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伏天氏 爱搜书 伏天氏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萧氏,府邸之中,宾客云集,(热rè)闹非凡。

    萧老爷子端坐于首位之上,在他(身shēn)侧下方不远处,萧笙安静的坐在那,不少人前来向他道贺,敬酒为其践行。

    但凡有人前来敬酒,萧笙都会敬酒回礼,显得很是谦和,但这股谦和气质当中,又透着一股漠然。

    这种漠然,给人以距离感。

    许多人都感觉到,萧氏的这位少爷,有些不一样了,破境入圣之后,整个人的气质都变了。

    曾经的萧笙,八面玲珑,让人感觉亲和,骄傲中又带着八面玲珑之意,但如今的他,只有那种淡漠。

    仿佛对于这一切俗礼,皆都已经看得很淡。

    如今的萧笙,确实已经看淡,莫说这些宾客,即便是萧氏家族本(身shēn),他都已经不那么在意了。

    世界之道,唯修行,才是最根本的道。

    “萧笙。”此时,一道轻柔的声音传来,便见一道优雅的(身shēn)影站在萧笙面前,这人乃是公孙霓,当年曾和萧笙有过婚约,萧氏和神霄谷有通过他二人联姻之意,但后来因为空界之事,便终止了。

    “恭喜步入圣境。”公孙霓微笑着开口道。

    萧笙轻轻点头,道:“当初之事,是我有愧于你。”

    他并没有因为踏入圣境便嫉恨神霄谷毁婚约,是他自己曾经为自己所做的事(情qíng)付出了代价,而且还连累了公孙霓。

    公孙霓笑了笑,道:“都过去了。”

    她也看出,萧笙已看破过往,放踏足圣道,他比以往更加出众了,或许,将来有一天能够重获认可,执掌萧氏一脉。

    公孙仲也走来道贺一声,倒是公孙霓的妹妹公孙璇没有上前,见公孙霓回来,她传音道:“你不会因为他入圣境便又心动吧。”

    公孙霓看了她一眼,只听她继续道:“有些事做了便是做了,我是不会再接纳。”

    公孙霓没有多说什么,这边的气氛依旧(热rè)闹。

    诸人以及萧笙的态度,萧老爷子都看在眼里,心中略有些欣慰,希望萧笙外出前往军中试炼,能够有所成就吧。

    然而就在这时,萧老爷子忽然间抬头望向萧府之外,在那里,有一股强大的气息正在接近,远处的苍穹之上,风云呼啸而动,朝着萧府的方向滚滚而来。

    他的意念席卷而出,很快便看到了远处的(情qíng)形,脸色不由得略微变了变。

    不仅是萧老爷子,其他一些圣境强者也都陆续感知到了,纷纷抬头望向远处方向。

    萧府之外,一行(身shēn)影从天而降,赫然正是从草堂而来的人。

    最前方,叶伏天目光望向萧府,白发于风中飞舞,一道声音从他口中传出:“叶伏天,前来萧府拜见。”

    说罢,他便迈步往前,直接踏入萧氏府邸之中,在他(身shēn)旁,站着丫丫、璃圣以及刀圣等人。

    一道道强者闪烁而至,萧府的人想要拦,却听里面传出萧老爷子的声音。

    “请。”

    这声音落下,诸人让路,叶伏天他们径直往前,来到萧府宴客之地,出现在了诸人(身shēn)前。

    “叶伏天。”

    有人低声开口,所有人的目光皆都望向最前方的青年(身shēn)影,白发白衣,俊逸无双,虽未入圣道,但其气质,比之萧笙丝毫不逊色,甚至,犹有过之。

    萧笙当年落魄,便是因叶伏天,后叶伏天销声匿迹一段时(日rì),如今,再一次出现在世人面前。

    而且,是在萧笙即将离开之前,来到了萧府,他意(欲yù)何为?

    以叶伏天和萧笙间的恩怨,诸人显然不认为他是来送行的。

    而且,将虚空剑圣带在(身shēn)上,一眼便能够感觉到剑拔弩张的气氛。

    来者不善。

    叶伏天到来之后,他没有看萧笙,而是对着萧老爷子微微行礼,躬(身shēn)道:“后生晚辈叶伏天,拜见萧老前辈。”

    萧老爷子微微点头,对叶伏天问道:“你带忍来萧府,可是何事?”

    “想问老前辈几件事。”叶伏天道。

    “你问。”萧老爷子又道。

    “晚辈消失的这段时间,前往了大离皇朝一趟,前辈是否知道?”叶伏天问道。

    “最近才听说此事。”萧老爷子回应。

    “我在大离皇朝期间,有人对我道宫下手,后又暗害两位后辈女子,差点将她们毒杀,前辈可曾知道?”叶伏天又问。

    萧老爷子皱了皱眉,继续道:“我听闻那件事是因有人追求道宫后辈女子,因(爱ài)生恨,方才做出疯狂举动。”

    夏青鸢便是因为这些事调查萧笙,他又怎么会不了解。

    叶伏天没有解释,继续道:“我于大离皇朝准备返回夏皇界,有人将此消息传达给大离皇朝皇子离爻,以至于我(身shēn)份暴露险些死于大离,前辈可曾知道?”

    萧老爷子脸色渐渐沉下去,道:“一样,也是不久前才知道,你究竟想要说什么?”

