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马前卒 爱搜书 马前卒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房门无风自关,旋即屋里响起了凌冽的刀刃破空之声。房外的雷暴不进反退,拉着身边的胡睿向后方退出了几步。

    “杨将军没问题?这卞无心可是一员猛将。”胡睿有些担心。

    雷暴呵呵一笑:“小菜一碟。”

    “卞无心要是吼一嗓子,这里隔他的那些亲卫距离可不远。”胡睿惴惴不安。

    “在我们老大的攻击之下,他要是还能喊出来,那就是自己找死了。”雷暴不以为然,“一口气走岔,他就要死翘翘了,当然,他就是不喊这一声,也挺不过多长时间。”

    似乎是在印证着雷暴的话,几个呼吸之间,屋内便骤然平静了下来,胡睿只觉得一颗心砰砰的跳,生怕房门一开,冲出来的是卞无心。

    “胡郡守,请进来吧!”杨致的声音,让胡睿长出了一口气,雷暴咧嘴一笑,大步上前,拉开了房门。

    “郡守大人请。”

    胡睿举步入内,抬眼看处,卞无双如同一座雕塑一般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身上衣甲破碎,地上,凌乱地掉落着几截断刃,看起来却是卞无心的随身兵刃。

    “卞将军,服气了吗?”杨致把玩着手里的小剑,笑吟吟地道:“可别想开口提醒外面的那些卫兵,你只要一张口,你就死了。”

    “大帅不会放过你们的。大军一到,你等皆成齑粉。”卞无心瞪着眼睛,一字一顿地道。

    “哎呀呀,吓死我了。”杨致以手抚胸,作惊恐状,“不过呢,你可等不到你们大帅来救你了,卞无心,现在你想要活命呀,那就得自救罗。”

    “休想。”卞无心想也不想脱口而出,“老子来这里,军中自然做了安排,等不到老子回去,大军自然便会来攻打郡城,不要以为老子没有安排。”

    “啧啧啧!”杨致摇头:“出身世家,怎么动不动就自称老子,口出恶言呢!卞无心,我还是要劝你一句,蝼蚁尚且惜命,你要是死了,可都啥也看不着了,指不定你们大帅还能创造出一片辉煌的业绩出来呢,你要是看不着,那岂不是亏大了?怎么想,好好想想,按我说得去做,我保管让你活得好好的。我说话,还是很讲信用的。”

    “我什么都不会做,有种你就杀了我!”卞无心冷笑。

    杨致摇头:“真是一个死心眼。你不做,我就没法子么?雷暴,来给我磨墨。”

    雷暴笑着走上去,将他沉重的狼牙棒竖在墙角,走到胡睿的书桌前,挽起袖子,磨起墨来。

    “胡郡守,你这里应当有与卞无心的文书往来吧,找几张卞将军的亲笔墨宝让我观摩一番。”杨致看向胡睿。

    “有的有的。”胡睿走到一边的书架上,捣腾了一阵子,拿出来十多份公文,“杨将军,这些都是卞无心亲笔所书。”

    “这便齐活儿了!”杨致笑咪咪地在那里观摩着卞无心的字迹,雷暴由沙沙地磨着墨,当满满一砚台墨汁磨好之后,杨致也放下了卞无心的那些公文,走到书桌之后,提起笔来,在一张张宣白的公文纸上笔走龙神。

    一张张的调兵命令便在卞无心的眼皮子底下被杨致一书而就。

    拿起一张,走到卞无心面前,将公文在他的眼前展开,杨致笑道:“卞将军,瞧瞧,与你的字迹有什么两样吗?胡郡守,你也来瞧瞧,看看我有什么疏漏之处没有?”

    胡睿走到书案之前,拿起一张墨迹淋漓的调兵公文,细细地看了半晌,不由连连点头赞许:“杨将军这字迹临摹的可以乱真了,如果不是我看着你先出来的,可真就分不出真假了。”

    杨致叹了一口气:“小时候跟着爷爷读书,被爷爷逼着不知临摹了多少名家真迹,胡郡守,我临摹的最像的还是我爷爷的字体。可是我那时候不懂事呢,让爷爷跟着我吃了不少的挂落,现在我啊,成器了,爷爷却看不见了。人生最大的不幸,便是子欲养而亲不待啊。”

    看着杨致仰首向天,怔怔出神,胡睿也不由有些伤感,在杨一和担任首辅的那几十年中,可是大楚最为强盛的一段时间啊。

    出神片刻的杨致突然自失地笑了笑,低下头,走到卞无心跟前,在他身上一阵乱摸,从对方怀里掏出一枚小小的印鉴来,凑到嘴边哈了几口气,啪啪啪在几张调兵令之上盖上印鉴,在卞无心眼前晃了晃:“瞧,卞将军,你不配合,现在也齐活儿了,你可少了一个立功赎罪的机会哦。”

