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马前卒 爱搜书 马前卒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在城上秦军紧张的注视之下,明军士卒一排排的越众而出,走在最前面的是盾兵。一人高的身盾几乎将后面士卒身都遮挡住。在盾兵的身后的士兵却是双手持着工兵铲,再往后,才是副武装的战斗士卒,两翼马蹄得得,一队队的游骑游弋两侧。

    明军旁若无人的向着雍都方向推进,迅速地越过了第一道障碍区,伴随着咣咣的声音,一面面盾牌树立起来,构成了一道盾墙,而在他们身后的手持工兵铲的士兵,则开始疯狂的挥动他们手中锋利的铲子,开始破坏障碍。

    壕沟被填平,陷阱被一一找出来破坏掉,鹿角,拒马被这些士兵挥动工兵铲轻而易举的劈成一堆堆碎片,然后变成了填平壕沟的一部分材料。

    明军的工作效率相当高,显然平时这些人操练的就是这些伙计,城头之上的王雄倒吸了一口凉气,明军真他娘的豪奢,看那些工兵铲毫不费力地将碗口粗细的拒马一劈两断的爽利,这些玩意儿只怕都是精钢包刃的。他就是这么楞神了一小会儿的功夫,明军竟然便填平了差不多二十米的方盘出来。

    “投石机!给我砸!”他厉声道。在这个距离之上,羽箭是起不了作用的,而强弩太过于宝贵,用来对付这些散兵,显然是大材小用。投石机则是最适合的了,正在打击范围之内,而且,城里准备了太多的石材了。对付这些步卒,都不用正儿入经的石弹。

    将数量众多的碎石用网兜扎在一起,利用投石机投掷出去,飞在空中的网兜受不住这股力量而破裂,内里的碎石就会四散飞出。

    杀伤力有限,很能将人一击毙命,但伤人却足够了。

    城下的盾墙瞬间便散开,一面面盾牌举了起来,地上瞬间盛开了无数的黑色花朵。碎石打在盾面之上,劈里啪啦一阵乱响,而在盾牌的保护之下,那些挥舞工兵铲的士兵丝毫没有减缓速度,仍然在奋力的向前突进。

    他们甚至都没有抬头往天上看一眼,而是将自己的安危都交给了那些持盾的士兵。

    打击效果不佳,王雄看着下方,最多有几十个士卒满身是血的往明军本阵撤去,其中只有区区数人是被抬着走的。

    “投石机持续打击。”王雄转头,看着身边的一员将领,“万材,给你两千人,出城迎战。”

    身材壮硕的万材一言不发,转身便向城下走去,城下早已经集合了一支队伍,这些人自然不是雷霆军,而是最早一批征发的青壮,他们经过了数月时间的训练,至少已经懂得一些基本的军阵配合了。

    城门轰然打开,巨大的吊桥落下,二千秦军从城内蜂涌而出,呐喊着越过吊桥,冲过障碍区,向着正在填平障碍的明军冲来。

    与此同时,投石机的打击力度猛然增加,这一次已经不仅仅是碎石了,内里还夹杂着不少的真正的石弹,打击目标,却是在障碍区之后与明军的本阵之间。

    王雄想要的是隔断明军本阵与前方这支突击明军的连接,他想要的是歼灭最前方的这支明军。这些应当是明军的辅兵,战斗力强不到那里去。

    明军中军旗下,野狗歪着脑袋看着那些冲出城来的秦军,嘿嘿笑道:“有章有法,果然不能小视。”

    身边的副将马上有冷笑:“可是他却搞错了一点,我们苍狼营可没有正兵辅兵一说。他以为会捡到一个便宜,马上就会让他看到踢到的是一块什么样的铁板。”

    令旗挥动,明军本阵开始缓缓向前移动,前进到了对方投石机攻击的区域之内,再一次停了下来,明军的霹雳火射速快,威力大,但却是牺牲了一定的射程的,在这个距离之上,却是无法打击到城内。但城内的投石机射速太慢,却是他们可以利用的机会。趁着每一次发射的间隙,明军的霹雳火飞快地向着阵地之前穿插。

    城上的王雄看着那些巨大的黑乎乎的家伙移动飞快,心里顿时发毛,那是明军的霹雳火,他们对于这东西的厉害早有耳闻。

    “换石弹,瞄准那些霹雳火,给我毁了他们。”他怒吼道。

    这些霹雳火的加入,吸引了城内投石机的射击目标,使得城墙之上对战场的遮蔽效果大大减弱,一队队的苍狼营士兵立时扑了出来,如同一只只灵巧的猿猴,越过了这片区域,向着前方的战友奔去。

    当城门打开,秦军冲出来的时候,明军盾兵们便再次聚到了一起,一面面盾牌咣当咣当的砸进地下,盾牌之下突出的数根铁棍深深的扎进了泥土之中,在他们身后,本来挥舞着工兵铲的士兵们亦在此时迅速列队聚集到了盾兵之后,他们没有带其它的武器,但手中的工兵铲,便是他们的利器。

