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伏天氏 爱搜书 伏天氏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颜渊抬头望向声音传来的方向,朗声开口道:“颜渊谢过王爷。”

    说罢,他往前迈步而出,直接从离璟身旁走过。

    离璟没有拦,摄政王亲自开口,其他人自然也不会拦。

    更何况,除非摄政王亲自出来,否则王府其他人,怕也拦不住颜渊。

    “铛。”

    颜渊一道掌印拍打而出,宝塔发出一道清脆的声响,随后一件圣器竟直接被震碎来,叶伏天身上的压迫力瞬间消失不见,看向颜渊喊道:“师兄。”

    颜渊轻轻点头,道:“走。”

    叶伏天抬起脚步,跟上转身的颜渊,往回走去。

    南斋先生以及沐春杨看了诸人一眼,只听沐春杨开口道:“若谁对国师府有意见,可以光明正大一些,国师府弟子都尊重摄政王,希望王府之人不要辱没了摄政王之名。”

    说罢,四人身体直接虚空踏步离去。

    仿佛大离皇城这座权势滔天的王府,他们想来便来,想走便走。

    王府诸人看向颜渊他们离去的背影,心中皆都不是滋味。

    王府中一些老一辈的圣境人物,他们经历过曾经摄政王府权倾天下时的盛世风光。

    然而,如今大离皇朝的人早已经忘记了这一切,只知大离皇朝有大离国师,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以至于大离国师门下弟子,都敢如此放肆,杀死了摄政王孙,还敢言不计较其他人之过,强势将杀离轩之人带走。

    这,便是皇族许多人对大离国师有想法的原因。

    国师,已经凌驾于皇室宗亲之上。

    但对于此,摄政王却没有发表过任何意见,这些年甚至极少过问皇朝之事,许多人都称摄政王已经准备隐退了,安心修行。

    离胥此时已从地上起身,嘴角还带着血迹,即便为圣境强者,此刻也无法按捺住情绪。

    “父亲。”他看向离璟,心中恨极,杀了他弟离轩,如今强闯而来,将他击伤,毁一圣器,带走剑七。

    这就是颜渊今天所做的一切。

    离璟没有说什么,他转身迈步离开。

    片刻后,离璟出现在了另一座院落之中,这里很安静,一位老人安静的坐在地上,背对着离璟闭目清修,从他身上,看不到丝毫的威严气概,哪里像是曾经权倾天下的摄政王。

    “父王。”离璟喊了一声,被杀死的离轩,是他的儿子,被击伤的离胥,也是他的儿子。

    摄政王依旧背对着他而坐,身上没有一丝的波澜,开口道:“输了就是输了,输了就要认,离胥和离轩事情没有做好,落下把柄,就该付出代价。”

    在摄政王的眼里,事情没有对错之分,只有成功和失败之分。

    离胥和离轩想杀国师弟子,但没有成,还被对方所杀,落下把柄,这无疑就是失败。

    摄政王府和国师府皆为离皇效命,斗争既是博弈,双方博弈,谁都不能越界,离轩他越界了,自然只能白死。

    否则,国师和摄政王之争,争到陛下面前,也是摄政王府理亏。

    颜渊敢如此霸道放肆,直接来摄政王府带人走,便是占据着理,有大势在身,他不怕争。

    其实这一点,离璟自然也明白,但死的是他儿子,愤怒也是理所当然之事。

    “父亲已经多年不过问皇朝之事了,如今此事一出,世人会如何看待我摄政王府?”离璟开口问道,就连他,都看不透父亲的心思。

    “世人如何看待和摄政王府有何关系?”老人声音依旧显得很平静,像是历经沧桑般。

    “离璟,要记住,无论是我摄政王府还是国师府,皆都是为陛下做事,仅此而已,当年我摄政王府是怎样的地位,那么如今国师府便是什么地位,如今国师府对陛下而言更有用,谁破坏规矩,便是破坏陛下的事,可懂?”

    离璟听到这声音内心微颤,看向他父亲的背影。

    眼前的老人,似乎比谁都看得更透彻。

    所以这些年来,他不再过问外界之事,不再去争什么。

    许多人都认为他归隐修行。

    但事实上,他早已经看穿一切。

    摄政王也好,国师也好,都是为离皇效命,仅此而已。

    “记住了,有些事,不是争,便能争得到的,小辈们自作聪明,难道我需要他们来提醒?”摄政王继续开口道,冷静到让人感到可怕,纵然是孙儿之陨,仿佛也不足以让他心中生起太大的波澜。

    “有一天,陛下认为我有用了,我自然会出山。”摄政王继续道:“懂了吗?”

