面的人,能够了解并且把你提拔上去,因为整个朝廷整个办事组织,还是需要能力强的人,如果你的能力真的强,而他真的报上去,对于他自己,对于朝廷,还有对于你,都能够得到好处。

    至于把功劳部收到自己的身上的人,虽然他一时可以得到好处,但是他没有足够的能力匹配这个位置,就很容易引发整个朝廷的危机。

    能够看清自己的领导者,其实非常的少,但是在这些勋贵子弟却没有独吞的意思,而且很多功能都是仔仔细细的写下来。

    他们每天做了什么,都会明明白白的在纸上记录下来,然后被丁武查看,丁武也会有疑问的特别叫把人叫过来问,在这个时候丁武就是大家的上司,并没有因为政治地位比较高,他们就能够耀武扬威。

    因为如果你不想要服从丁武的领导,那么你就只好离开。

    丁武并不会特别的吹毛求疵的人,也是一个很好的领导,否则就不会被派来负责海城这一个地方,范晶晶在决定一个独立领导的时候,不只是靠亲戚,还有关系,更重要的是一个人,能不能够有独立领导的能力,很显然的丁武就是被认为有领导能力的人。

    而汪强也被丁武看中,认为他也是一个有领导能力的人。

    所以海洋方面就由汪强负责。

    海事方面所需要的领导能力,甚至比建筑方面还来得高,建筑所需要的领导能力,其实是比较固定的,要能够应付固定的事情。

    当然如果是固定的事情,固定的人自然会有固定的问题存在,但是怎么样解决,其实每一个领导都有不同的风格。

    “你问我我问谁,这船造出来之后,这些造船作坊的工人都没有做过,现在是第一次放到海上去,你说要带着你的人到海上去,没有人去海上试试看,怎么能够知道他能不能经得起风浪。

    如果经不起风浪,在海里倒了,我们就得重新打造。

    当然,他们就拿不到钱了,不过总要有人把船开出去,所以现在要派谁出去,就是一个大问题。

    如果把船开出去,倒了能够游回来是最好,要是游不回来,那命就没了。

    要知道我们培养出来的人,可不是拿出去送命的,但是第一次开,铁定是最重要的一件事情,没有可以信赖的人在上面镇压,他们直接把船开走了,那也是一个大问题。

    就看看你要自己上去,还是让别人负责带领上去,这个我可不管。

    海事方面是你负责的。我只负责做后勤的工作,毕竟我管理的事情,跟你管理的事情是不同的,看最后的结果,如果出了事情该怎么样解决。”

百度搜索 灿唐 爱搜书 灿唐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灿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金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佶并收藏灿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