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在魔禁的那些日子 爱搜书 在魔禁的那些日子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植物人,怎么会……”

    “能跟我说一次具体情况吗?”

    冥土追魂看着面前的方宏,虽然明白症状是什么,但不管怎么说,能够用来判断答案的情报还是太少了。

    “事情是这样的,我是从学校请假出来的,所以下午的时候还要……”

    ……

    “事情就是这样。”

    方宏面对着面前的呱太医生和黄泉川,并没有多隐藏,反而一五一十的全部说了出来。

    “警备员?DA组织,我们警备员的装备都是由学园都市统一配备的,你确定他们使用的装备与我相同。”

    黄泉川爱穗有些不敢置信,如果真的像方宏所说的那样,就连警备员的内部都已经被‘DW’组织随意取走装备的话,那这个城市防护系统,岂不是已经千疮百孔了。

    “没错,我的记忆能力虽然还比不上‘完全记忆’那么变态,但是也勉勉强强算得上过目不忘,这点事情还是不会记错的。”

    方宏毫不退缩的直视着黄泉川的眼睛。

    “呼,那既然如此的话,诺,这个给你……”

    冥土追魂把一直揣在口袋里的手抽了出来,递到了方宏的面前。

    “这是什么?”

    一边说着,方宏从冥土追魂那看上去细嫩如婴孩般的手上接过了那张看上去折叠的整整齐齐的极薄纸张。拿在手里,展开,就看到一个极为简单的图形,无数的菱形排列在一起,形成了一个极为规则的圆相互嵌套,在圆的最中心,一个方正的六芒星出现在那里。

    六芒星!

    在魔术界,这个图形,代表着神秘和灵魂,也就是西方魔术的支撑源头,眼神闪烁了下,方宏重新叠放整齐,借着往裤子口袋放的伪装,将它塞进了‘纳’中。

    ”看到方宏接过了那张纸,冥土追魂重新把自己的手揣进了白大褂的口袋里,凝重的说道。

    “关于DA的话,我倒是比较清楚一点。”

    “什么?”

    方宏把视线从手中的规则圆形上移开,看着冥土追魂那张像极了呱太的脸。

    “DA组织,属于警备员中的一类,也就是所谓的‘激进派’,他们归从统括理事会成员亡本裹藏统领,如果想要了解具体的情况的话,就去找永远行驶的地铁吧。”

    怎么感觉跟海贼王一个路数,不是,你倒是告诉我所谓‘永远行驶的地铁’到底在哪儿啊?

    方宏看着冥土追魂,可是冥土追魂却没有将所有一切够说出来的意思,他移开了视线,转向了窗外。

    “医生!”

    黄泉川爱穗有些紧张的问道。

    冥土追魂这种说话说一半的情况实在是有些让人着急,尤其是这个对于黄泉川来说简直就是天崩地裂般消息……那个不管怎么看都不像是好人的‘DA组织’,居然真的是警备员。

    方宏念头一动,他顺着呱太医生的视线,同样的望向了窗外……

    “那个位置……原来如此!”

    方宏的目光仿佛穿透了层层的高楼大厦,与呱太医生的目光同时,注意到了那栋大楼上。没错,就是那里!

    没有言语,但是已经认定了。

    冥土追魂眺望远处的目光逐渐收了回来,他带着点欣赏的目光看向了身边的方宏,就这么开口说道。

    “怎么样,你明白了吗?”

    “明白了,怎么会不明白。”

    方宏咧嘴一笑,露出雪亮的大白牙,笑的极为阳光灿烂。

    “明白什么?”

    黄泉川爱穗虽然是警备员,但是这些已经潜入黑暗的东西,她并不清楚,女人看着眼前的一大一小两个男人在打着自己听不懂的哑谜,顿时便皱起了眉头。

    “没什么,再见了黄泉川前辈。”

    ……

    学园都市,第七学区。

    这是一栋极为怪异的建筑物,为什么说它怪异呢,因为它根本就没有门,也没有窗户,甚至连走廊楼梯、电梯乃至换气用的通风口,这个什么都没有的建筑物中心,此刻正有着两个男人正在对峙着。

    头朝下的白发人类,与头朝上的金发不良。

    倒悬在巨大玻璃圆筒中的人类,学园都市的最高统治者,统括理事长亚雷斯塔的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他开口说道。

    “有人来了!”

    “谁?”

    土御门元春察觉到了自己身旁的魔术波动,向后退了一步,看着面前出现的淡淡青光。

    “亚雷斯塔大人,我……哎,阴阳师也在啊!”