    离璟心中叹息,很残酷,却很现实。

    “退下吧。”见离璟没有回应,摄政王淡淡开口,离璟转身离开。

    他走后,摄政王目光睁开,眼神极为锋利。

    到了他和大离国师这种级别人物之间的博弈,根本不是比谁打压谁,而是看谁先犯错。

    离轩所做之事,便是犯错,简直愚蠢至极。

    因此死亡,是他的归宿。

    …………

    颜渊他们走出摄政王府之后御空而行,南斋先生对叶伏天问道:“师弟伤势如何?”

    “无碍。”叶伏天回应道,这一切依旧是体魄强大的功劳,若无堪比圣级的强横肉身,怕是人已经半废了。

    “没事便好。”南斋先生点头。

    “师兄,我杀死离轩,是否会让连累到国师府?”叶伏天问道。

    “放心吧,杀不杀离轩,对国师府并无任何影响。”颜渊开口道。

    叶伏天抬头看向颜渊,有些不解。

    “世人皆言摄政王不问外事,以为摄政王归隐,但这位曾经权倾一时的王爷,远比世人所想象的更厉害,离轩逾越了规矩,死不足惜。”颜渊开口道:“他以为自己能够改变什么,然而老师和摄政王这一辈人的事情,又岂是一个小辈能够影响的,不自量力罢了。”

    叶伏天似懂非懂的点头,颜渊目光转过看向他道:“离轩以为能够争出什么,但师弟要记住,这世间最好的争,便是修行。”

    叶伏天看向颜渊,他生出一瞬间的恍惚,仿佛时空穿梭回到多年之前。

    三师兄曾告诉过他,世间什么最大,道理最大,若说有什么比道理更大,那么一定是拳头了。

    修行者的世界,最好的争,便是修行。

    这两句话,实则是一样的意思。

    所以,国师府弟子,看似与世无争,只是安心修行。

    哪里会如同离轩那样上蹿下跳。

    这,大概便是境界的差距吧。

    颜渊将叶伏天从摄政王府带走的消息很快传出,一时间引起巨大的波澜,大离皇城无数人感慨,不愧是国师首席弟子。

    直接强闯摄政王府,带人走。

    涅槃圣境之下,可有第二人?

    颜渊他们回到了大离国院,大离国院的人虽然兴奋,但也并未太震惊。

    既然大师兄亲自去了,那么人自然会带回来的。

    大离国院实则便是属于国师派系的人,而对于实际上掌管着大离国院的颜渊,诸人都是发自内心的崇拜。

    “剑七。”离爻见叶伏天平安归来上前喊了一声。

    “辛苦殿下为我奔波了。”叶伏天微微拱手道。

    离爻摆了摆手:“能够平安无事归来便好,此次杀离轩,还是太冲动了。”

    离轩,终究是皇族弟子,若是摄政王府的人真发疯,先将叶伏天杀了,那么做什么都来不及了。

    “殿下,当时的情形,若是我不拿下离轩,如今已经是个死人,既然注定要有一人死,那么只能如此了。”叶伏天回应道。

    离爻没有多说什么,道:“既然回来了,我便告辞了。”

    说罢,他对着颜渊等人拱手道:“大师兄,我先回了。”

    “殿下慢走。”颜渊道。

    “师弟受了一些伤,早些去休息吧。”颜渊对着叶伏天道。

    “是,师兄。”叶伏天点头,随后转身离开。

    “我也去了。”旁边的律川也说了声,随同叶伏天一起离开,他走到叶伏天身边道:“师弟这么做,未免有些冒险了。”

    “有老师和师兄们在,有何可惧。”叶伏天笑道。

    “倒是一点不客气。”律川笑着道:“不过师弟所言倒也没错,无论师弟做什么,师兄们都会在。”

    “若是是我做错了呢?”叶伏天道。

    “只要不是背叛师门的大错,那么便一样,在老师答应收为弟子的那一天,便是如此。”律川道。

    叶伏天沉默,心中若有所思。

    “知道四师兄之事吗?”律川忽然间问道。

    “四师兄怎么了?”叶伏天问道,他一直有些好奇王钟,他和国师其它弟子显得格格不入。

    “老师有一种能力,能够造就死士,四师兄的父亲,便是死士,而且多年前便已经死了,四师兄一直恨老师,但老师依旧收其为弟子,传其武道。”律川缓缓道:“老师便是如此,他甚至根本毫不在意,或许有一天四师兄要对他动手,他都还是如此吧。”

    “当然,若是有那样一天,我和其它师兄,一定会替老师做他不愿做的事情。”

    叶伏天有些惊讶,没想到王钟竟有如此身世,他看了一眼身旁的律川,道:“我相信四师兄不会这么做的!”

百度搜索 伏天氏 爱搜书 伏天氏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伏天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净无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净无痕并收藏伏天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