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凰池 爱搜书 凰池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一大早的出门,沈珞言其实也是临时起意,以至于当她坐在马车上,看着路两旁的树木往后倒退,有片刻的恍神。

    要不是昨天晚上突然做了个很奇怪的梦,让她想起明心这个神棍和尚,她吃饱了撑的才会一早赶去庆安寺。

    当然,还有一个原因是她不想面对沈家那些人。她若不在沈府里,老夫人和大房找不着她的麻烦,自然也不会去找沈云霆麻烦,沈云霆正好窝在竹兰轩进而好好养着伤腿。

    以她医者的眼光,当然能看出这段时间沈伯奎与姚氏心浮气躁,脾动气虚,暴躁易怒。这正是那天沈伯奎从罗新昱那里拿来的药的效果。可笑他们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自食其果了。

    如果大房不识趣再弄什么妖蛾子,她也不介意给他们更多的颜色看看。

    秋兰打着哈欠道“姑娘,咱们出门是不是太早了点?”到了城门口,城门才刚开,这得多早?

    沈珞言看她一眼,笑道“不是你说要出门就要趁早吗?”

    秋兰立刻道“是呀,是要趁早,今天还得早点赶回来呢,明天姑娘要进宫为太后贺寿,只是姑娘你要是求不到明心大师的题字可怎么办?”

    她也是服了她家姑娘了,太后的寿辰又不是这几天决定的,姑娘不准备寿礼,到了今天一早,说要为太后求一副明心大师的题字当寿礼,这理由太不走心了。

    但是作为一个忠心的丫鬟,她是不会揭穿的。

    和麟王紧赶慢赶不同,到翠望山腰,马车的车轴突然断了。

    马车差点断裂,向前一冲,要不是沈珞言拉了秋兰一把,秋兰都要被甩出车外了。

    沈珞言探出头来看了看,没有错,还是上次出事的那个地方,不过,这次不是马儿失控,改成马车轴断了,是意外还是人为?没道理她经过这里就要出点事吧?

    这么想着,沈珞言带着秋兰下了马车。

    车夫看着断裂的车轴愁眉不展,这马车没办法往山上赶了。

    昨天出了老周的事,本来老周也是受害者,可他回府之后乱说话,颠倒黑白,言辞里对三姑娘不利,昨天晚上,侯爷就把老周赶出府门了。

    虽然武定侯府的事都是由大老爷做主,但沈云霆毕竟是侯爷,他要办一个下人,连沈伯奎也阻止不了。

    这些下人也是有眼色的,他们发现得罪了侯爷并不怎么要紧,侯爷不在意这些小事,但是,若是得罪了三姑娘,侯爷一定会有强硬手段。

    这车他出门的时候检查过的,怎么好死不死的现在车轴坏了,他苦着脸看着沈珞言,急急地解释“三姑娘,车轴真不是小人弄坏的!”

    沈珞言“……”

    她也没说什么吧?

    要不是看这车夫老实巴交的脸,她都要怀疑是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了。

    秋兰刚才惊吓不定,现在还没缓过神来,听了车夫的话,道“老王头,你出门不检查的吗?”

    老王嗫嚅“检查过的……”

    沈珞言打断他们“好了,看看能不能修,什么时候能修好?”

    老王为难地道“断得很彻底,没法修了。就算勉强合在一起,也不安,不敢叫三姑娘坐。”

    沈珞言抬眼望望,离庆安寺也就两里地的距离,这距离说远不远,说近不近,她当即决定“你在这边看看能不能修,不能就算了,我和秋兰走上山去!”

    大不了再借一次庆安寺的马车,还有空空小和尚人虽小,赶车的技术还真不错。

    只是,想到明心和尚假作借她马车,却把云熙偷藏在马车里让她带下山的事,她还是有些不爽。

    她不介意帮云熙,但讨厌这种事先不知情的利用。

    想到云熙,她嘴角无声地扯了扯,和他的牵扯从过来这个世界的第一天就有了,算起来还是她欠云熙的比较多。

    说也奇怪,她是个不想欠人人情的人,每欠必还,但对欠下的云熙的救命之情,竟然心中安然,是因为云熙有事没事喜欢摸到映月轩在她面前晃,太过熟悉的缘故吗?

    可她现在还不知道云熙的背景,也不知道他身后的势力到底是哪波。

    这种信息不对等的无力感,让她心中有些不爽。

    她的信息站,还是太过简陋了,必须赶紧发展起来。

    买下西郊的地和林子后,云熙再没有去过那边,沈珞言已经着手在安排一些事情了。

    秋兰道“这么远,三姑娘,走上山腿都要走断吧?”

    沈珞言好笑“你可以试试!要是走断了,我让你休息两个月!”

    两里多地而已,要是雨玳秋菱,定然连问都不问一句,她教她们防身术,强身健体,但秋兰身为贴身大丫鬟,每次总是有许多事要做,借口逃避训练,看来回去后,也要好好训训才是。

    秋兰瘪了瘪嘴,她这不是心疼三姑娘呢吗,反倒被姑娘取笑,万一姑娘以为她偷懒耍滑怎么办?

    沈珞言看着她的样子,笑道“好了,别纠结了,走吧!”

    车坏了,总不能一直困在这里。

    秋兰无奈,赶紧上了马车,把要用的东西打了个小小包裹,和沈珞言往山上走。

    老王小心地控着马,把马车拉到路边,省得挡了路。要修好马车得有物件和工具,他也得随着三姑娘上山,问山上借了工具来修。

    主仆三人刚刚转过弯,上山的路上就晃晃悠悠地上来一辆马车。

    那马车模样结实,庄朴厚重,低调但不普通,车夫二十七八岁,一身普通的衣服也掩盖不住精干英武之气,看他的气势,倒像是军中之人。

    武定侯府的马车不大,又被老王赶到路边,这辆马车的车夫赶车技术不错,很快就通过了。

    沈珞言脚步轻快,走在最前面,不时看一看路边风景,这里地势高,视野开阔,眼前的风景着实不错,她神色闲适,嘴角微扬,显然心情也不错。

    后面马车行走的声音三个人都没在意,庆安寺香火旺盛,路上车马不断是常有的事。

    马车经过沈珞言三人时停了下来,车窗开了,露出一张英俊的脸来。

    。

    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

百度搜索 凰池 爱搜书 凰池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凰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楚千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楚千墨并收藏凰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