    有了‘风螟蛉’的‘瞬间转移’能力,方宏已经没有必要借助‘空间能力者’来见亚雷斯塔了方宏刚刚转移进来,就见到了面前的金发不良少年,也就是上条当麻的好基友,土御门元春。

    土御门元春的眼神闪烁了一下,不过并没有与方宏搭话,反而紧盯着玻璃圆筒中的人类,郑重的说道。

    “藉由把人当成棋子,从而掌握虚数学区以及五行机关的钥匙,这样一来的话,你的计划完成度又提高了一分,老实说,在我看来,你才是个真正的怪物!”

    “所谓的‘虚数学区,五行机关’,我想没有人会猜得到,所谓的五行机关,就是AIM扩散立场本身,学园都市中两百三十万个学生自然而然散发出来的力量,就是虚数学区的真相吧!”

    亚雷斯塔只是微微笑着,并没有打断土御门元春的意思。

    已经逐渐从休眠状态苏醒的亚雷斯塔,并不在意这些问题,他只是静静的看着面前的土御门元春,虽然完全苏醒的话会导致自己的身体……但是,为了能够完成目标,就算是死又如何,亚雷斯塔的目光看着方宏,感受着方宏的精神境界。他那张像男人又像女人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神秘的微笑……

    对于超脱了人之本质,半只脚已经迈进了‘神之境界’的亚雷斯塔来说,现在的学园都市,就算自己的计划出现了意外,那凭借自己的力量,他也拥有掀桌子的底气,实在不行的话就重新开一局新的游戏。

    能够达到巅峰境界的魔法师,没有一个是好惹的,甚至方宏,这个独特的战斗法师,不,或许应该说,正是因为方宏的与众不同,所以亚雷斯塔才会千里迢迢从中华选中他来到学园都市……

    “我说的没错,对吧!”

    穿着打扮像是不良少年的土御门元春推了推自己脸上的墨镜,不过土御门很显然不奢想能够得到亚雷斯塔的回答,他转过身子,看着身旁的方宏说道。

    “甚至包括你在内,你也是他的棋子。”

    ……

    “他给你的任务是保护风斩冰华,但是你真的知道风斩冰华额本质吗?”

    土御门元春看着一脸懵逼的方宏,自顾自的说道:“虚数学区,以人为的方式植入自我意识帮助它实现实体化,那化身就是风斩冰华,你所保护的,就是这样一种根本不算是‘人’的东西。”

    “你有病吧!”

    方宏不满的看着眼前的土御门元春,这种事情还用得着你来说,风斩冰华内部的‘AIM立场集合体’在自己发动简化版‘天使坠落’的时候已经坑过自己一次了,那一次,亚雷斯塔也没有隐瞒,直接就道明了风斩冰华的本质,所以,土御门元春这副教训的口气说的话,完全都是废话。

    “抱歉,理事长先生,我并没有完全保护好任务目标。”

    “不,你已经做的很好了,‘风斩冰华’已经回到了‘虚数学区’。”

    亚雷斯塔轻轻的摇了摇头,非常淡然的说道,又恢复成了那副天塌不惊的模样。

    “有一件事我想问一下。”

    “什么?”

    方宏假意在裤子的口袋里一掏,一枚红色的幸运符便出现在了他的手中,土御门仔细一看,这正是那种在神社里求来的‘御守’。

    “上条跟我说过,他在风斩的体内见到了诅咒的化身,对于诅咒魔法我并不清楚,但是这种诅咒是不是能将‘风斩冰华’现行。”

    方宏看着亚雷斯塔的脸,认真的问道。

    “可以。”

    得到的是肯定的回答。

    “就像是在浓盐水里投入丝线使得盐分结晶在丝线上一样,这种‘诅咒’在根本上是属于极度凝练的‘地脉之气’,它进入已经是高浓度聚合体的风斩冰华体内,自然会将‘虚假’进一步‘凝实’,如果有了充足的地脉之气,甚至她还会想真正的人类一样感觉到疼痛……”

    “那不就和人一样了吗?”

    “不,不一样!”

    亚雷斯塔目光闪烁了一下,继续说道:“其实本来想要借助‘禁书目录’的力量来混杂,使得‘风斩冰华’得以显现,但是这样一来的话……”

    “傀儡!”

    异口同声,土御门和亚雷斯塔的声音同时传到了方宏的耳中。

    ……

百度搜索 在魔禁的那些日子 爱搜书 在魔禁的那些日子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在魔禁的那些日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不偶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偶尔并收藏在魔禁的那些日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