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马前卒 爱搜书 马前卒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岔道口,江上燕瞅着另一个路口的杨致,”曾郡守那里真没有事?我可是知道卞无双手里有一支挺神密的队伍的,干的就暗杀行刺的勾当.”

    “放心吧,马上就会有厉害的人物去他哪里了,如果说卞无双动用大军去攻打荆湖郡城,那他们没啥法子,不过是这种小规模的行刺嘛,那这些人就是去自寻死路了.要不然,我还能在这里与你搞这些勾当啊,早就巴巴地跑到他哪里去护着他了.”杨致笑道.

    “是谁?”

    “你认识的,瑛姑与霍光.”杨致笑道.

    “他们两个!”江上燕发出了惊叹声,”看来皇帝陛下非常重视曾郡守啊!竟然派来了两位宗师.”

    “也不是,就是碰巧了,这二位其实是皇后娘娘遣出来,召集以前皇后在集英殿里的旧部的,刚好碰上这事,便去荆湖郡城一趟.”杨致笑道.

    “有他们二位在,那我就放心了.”江上燕一扬马鞭,”那就这样别过,你让他们准备好,明天晚上,我会带一支骑兵秘密渡河,去收拾卧虎山的那帮人.”

    “就此别过.”杨致点点头,两人同时扬鞭策马,向着两条不同的道路狂奔而去.

    荆湖郡城,谢秋在看到瑛姑与霍光两人走进郡守府之后,终于长长的出了一口气,这几天,他的确很紧张,几乎没有睡上一个好觉,确定了卞无双的确要对曾琳动手之后,他一直处在高度的紧张状态之下,曾琳对于大明的重要性无可替代,如果曾琳没了,不仅会对大明顺利并吞东部六郡极端不利,而且会让卞无双顺利地接掌东部六郡所有的民政权利,那会让卞无双在割据的道路之上向前踏出一大步.

    只要曾琳活着,卞无双就无法控制东部六郡,要知道在东部六郡,曾末的威望,是仅次于程务本的存在.

    现在两位宗师走进了郡守府,他终于可以卸下这一副重担了.

    “谢秋啊,把你的人手撤走吧,他们有更重要的事情做,不必在我这里耗着了.”曾琳也是松了一口气,表面是说是不紧张的他,其实暗中也是捏了一把汗,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只有千日做贼,那有千日防贼的道理呢?

    现在两位宗师来到自己的府中,要是还让对手得逞,那可真是见了鬼了.

    “可以吗?”谢秋看向瑛姑和霍光.

    “去吧去吧!”瑛姑挥了挥手,”我们会在这里呆一段时间,卞无双的人敢来,那就把他们灭了.”

    “有两位大师在上经,你还有什么可担心的,杨致在湘州那边要做大事,正缺人手,你带着你的人去那边帮忙.”曾琳笑呵呵地道:”那些人说不定一直在窥伺着我郡守府,看到你们走了,指不定他们就认为机会来了.”

    郡守府在紧张了一段时间之后,突然之间便又放松了下来,虽然曾琳调进城来的军队,仍然在勤勤恳恳的履行着职责,但对于某些人来说,这些军队的警戒,不免就是漏洞百出了.

    卞无双想杀曾琳不是突然之间才起的心思,而是在很早之前,他就已经看出了这一点,不杀曾琳,他就拿不到东部六郡真正的控制权,他也曾试过拉拢曾琳,但稍加试探之后,他立即便死了心,聪明人,不需要在一件事情之上反复试探,因为那只会引起别人的警觉.

    棋子是早就布下的,不过想渗透曾琳的郡守府,却都以失败而告终.无法在郡守府内部埋下棋子,很多隐秘的手段就用不上,那就只剩下最后一条路,刺杀了.

    谢秋带着鹰隼撤离郡守府,取而代之的是曾琳的亲兵,终于让这些一直在等待着机会的刺客,看到了希望.

    此时,卞无双攻击昆凌郡的行动已经是箭在弦上,发上就要发动了,不拿下曾琳,那就意味着卞无双在这一仗之后,将要彻底与曾琳撕破脸,后勤补给将成为他的致命伤.

    荆湖郡城又下雪了,哗啦啦的雪籽被风卷着,忽喇喇地时而东边密集一些,时而西边密集一些,打在屋瓦之上,发出劈劈啪啪的声响.

    暖哄哄的屋里,曾琳与霍光盘膝坐在榻上,正在对弈.

    霍光捻着黑子,啪的一声落在棋枰之上,笑道:”月黑风高夜,杀人放火天,我觉得今天晚上就不错.”

    “我反正是不用管那么多啦.”曾琳笑着落下白子,”有你二位在身边,我的脑子就不用考虑这些没用的,可以多想想别的了.今年昆凌郡那边雪下得不小,咱们这荆湖往南走,雪可一直下得不大,我挺担心明年的收成,今天终于下雪了,心里倒是熨贴了不少,真希望还下得大一点.霍大师,你这条黑龙马上就要被我干掉了,赶紧长一颗子出来,作一番垂死挣扎吧.”

