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马前卒 爱搜书 马前卒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秦风与闵若兮现在的模样,就与街上那些普普通通的逛街男女没有什么两样,年轻有钱的公子带着美丽的家眷在隆重的节日里出来游玩在越京城是一年很自然的事情.就在这条大街之上,这样的人其实很多.

    所以闵若兮很放松,隐去那高贵的身份,忘掉自己超卓的能力,将自己置身于普罗大众之中,另外一种别样的欢喜自然就滋生于心间.

    闵若兮出身高贵,这样的场面,自小她就只能是一个旁观者而不能成为参与者.她很享受现在这种感觉.没有那种毕恭毕敬带着畏惧的眼光和神情注视着她,在众人的眼中,她也就是长得更漂亮一些.

    她喜欢那些商家在赞美她美丽的同时,又喋喋不休的向她推荐着自己的货物,她能感受到这些人的确很惊诧异于她的美丽,但更看重的却是能不能卖出自己的货物,这让她很欢喜.

    她对于讨价还价一点也不了解,但却仍然乐此不疲地与商家讲价,当然,最终失败的都是她,在商家舌灿莲花的鼓动之下,她每一次都是乐滋滋的掏出钞票,笑盈盈地买下商家推荐的商品,哪怕这些商品已经溢价出原本的价格不少.

    当然,她与秦风不可能扛着这些商品,起初秦风倒的确起过这种心思,但当闵若兮在第一家买了东西之后,秦风立即便放弃了这个打算.因为闵若兮买得太多了,而这还是第一家.

    秦风留下了一个地址,让这些商家将这些商品送到哪个地方去.那是鹰巢的一个秘密联络点.秦风相信,过了今晚,那个秘密联络点的屋子里,将堆满闵若兮购买的各种各样的有用的或无用的东西.

    大概是从来没有过这种生活体验,闵若兮如同出了金丝笼的金丝雀,兴奋的像一个十七八岁的小姑娘一般,虽然她的外貌看起来与十七八岁的小姑娘也没有什么区别.

    能在这条街上当上掌柜的人都是经验丰富,眼光毒辣之辈,他们能轻易的判断出一个客人的实力问题,当然,在这里,他们不会对任何一个客人表示出无礼,因为这里是越京城,或者一个穿着破烂的家伙,背后便站着一个高不可攀的人物.

    像闵若兮和秦风这样的人,店里的人只要一扫眼,便知道是结结实实的大客户,不说别的,单是两人这一身刚刚在大明上流社会上流行的棉衣袍,便不是一般人家能有的,这不是你有没有钱的问题,而是你拿着大把的钱,也根本就买不到.少量的通过海贸而来的棉布,现在根本就不对外卖,能够穿上这样的的衣服的,只能是尊贵得了不得的人物.

    这样的人物,向来是商家的最爱,而且这两人看起来如此的年轻,必然是权贵之家的公子小姐,有钱,任性啊!

    事实上,闵若兮现在的确就像这样的人,她讨价还价,只是喜欢这一过程,对于能不能降下价来其实丝毫不在意,店家哪怕就只降下微不足道的一丝,她能看成是巨大的胜利而马上喜滋滋的买单.

    闵若兮也好,秦风也好,对于钱,当真是没有什么概念.对于商品的价格,也没有什么基本的认知,秦风或者对粮食是什么价格很清楚,对每一件兵器的成本价格很清楚,但这些日用百货,那些千奇百怪的吃食小点心,他就完迷茫了.

    所以闵若兮出来的时候,身上带着的钱是真不少,但到现在,已经花得光光得了,剩下的最后一点,便只够她买了几串糖葫芦吃了.

    没有了钱,剩下的便只能是逛街了.

    就在这个时候,钟镇好死不死的神游天外,一不小心在人群之中撞上了秦风这两口子.如果他完不认识这两口子倒也罢了,但这两个人中的一个,却给他留下了刻苦铭心的记忆,所以这一刻,他的反应直接而真实,张大了嘴巴,神情呆滞,随着劈里啪啦一阵响,身上的,背上的,手上的所有东西都掉在了地上,立即引起了一阵混乱.

    秦风和闵若兮也都是极聪敏之人,一看对方的神情,便立即明白对面这人认识自己夫妇,只是眼前这人穿着打扮,活脱脱就是一个小厮模样,难道是那家大臣家里的家丁卫士么?

    “你认识我们?”当机立断,秦风不等对方反应过来,便立即开口问道:”什么也不要说,什么也不要做.”

    闵若兮也在盯着钟镇,她只是觉得这人有些面熟,却是实在想不出这人到底是谁了.当初在秀水河大桥,随手一拳将一个副武装状如疯魔的秦将一拳打飞,她是真想不起这人是谁了.

    钟镇心中有些苦涩.

