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天命赊刀人 爱搜书 天命赊刀人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王惊蛰好像泼妇骂街一样,不管人啥身份他是真没惯着,反正我他么又不认识,还针对我,我能埋汰两句就说两句呗,让心里有那么一点点的不舒服,我也是很高兴的。

    但他的泼妇骂街,并未引起对方的反唇相讥,那个青年只是笑着介绍了一句:“我叫韩观海”

    王惊蛰听着这个名字有些耳熟,至少是前两个字很熟悉。

    果然,韩观海接着说道:“韩观山是我族里的一个堂兄,年长我几岁,血缘上也离的有些远,但不管怎么说他都姓韩,和我都泛了观字,又是一个祖宗的,我大概在小的时候和他见过两面,后面就再也没有见过了,到现在我都忘记他长什么样子了”

    王惊蛰不动声色,但眼角却动了几下,对方这看似好像是自我介绍一样,可却透露出不少的消息,韩观山是他隔了很远的族兄,连面都没有见过几次,可韩观山还当上了特别事务处理办公室的一任主任,这个位置可不是说想做就能坐上去的,没有关系和推手送他上来的话,那是绝对不可能的,韩观山都这么牛逼了,那他这位小表弟韩观海的背后,身份得有多耀眼啊?

    难怪四大道门和黄九郎都得给他面子呢,崔玄策还鞍前马后的,这人身份肯定是敏感的不要不要的了。

    韩观海说道:“我承认我这位观山堂兄在对待的事情上有些失误了,导致自己沦为了阶下囚,这可以说是被一手送进去的,对吧?但这却并不是我的关注点,他进去了是他无能,算是吃个亏受个教训吧,顶多是面子上不太好看,可这并不是我找麻烦的唯一诉求,我主要是因为另一件事而找的”

    王惊蛰挑了挑眉头,说道:“那一炉丹么?”

    韩观海点了点头,又摇头说道:“也是吧,但也不全是,和唐禾祥炼出的那炉丹,用龙骨草,丹青芽,金蟾,草叶苏,枇麻蓝草和闹羊花还有炉甘石……一起提炼出来的,是为了养魂所用的吧?可这并不是最终的目的,是为了逆天改命做准备的,不是么?”

    王惊蛰脸上的动容了一下,这才第一次正视了一眼崔玄策,他有点都不奇怪韩观海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很简单,崔玄策之前就推断出来的,自然是他告诉韩观海的。

    “那又如何?”王惊蛰皱眉问道。

    “不如何,这种好事当然我们也想了”韩观海顿了顿,然后歪着脑袋很诧异的说道:“不过有件事情我特别奇怪,既然知道我们设下了层层的算计在等着,哪怕是把正一和天师都给调走了,但这里还有龙虎山,昆仑派和我,真的就一个人过来了?”

    好像为了应景他这句话,庄园外围墙的墙头上又出现了一道身影,陈三岁从墙头上跳了下来,去没有往这边走,而是盘膝坐在了地上,双手合十,略微低下脑袋,不知所谓。

    崔玄策和韩观山还有李秋子都愣了愣,望着那墙角下盘坐的人影,也不知所谓,这人并未过来,不知道起的是什么心思。

    韩观海摊了摊手,说道:“好吧,又多了一个但也不过就只是两个人而已,又能如何呢,又能改变什么现状呢?我以为会找上向缺,或者的姐姐和父亲,但这些人全都没有靠近京城,天各一边,我就算们两个都会七十二变,但我这里凑凑还能凑出个如来佛祖,不是照样稳稳的压着么?更何况据我所知,们赊刀人并不是战斗型的,远比古井观和龙虎山的战斗技巧差远了,拿什么来挣脱开今天的牢笼?”

    王惊蛰笑了,答非所问的说道:“哪来的这么多废话啊,还是我刚刚提醒的,压根都没有放在心上?的声音像公鸭一样,太难听了,唠唠叨叨的说了这么多,无非就是想告诉我,双拳难敌四手,们人多欺负人少啊”

    韩观海点头道:“就欺负了,怎么着吧……”

    “好,想要比人多是么?”王惊蛰凝重的仰了仰头,然后伸出两根手指塞进了嘴里,吹起了一声响亮的口哨。

    “咻……”哨声很响亮,特别是在空旷的京郊庄园里,一下子就传出了很远,崔玄策和韩观海的脸色同时大变。

    曾经某部电影里也有这样的镜头,一个叫浩南哥的人吹了一声口哨,紧接着就从四面八方各处街头巷尾走出了黑压压的一片人,放眼望去全是人头,人多的直接压得对手大气都不敢喘一口了。

    王惊蛰此时的动作和浩南哥简直如出一辙,崔玄策他们下意识的就以为,片刻间也会有黑压压的一片人涌进来。

    然而,并没有。

    王惊蛰耸了耸肩膀,说道:“好吧,其实真的就只有我们两个,不好意思让们失望了……”

    崔玄策,韩观海脸色瞬间阴沉的就相当可怕了,王惊蛰的这个笑话并不好笑。

    崔玄策磨了磨牙,沉着脸伸出两手突然拍了几下巴掌,于此同时,韩观海朝着身后摆了下手,刹那间至少有十几条人影忽然出现在庄园里,他们年岁都颇大,穿着也很普通,有的是普通的道袍,有的是普通的中山装。

    这些人都是昆仑派和韩观山带过来的,然后渐渐的朝着这边围拢过来,走了几步后就驻足不动了,却堵死了王惊蛰可能经过的任何一个角度。

    和京城相隔了两三千公里的云贵一带,深山中,向缺,王昆仑和王令歌还有胖王围坐在一起,三个中年男子的表情都很平淡,王令歌就有点坐立不安了。

    “叔,惊蛰怎么说干的事里也有向征的一份,您真就不过去啊?想过去,神不知鬼不觉的也可能啊,再说了,人拦也拦不住啊,惊蛰一个人恐怕是挺不住的……”

    向缺摇头说道:“我要是去了,王惊蛰的人生就变成古井观版2.0了,对他来说没有任何的意义和帮助,难不成一辈子得护在羽翼下,那他拿什么来成长?年轻人,多点磨难是好的”

    王令歌急头白脸的说道:“重点是他挺不住啊”

    向缺斜了着眼睛说道:“死不死谁家孩子呢……”

百度搜索 天命赊刀人 爱搜书 天命赊刀人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天命赊刀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困的睡不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困的睡不着并收藏天命赊刀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