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马前卒 爱搜书 马前卒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曹天成站在山顶,俯视着眼前偌大的一片海湾,满意的点着头:”这地方选的不错.”

    因为大明水师的压迫,使得齐国终于清醒地认识到一支强大的水师的作用,重振水师,便成了齐国的当务之急.但就目前的现状而言,大明水师已经具备了相当的规模,而齐国却是一无所有,在这样的情势之下,明人自然不会眼睁睁地看着齐国大规模地建造船厂,培训水兵,肯定会无所不用其极地捣乱.选择一个最守难攻的地方作为齐国未来水师基地便成了重中之重.

    数月时间的挑选,最终选址在了莱州郡燕莱县螃蟹湾.螃蟹湾地如其如,便如同一个巨大的螃蟹伸出了两支有力的钳子环抱着一大片的海域,两个大钳之间的入口很窄,但内里不管是水深,还是水域面积,都是一个天然的良港.

    现在这里正在大兴土木,十数万民夫被集中在这里,夜以继日的劳作着,他们要修造的不仅是船厂,还有两大钳之上的防御措式.一段段的城墙正在两只钳臂之上成形,城楼,水寨,以及无数的水下防御措式,已经开始初具规模了.

    所有的这一切,都是为了防备大明水师又打着海盗的旗号冲进来将齐人的心血毁于一旦.

    曹天成招了招手,一边的莱州郡郡守丁声明立即向前站了两步,低眉顺眼,恭恭敬敬的准备聆听皇帝的吩咐.

    “这差使,你办得不错.”曹天成指了指下方密密麻麻的蚂蚁一般的正在辛苦劳作的民夫,赞赏地看了丁声明一言:”十万民夫,汇聚一地,能让他们安安分分地干活而没有生出什么其它的事情来,一切都忙而不乱,繁而有序,好,很好.首辅,看起来你平素还是法眼有差呢,像这样的人才,却让他窝在了莱州郡多年却没有提拔起来.”

    田汾微微一笑,皇帝看起来是在责备,但却并没有多少真怪他的意思,前些年来,豪强世家在朝堂之上的势力庞大,他更多的精力用在了与这些人斗法之上,那有空去关注一个小郡的郡守呢?不过现在看起来,此人倒还真是颇有能力的一个人物,要知道这十万民夫,可是来自数个郡州,这些人背井离乡来服徭役,能让他们这样安分,的确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陛下责备的是,是老臣失职了,不过这也许正是老天爷的意思,将丁郡守特意安排在这里为陛下办这样的一件大事呢.等这件差使办好了,自然便可以去陛下左右听用了.”

    丁声明受宠若惊,这两位既然开了口,那自己的飞黄腾达,基本上便是指日可待了.腰弯得更深了一些:”为陛下效力,原是臣的本分,不敢邀功.”

    曹天成点了点头:”丁郡守,莱州以前只是一个小郡,人口不多,也不富裕,但以后,这里却是我大齐最重要的郡治之一,作为这里的郡守,你要加倍的用心才是.”

    “是!陛下放心,臣一定战战兢兢,不敢有丝毫的怠慢.”

    “不仅是你,还有下头办事的.”曹天成道:”从这里开始动工,海量的银钱便源源不断地往这里汇集,现在这里每天所花费的银钱,只怕是你以前整个州郡一年的收成,钱多了,有些人的心说不定也便要黑了.”

    “臣万万不敢贪渎之念.”丁声明额头上的汗马上就流了出来.

    “朕不是说你.”曹天成哼了一声:”督造这里工程的是工部的营建司,但统筹安排的却是你这个郡守,你的眼睛要瞪大一点,心细要更细腻一点,朕会给你特别的权力,有谁敢贪墨重建水师的银钱,你都给我拿下,朕许你先斩后奏,不管这人是高官显贵还是皇帝国戚,我要朝廷拨下来的每一文钱都花在重建水师之上.”

    “臣,绝不敢负圣恩!”丁声明卟嗵一声跪下,以额触地,大声道.可以说,曹天成许给他的这项权力,一下子就让他成为了这里真正的领导者,要知道先前,不管是工部的营建司,还是驻扎在这里的军队将领,可是哪一个都敢给他脸色看的.

    “一年之后,我希望能看到第一艘战舰从这里的船厂驶向大海.”曹天成道:”千里之行,始于足下,我们是从零开始,已经落后得太多了.这些年,我从很多的奏折之中看到明国的官员们是如何高效率的办事的,是如何身先士卒做事的,像马向南这样的官员,以一己之力,将一个贫困到了极点的长阳郡,变成了今天大明的上郡之地,丁声明,我希望你是大齐的马向南.”

