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碧剑金刀 爱搜书 碧剑金刀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乌兰图雅虽然心里是这么想的,但是看到马思明跟于秀芸在一起,心里还是很不舒服,眼睛不由自主地就湿润了。

    乌兰图雅紧催了一下座下马,那马便跑到了最前面。

    马思明看见她这样,知道她一定是看到了刚才自己跟于秀芸说话,心里肯定是不受用了。

    马思明有心上前去安慰安慰她,又怕再让于秀芸多想,便只好忍住了。

    马思明也知道,自己跟于秀芸的婚约无论如何也是不能取消的,而他跟乌兰图雅,因为他父亲的原因,必然存在太多的变数,尽管自己非常非常的喜欢她,可是,他真的不知道他们的未来会是怎么一个样子。

    夜幕降临,马思明安排大家投宿。

    吃完晚饭,马思明过来看望柳彦奇,就见李祺泪眼婆娑地拉住柳彦奇的手在和他说话,看着李祺这样,马思明心里也是很不好受。

    马思明没有想到,曾经叱咤风云,心狠手辣的李祺,竟然也是性情中人,也会柔肠百转,若他们不是站在了对立面,该是多么好的一段姻缘啊!

    李祺见马思明走了进来,赶紧擦拭了一下脸上的泪痕。

    马思明说道“你也不用太担心了,我相信柳大哥吉人自有天相,我们一定可以找得到解药的。”

    李祺说道“可是他的情况一天不如一天,也不知道他还能撑多久。”

    马思明又跟李祺说了会儿话,这才告辞出来,本想回自己的房间的,忽然想起了白天的事,他便不由自主地走向了乌兰图雅的房间。

    马思明轻轻地敲了敲房门,乌兰图雅在里面问了一声“谁呀”?

    马思明答应了一声“我”。

    乌兰图雅知道他此来的目的,她心里是十分想他进来的,尤其是今天白天自己死里逃生,她那一刻,多想扑进他的怀里,痛哭一场,可是……于秀芸的出走就是因为马思明跟自己的这层关系,既然自己跟他无法圆梦,那还不如就此断了的好。

    乌兰图雅想到这里说道“思明哥哥,我已经睡下了,有事明日再说吧。”

    马思明以为乌兰图雅真的睡下了,便也不好贸然进去,便转身要走,这时,房门被推开了,格兰跨出来一只脚,伸手拉住马思明说道“她这话你也当真,可见你真是不懂我家小姐的心,还不快点进来,等她来拉你呀?”

    马思明被格兰拉进了乌兰图雅的房间。然后自己悄悄地退了出去。

    乌兰图雅背对着马思明坐在桌案旁。

    马思明走过去握住了她的香肩。

    乌兰图雅再也矜持不住了,突然转过身来,扑在了马思明的怀里,将他紧紧地抱住,生怕劲小一点他就会立马飞走一样。同时,泪水已经如同断了线的珠子,滚落下来。

    马思明也紧紧地抱住了她。

    马思明嗅着她秀发的芳香,说道“昨天晚上你受苦了。”

    乌兰图雅说道“那都算不得什么,看不到你才是我最大的苦。”

    马思明的眼角也湿润了。说道“你是知道的……”

    马思明想说你是知道的,我和芸姐姐有婚约在身,而且她们于家对我有再生之恩,临终时,我又答应了婶子,一定要好好地照顾芸姐姐,所以,我不能跟她悔婚。

    马思明话一出口,乌兰图雅便猜到了他要说什么,赶紧捂住了他的嘴,说道“我知道你要说什么,我也知道芸姐姐根本就离不开你,她走不过是一时的冲动。思明哥哥,我也尝试着不去思念你,想要忘记你,可是,我做不到,我真的做不到,我越是想忘,你便在我的脑海里越是清晰,我越是想离开你,我的心便越是想跟你在一起,思明哥哥,怎么办?怎么办?我真的离不开你。”

    乌兰图雅的话说得马思明的心里也是酸酸的,他又何尝不是这样呢!

    沉默片刻,乌兰图雅抬起头来,看着马思明说道“思明哥哥,如果今天金花婆婆没有出手,而你必须得用金光宝刀去换我跟芸姐姐,你会换谁?”

