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马前卒 爱搜书 马前卒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湘州,两河口,作为江南两条最大河流的交汇点,这里自然而然地便成为了江南最为重要的一座城市,水运发达,商业繁盛,特别是在江南丝绸成为了明人最大宗的出口海外的货物之后,这里便愈发的兴旺了起来。

    这里不仅是丝绸走出的节点,也是外部粮食输入江南的最大中转站。以往时节,无数的粮船会在这里靠岸,将一袋袋的粮食卸下来伫存进码头之上一个又一个巨型的仓库里,然后再被从陆路或者水路转运到江南各地。

    往年的这个时候,是两河口镇最为繁忙的时候,临近年关,粮食的需求大大增加,价格也是最好的时候,无数的粮船的商家云集在此,将堆集如山的粮食分销往江南各地。但今年,两河口这里却是冷冷清清。

    因为没粮。

    江南原本是鱼米之乡,但从多年前开始,以耿精明为首的一批明国商人,开始从江南购入丝绸销往大明各地,开启了江南丝绸的疯狂之旅,随着大明打开海外航线,丝绸的价格面飘红,疯狂上涨的丝绸价格使得江南绝大部分地方毁去耕地,种上桑树,几乎家家养蚕,户户缫丝织布,这为江南人带来了巨大的财富,也为楚国创造了国赋税的几乎三分之一的财富。

    那个时候,楚齐大战还没有开始,闵若英正是需要大量军费的时候,来自江南的白花花的银子晃花了楚国朝廷上上下下的眼睛,都在为江南创造的财富而欢欣鼓舞,却没有人看到这巨额财富之下隐藏着的巨大陷阱。

    现在,这个巨大的陷阱终于露出了他本来的狰狞面目。

    明楚一旦翻脸,明国切断了往江南的粮食销售,这个原本的鱼米之乡,立时便陷入到了巨大的缺粮危机之中。

    粮价一日数涨,如今已是春上时节粮价的十倍之上,而且还根本就买不到。

    事到如今,恍然大悟的楚国君臣才明白过来,但却为时已晚,哪怕就是从现在开始毁桑还耕,想要恢复粮食的生产,也需要一到两年才能勉强恢复一点点元气,但人不可一日无粮,江南却等不了这么久。

    江南的粮食危机,如同雪崩效应一般,扩大到了楚国境,本已平息下去的暴乱,再一次风起云涌,而这一次,闹得最凶的就是江南。

    如果没有周济云横亘在齐楚两国之间,楚人还可以从齐人哪里得到粮食,缓解危机,但是现在昆凌郡却成了他们之间最大的障碍,而曹辉也正是据此说服了闵若英与齐国结盟,而卞无双也看到了此点,只要能打垮周济云,拿下昆凌郡,则齐国的粮食就能进入东部六郡,然后再到江南。

    卞无双手中如果有了海量的粮食,那么就可以用这些粮食,轻而易举地控制住江南。达到他坐拥东部六郡与东南的割据美梦。

    “江兄,你可是瘦多了。”两河口,一间普普通通的小院内,杨致看着江上燕那清瘦的面庞,道。“三年没见了吧?比起你在明国的时候,你可是大变样了。”

    摸着自己的脸庞,江上燕苦笑道:“能不变吗?”

    是啊,能不变吗?这几年,江上燕经历了太多的事情,当年程务本大帅从明国回到楚国的时候,将江涛带回去了,却将他留在了明国,数年之后,楚国大败,江涛战死,江上燕苦求秦风放他回到了荆湖协助程务本在荆湖抵抗齐人,战线稳住了,楚国保住了,但程务本大帅却没了。

    这让江上燕心丧若死,也是促成他彻底倒向大明的最重要的因素之一。

    “一切都会马上好起来的,用不了多久啦!”杨致拍拍他的肩膀,安慰道。

    “希望更快一些。”江上燕道:“江南,每天都在饿死人,每天都有人死在暴乱之中,他们都是无辜的。”

    杨致点了点头,“已经到了最后的时刻了,最多还有两个月,江南的痛苦便可以结束了。”

    “两个月吗?”江上燕瞪大了眼睛。

    “差不多。”杨致点了点头:“卞无双已经准备对昆凌郡动手了,宿迁被调走了,你也被他弄走了,现在对于荆湖战区的军队,除去曾郡守麾下的那一支亲军外,他基本上可以做到如臂使指了,当然要给予周济云致命一击,彻底占领昆凌郡,打通与齐国的联系,从而从齐国得到大批的粮食,用来控制江南地区,达到他割据的目的。”

    “周济云这一次的确很难应付。”