    如潮水一般涌来的秦军猛然撞到了盾阵之上。

    轰然之声大起,盾阵摇摇晃晃,似乎随时都有可能散掉,但却总是在秦军的期盼的目光之中顽强的坚持着。反而是从盾牌之后探出来的一柄柄长枪,将扑到盾牌之前的秦军捅翻在地。

    秦军以为这些拿着铲子的明军辅兵们会龟缩防守,但大出他们意料的是,那些人居然就手持着铲子,在第一波攻击没有击碎盾阵的瞬间,从盾牌之后跳了出来。

    一柄柄锋利的工兵铲就如同一柄柄大刀,他们能轻而易举的砍断秦军手中的长矛矛杆,能毫不费力的破开秦军身上简陋的皮甲。

    苍狼营,从他创建之日起,就是以疯狂的进攻而著称于世。每一支军队,都会与他的主将的性格息息相关,在野狗的脑子里,从来就没有迂回,后撤的概念,他从来就是向前,再向前。在苍狼营中,即便是伙夫,也要接受严格的军事训练,用野狗的话说,哪怕就是你手里只剩下一个锅铲,也要能够挥舞着锅铲去与敌人格斗。

    野狗升任中部战军大将军之后,继任的将军马上有,与野狗的性子如同一个模子里铸出来的,什么将带什么兵,苍狼营的每一个士兵,骨子里都充满了最为原始的侵略性。

    城头之上的王雄,震惊地看着一支挥舞着铲子的明军,居然将自己的部下杀得人仰马翻。转眼功夫,出城的两千人便被分割成了好几块不相连接的队伍,而与他们对阵的明军士卒,拿铲子的和拿盾牌的加在一起,也绝不会超过五百人。

    在秦军军阵被切割之后,那些盾兵们便放弃了他们手中的盾牌,手持一柄柄大刀,加入到了战斗的行列之中。

    这些人比起铲子兵来说,要更加凶狠。毕竟那种四五十斤重的大铁盾要举起来轻易的游走在战场之上,没有一把子力气肯定是不成的。

    此时没有了大盾,大刀在他们手中,便如同轻巧的玩具一般。

    苍狼营所有士兵的大刀,秉承了老敢死营的传统,刃长三尺,柄长一尺半,两手握刀,整个战术动作就只有两个,砍,格。

    远处的明军援军正在逼近,在如雨的碎石打击之下,他们仍在迅速地逼近战场。王雄的手捏得格格作响,等到那些支援的明军抵达战场,自己出城的两千人,只怕一个也回不了城。

    “弓箭手准备。”他咬牙道。

    “将军!”身边的一名牙将有些震惊地看着王雄,“我们的人现在和他们绞杀在一起。”

    城垛之后,一张张强弓无声的拉开,瞄准的目标却是那些缠斗在一起的双方士卒。

    王厚紧盯着战场,来了,那些支援的明军士终于也投入到了战场之上,自己的军队到了此时,更加的支持不住了,被渐渐的向着一点压缩,而明军,也在这一时刻向着被围的秦军集中。

    “覆盖射击!”王厚一拳重重的擂在城垛之上。随着他的这一声命令,数千名弓箭手出现在城头之上,伴随着嗡嗡的声响,羽箭如雨一般的向着城头之下那片胶着的战场射去。

    战场之上立时人仰马翻,不分敌我,两军同时承受了蝗虫般的羽箭的袭击。

    就在数千弓箭手站起来的瞬间,战场的远处,数台霹雳火的投臂也恰在此时扬起,他们或者只是想攻击一下城头,但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此时居然出现了数千名弓箭手。这就成了意外之喜了。

    每台霹雳火有八个投臂,而此时投臂投出来的可不是石弹,而是烧得通红的铁弹,铁弹飞在空中,风一吹,立时便变成了一个个燃烧的火球,一些砸在城墙之上,无功而落,但大部分却都落在了城墙之上。

    城上立时燃起了熊熊大火。而比大火更加恐怖的是,这些铁弹落地之上,疯狂地在地上蹦跳着,雍都城那坚固的石头城墙,更加让他们跳得欢实了,所过之处,惨嚎连连,一些火球甚至在城头之上一路滚出了数百米这才终于失去了动能而停了下来。

    城上一片大乱,而城下,此时也是一片狼藉,不分敌我的攻击,让双方都蒙受了极大的损失,两千秦军此时还剩下的不过数百人,正转身向着吊桥方向狂奔,而在他们身后,明军却正在追击。

    虽然遭到了同样的在打击,但明军精良的凯甲此时却发挥了巨大的作用,受伤的极多,但当场毙命的却远比秦军要少,有的身上还插着数支羽箭,却仍在大呼小叫的追赶着逃跑的秦军。

    吊桥在缓缓拉起,城门在渐渐关闭。

    奔跑在最前面的万材猛跃而起,堪堪抓住了那已经升到半空的吊桥一角,一支工兵铲带着风声飞来,夺的一声插在他的身侧,差一点点就正中他的后心。

    他猛地一个翻身,缩到了吊桥之后,然后顺着桥面滑了下去,城门还剩下一道缝隙,他一侧身,从这个缝隙之中闪了进去,在他身后,随他出城的两千秦军士卒却再也回不来了。

百度搜索 马前卒 爱搜书 马前卒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马前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枪手1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枪手1号并收藏马前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