    很明显,面前那个一拳将他打落尘埃的女人根本就不记得他了.

    如果换作一个普通的大明人,在认出他们夫妇的第一时间,只怕立即就会跪倒尘埃,大呼万岁了,秦风在大明的威望,那是如同神一般的存在.

    但钟镇却做不到这一点.他曾经是秦国的大将,秦国的皇帝,他也并不陌生,对于这样的人,他不像普通百姓那样有着无以伦比的畏惧感.更何况,一个有尊严的秦国大将,也不可能向着对方五体投地的参拜.

    他是俘虏,但是他并没有投降大明.

    所以他不知道该怎样面对对方,只能呆呆地站在哪里.

    这里的混乱终于引起了王凌波的注意,正在忙着往嘴里塞东西吃的他窜了过来,于是他也呆住了,正弯腰准备去捡地上东西的他,身子定了格,一手抓着地上的一个包裹,一手保持着往嘴里塞东西吃,腰弯着,头昂着,保持着一个奇怪的姿式目瞪口呆地看着面前的秦风夫妇.

    作为舒畅最为得意的弟子,他自然是见过秦风夫妇的.而且因为舒畅与秦风夫妇那种随意的亲热关系,对于皇帝一家,他自然也是感觉像家人,朋友更多一些.

    他只是想不到,会在这里碰到皇帝夫妇.

    “舒疯子家的小徒弟?”秦风哈哈一笑,蹲下身来帮着王凌波开始捡东西,看到王凌波,他自以为明白为什么眼前这个小厮怎么会认得自己夫妇了,因为两家的关系实在是太近了一些.

    “您,您怎么在这里?”聪慧的王凌波也马上就反应过来了.手忙脚乱的从地上捡东西,然后往仍然像木头一般的钟镇身上挂.

    “看着挺热闹,所以出来逛逛.”秦风随意地道.

    “我的爷呐,这里怎么是您能来的地方?”王凌波叫苦不迭,终于将东西都挂在了钟镇的身上,直起了腰,苦着脸道.”小哥儿知道吗?”

    他嘴里的小哥,便是烈火敢死营的统领马猴.

    “我们翻墙出来的,没人知道.”秦风笑咪咪地道.”你师傅还没有问来么?”

    “没呢,都走了快一个月了.”王凌波道:”我这里正有一个天大的难题,想问师傅请教一下,谁知师傅一去这么久都没有问来?”

    “什么天大的难题?”秦风感兴趣地道,”你可是舒疯子交口称赞说是能传他衣钵的得意弟子,能将你难住的可不是一般的问题吧?”

    得到皇帝的赞誉,王凌波很是得意,伸手拍拍身边的钟镇,:”就是这小子,我已经将他的外伤治好,内伤也好得七七八八,不过他的真气被娘娘…咳咳…一拳给轰散了,七经八脉丹田都受了极重的伤,我现在想修复他的经脉伤势,有一个难题没有想清楚.”

    “被我一拳?”闵若兮有些惊讶,声音略大了一些,却又赶紧捂住了嘴巴,然后压低了声音,问道:”这个,你就是那个在秀水河大桥上被我打了一拳的那个将军?”

    钟镇长长的吁了一口气,点了点头,想要抱拳行一个礼,但手是提的东西实在太多,”在下钟镇.”

    秦风点了点头,并没有因为钟镇的特殊身份而有什么特别的异样,”现在你就住在他哪里?”

    “是,在王医师哪里打打杂.”钟镇回答道.对方的表现,让他心里的压力终是消散了七分.

    “那就好,这小家伙年纪虽然不大,但医术却是相当了得,他或许能将你治好.”秦风笑着点了点头,”如果他不行的话,不是还有他师傅么?”

    钟镇听了这话,有些愕然:”您,您不在意我的伤势被治好?”

    秦风却是有些诧异地看了他一眼,接着失笑道:”这有什么好担心的.”

    一边的王凌波却不高兴了:”这是我的出师作品,师傅说了,治好了他,我就能独立门户了.”

    “还想独立门户?”闵若兮咯咯的笑了起来,”算了,这是你与你师傅的事,我才懒得管,对了,小神医,我没钱了,但是我想去酒楼吃饭喝酒.”

    王凌波立即道:”我可以请.不知您想去吃什么?”

    秦风看了一眼王凌波,道:”刚才我们一路走过来,到处都是排着长长的队,人太多了,既然你想请客,那咱们去天上人间吧!那里肯定清静一些,对了,这们钟兄,一起来吧,我也正有些问题想要请教一下呢!”

    一听是天上人间,王凌波瞬间便凌乱了,伸手往怀里掏了掏,身上这点钱,肯定是万万不够的,实在不行,只能打着师傅的名头来挂帐了.

百度搜索 马前卒 爱搜书 马前卒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马前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枪手1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枪手1号并收藏马前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