    卞无心眼中如同喷火一般地瞪视着杨致,可他被杨致制住,竟是连一个手指头也动弹不得,眼睁睁地看着杨致肆意妄为。

    “雷暴,去,把这几张调兵令给卞将军的亲卫送去,让他马上送到三江桥卞部大营,依令行事。嗯,如果他的亲卫问起卞将军,就说卞将军与胡郡守两人正在把酒言欢呢!”杨致道。

    “遵令。”雷暴接过调兵令,得意地瞅了一眼卞无心,开门扬长而去。

    “杨公子,那百多名亲兵怎么办?”胡睿问道。

    杨致哈哈一笑:“我的麾下可有不少江湖好汉,他们啊,身上一向都备有行走江湖之必备蒙汗药,迷药什么的,胡郡守不妨摆几桌宴席款待卞将军的这些亲卫,他们在城外苦哈哈的也没吃个什么好东西,见到酒肉,只怕欢喜得连姓什么都忘记了,一顿饭下来,自然就把他们一个个的麻翻了,到时候胡郡守只需差人将他们绑起来丢到大牢里就可以了。”

    片刻功夫后,雷暴已经回转,“老大,妥了。”

    “他们没问什么?”

    “没呢,对过印鉴之后,他们便去传令了。”雷暴大笑道。

    “行,接下来郡守大人要摆宴席款待这些人,你带三娘子他们去支应。”杨致眨了眨眼。

    雷暴会意的点点头。

    “然后便持郡守大人的命令去城中招呼我们的人集结吧,配合江上燕将军,将这支卞部干掉。”杨致吩咐道。

    “江上燕?”卞无心颤声道。

    杨致敛去脸上的笑容,半俯下身子盯着卞无心,冷冷地道:“我们卞大帅打什么主意,难道我们不知道,不妨告诉你,不单单是你,用不了多久,连你们的大帅都会成为我们的阶下囚,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卞无双居然还打着割居一方,左右逢源的主意,当真是不知死字怎么写?他以为凭他的那点兵力,就可以在东部六郡为所欲为?做梦!攻占昆凌郡,嘿嘿嘿,周济云在同方好整以遐地等着他呢!”

    听到杨致冷酷到了极致语言,卞无心脸上终于露出了绝望的神色。

    仅仅一天的时间,驻扎在湘州的卞无心部五千大军,便灰飞烟灭,按照杨致伪造的军令,五千大军分成了三个部分,一部分火速开往两河口,一部分留驻三江桥大营,另一部分则赶赴郡城。

    首先便是往两河口的卞部半途遭遇江上燕的铁骑伏击,接着便是来到郡城的另一部分被杨致所部与胡睿的郡军在城外包围伏击,以雷暴为首的千余名天武镖局的人手为主,三下五除二便将其尽数歼灭,然后江上燕与雷暴两军合二为一,赶到三江桥,攻陷了三江桥卞无心大营。

    至此,卞部在湘州安插的势力被尽数拔去。

    而此时,在昆凌郡同方城,时隔半年再次抵达这里的卞无双对同方发起了猛烈的攻击,原本以为只有几千老弱病残防守的同方城,却宛如大海浪潮之中的一块顽石,牢牢的钉在了同方,在数万卞部军队的攻击之下,毫毛无损。

    一连数天,卞无双别说攻上同方城墙了,连外围的阵地都还没有扫清。与上一次的同方之战不同,这一次的同方之战,周部展现出来的战斗能力和战斗技巧以及对战场变化的把握能力,让卞无双为之失色,这绝不是乌林能够拥有的能力。

    “周部的主力在同方。”骑在战马之上的卞无双,看着自己的进攻部队刚刚露出一点点颓势,对方便立即抓住了这稍纵即逝的战机发动了反攻,让自己的部队再一次败退下来的时候,终于变色了。“我怀疑,周济云本人便在同方城。”

    似乎在印证着卞无双的怀疑,在一片山呼海啸般的欢呼声中,一面周字大旗,在开战数天之后,第一次高高的飘扬在了同方城的上空,大旗之下,一员大将身披着大红的披风,按刀而立在城楼之上,城上城下的周部官兵,不约而同的向着他们的统帅挥舞着手中的兵器,大声的呐喊起来。

    “鸣金,收兵!”卞无双一拨马头,转身便走:“给我马上联系齐国的人,沧州的齐军呢,为什么迟迟没有赶到?潞州的齐军呢,八九万人,连一个小小的小石城也拿不下来吗?”

    “是,大将军。”

    远处,一骑飞奔而来,到了卞无双的跟前,翻身下马,脸色煞白,“大帅,卞文英回来了。”

    “他回来了?”卞无双顿时脸显喜色,但下一刻他便注意到了来人的脸色,心中顿时一沉:“出了什么事了?”

    “卞文英是被曾郡守派人送回来的,已经,已经变成了一个傻子了。只知道呵呵地笑,啥也不知道了。”

百度搜索 马前卒 爱搜书 马前卒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马前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枪手1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枪手1号并收藏马前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