    “既然前辈都知道,是否认为这些事只是巧合?”叶伏天又问。

    “公主已在查探此事,是否是巧合,公主自会查明。”萧老爷子开口。

    “公主算是半个萧府之人,有些事,她明明知道,但因和萧氏间的关系,她不能做。”叶伏天开口道:“因此,只有我来做了。”

    “此事,和萧笙有关。”

    “叶伏天,萧笙以及在府中修行,根本不可能参与外界之事,你休要胡言。”旁边的萧千鹤冷淡开口。

    今(日rì),他们本(欲yù)让萧笙离开,叶伏天却来到了这里。

    “叶伏天,你可有证据,证明和萧笙有关?”萧老爷子也冷淡问道。

    纵然公主信任,夏皇赏赐,然而萧氏终究是萧皇妃的母族,叶伏天如此行事,显得过于狂妄,未曾将他萧氏放在眼里了。

    皇妃都已经松口,让萧笙离开从军修行试炼。

    “今(日rì),我来此,便是为了证明此事。”叶伏天回应一声,随后目光望向坐在那的萧笙,平静的道:“你如今踏足圣道,既如此想要杀我,今(日rì)我给你一次杀我的机会,若你胜,此事到此为止,公主不再追究,我死。”

    诸人抬头,心头颤动,目光凝视叶伏天。

    这家伙疯了吗?

    他虽然气质超然,但终究还是贤者境界,而萧笙,已经踏足圣道层次。

    叶伏天,和萧笙一战?

    而且,战死不追究?

    神霄谷公孙仲、公孙霓他们都望向那道白发(身shēn)影,真是个疯狂的家伙。

    萧千鹤也锋芒闪耀,盯着叶伏天。

    至于萧笙,此时抬头凝视于他,神色冷淡,他此次准备出行试炼,将来和叶伏天真正一战,却没有想到,叶伏天竟然以贤者之境,(欲yù)挑战入圣道的他。

    “叶伏天,休要狂言,陛下和公主信任于你,这一战于你而言并不公平,你若战死,公主岂能不怪罪。”萧老爷子冷淡开口,这叶伏天,有些目中无人。

    圣,终究是圣境。

    然而他话音落下,便见虚空中有强大的气息传来,青鸾圣兽俯冲而下,还有诸多强者从天而降,一道声音从青鸾圣兽上传来:“外公,此事我应(允yǔn)。”

    一道道目光虚空中降临而下的圣兽,以及上面的夏青鸢(身shēn)影,内心震颤。

    夏青鸢,也认为叶伏天能够和圣境一战吗?

    萧千鹤看着夏青鸢,一时无言。

    “萧笙,你若败,给我一个我要的答案,如若你不给,那么,我便用我的方式来寻找。”叶伏天看向萧笙道。

    萧笙望向叶伏天,他破境入圣,叶伏天,竟要以贤者之境战他。

    他又看向夏青鸢,很显然,夏青鸢也认为,贤者境界的叶伏天,能够和圣境的他一战。

    何等的信任。

    他已跨越这道天堑,打破自(身shēn)桎梏,破入圣道,然而那白发青年,却依旧还是如此狂傲姿态。

    萧笙没有说话,他站起(身shēn)来,往前迈步而出,(身shēn)形一闪,便直冲云霄,降临虚空之上。

    刹那间,一股圣境气息笼罩天地,道意弥漫,强横至极。

    他低头,俯瞰下方叶伏天,开口道:“上来吧。”

    叶伏天抬头看了一眼上空,(身shēn)上光辉璀璨,脚步一踏,便也腾空而起,两人降临高空之上。

    这一瞬间,无数人起(身shēn),抬头看向高空。

    萧氏萧笙,破境入圣道。

    叶伏天,以贤战圣。

    虚空之中,萧笙目光扫了叶伏天一眼,刹那间,一股道威降临而至,无处不在,压迫叶伏天的(身shēn)体,这一瞬间,叶伏天只感觉萧笙仿佛化(身shēn)为道,无处不在。

    萧笙抬起手,朝着叶伏天抓去,只一瞬间,大道压迫而下,有大道掌印,从天而降,朝叶伏天(身shēn)体扣杀而下。

    天地轰鸣,大道之力仿佛为萧笙所掌控,只是一念之间,整片天地一切力量便为他所用,一股窒息威压压迫向叶伏天(身shēn)体,扣杀而下的大道掌印挤压空间,封锁一切,无处可逃。

    下方诸人,只看到巨大无边的掌印直接扣下,直接、霸道。

    圣境强者,抬手间,便可撼动天地。

    此时,叶伏天(身shēn)躯之上,一道道绚丽的金色光辉闪耀,竟宛若有阵道图案闪耀出现,各属(性xìng)道威环绕(身shēn)躯疯狂流动,他体内之力,像是在和大道共鸣。

    这一刹那,叶伏天的(身shēn)体仿佛化(身shēn)为大道熔炉,能够炼天地之道,熔入他血(肉ròu)之躯。

    (身shēn)躯化道,神圣的光辉扶摇而上,他的气息疯狂攀升,竟无限接近于圣。

    正是大离国师传授他的修行之法,参同契!

百度搜索 伏天氏 爱搜书 伏天氏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伏天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净无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净无痕并收藏伏天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