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君臣谋 爱搜书 君臣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疾风说的很平静,但他的话语中却带有一丝冷冽。∥菠×萝×小∥说

    但他的话语中虽然带有一丝冷冽,却有一丝不容拒绝的严肃。

    白安在这种威压下,竟乖乖的接过了圣旨,还给凌琛磕了一个头,并道了一声:“谢主隆恩。”

    “起来吧。”

    凌琛虽然对疾风未经过自己允许突然从高台上跑下去而有些不满,可因为他们两个人自小一起长大,也因为他们如今在上朝,还有他信任疾风,觉得疾风不会做这种事情来,他这么做,或许有自己的原因在里头,所以才什么都没有说,而是眉眼含笑的说了一句。

    “是。”

    白安,不,正确的应该来说是平宁将军,听到了凌琛说的这句话之后,直接的站了起来。

    见白安收了圣旨,疾风的脸上重新多了一丝笑意,他朝着白安点了点头,又回了凌琛的身边。

    在收到了凌琛满意的眼神,又收到他朝着自己的努嘴之后,疾风悠悠的说道:“有事启奏,无事退朝。”

    那些个大臣面面相觑,却都无事可说,而是道:“回禀主上,臣等,无事启奏。”

    “既然无事启奏,那便退朝吧。”疾风正打算开口让他们下去,可谁知道还没开口,坐在位置上的凌琛就开了口。

    而这开的口并不是别的,而是让他们下去。

    这些个上朝的大臣有不想走的,也有打算像凌琛这个主上告别人的黑状的。

    总而言之,什么人都有。

    可主上都发话了,他们这些人又哪里有不走的道理?

    这不,他们就是在不想走,在想在这儿待着,见凌琛离去,还不是乖乖的走了,连个什么都不敢放。

    这要说出去,可真是可笑的不行。

    这次上朝,获得最大的好处的的莫过于白安这个边疆的将军。

    这不,早朝一过,那些人就围绕在白安身边,一个劲的夸奖起来,一时“恭喜白将军”之声不绝于耳。

    白安本身就不是什么特别在意名利的主儿,对于他而言,功名利禄不过是虚无的东西。

    可被人家这么一搞,就是在不介意功名利禄,在不介意其他乱七八糟的东西,也会被弄得心烦意乱,甚至于恨不得给他们两巴掌,让他们安静一点,别在说重复的话,也别把这重复的话说的没完,没了,让人厌烦了。

    当然,他也这么做了。

    只不过他们没有打人,也没有骂人而是冷冷的说了一句:“哦”

    便大踏步的走了。

    是的,他什么都没说,只是哦了一声,就这么走了。

    “呸,要不是主上赏识,就他一个来路不明的家伙,哪里来的这么高的位置。掂量不清楚自己位置,还摆出这么高冷的表情,这是给谁看呢这!”

    一个人见自己拉拢不行,白安这个刚刚才获封的将军又给自己脸色看,气不打一处来,又骂骂咧咧的说道。

    因为说这句话的是在朝廷上有本事,有地位,有威望的,所以获得了不少人的附和。

    包括唐郝那群人。

    而唯一一群没有附和的,便是江焕一个党派的了。

    他那一个党派的大多都是已不惹事不找事不怕事为主,更何况江焕都没有说什么,他们这群人自然不可能说什么。

    毕竟对他们而言江焕可是最有本事的,最有能力,又最得宠的。

    他不说话,那就代表此刻不说话是最安的,话说的多了,反而会被别人记恨。

    于是,他们虽然不喜欢白安这个性子,却是默契的选择了闭嘴,又朝着同僚拱手,就这么退下了。

    那些个人见江焕身边人都不说话,而是就这么退下,心情有多差,可想而知了。

    所以,他们在骂那些不识抬举到不帮他们说话,不说那个新封的白安怎么样怎么样的人时,还把江焕骂了一遍。

    当然,江焕这种性子的其实并不在意那些人的无端谩骂,毕竟他从小到大听的太多,听的习惯了,什么事情都无所谓了。

    毕竟有一句话说得好,习惯成自然,只要听的多了,什么都可以不用在意。

    毕竟说一句话而已,又不是什么大事,也少不掉什么命。

    竟然如此,那让他们说几句又何妨?

    江焕想着,眸子深邃了几分,直接走了进去。

    因为江焕离开,白安也离开了,他们谩骂的主人公也不在了,所以他们也没有在迎风殿门口说话的兴趣,而是各自散去了。

    那些跟着江焕一起离开的大臣到了该分别的地方都分别了,唯一没有分别的,便只有纳兰谦了。

    至于百里傲,则因为自己有事情和白安说,匆匆忙忙的走了。

    梧桐居。

    梧桐居的人依旧是那几个,出现的也依旧是那几个,什么变化都没有。

    唯独不同的是,那几个人看到百里傲过来,脸上多了一丝笑,一个个都放下手头的事走过来,并道了一声,“纳兰大人。”

    这幅模样,可让纳兰谦吃了一惊,心中暗想他们那些人究竟是吃错了什么药,或者是中了什么邪,对他如此恭敬。

    不过纳兰谦毕竟是纳兰谦,毕竟是一个神界人,无论性格什么都是一等一,就是有再多的怀疑或者对人有其他的意见,都不会当着人家的面说,而是转几个弯子提醒人家。

    毕竟,说的太过分容易让人不舒服,说的委婉点,人家才会知道这些,才会舒服。

    纳兰谦想着,撇了一眼周围,在看到唯一一位没有过来给他请安,却在用可以杀人的眼神看着自己的残阳。

    不,应该说是墨午。

    纳兰谦有法力,自然是能够看出墨午不是残阳的,他眼睛微眯,心中暗想他应该不是那个叫做残阳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之类。

    可他还没有想出一个所以然,便听江焕的声音响起。

    “在外头待着做什么,快点进来。”

    “我知道了。”纳兰谦冲着江焕笑了笑,颔首走进梧桐居。

    在他走进的那一瞬间,结界拉起,屋子里只剩下了他们几个。

    “上次给你的药,你都有按时吃么。”

百度搜索 君臣谋 爱搜书 君臣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君臣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叶落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叶落衡并收藏君臣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