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豪婿 爱搜书 豪婿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妈,没想到你做菜的手艺这么好。”苏迎夏看到满满一桌的菜时,惊讶中又带着羡慕对施菁说道。

    身为韩家夫人,施菁是个货真价实的贵妇,用十指不沾阳春水来形容绝不为过,可是谁能够想到,她还是下厨的一把好手呢,这可是把苏迎夏给羡慕坏了,如果她也有这样的厨艺,就可以亲自下厨给韩三千做饭了。

    听到这句话,施菁下意识的看了一眼韩三千,因为她学的这些,都是为了韩三千而学的。

    “你要是想学的话,我可以教教你。”施菁说道。

    苏迎夏忙不迭的点着头,她不怕麻烦,就怕韩三千吃不上美味的饭菜,只要能够学到手艺,苦累对苏迎夏来说是完可以忽略的。

    但是韩三千这时候却一盆冷水浇在了苏迎夏的头上,因为他永远也忘不了苏迎夏和沈灵瑶那次在家里做饭时的场景,乌烟瘴气,就像是打仗一样,虽然说苏迎夏还不到沈灵瑶那么夸张,但两人差距也不远。

    “妈,我劝你还是打消这个念头,她在厨房就跟打仗似的,我可不想吃黑暗料理。”韩三千说道。

    苏迎夏一脸不满的看着韩三千,说道:“我做饭很难吃吗?”

    “何止难吃,简直没法入口。”韩三千无情的说道。

    苏迎夏一把将手伸向了韩三千的腰间,威胁道:“真的那么难吃吗?”

    韩三千浑身顿时僵硬了起来,曾经和韩啸交手都没有让他害怕,但是苏迎夏这一招,却是每每想起都能够让他打寒颤的。

    “这个……倒也不是很难吃,还可以,如果你在学学,肯定会很好的。”韩三千说道。

    韩天养和炎君两人忍不住笑了起来,能够真正制服韩三千,而且还让韩三千不会有半点怨言的,这世界上大概只有苏迎夏才能够做到吧。

    “先吃饭吧,要不然饭菜都凉了。”施菁帮韩三千解围道。

    苏迎夏松开了韩三千,但眼神的威逼却没有散去,这让韩三千心里哇凉哇凉的,看样子今晚又不太好过啊。

    吃饭的时候,韩三千想到了一件事情,对众人叮嘱道:“最近大家没事不要外出,特别是迎夏和韩念,最好能够留在家里,钟家那帮人说不定会使一些脏手段,一定要小心。”

    韩三千在这种事情上已经吃过几次亏了,而且钟家手段向来龌蹉,所以韩三千不得不预防钟家对苏迎夏或是韩念下手。

    第一次来燕京,苏迎夏很想出去见识见识,逛逛大城市的街道,但是听韩三千这么一说,她立马就抛弃了这些想法,现在的苏迎夏很成熟,她不会因为自己的一时图乐而让韩念遭遇危险。

    “三千,你放心,我会时刻盯着她们,绝不会让她们在我眼皮子低下消失。”炎君对韩三千说道。

    “炎爷爷,一旦离开家里,事情就变得不确定了,我不希望迎夏和韩念有任何危险。”韩三千说道。

    炎君理解的点了点头,这并不是韩三千对他不放心,而是怕钟家的手段太多,万一出了什么意外,后果可就麻烦了。

    “那就这样吧,最近几天,大家都不要出门。”韩天养说道。

    吃了晚饭之后,苏迎夏帮着施菁一起收拾残局,姜莹莹也加入其中,对于姜莹莹来说,这些事情比起其他两人更加娴熟。

    而韩三千,韩天养炎君三人,则是来到了院子里。

    今晚夜空繁星尤为耀眼,难得一见的明月更是悬空高挂。

    韩天养看了一眼韩三千,现在的他在前进的路上,已经不可阻挡,韩天养非常想看看韩三千今后究竟能够走到什么样的高度,只可惜,他现在的年纪已经大了,也不知道还能不能得到那一天。