    马思明说道“这还用问吗,我在溪流边不是用金光刀换过你吗?你在我心里比宝刀重要。”

    乌兰图雅说道“那一次不一样,那一次只有我一个人被抓,你当然会毫不犹豫的就做出了决定,这次是我和芸姐姐同时被抓,我就想知道,如果金花婆婆没有得手,而且只能换一个人的时候,你会换谁?”

    我想,这个问题绝对不比老婆和妈同时掉水里了你会先救谁好回答。如果是伪君子,他当然跟谁在一起就会说他会救谁。

    马思明一脸的难色,马思明也不知道自己到底会用刀换谁,两个女人对他来说都一样的重要,失去谁他都会痛不欲生。还好,金花婆婆帮他解决了这个大难题。

    马思明看着乌兰图雅的眼睛说道“不是已经解围了吗?为什么还这样问?”

    乌兰图雅说道“如果没有解围呢?你最终会先换谁?”

    马思明说道“事情已经过去了,没有如果。”

    乌兰图雅撒娇道“我不管,反正我就是想知道,你到底会先救谁。”

    马思明说道“你想听真话?”

    乌兰图雅说道“当然是听真话了。”

    马思明想了想说道“你和芸姐姐在我心里同等重要,我会尽力解救你们两个人的,别说他们只要我手中的宝刀,即便是想要我的性命,我也会好不犹豫的给他们,只要你们两个能够好好的,我在所不惜。”

    这个回答虽然没有让乌兰图雅知道他到底会先换谁,但是,听在她的心里,乌兰图雅还是非常满足的。

    乌兰图雅将头深深地埋进了马思明的胸窝,她多想时间就此定住,永远都停留在这个时刻。

    马思明也是这么想的,他搂紧了乌兰图雅,他多么希望她不是吴大海的女儿,自己的母亲不是被吴大海出卖的,婶子不是死在吴大海的手上,那样,他和她就可以毫无顾忌地在一起了,可是……

    正当马思明和乌兰图雅在房间说话的时候,林中笑悄悄地来到了于秀芸的房门口。

    林中笑轻轻地叩了叩门。

    于秀芸正在灯下看书,忽然听到有人叩门,心里一阵欢喜,她以为是马思明来了呢,便急忙问道“谁呀?可是思明弟弟?”

    林中笑轻嗑了一声说道“是我,林中笑。”

    于秀芸听到是林中笑,脸上笑容立刻僵住,内心一阵失落,淡淡地回道“有什么事吗?”

    林中笑说道“我可以进来吗?”

    于秀芸略微沉默了一下说道“我已经睡了,如果没什么要紧的事明天再说吧。”

    林中笑知道于秀芸不是真的睡了,而是她不想见自己,于是也没有再争取她的同意,便双手一推,门还真没有上栓,一下子被他推开了,林中笑便进了于秀芸的房间,回手关好了房门。

    于秀芸没想到林中笑会自己推门进来。心里没有一点准备,因为先前自己说了自己已经睡了,显得很尴尬。她若是知道林中笑会不请自进,她就躲到床上面去了。

    林中笑说道“我就知道你没有睡,为啥不请我进来,我又不是什么十恶不赦的大恶人。”

    于秀芸面色微红,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我正要睡呢,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林中笑十分关切地问她被抓的事,还问她有没有遭到孽待,身上有没有伤等等。

    于秀芸虽然不喜欢林中笑这个人,但是看他如此关切地询问自己这么多,难免心头暖暖的。如果这些话都是出自马思明的口中,那该有多好啊!

    林中笑见她忽然沉思不语,便问道“你在想什么呢?”

    于秀芸连忙收回神情,说道“没想什么。”

    林中笑说道“我有几句话想提醒你。”

    于秀芸说道“提醒我什么?”

    林中笑说道“我看得出来,你对那位马思明用情很深,可是你知道吗?他却用情不专。”

    于秀芸说道“你不要胡说,思明弟弟不是那样的人。”

    林中笑说道“你知道,当你叫出思明弟弟这四个字的时候你就已经输了。”

    于秀芸的心被他抽痛了,这也正是她一直担心的问题。

    林中笑继续说道“哪个男人会不喜欢更年轻更漂亮的女子呢?”

