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马前卒 爱搜书 马前卒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江上燕驻马,看着远处已经面目非的小石城,心中感慨万千.

    十余年前,他曾担任过这座城池的守备将军,那时候,还是程务本担任大楚东部边军的统帅,在这里,他与齐人鏖战了多年.周济云也曾经是他最主要的对手之一.想不到十余年之后,自己再度来到这座小城,担负的任务居然是要拯救周济云.

    人生有时候还真是挺荒谬的.

    战场之惨烈出乎他的意料之外,城外层层叠叠的尸体遍面在他的视野之内,有些很明显是卞部专门用来摆放战死者遗体的地方,他们走得太匆忙了,以致于连这些战死者的遗体都无法掩埋,焚毁或者带走,只能任由他们被遗弃在战场之上,而越靠近城墙,尸体便越多,以江上燕的战场经验,城外战死者只怕不下五千人.

    这些可都是卞部的精锐之士,看着那些残破倒塌的,有的还在燃烧着的攻城车等大型攻城器具,江上燕简直不敢想象,小石城是如何坚持到现在的.

    他可是知道,小石城真正的士兵,只有关宁一部,而这部在前一个阶段为了抵挡潞州齐军的进攻,已经有了不小的伤亡并没有来得及补充.

    城里只怕也没有多少活人了.江上燕看着城墙之上飘荡着的那面残破不已的明威旗帜,看着城头之上那稀稀疏疏站立着欢呼着的人群,右手抚胸,微微弯腰表示着自己的敬意.

    他跃下战马,牵着马向着小石城走去.他用这种方式来表达自己对这座城镇里的战斗者表示自己的钦佩之情.

    江上燕是顺着一架仍然靠在城墙之上的云梯爬上小石城的,因为小石城的几个城门都被从内里用大石头给堵死了,现在城里头可没有人手来搬开这些石头.

    “江将军,你来得太及时了.”关宁道:”你要是再晚来上一天,这里可就易主了,我老关也就死翘翘了.”

    “真是一条好汉!”江上燕拍着他的肩膀,”关宁,我认识你,你还在苍狼营的时候,我就知道有你这样一号人物.”

    关宁咧开大嘴,开心地笑了起来,对他而言,江上燕是前辈,在江上燕还是宝清营统兵主将的时候,他还是一个基层军官呢,后来一步一步地升到了校尉,但距离江上燕这样的高级军官仍然有着不小的差距,江上燕说那个时候就听说过自己的名字,这可是对自己最大的认可.

    “江将军,大恩不言谢!”岳开山深深地弯腰致意.

    江上燕眯起了眼睛,看着岳开山的眼光却有些冷,岳开山是周济云麾下的头号谋士,最大的心腹,江涛将军最后就是死在周济云的追击之下的.

    岳开山直起腰来,看到江上燕眼中冷冽的寒光,不由一怔,但旋即想起了什么,脸色不由有些苍白.

    好半晌,江上燕重重地吐出了一口气,淡淡地道:”以后就都是一家人了,谈不上什么谢不谢的.”他转身欲走,岳开山就道:”江将军留步.”

    “还有什么事吗?”江上燕霍然转身.

    “我知道江将军心中的疙瘩,不管江将军什么时候想出这口气了,都可以来找岳某,岳某都会接着.”岳开山坦然道.

    江上燕嘿然道:”读书人就是心眼儿多,岳开山,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我可以很明确地告诉你,不可能.我唯一能让自己做到的是,不公报私仇,你明白吗?”

    岳开山有些黯然地道:”既然以后是一家人了,难道就不能做朋友吗?”

    “不能!”江上燕断然道.”就算以后咱们同殿称臣,我也同样会恨你们.这一点,你也可以告诉周济云.”

    “明白了!”岳开山点了点头:”我会转告周将军的.”

    江上燕转身,大步走到城墙边上,看着正在往上爬的己部的士兵,厉声吼道:”快一点,先将城门打开,军医呢,随队的军医部过来,这里有许多需要救治的士兵.”

    关宁走到了岳开山的跟前,低声问道:”岳郡守,你与江将军之间有旧仇,我看你们两个不对付啊?”

    “我们与他打了很多年仗.”

    “这算什么?国之战,说不上谁对谁错,各为其主嘛,对不对?”关宁道.

    “话虽是这么说,但有些恩怨情仇,却是无论如何也无法化解的,江上燕将军最敬重的一个人可以说是死在周将军与我的手中的,那个人叫江涛.”岳开山道.

    “江涛将军啊,我知道的,当初程大帅在我们大明的时候,带去的二江之中,江上燕勇猛无敌,江涛算无遗策,在我们大明军队之中也是很有名气的.原来是这样,难怪江上燕将军恨你们,不过你也不用担心了,就算他恨你们,也不会暗中向你们下刀子的,真要找你们麻烦,他会直接打上门来.”关宁点了点头,理解地道.这些年,四国之间打来打去,今日你杀我,明日我杀你,这其中的恩怨情仇啊,还真是一团乱麻,斩不断,理还乱.