    “臣一定能做到.”丁声明昂起头,眼中已有泪花在闪耀.坐了多年的冷板凳,终于要翻身当家作主人了.

    “好了,你去吧,把事情做好,朕亦不会负你.”曹天成挥了挥手,示意丁声明可以退下去了.

    激动的丁声明脚步有些踉跄的离开了山顶,看着他的背影,田汾微笑道:”有了陛下这番话,丁声明必然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我可不想他死而后已.”曹天成叹了一口气道:”看看下头就知道,这个人还是极有能力的一个人,现在我们差的就是这样有能力的人.”

    “以前世家豪门把持上进之路,朝堂之上想要真正有一些为国做事的人,实在是太少了,但现在已经好多了,陛下,大齐已经走在正确的道路之上,会越来越好的.”

    “当然,会越来越好的.”曹天成大笑起来,笑了一会儿,脸色却又沉重起来:”首辅,你说一年时间,我们能看到我们自己的舰队吗?”

    田汾沉默了一小会儿,才道:”陛下,我们大齐在水师之上荒废得已经太久了,这一行业的人才,基本上都已经断档了,勃州周氏本来是一个选择,可惜我们却没有抓住,我看了从各地搜罗上来的这方面的人才,有的,都老得牙快掉光了.好不容易从皇室档案之中翻出来的原先大唐的那些造船书藉也残缺不,不过陛下,只要我们上下一心,咬定青山不放松,老臣想,一定是可以的.”

    “希望那个宁则枫能带给朕惊喜.”曹天成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也不枉我们花费了偌大的心力将他弄回来,首辅,你说朕对于勃州周氏是不是做错了?如果刻意络拢于周氏,会不是现在又是另外一番场景?”

    “陛下,勃州周氏也是我大齐豪门世家中的一员,我们要斩断世家豪门对朝政的把持,便只能下狠心,对付周氏并没错,我们错在下手不干净利落,要是做得好,勃州周氏灭掉,再将他们麾下的那些匠师收归朝廷,才是最好的结局,可惜世上没有后悔药,不过宁则枫将会带我们急需的这样的一些人才.此人对他的弟弟宁则远以及明国有着深仇大恨,他到了大齐,必然会尽心竭力为我大齐效力,这样的人,才是我们最需要的.”田汾道:”我们要的人,不但要用才,还要有报国之心,或者是与我们有着共同的目标这样的人,世家豪门,永远不可能化家为国,他们最想做的就是化国为家.”

    曹天成阴狠地道:”很快,我就要让他们知道,什么是国,什么家!”

    山道之上响起了急促的脚步声,曹天成与田汾齐齐回头,看到通政司的一名官员手拿着一份奏折,正急急地向着他们跑来.

    “一看他的脸色,朕就知道又没有什么好消息传来!”曹天成哼了一声,”首辅,你猜猜,又会是什么坏消息?”

    “莫非是勃州平乱不顺?”田汾道:”陛下还记得我们离开长安的时候,明朝送过来的那一份国书吗?老臣估计,只怕明国的报复来了.”

    曹天成哼了一声,曹辉绑了宁知文,这是经过他同意的,本来是一件一箭三雕的事情,秦风如果不同意换,那势必会让楚国那些与他有勾搭的人心生不满,如果秦风答应了,则他可以得到急需的水师人才宁则枫,同时,还可以连带到曹云,在曹天成看来,如果秦风因此而勃然大怒,迁怒于正在越京城的曹云,那才是皆大欢喜.

    不过秦风的反应大出他的意料之外,竟然以八百里加归给他送来了一份国书,说是国书,其实就是一份威胁的信件.

    大意就是两国相争,阴谋阳谋齐上本来没有什么可指责的,但是却不能坏了最基本的规矩,既然你齐国先坏了规矩,那也就不要怪我大明也要坏一坏规矩了.

    这封赤裸裸的威胁信件,被曹天成斥之以鼻,成大事者不拘小节,两国争霸,又有何规矩可言?

    现在看起来,对方还真不是跟他说着玩儿的.

    通政司官员将奏折双手奉上,弯着腰就没有敢抬起来.

    曹天成只看了几行,便已经是勃然大怒了.

    攻击勃州的一万龙镶军在黎阳军覆灭,而覆灭的原因,竟然是一支明国军队借助水师在富县登陆,抄了龙镶军的后路,将猝不及防的龙镶军打了一个措手不及.

    最为可气的是,打完了之后,对方释放了被活捉的龙镶将领张衡以及数千战俘,然后大摇大摆的再度从富县上船扬长而去.

百度搜索 马前卒 爱搜书 马前卒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马前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枪手1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枪手1号并收藏马前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