    霍光瞪着眼睛看了半晌,摇头将棋子丢在棋盒里,”没用了,话说这种下棋,我实在是没天份,当年跟着文师也学过,不过最后被文师嫌弃了,知道我后来用什么法子养心炼气的吗?”

    “这倒没有听说过!”

    “切肉!”霍光大笑道:”不是用菜刀切肉啊,是用大刀,几十斤重的大刀,下面铺上一张白纸,每一片肉要切得薄如蝉翼,白纸之上不能落下一丝的刀印儿,最初的时候,可是让我为为难之极.”

    “功夫不到家?”

    “那倒不是,是心静不下来.”霍光道.”当时我切肉,人屠子烤肉,文帅负责吃.”

    “这我倒知道了,当初文师在昭狱之外,不就是带着你们两人人便拦住了太后的无数人马吗?当时你们就是一个切肉,一个烤肉吧.”曾琳大笑起来.”一段佳话,一段传奇.”

    “那个时候,倒是真没有想到那个身陷囹圄的家伙能走到现在这个地步.”霍光笑着摇头:”当时皇后娘娘,哦,那个时候还是昭华公主抱着他走出来的时候,我还不争气的洒了两滴眼泪呢!”

    “当时我虽然远在荆湖,但也是感慨颇多啊!”曾琳摇头道.”世事沧海,转眼之间,便已经是十几年过去了.”

    霍光笑着点点头,将棋盘上的棋子抓了一把出来,正要放在棋盒之中,手却顿在了棋盒之上,转头看着曾琳,”还真来了.”

    曾琳眉毛一扬,”还真是上赶着来送死啊?霍大师,我要不要回避一下?好方便你动手?”

    “虾兵蟹将.瑛姑已经去了,郡守,咱们再下一盘吧,这一次,你让我六子.”

    “让这么多,那还怎么下啊?”

    “就算让六子,我也还是一个臭棋篓子啊!”霍光呵呵笑道.

    卞文英是卞氏家族之中名声最不显的一个,在其它卞氏族人眼中,这一位就是一个无所事事的闲人,似乎从来都不为家族的事业做过什么事情,更是从来也没有上过战场拼杀.

    在大家的眼中,他就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家伙,在大帅帐中打打杂,做一些文书的工作,少言寡语,哪怕是在家族聚会的时候,也极少说话.

    在卞氏家族之中,他是一个极易被忽视的人.

    当然,在荆湖郡,他也是一个被忽视的人.

    但负责这次暗杀的,就是这位被所有人忽视的卞文英.而他,本来也是卞氏家族的刺客首领,他做的都是卞氏不能公开做的事情.

    此刻的他,浑身都裹在白色的紧身衣之中,与屋顶之上的颜色几乎融为一体,他伏在哪里,如同一条冻僵的毒蛇,一动不动,便连呼吸,也被他控制到了极微弱的地步.

    对于一个九级上的高手而言,这对于他来说,并不是一件什么难事.

    谢秋带着鹰隼在府中的时候,卞文英不觉得自己有什么机会,那个谢秋对曾琳几乎是寸步不离,虽然单对单,他并不是自己的对手,但卞文英很清楚,想要解决掉他,也要费上不少的功夫,而刺杀曾琳,恐怕只有一击的机会.

    现在谢秋带着鹰隼走了,他也不觉得自己会轻易得手.伏在屋顶上的他,看着自己的麾下悄无声息的摸进了内院,看着那些巡逻的士兵无声无息的倒了下去,看到他的麾下一步步逼近了曾琳所在的那间屋子,他却没有丝毫放松的感觉.

    鹰隼的到来,使他意识到,曾琳已经察觉到了什么,鹰隼的离去,更像是一次诱敌深入,但现在的他,已经容不得犹豫了,不杀掉曾琳,对于大帅接下来的计划,将会有巨大的阻碍.

    他并不指望自己的这些部下得手,最终的杀手锏,只能是自己,现在他只想看看,曾琳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眼前微微一花,院子当中突然多出了一个人,卞文英猛然觉得自己的喉咙似乎被什么东西扼住了,额上汗水瞬间便渗透了出来.

    那人是一个女人,那人是一个宗师.

    是瑛姑.

    卞文英深深的吸了口气,他知道,已经摸进院子里的部下完蛋了.他像一条蛇一般地在屋顶之上扭动着,薄薄的一层雪粉之上,没有留下他一丝痕迹.

    在瑛姑杀掉那些部下之前,他必须向曾琳发起最后一击.

    哪怕自己最后不能离开,他也必须要杀掉曾琳.

    一名部下无声无息的倒了下去,曾琳不再去看,结果是注定的,只希望他们能给自己争取到一点点时间.

百度搜索 马前卒 爱搜书 马前卒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马前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枪手1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枪手1号并收藏马前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