    “三千,关于钟家,你有什么想法?”韩天养对韩三千问道。

    “经历了这么多事情,我明白了一个道理,既然是要对付的人,就绝不能给半点翻身的机会,杀鸡儆猴,自然要杀。”韩三千淡淡的说道。

    韩天养提醒道:“如果你要灭了整个钟家,这事影响可不小,毕竟钟家在燕京地位很高,这事不是轻易能够掩盖过去的。”

    “再强大的家族,也有基石,只要基石一倒,家族也就倒了,现在钟家靠钟明国撑着,而钟家的年轻一辈当中,最有资格继承钟家的,便是钟天一,只要这两人死了,钟家也就倒了。”韩三千说道,他可不是想要灭了整个钟家,这等影响力巨大的事情他不会做,所以他的目标,只有钟明国和钟天一。

    “韩家如果不是因为我不在,因为你父亲的死,也不会被这些宵小之徒针对。”韩天养感叹道。

    “其实最重要的原因,还是因为韩君,外面所有人都认为韩家后继无人,所以他们才敢肆无忌惮的对付韩家,但是他们忘了,还有我韩三千在。”韩三千冷声说道。

    韩君还在秦城,而且已经彻底沦为废人,他的存在不会对任何人产生威胁,所以韩家在那些人看来,也就没有值得畏惧的地方了。

    “你能这么想,我很欣慰。”韩天养说道,在韩家遭受了那么多不公平的待遇,韩三千还能维持这样的想法,这已经超出了韩天养的想象。

    以前的韩三千,绝不会这么想,哪怕南宫千秋已经死了,他也不会对韩家有任何归属感,但是现在韩天养回来了,韩家对于韩三千而言的意义完不同,只要有爷爷在,他便是韩家人。

    “爷爷,你有想过让韩君出狱吗?”韩三千问道。

    对于韩三千主动提到这件事情,韩天养下意识的看了一眼炎君,与此同时,炎君也正好转头看向韩天养,两人视线接触的瞬间有一种相同的疑惑,因为他们谁都没有想到韩三千会突然提到这件事情。

    在云城的时候,施菁提议在过年期间想办法让韩君出狱,起码让他在家里过一个好年,但是这个想法被韩天养无情的否决了,在韩天养看来,韩君应该为自己做错的事情付出代价,而且他还曾经以韩三千之名去过云城,差点酿下滔天大罪,这件事情是不值得原谅的。

    “没有,入狱是他应该承受的后果,不值得去解救。”韩天养说道。

    “解决了钟家,我会去一趟秦城。”韩三千说道。

    “去干什么?”韩天养不解道。

    韩三千摇了摇头,说出了一个让韩天养和炎君匪夷所思的答案:“我也不知道。”

    韩天养叹了口气,他这样的答案,说明他内心在纠结某些事情,而这些事情,是韩天养不能够去左右的,所以他不再说话,只要韩三千要做的事情,他尽力支持就行了。

    “时间差不多了,你先回房休息吧。”炎君对韩三千说道。

    韩三千点了点头,朝着后院走去。

    “你怎么看?”韩三千走了之后,韩天养对炎君问道。

    “依我看,三千虽然不会原谅韩君,不过他似乎想把韩君救出来,至于什么原因,我也不知道。”炎君说道。

    “难道他现在还对韩君有兄弟之情吗?”韩天养疑惑道。

    炎君苦苦一笑,兄弟之情?这四个字对韩三千来说应该非常可笑吧,毕竟从小到大,韩君可从来没有把韩三千当作弟弟看待,除了打骂没有半点关爱,而且在南宫千秋的溺爱之下,韩君更是把韩三千当作下人一般,吩咐韩三千做的事情,韩三千一旦没做好,必定是一顿拳打脚踢,哪怕做好了,韩君也会想方设法的刁难。

    这样的哥哥,韩三千真的会有情吗?

百度搜索 豪婿 爱搜书 豪婿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豪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绝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绝人并收藏豪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