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我在东瀛有座道观 爱搜书 我在东瀛有座道观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请。”

    寺老伸手一引他身侧的位置。

    “多谢。”

    蓝随微微鞠躬,施礼过后直接盘腿而坐。许雨洛则是坐在蓝随身边稍稍靠后一点的位置,双膝跪姿正坐。

    “那,我们继续刚才的话题?”寺老笑呵呵的朝着四妖问道。

    续个***啊!

    尽管没有读心术,但他们的面容的确是想要说出这样的话语。

    恶作剧的心思一起,蓝随侧头笑着问身边的寺老,“敢问,你们之前在交谈何事。我也想听听,说不定还能够帮着参详参详。”

    “没什么大事。”

    寺老摆了摆手,一脸无谓的样子。

    让四妖好似稍稍松了口气。

    而后,寺老就像是他们只是刚刚在讨论中午饭吃什么,用着极为平淡的语调说道:

    “就是在讨论,我们五个对城级别的妖怪联合把你控制起来。然后,表面上用着你的身份,抵抗外敌。实际上可建立一妖怪小国度。”

    “哦,是这样啊。”蓝随了然的点了点头。

    摸着下巴,一脸玩味的转过头去。看着那四只面容惊诧不已的妖怪。

    “红妖怪、猥裸、饿者骷髅、阴摩罗鬼。”

    蓝随看着面前的四妖,一个个点过去。询问道:“你们就这么不甘心?”

    “还是说……”

    他身子前倾,单手托着下巴,凝望四妖,笑言道:“还是说,我们之间来做过一场后,你们要死一两只妖怪。

    才会死心?”

    闻语,性格暴躁的红妖怪握着拳头几乎就要站起身来。

    然,变身后是牛头人身猥裸扯住它的手臂。

    “不敢,蓝随大人的手段,我们昨天见识了几分。”猥裸低头似谢罪。

    “精彩吗?”

    蓝随摸着身边许雨洛的头顶,“我还这个孩子的对决。”

    “啪!”

    许雨洛毫不客气的把蓝随的手拍开。

    一方面是由于蓝随动作的不爽。还有就是他的话语。

    精彩的对决?

    别开玩笑了,昨天明明是碾压局。

    只不过,没有想到的时候。昨天除开安倍晴明,熏,等人在一旁观战以外,还有寺老与四妖在此观战。

    蓝随倒是心知肚明的样子,只不过当时没有说出来。

    却是在此刻挑破。

    猥裸能如何说呢。

    精彩,的确是精彩。

    精彩到他们手脚冰凉而不知如何自处。甚至于想立马逃离这座山,还有这个城市。

    许雨洛,它们两只大妖可匹敌。

    但是,碾压许雨洛的蓝随呢?

    他们不知道。

    不过,如果加上一样神秘莫测的寺老呢?

    有没有可能,拼上一拼。

    同样作为妖怪,它不可能会站在人类一侧的吧。

    于是,才有了这场对话。但是没有想到的时候,蓝随来得好快。更没有想到的是,寺老在三言两语之间就站好队伍。

    他们瞬间无地自容。

    自讨苦吃。

    从东土流传来得话语,此刻在四妖心中第一次理解的如此深刻。

    猥裸没有答话,红妖怪被迫低头,饿者骷髅与阴摩罗鬼沉默不语。

    蓝随一下一下点着膝盖。

    说实话,他有一瞬间是想要干脆的把眼前的四妖部诛杀。实在不行下个禁制也行。

    但,还是老问题。

    他不能不考虑身边寺老的感受。

    兔死狐悲,唇亡齿寒。

    历史上的事件太多,蓝随也不想重蹈覆辙。况且未来,的确有需要用到他们的地方。蓝随身边的力量还不够。

    但也不能这么轻轻放下。谁知道这四妖以后会不会起别的心思。

    心电急转之间,蓝随想到一办法,随即说道:

    “把你们的名字留下来吧。”

    饿者骷髅与阴摩罗鬼的眼神顿时一沉,心中不知在酝酿何事。

    反正不会是什么好事。

    但是,蓝随也留下一份余地,说道:“放心,你们的名字我不会拿。”

    他侧过头去,问向已然挂机许久的寺老,问道:

    “暂放您这如何?”

    “哦?”

    寺老挑着眉头,脸上带着些意味不明的笑容。

    留名字这种事情,在东瀛这块十分讲究。

    说道这点,最起源点,还与安培晴明有关。

    由他所提出的咒的概念。

    咒,不是念出一些难以理解,晦涩难懂的话语。

    在他的概念之中,咒,就是平常的话语。

    比如说:

    单身狗活该吃狗粮!

