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马前卒 爱搜书 马前卒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秦风突然觉得以前自己忽略了什么.

    南天门,怎么能忘了齐国的这个曾经的庞然大物呢!

    南天门始建于前唐李清大帝时期,最早的时候,他只是大帝用来招览聚集江湖好汉的地方,在大帝如日中天的时候,南天门内聚集了无数的天下高手,是大帝一统天下之时的得力帮手.南天门并不是传统意义之上的门派,他不像万剑门那样拥有传承的武道,他更像是势力集合体.在大唐时期,南天门的门主,基本上就等于是天下武林的盟主.

    秦风知道南天门的威名很早,但真正了解南天门,却是在舒畅向他坦承身份之后,他这才晓得南天门还有暗门这一说.

    暗门才是李清大帝真正的嫡系部下.暗门并不为外人所知,其兴也勃,其败亦速,在大批的暗门高手随着大帝一起失踪之后,暗门便彻底衰落了下来.

    但明面之上的南天门,因为聚集着当时天下英豪,反而愈发的兴旺起来,成了天下第一门.在大唐上千年的历史之中,南天门一直都是大唐王朝的坚定支持者,为大唐朝廷培养了大量的人才.

    但大唐的消亡,最终也与他脱不了关系.曹氏动乱,正是说服了南天门上下掌权者,这才在最后的长安动乱之中,一举造反成功.

    要知道当时的大唐虽然势弱,对地方上的控制能力已经微乎其微,但在长安这个都城所在地,还有具有着强大的力量,光是禁卫军,就不是曹家在长安的力量所能抵挡的.

    但南天门的加盟,使得力量完成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大量出身南天门的军官们倒戈,事发的那一天,南天门的高手更是倾巢而出,配合曹氏突袭皇宫,在皇宫之中一场激战,当时豪华辉煌的大唐皇宫就此在大火之中被付之一矩.

    而南天门,也正是因为这一次的拥立之功,再一次在唐亡齐兴之后,愈发地兴旺发达起来.

    这是一个能左右齐国政局,打破齐国力量平衡的不在朝堂之上的隐性的力量.

    “搜集所有有关南天门的情报,特别是近两年来他们的所作所为.”秦风站了起来,在屋里踱了几圈,突然停下来,目光炯炯地看着田康.

    “明白,属下马上去办.”看到秦风的神色,田康立即点点头,躬身一揖之后,快步走出了书房.

    “乐公,去密档处,找到所有有关南天门的存档文书,我想看看.”秦风又对侍立在一边的乐公公道.

    “是,陛下.”

    小猫看着乐公公的背影,”陛下,南天门不过是一江湖门派.”

    “他可不仅仅是一个江湖门派.”秦风深吸了一口气,”我们经略楚国,还专门让杨致去万剑门说服毕万剑关闭山门,不再插手楚国之事,便是因为万剑门在楚国拥有极大的力量,如果他们插手帮助闵若英,会给我们带来意想不到的麻烦.而南天门的体量,何止是万剑门的十倍,他们如果想做些什么的话,能爆发出来的力量,绝对让人惊讶.”

    小猫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来人!”秦风在屋里转了几圈,拍了拍手,招唤道.

    门外,一名亲卫大步而入,

    “去看看舒畅舒大人在不在太医署,不在太医署就去家里或者医学院那边去瞧瞧,把他给我找来,我有事问他.”秦风吩咐道.

    乐公公的手脚极麻利,小猫告辞离去不久,他便带着两个侍卫抬着一个大箱子走了进来,前越被秦风迅速地灭亡,越京城基本没有受到什么损伤,而皇宫内的一应设施也都保存完好,像这样的存放历代档案的密档室,便是其中之一.

    舒畅是气鼓鼓的冲进秦风的书房的.

    穿着一身随意的家居服,头发散乱,只是胡乱地在头上挽了一个发髻,一进房门,便吵吵道:”陛下,这还让不让人活了,我在太医署已经整整五天五夜没有回家了,我的儿子都快认不得我了,这倒好,刚刚回到家,一个澡都还没有洗完,您就又让人把我拎了过来,这是什么十万火急的事情啊?真有十万火急的事情,也轮不到我一个太医署的官儿吧?”

    秦风知道舒畅这一段时间很忙很忙,因为大明在开年之后,准备要打仗了,军队调动频繁,而太医署要为准备出动的军队调配大量的随军大夫,调运无数的成药,这些东西,是保证士气高昂的一种重要手段.