    “也没有那么难啦!”杨致呵呵一笑,“关宁会在小石城替他顶住潞州方向的齐军,他要面对的,只有沧州和卞无双的两路人马,沧州的解宝,就是一个废物,不足为虑,所以实际上,周济云真正要对付的只有卞无双一路人马而已。上一次周济云吃了卞无双的大亏,这一次正卯着劲要找回来了,卞无双这一脚,必定要踢在铁板上。”

    “势均力敌。”江上燕道。

    “当然,不过嘛,卞无双面临的问题要多得多。”杨致呵呵一笑:“周济云不怕战事拖长,卞无双却怕,他的后勤供应将成为大问题,数万大军的粮秣,军械的补充,将成为他最大的短板,你知道吗?他已经准备干掉曾琳郡守了。”

    江上燕一惊,但看着杨致微笑的面庞,也就放松了下来,“你一直这样惊惊乍乍的,既然你都知道了,想必曾琳郡守哪里已有了万的安排。”

    “差不多吧!”杨致呵呵一笑。“卞无双以为的轻而易举的昆凌郡之战会打得难解难分,我们这里嘛,就是打掉他在江南布下的爪牙。卞无双为了搬掉你这块绊脚石,将你调出来剿匪可真是失策之极。”

    “说起此事,我也很是奇怪,朝廷调动我剿匪的旨意,有些蹊跷啊!”江上燕不解地看着杨致:“说是调我剿匪,但却没有给我划定一个大致的范围,没有给我指定补充军资的地域,这是对我放任自流了吗?”

    杨致大笑:“原本的圣旨自然不是这样的,不过嘛,我们花费了一些力气,当这道圣旨走出皇宫的时候,便稍稍变了变样子了。这样你就可以揣着这道圣旨,正大光明的四处溜哒,进入江南剿匪,那也变成了你的职责之一。”

    “大明竟然连朝廷拟定圣旨的中书舍也渗透了吗?”江上燕叹道。

    “算不上渗透,只不过眼下大势,是个明眼人都知道大楚快不行了,再有人稍作暗示,他们自然该知道怎么做,风险又不大,只不过是将圣旨略略变通了几个字而已,现在闵若英还有时间去理会这些事情吗?”杨致大笑。

    “我们要怎么做?”江上燕皱眉道:“江南之地,河道纵横,说句实话,并不适合我骑军大规模作战。卞文忠在江南数郡之地都分驻有军队,再加上他暗中扶植的土匪队伍,并不好打。”

    杨致嘿嘿的笑了起来:“江兄,你别忘了,我们经营江南,可比卞文忠要早得多,当然了,我们不能像他那样大张旗鼓,明火执仗地干,但我们的力量也不弱,再者,开辟荆湖到江南的水道,可是宁知文一手操办的,所以嘛,在水道之上,咱们的力量就很强悍了。”

    江上燕点了点头。“第一个先干掉那个?”

    “当然是距离两河口最近的卧虎山上的土匪。”杨致笑咪咪地道:“这股土匪人数最多,大概有两千人,其实应当说,他们已经基本脱离了土匪这个框架而算是一支有纪律的军队了,指挥者是卞氏子弟,叫卞文明,他们与两河口的卞文忠驻军遥向呼应,这两支力量,就是卞文忠控制两河口的倚仗。”

    江上燕在脑子里想了想卧虎山的地理位置,“想打卧虎山,我的骑兵怎么过河?”

    “这个早有安排。”杨致道:“这两天,卞文忠会给卧虎山送去一批粮食,卧虎山土匪必然要下山来转运这些粮草,这就是你动手的最佳时机,我会带着人在河对岸接应你。

    “区区一些土匪,我还要你帮忙?”

    “不仅仅是歼灭,我们要的是歼,一个也不能放跑罗,咱们的目标可不仅仅只是他们,还有在湘州的卞文忠的一支部队。”杨致冷笑道。“战后你控制住了两河口,就掐住了整个江南的咽喉,我在里面好整以遐地慢慢收拾另外几股土匪和卞氏余部,整合江南的力量。等到卞无双在昆凌郡踢上了铁板,我们就可以彻底打通泉州,荆湖,江南这条生命线,大明不管是军队,还是粮食,都可以源源不断地过来了。”

    “我有些担心卞无双真在昆凌郡吃了亏以后,会不会狗急跳墙,直接回来武力占据荆湖,进而进兵江南?”

    “有你在,怕什么?”杨致道。“他真敢这样做,曾郡守坚守荆湖郡城,你提骑兵再度入荆湖,缺衣少粮的卞无双还能上天不成?而且已经在泉州上岸的我大明水师陆战队,顺流而下,几天时间便可抵达荆湖了。”

百度搜索 马前卒 爱搜书 马前卒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马前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枪手1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枪手1号并收藏马前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