    肥宅就是没有人权!

    今天就是七夕,而你没有女朋友!

    怎么杨,一看见就感觉到心中一痛吧。

    其实这也是一种咒。

    简单来说,说出口的话语,记录于文字,即是咒。

    可以说,安培晴明之所以可以晋升到对陆级,他对于咒的理解与概念有很大关系。

    而,在这么多咒之中,最为简单的咒,就是名字。

    在东瀛阴阳师概念中,名字就是你在世间的依凭。因为你名字的存在,才有人会记住你。如果连名字都没有的你,在这个世间基本上处于无形状态,或者说你已经死掉。

    所以,针对这一点来说。

    名字不可乱告诉于人。

    由自己书写的名字的纸张更不能乱扔,以免被别有用心的人捡到,以此凭借来控制你。

    现在,蓝随要四妖亲手写下自己的名字,然后把纸张交出来,无异于把一根随时能要它们命的绳子拴在它们自己的脖子上面,而另外一端则是主人则是蓝随。

    所以,在方才,蓝随有着这样的提议时候,四妖几乎要拼死一搏。

    妖怪永不为奴!

    额,不对。

    反正就是,死也不能当人类的奴隶吧。

    但,蓝随却是把后招给展示出来。

    把四妖的名字交由给寺老。

    欸,这个提议,似乎就稍显不那么让它们无法接受了。

    而,蓝随这一后手也挺有意思。

    四妖来与寺老商议,这是,起。

    蓝随捣乱,寺老不动如钟。

    最后,蓝随提议四妖的命门由寺老掌握,这是果。

    也难怪寺老笑望蓝随良久,却还是点了点头。

    寺老这里同意蓝随的提议。

    但是,四妖不服啊!

    “你们没有选择,要不死在这里,要不把名字留下。”感受到四妖的不忿,蓝随冷着脸再懒得多言。直接威胁道。

    活的越久,越怕死。

    说得就是这些妖怪了,还更别说是从上次灵气消弭时候自我封印以图后效的妖怪了。

    他们能力有。

    但是,只能到这一步了。

    修行,修心。

    身体要修,心更要修,不然只是力量强大最后也只能落得一个泯然于众人的下场。

    讲道理,如果四妖死命一抗,蓝随或许还能看得起他们一点。但是,最后四妖最终还是把他们的名字给留下来,交给了寺老。

    看见寺老把名字收下的那一刻,四妖均是松了口气,却又仿佛把自己的精气神部抽走一般。带着郁郁寡欢的神情离开了古寺。

    烟烟罗进来收拾,重新铺好坐垫,并且新泡了一壶茶水。

    等着烟烟罗缓缓退出去,寺老才悠悠端起茶水,笑着说道:

    “小友做事越来越霸道了。”

    “不是我霸道。”

    蓝随摇了摇头,“只不过,现在肩膀上面担负的太多不能有丝毫松懈。”

    夏木市几百万人口,兵库县近千万的人口,就算非种花家人。但,眼睁睁的看着他们因为自己的疏忽而导致死去,还能无所谓的话,那他的心恐怕已经成为石头了。

    “也是。”

    了然的点了点头,寺老并没有多说些什么。

    四妖的事情就此揭过。

    至于他们的名字,当由寺老来判断是否使用。

    最后,关于寺老是否那天会站在蓝随的对立面……

    说实话,他无法预知。

    但是,现在可以知道,他们之间的利益是一致的。

    寺老想要平静的生活,蓝随想要稳定的环境。在这样的前提条件之下,他们自然是站在一起的。

    喝了杯茶,蓝随也是主动说出自己的目的。

    “我身边这位,种花家,蜀山行走弟子,许雨洛。”

    “您好。”许雨洛微微躬身。

    “你好。”寺老还礼。

    “我明天的样子会出去一趟,可能要过个几天。夏木市的事情万一有个不好应付的时候,寺老可以找她帮忙一起解决。”

    话是这么说,但是潜台词无非是,万一有许雨洛应付不来的事情寺老也当尽上一力。

    说话不说透。

    这点不论种花还是东瀛都有着其传统。

    许雨洛和寺老相互对视一眼,自然已知蓝随的目的。

    “那就请,许小友未来几天多多指教。”寺老这般说着,算是应承下来这份差事。

    “不敢。”

    在外,许雨洛的礼仪还是无可挑剔的。

    不论如何,蜀山行走自有其风采。

    最为重要的事情已然办妥,接下来蓝随与寺老随意聊聊最近的局势,无非也就是乱象丛生。教派林立,有真传承者,也有投机分子骗财之人。

    东瀛政府也不是没有管理,不过总有阳光难以照耀的地方,黑暗在悄然滋生着。

    借此话题,寺老也是问出心中早有的疑惑:

    “小友,也应当是一教分管之人,为何不见你有动作?”

