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马前卒 爱搜书 马前卒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琉璃当真是用沙子烧制出来的?”不仅是首辅权云,吏部尚书方大治,都御史金景南等也都目瞪口呆,这两年,因为大明海贸的发展,晶莹透剔的琉璃器物在大明开始风行,成为了上流社会又一种显摆身份地位的象征,因为极易破碎,不易运送,远渡重洋而来的这些器皿价格极其昂贵,在场的每个人家里都有一些,但怎么也想不到,那些看起来无比美丽的东西居然是用他们从来没有在意过的沙子炼制而来的?

    秦风指了指书房一边搁放着的一只半人高的色彩艳丽的瓷瓶,”既然这样美丽漂亮的东西是用土烧制而成的,那么琉璃是用沙子烧制出来的又有什么不一样呢?只是我们不知道他的技艺罢了.这一次宁则远他们的舰队与西方那些人打了一仗,俘虏了一些人,在其中便寻到了会这种手艺的家伙,人交给了商业署,如今商业署的人正带着这几个家伙在洛河边上找寻合适的矿沙,准备先实验一下.”

    “陛下,这样的消息,还请陛下下令宁则远等知晓内情的人统统闭嘴,如果真炼制出来了这种吕质的琉璃,我们又可以借此大赚一笔了.”苏开荣已经正式告老离职了,升任了户部尚书的耿精明两眼发亮,”咱们大明的商人现在非常有钱,便是中等人家,也有十足的购买力,再者像齐国那边,那些豪门世家最喜欢的就是摆谱,这种东西弄过去,一定能卖出极好的价钱.”

    “耿尚书,老夫好像记得咱们大明最有钱的商人可就是你了.”权云看着耿精明,打趣地道.他对于这位年轻的户部尚书映象极好,苏开荣是一个合格的尚书,最擅于精打细算,俗称铁公鸡,想从苏开荣身上拔根毛,那是难上加难.但耿精明却完是另外的一个路子,用钱爽快,但赚钱更是容易,自他担任户部侍郎并主持户部事务以来,大明朝廷终于开始摆脱过去一直穷得叮当响的境地,渐渐地居然有了一点点盈余了.

    就像一个家庭一样,荷包里有了钱,腰杆自然也就硬一点,有很多的钱,那自然就非同一般的硬了.作为这个大家庭的当家的,权云自然能明显地感受到这种变化,当然对于耿精明就更加的欣赏了.

    “首辅,那是以前,以前.”耿精明强调道:”自从被陛下征召之后,下官可是已经将手里所有的生意都出手了,要么转让给了以前的生意伙伴,要么便卖给了朝廷,现在下官除了几个小作坊让家人养家糊口外,可是什么都没有了.”

    屋里的人都大笑起来,真要论起有钱来,这屋里的人,恐怕就是算上皇帝秦风,也没有这位年轻的户部尚书有钱,他本身就是大明商界的一个传奇人物.

    “养家糊口?你那还是养家糊口的话,那金某人岂不是过得如同乞丐一般?”金景南哼哼道,”上一次金某还听王月瑶大人说了他们商业署还欠你好大一笔钱,每月支付的利息都足够金某十年的薪饷了.我说耿大人,你就不能发扬发扬风格,免了这笔利息吗?”

    金景南本身就是一个不苟言笑的官员,加上担任都御吏这样一个官职,那就更让人生畏了,上任之后,被他揪出来的人已是不计其数,在大明官场之上已经赢得了一个活阎王的称号,这样的人说出这样的话来,耿精明却不会将其当成玩笑话了,搞不好这家伙就是这样想的,更说不定这家伙已经开始整自己的黑材料了.

    “这可不行.”耿精明连连摇头:”这生意就是生意,金大人,当着陛下的面我也不说假说,过来当官而放弃了自己的生意,我已经亏大了,要不然以现在咱们大明蒸蒸日上的形式,耿某的财富只怕还会翻上几番,当初将一部分生意出售给商业署,王月瑶王大人却没钱给我,只能以借贷的方式进行,所以这利息是万万不能少的.再者说了,国家借贷民间的钱可不只我一人,可以说是涉及到千千万万的人,如果耿某人发扬风格,不要利息了,那其它人是不是也要效仿耿某以表示对陛下的忠心,对国家的忠诚?”

    “有何不可吗?”金景南竖起了眉毛:”没有大明,何来你们这惊人的财富?”

    耿精明晒笑道:”金大人,如此做,国家的确可以在短时内获得不少的钱财,缓解财政上的困难,但就长时间来看,就是杀鸡取卵,如果没有收益,那以后谁还会借钱给国家?国家需要钱的时候,难道去学闵若英吗?大明这些年来好不容易树立起来的国家信用,可就会轰然倒塌,这可不是短时间内能树立起来的,这是陛下自建国以来便勒紧裤腰带才换来的,比任何东西都要金贵.”