    岳开山叹了一口气,脱去了身上的甲胄,从身上的内衣撕下了一片还算干净的布,用手指蘸着自己身上的鲜血,写了一行字.拿着这块布,他走到了江上燕的身边:”江将军,能借我几个骑兵吗?我想给周将军把消息送过去,我们这儿,实在没有囫囵的人可以胜任这个任务了.”

    江上燕回过头来看见身上伤口还是渗血的岳开山,冷如冰霜的眼睛似乎也有了一点点的融化,转过头,大声呼喝道,”赵四麻子,你过来.”

    一个麻脸大汉颠颠地跑了过来.

    “将军,什么事?”

    “找几个机灵一点的斥候,将这个东西送到潞州周济云将军哪儿去.”说完这句话,他又看向周济云问道:”有什么信物吗?”

    周济云连连点头,从自己怀里掏出一个小小的玉牌子,一起递给了这个麻脸大汉赵四麻子.

    看着赵四麻子手脚利落的下了城,片刻之后,几名骑兵翻身上马,向着潞州方向狂奔而去的岳开山对江上燕道:”多谢.”

    “这是公务,哪来的什么多谢.”江上燕丢下这一句话,又冷冷的走开了.只留下岳开山站在原地苦笑,一阵昏眩袭来,他卟嗵一声跌倒在地上.

    潞州马王镇,周济云的中军大营所在地.

    周济云已经陷入到了极度的焦灼当中,小石城遇袭的消息传来,让周部所有人都是大惊失色,如果小石城被切断,他们可就成了一支孤军,而且会被卞无双部和潞州齐军包围.

    新来的潞州齐军统帅徐俊生可不是先前的钟艾,用兵老到之极,在他上任之后,与周济云是边打边撤,不断地拉长周济云的补给线的同时,也将自己的兵力分成了几个集团.周济云当然也看得出来对方的用意,但他并不在乎,徐俊生如果以这种方式在各个不同的战区都形成军力优势来寻求与他的决战,他不但不惧,反而会欢喜,因为他对自己的部队有着强大的自信.要知道周部这些年来,可是一直都在战斗,用身经百战来形容他的部队也不为过,而潞州齐军却是以郡兵为主,战斗力比起沧州的横断山区军队还大大不如,真要决战,他有信心将对手击溃.

    但小石城的消息,让周部军心大乱,谁都知道,一旦失去了小石城,对于他们来说,意味着什么.

    周济云想要撤退,但这个时候他已经深入潞州太远了,徐俊生在这个时候,却是不依不饶的粘了上来,哪怕周济云狡计百出,让徐俊生很是吃了一点亏,但徐俊生却仍然是丝毫没有放松对他的围追.

    这个时候徐俊生的这种看起来没有道理的分兵措施便让周济云分外的难受了,周济云想要将自己分开的兵力集中起来撤退就十分艰难了,一方士气大涨,一方却是士气跌到了冰点,一进一之间,可就将双方的战斗力拉到了差不多的水平,这个时候,兵力的多寡可就成了决定性的因素.

    周济云很是痛悔自己当初军出击的决定.要是在小石城留下足够的军队,或者现在自己不会这样狼狈.

    算起来,他已经在卞无双的手下吃了两次大亏了,一次是在万州,让卞无双在楚国一战成名,也迫使自己最终失去了东部六郡除开昆凌郡以外的其他五郡.而这一次的吃亏,很有可能将自己完终结.

    “我不如他!”站在中军大帐之中,看着地图上分成了几个区域的己方军队和徐俊生指挥下的齐军,周济云渭然长叹.

    他认为小石城是守不住的,而不管是从荆湖,而是从明国,援军都不可能及时赶到小石城,而小石城的关宁所部,也是不可能顶得住卞无双的进攻的.换而言之,小石城完了,而他,也要完了.

    “大将军!”一名校尉突然疯了一般地径直冲进了中军大帐,”有消息了,小石城来消息了.”

    周济云霍然站起,却又颓然坐下,”小石城失守了吗?”

    “不,小石城安然无恙!”校尉激动得满脸通红,”大将军请看,这是岳郡守命人送来的消息.”

    周济云一下子跳了起来,颤抖着双手从校尉手里接过小小的包裹,打开,一面小小的玉牌,还有一张血迹斑斑的布条.

    “援军至,城无恙!”简单的一行字,熟悉的笔迹,周济云高高地举起手中的布条,放声大笑起来:”快,将送信的人带过来,还有,击中军鼓,聚将议事.”

百度搜索 马前卒 爱搜书 马前卒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马前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枪手1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枪手1号并收藏马前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