    正在喝茶的蓝随,手一顿。

    随即笑着说道:“时机未到。”

    就此没有细说。

    之后,寺老自然想留其在此吃饭。不过被蓝随婉拒,先不说还有家中的事情。再说身边的许雨洛来一趟东瀛总不能让她就这么在山上打转。

    出了古寺,蓝随向着许雨洛,问道:

    “有什么想去看看的吗?”

    “嗯~”

    许雨洛手指杵着下巴,想了一会儿。随之眼睛一亮,朝着蓝随勾了勾手指,示意他矮下身子来。

    就他们两人,有必要这么秘密嘛~

    蓝随哭笑不得,不过却也矮下了身子。

    而后,许雨洛在他的耳边轻声说出四个字来。

    “嗯?!!”

    蓝随身子顿时一弹,转头看向许雨洛,脸上是惊诧。

    正准备问:

    “怎么想去那?”

    却是突然之间想到什么,算了算今天的日子。随机脸色变得有些无奈,问道:

    “你这么无聊?”

    “嘿嘿。”

    许雨洛捂嘴笑着,却是闭口不言。

    好吧……

    虽说恶趣味很重,但是蓝随却也不觉之间被勾引起来。

    只不过,在这个时间段,身为对城级的蓝随想要到另外一个守护者的城市中去会引起一定的误会。

    还好的是,目的地所在就在东京,直接与安培晴明说上一声就可以了。两人也不会在那个地方游玩多久。

    只不过,安培晴明在接到蓝随请求的时候也是沉吟良久,问道:

    “不会对当地造成什么破坏吧。”

    “我要拆早拆了。”蓝随翻了个白眼。

    好吧,充分到不能再充分的理由,让安培晴明沉吟良久后还是答应了下来。

    两个对城级的高手,从夏木市到极东之京需要多久呢?

    普通人坐电车是两个小时左右。

    驾车的话大概只需要几十分钟。

    对于他们来说,其实只需要几分钟。差不多相当于骑个小电摩从家中到好友约定的麻将馆所用的时间差不太多。

    一恍然的时间,两人就已经是站在一所神社之前。

    当然,仅仅一海峡之隔的种花家人,更习惯把这个神社称呼为神厕。

    没错,就是大名顶顶的那个靖国神厕了!

    将道理来说,这里风景是不错,四周古院,大树,飞檐,并且没有什么喧闹之声。如果不是里面供奉的是战争罪犯的话,倒是一处旅游去处。

    可惜,这里已然变成一间政治与信仰交织的场所。

    没有其余神社洗涤心灵的作用,反而会让人觉着恶心。

    不过,幸好,今天蓝随与许雨洛来此其实是来恶心人的。

    “叮铃铃!”

    还没有踏进神社,蓝随衣袋中的手机就已经开始响了起来。

    拿出来一看,果然是自己想象中的名字。

    看来终于是有人提醒他了。

    毕竟,老古董,只知道大概的近代历史事件,而不确认准确的时间。

    按下接听键,就听见安培晴明难得用着一丝疲态的声线,说道:

    “你是这么无聊的人?”

    “是啊!”

    蓝随点了点头,毫不犹豫的承认了。

    对话那头顿时被蓝随这话给咽住。

    这叫他怎么往下接啊!

    想了半天,也只能说一句:“嘚瑟完早点回去,别给我起冲突!”

    “那,你可要好好压制住那些人。不然我怕他们会朝我动手的。”蓝随看着神社内部中,有意无意朝着自己与许雨洛打量的神官。

    他们的脸上的表情,时不时的总显得有些狰狞。

    而,缘由嘛~

    因为,今天是8月15日。

    历史上的今天,是东瀛面投降的日子。

    啧啧,用投降的日子,来看这些为东瀛死亡的罪犯。隐隐一种带感的情绪就这么强烈的在心中滋生着。

百度搜索 我在东瀛有座道观 爱搜书 我在东瀛有座道观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我在东瀛有座道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向往的青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向往的青空并收藏我在东瀛有座道观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