    大明的随军医师已经形成了规模,这些人虽然有着军人身份,但却是受双重管理,不但要受军队的管理,同样也受着太医署的管理,第一批从大明医学院学成毕来的人,第一个去向,基本上都是军队.这也算是一种特别的实习模式,因为军队总是会出现在最危险,最困难的地方,他们遭遇的伤病,也是五花八门,能在军队之中获得极高的声誉的话,那么当他们从军队出来的时候,妥妥的便是一方名医了.

    这些身穿着白色长袍子的家伙在军营里出没,会没来由的让士兵们士气涨上那么几份,因为所有人都很清楚,正是因为这些人的存在,他们在战斗之中,只要当场没死,捡回一条命的可能性便是极大的.

    当然,这也是过去无数战场斗之后的经验所总结出来的.

    大明军队每到一处,最先建立起来的总是救护营,其优先排序甚至还在中军行辕之前.

    听着舒畅的抱怨,秦风呵呵一笑,指了指身边堆集着的一大堆陈旧的文档.舒畅随手拿起一份,翻了翻,诧异地道:”南天门?”

    “对啊,南天门.”

    “陛下不是对他不感兴趣的吗?”舒畅有些愕然.

    “突然又感兴趣了.”秦风一笑:”跟我说说你们那个暗门吧?”

    舒畅自己拖了一把椅子坐下,撇撇嘴道:”哪里还有什么暗门哦?早就烟消云散了,暗门中的医门几乎都来了大明,天工门不就是现在的天工署吗?剩下的那些散兵游勇您不是看不上吗?”

    “我记得你上次跟我说过,暗门中有一些人曾来找过你?”

    “那恐怕是暗门之中除了医门,天工门之外最后的一个还有个空架子的组织了,不过他们都是行走在黑夜之中的见不得光的家伙,干得都是杀人越货的勾当.”舒畅摇了摇头:”当年暗门之中赫赫有名,让人闻之色变的杀门,现在早就沦落成为一个见钱眼开的黑道组织罗,谁给钱,他们就替谁杀人.第一次我去找他们,让他们来为你效劳的时候,这些家伙哧之以鼻,不为所动,后来咱们大明蒸蒸日上,他们倒是找上门来了,但提出来的条件我一听根本就不靠谱,直接就把他们轰走了,你不也说经略天下,这些人根本用不着吗,所以我也没有再理会他们了.”

    “你与他们还有联系吗?”

    “有是有的.”舒畅看着秦风,”毕竟大家伙都有些渊源,有点香火情嘛,他们吊着我,估计也是为了有朝一日要是有人落在我大明手中了,还能指着我去帮他们捞捞人.”

    “那暗门中的这些人,与南天门现在有交集吗?”

    “这我可就不清楚了,明面上的南天门是不知道暗门的存在的,这么说吧,在李清大帝的时候,暗门是大帝的嫡系部队,明门则是一个江湖上散兵游勇的集合地,两者不可同日而语,当然,后来暗门哗啦一下垮了,也跟所有的力量都系在大帝一人身上有关,倒是明门传承了千年,居然变成了一个名震天下的大门派了.”

    “这么说来,明门暗门实则上是没有交集的罗?”秦风有些失望.

    “那倒不是,很早的时候,暗门在明门之中是有安插人手以利于控制的,不过后来暗门垮了,自然也就没有这回事了.但是我想,杀门的那些残余下来的杀才,指不定现在跟南天门也有什么纠葛.”

    “那就好,你出面,去联系杀门的那些家伙,我想知道南天门在齐国的这场即将爆发的内部动乱之中,到底持的是一个什么样的态度?”秦风问道.

    “啊?”舒畅一惊.

    “这件事要快,越快越好.”

    “能不能容我先回家与老婆儿子亲热亲热再去办这件事?”舒畅可怜巴巴地道.

    “舒疯子,消息都是有时效性的,过了这个时间坎,那消息还有什么用处?”秦风一笑:”办完了这件事,我放你大假,让你想去哪玩儿就去哪玩儿!”

    “说得比唱得还好听!”舒畅鄙夷地站了起来,”今年过年连假都没有,开春过后便砰砰砰地打起来了,我能去哪里玩儿?”

    看着甩门而去的舒畅,秦风开心的大笑起来,如果说小猫他们与自己渐渐开始疏离了,舒畅虽然也有变化,但变化却很小,真把他惹急了,他立刻便会故态复萌.这样挺好的,至少自己还有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敢给自己甩脸子的朋友,不然,这日子也过得恁没意思了.

    自己啊,还得好好的小心翼翼地维护这段珍贵的友谊.被人一天到晚的奉承着,敬仰着,突然有个人还能对你喷唾沫星子,这感觉,不是一般的好.

百度搜索 马前卒 爱搜书 马前卒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马前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枪手1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枪手1号并收藏马前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