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豪婿 爱搜书 豪婿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你再走一步试试。”苏迎夏一脸威胁的对韩三千说道。

    听了这句话,韩三千哪还敢跑,只能愣在原地。

    苏迎夏走到身边,狠狠掐了一把韩三千腰间嫩肉,疼得韩三千直抽凉气。

    “难道还怪我吗?”苏迎夏咬牙切齿的说道,想到自己的声音被其他人听见,她就羞得想找个地洞钻进去,这还让她以后怎么面对家里的其他人。

    “怪我,怪我,都是我不好。”韩三千只能背锅,因为以他的经验来说,和女人讲道理,那是一件自取灭亡的事情。

    苏迎夏掐韩三千的时候,她也心疼,所以也不忍把自己的怨念部发泄在韩三千身上,而且事情已经发生了,又不能时光倒流,除了硬着头皮接受,还能有什么选择呢?

    “以后你睡地板,我睡床。”苏迎夏说道。

    韩三千耷拉着脑袋,这惩罚未免也太严重了吧。

    不过苏迎夏这时候正在气头上,纠结这件事情也没用,而且韩三千相信,等苏迎夏消气之后,绝对不忍心让他睡地板的。

    “都是成年人,没什么大不了的,你别多想了。”韩三千说完,伸出手继续说道:“走,带你看看云顶山的风景。”

    “哼,难道我没有看过吗?”虽然嘴硬,但苏迎夏身体还是很老实的伸出手握着韩三千。

    两人一路小跑,到了山顶之后,呼吸着凌厉冷风,韩三千说道:“爷爷说,今天去给南宫千秋上坟。”

    听到这话,苏迎夏的表情就怔住了。

    韩三千有多恨南宫千秋她心里非常清楚,但她也知道,韩三千绝不会违背韩天养说的话。

    “事情既然已经过去了,你身为孙子,去看看也是应该的。”苏迎夏说道。

    “你也是这么认为的吗?”韩三千望着北方,眼神显得有些无奈。

    苏迎夏赶紧转变了话锋,说道:“当然不是,她给你带来了那么多痛苦,不是死就能够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的,但是爷爷要你这么做,你难道还要违背爷爷的意思吗?”

    韩三千摇了摇头。

    苏迎夏紧紧的拽着韩三千的手,继续说道:“我知道你很委屈,要不,今晚,我再补偿你一下,我还有其他衣服呢。”

    韩三千不自觉的咽了咽口水,顿时觉得去给南宫千秋上坟也不是什么大事。

    晨跑之后,回到家里,一行人整装出发,朝着云城公墓而去。

    还是那两辆奥迪,身为云城最高地位的人,韩三千的出行工具虽然低调,但只要是认识这两辆车的人,无不是带着敬重的眼神。

    途中还发生了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韩三千开车被强行加塞,但是对方车辆的驾驶员似乎突然意识到了这辆奥迪不普通,赶紧停下车给韩三千做了一个九十度的鞠躬动作,就像是在赔礼道歉一样。

    到了公墓之后,今天来上坟的人不少,其中不乏一些有钱人,最为亮眼的,还是一个穿着貂皮大衣,带着指粗金链的大汉,一看就是一个暴发户。

    暴发户看着奥迪车,原本脸上还带着不屑的表情,可是一看到车上走下的人时,瞬间收起了自己不敬的态度。

    “韩总,没想到竟然会在这里碰见你。”暴发户赶紧走到韩三千身边,微微弯腰说道。

    如今云城商界,韩三千几乎无人不识,但是他认识的人却非常少,眼前这个暴发户更是一点印象都没有。

    “在这种地方碰见,可不是什么好事。”韩三千淡淡的说道。

    暴发户没敢轻易说笑,而是表情严肃加上一点叹息,说道:“是啊,谁愿意来这种地方呢,都是伤心事啊。”