    于秀芸听罢怒道“我老吗?我只大了他三岁而已。”

    林中笑说道“可你比乌兰姑娘大了四岁。若是放在中华人民共和国那个时期,基本上快够一个代差了。和她相比你毫无优势可言。”

    于秀芸说道“你到底什么意思?”

    林中笑说道“你不觉得我比马思明更适合你吗?”

    于秀芸恙怒道“你休要胡说,我跟你是绝对不可能的,你就死了这份心吧。”

    林中笑说道“总有一天会死心的,不过,死心的那个人绝对不会是我。因为我刚才又看见马思明偷偷地进了乌兰姑娘的房间,你说这大半夜的,孤男寡女同处一室能做什么?”

    于秀芸最怕听到这样的消息,尽管她心胸宽广,为人大度,可是,对于感情这种事,女人都会很小心眼儿的。尽管她知道这样的事情一定会发生,尽管她知道马思明和乌兰图雅一定会单独见面,会在一起,可是,如果没人跟她说,她会当什么事情也没发生,可是,一但有人当着她的面把事情说出来,她内心的坚强便会瞬间崩塌,她的心也会痛,也会非常非常的难受。

    于秀芸声嘶力竭地说道“你不要说了,这不关你的事,我的事我会处理好的,不用你费心,以后你也不要留意他们俩,你也不要将看到的告诉我,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会处理好的。好了,没什么事请你出去吧,我要休息了。”

    林中笑说道“看看,愤怒了不是,这说明你心里很在乎他们之间的关系,醒醒吧,不要再夹在他们中间了,长痛不如短痛,离开他你还有我,就算你不喜欢我还有很多人可以让你选择,何苦一定要吊死在他这棵歪脖树上。”

    于秀芸说道“谁说我要吊死了,你才会吊死呢。你出去,我不想听你说话。”

    林中笑说道“你说的没错,我才会吊死,我一定会吊死在你这棵歪脖树上。”

    于秀芸说道“那你明知道会吊死为什么不醒醒,可供你选择的人也大有人在,请你不要把时间再浪费在我的身上了。”

    林中笑说道“我和你的情况不一样,你离开马思明还有我,还有我死心塌地的追求你,可是我离开你没人追求我,如果有人向我这样死心塌地的追求你这样追求我,我一定会回过头来,给她机会的。”

    于秀芸说道“你不用说这样的话给我听,我告诉你,就算有一天思明弟弟真的娶了乌兰姑娘,我也绝对不会回头来给你机会的,你就死了这个心吧。”

    林中笑两手一摊,说道“你这句话让我太寒心了,我的心一下子被你摔了个粉碎。”

    于秀芸说道“林中笑,你说什么也没有用,我是不会喜欢上你的,请你以后不要再来烦我了。”

    林中笑“你太固执了,毫无意义的坚持。你就等着看马思明和乌兰姑娘的好戏吧。噢!对了,你现在若过去,说不定还能够看得到他们两个人卿卿我我倾倾,莺莺燕燕莺莺的场景。”

    于秀芸的心已经被他搅得如乱麻一般。她上前推着林中笑说道“你少在这里胡说八道,你给我出去,以后再也不许进我的房间。”

    林中笑被于秀芸强行推出了房间。

    林中笑站在门外叹了口气说道“不听我的劝,你痛苦的日子还在后面呢。我林中笑有什么不好?一心一意的为你,你却置之不理。你让我真是肝肠寸断啊!”

    于秀芸推出林中笑回手将门插死。想着刚才林中笑的话也不无道理。即便他不说,她也能猜到马思明会去找乌兰图雅。他们俩之间的感情,是绝对割舍不断的!

    于秀芸扑倒在床上,又想起了自己的母亲,泪水已经浸湿了被枕。

    。

百度搜索 碧剑金刀 爱搜书 碧剑金刀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碧剑金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狼王传奇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狼王传奇并收藏碧剑金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