    金景南怔了怔,道:”你的歪理总是多,不就是舍不得财吗?不给也就算了,还扯出这么多东西来,耿大人,你可得小心一些,我盯着你呢!”

    屋里气氛顿时有些紧张起来,耿精明大笑:”耿某的钱来得可是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不怕你金大人查.”

    “那可不见得!”金景南哼哼道:”你与鹰巢当初合作在楚国干的那些勾当,敢说清清白白?那些生意,也该有鹰巢的一份儿吧,鹰巢是朝廷衙门,自然就有国家一份儿,我可没见你什么时候给朝廷缴纳过这些收益?”

    耿精明大怒,跳了起来:”你查我?”

    “刚才不是还说不怕我查吗?”金景南夷然不惧.

    “好啦好啦!”秦风摆了摆手,”景南,这些事情,我都很清楚,鹰巢给我汇报过,精明也与我讲过,将精明弄过来当这个户部尚书,我可是费了老劲儿的,精明说得也不错,以他的能力,来当这个官儿,的确在财富之上损失是极大的,这些小事,不要再说了,你下去之后,把这些有关精明的档案统统给我烧了.精明自上任以来,为国家创造了多少财富,你心里也是很清楚的,去年过年的时候,你得到了两千两银子的过年费,这可便是他的功劳了,以前有吗?”

    “陛下,在其位,谋其政,耿大人既然当上了这个户部尚书,自然便得为国谋利.”金景南梗着脖子道:”不过陛下既然开口了,回去臣自然会照办.”

    “行了,就这样,今天将大家伙聚集到一起,就是说说洛一水和察兰进京一事.宁则远的意思,大家想必也都明白了,今天便是议议这事儿,对马尼兰,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章程?”秦风道.

    “洛一水的来意其实是很清楚的.”权云道:”其一是让察兰看到大明国的强大,从而让察兰更加倚仗于他,其二,宁则远在马尼拉海战之中放纵卞努离去,实际上便是分裂了马尼拉,洛一水现在的实力不足以平复这一件事,更何况,洛一水心中所想的可能不仅仅是一统马尼拉,而是想着在那一片海域建立一个大一统的国家,这便需要我们的支持.不过嘛,他显然低估了察兰的危机感,在见识了大明的强大之后,察兰害怕了,所以想要自己与我们建立起一些亲蜜的关系,倒不见是想反对洛一水,更可能是想让自己有自保的能力,毕竟现在以洛一水在马尼拉的实力,是可以轻易行废立之事的.”

    “所以,宁则远的提议,你们认为是可行的吗?”秦风问道.

    “可行!”权云点头道.”这让我们控制这一片海域便又多了一个点,必竟我们大明并没有直接占领统御那个地方的愿景,军事存在,文化同化,将他们纳入我大明的文化影响圈更符合我们的利益,也是更长久的事情.有一位王妃在哪里,可是更好的平衡那里的力量.”

    “可行!”金景南接着道:”我们甚至可以扶植察兰拥有一定的实力,直接这么做肯定会影响我们与洛一水现在的关系,但以王妃的名义就可以正大光明的举行,比方说,王妃卫队,王妃仪仗队,这样除了水师在哪里的存在外,我们还可以将影响力探入到马尼拉的陆上部队中去.”

    “可行!”耿精明眉飞色舞地道:”现在我们与那一片海域的商贸关系还是浅层次的,基本上就属于一个倒买倒卖的角色,以后便可以以王妃的名义深层次的介入当地的商业体系,渗透,掌控,陛下,金钱的力量是无穷的,他可以做到很多武力做不到的事情,而且更加隐蔽,更加不动声色.”

    “陛下,的确可行,不过这人选可就要慎重了.”方大治道:”一来是这位用来联姻的女子必须是出身大家,有尊贵的身份,不然会让察兰不满意,那效果就会大打折扣.二来,这名女子必须要拥有相当的才能,不然去了异国他乡,很容易就会被人斗败,察兰可是有一个王妃的,而且洛一水将来必然会给这位新王妃设置障碍,没有一点手段,只怕很难立足.”

    “既然大家都赞同,那这事儿就这样定了下来,回头让宁则远接触一下察兰吧,告诉他,我们同意了.不过这个消息,先不必让洛一水知道,咱们也让他大大的吃一惊吧!”秦风笑道.”至于人选问题,你们下去斟酌吧,偌大的大明,还选不出这样一个才貌双的女子么?”

百度搜索 马前卒 爱搜书 马前卒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马前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枪手1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枪手1号并收藏马前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