    这个马屁,正好拍在了马腿上,换做其他人,韩三千或许会伤心,可南宫千秋,韩三千从未有过这方面的感觉。

    “这不是个攀关系的好地方,你赶紧走吧。”韩三千说道。

    暴发户连连点头,不敢多说什么,目送着韩三千走进公墓。

    韩三千走远之后,暴发户身边一个小弟模样的人,一脸不屑的说道:“大哥,这小子是谁啊,一副牛气冲天的样子,真是一点都没有把你放在眼里。”

    在小弟看来,这要是换做旁人,他大哥早就发飙了,谁敢在他大哥面前这么目中无人。

    “草泥马。”暴发户一脚踹在小弟身上,一脸怒意的说道:“你不会说话就他妈把嘴给我闭上,你知道这是谁吗,竟然敢叫他小子?”

    小弟一脸委屈,他原意是想帮暴发户说话的,没想到自己却挨了一顿打。

    “大哥,这谁啊。”小弟问道。

    “谁?韩三千你听过吧,要是这种大人物你都不知道,你就别在云城混了。”暴发户说道。

    小弟听到韩三千三个字,脸上的表情瞬间变得惊恐起来。

    “他……他就是韩三千!”小弟震惊的说道。

    “你这辈子有运气看到这种大人物,也算是不枉此行了,今后死也可以瞑目了。”暴发户说道。

    小弟点着头,瞬间觉得自己这一脚挨得不亏,刚才那番话要是被韩三千听见,他的小命恐怕都保不住。

    韩三千一行人,来到南宫千秋的墓前,墓碑经日晒雨淋,已经布满了灰尘,韩天养蹲下身,拿着一早准备的毛巾,把墓碑擦拭得干干净净。

    韩三千目无表情的看着这一幕,对他来说,这件事情肯定不是他会去做的,至于韩天养要做,他当然也不会拦着。

    “其实我早就忘了你这个人,但是没想到,竟然是你给我带来了最大的惊喜,南宫家的祠堂,应该有一块你的灵位。”南宫博陵看着墓碑上南宫千秋几个大字说道。

    这句话引起了韩天养的不屑一笑,说道:“这时候才想起她,未免太晚了一些,虽然我和她之间没有太多的感情可言,但终究成为夫妻这么多年,她的灵位,我会放在韩家。”

    南宫博陵耸了耸肩,没有反驳韩天养的话,他做了自己应该做的事情,至于韩天养是否接受,就不是他会关心的事情了。

    对于南宫博陵来说,最重要的是韩三千是否愿意成为南宫家族的家主,若不是因为韩三千,他根本就不可能出现在南宫千秋的墓前。

    “三千,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她和你一样,都曾被自己的家族所抛弃。”韩天养说道。

    “所以她就可以把自己承受过的痛苦施加在我身上?”韩三千冷声道。

    韩天养叹了口气,想要化解韩三千对南宫千秋的恨意,如今看来是不太可能了。

    当然,他也不会强迫韩三千原谅南宫千秋,毕竟他没有经历过韩三千的痛苦,没有资格劝韩三千大度。

    “上柱香吧。”韩天养说道。

    苏迎夏递了三支香给韩三千,韩三千手持朝天,并没有弯腰下跪,淡淡的说道:“在天上好好看着,谁才能够撑起韩家,世人能记住的,是我韩三千,而不是韩君。”

    说完,韩三千把香递回给苏迎夏。

    苏迎夏弯腰插在南宫千秋的坟前。

    “你们先走吧,我再陪陪她。”韩天养说道。

    韩三千没有丝毫犹豫,直接转身离开。

    韩天养叹了口气,对留下的炎君说道:“我让他来,对他来说是不是太不公平。”

    “是。”炎君说道,因为他亲眼看到南宫千秋是如何对待韩三千的,如果他是韩三千,他也不愿意来给南宫千秋上坟,这一份积攒已久的仇恨,并不会因为南宫千秋的死而烟消云散。

    “哎。”韩天养摇了摇头,显得有些无奈。

百度搜索 豪婿 爱搜书 豪婿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豪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绝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绝人并收藏豪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