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马前卒 爱搜书 马前卒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曹辉在落日的余晖之中策马狂奔,此时他的身边,只有两名侍卫,但却簇拥着十好几匹马,他已经不眠不休地奔行了一日一夜了.

    潞州之战,因为郭显成带着一万龙镶军抵达,终于堪堪抵挡住了周济云的攻势,将潞州局势稳了下来,郭显成,周济云,这一对昔日曹云座前的双子星,在潞州终于正面杠上了.

    潞州局势平稳,曹辉一颗心刚刚落下来,一条绝密消息让他魂飞魄散.

    消息是来自南天门的.

    所有的一切都是圈套,一个将长安以及长安周边兵马调走的阴谋,不单是皇帝,首辅田汾,还有他曹辉,一个一个的都被周一夫这个老贼玩弄于鼓掌之上.

    没有人认为南天门会背叛朝廷,但偏偏这样的事情就发生了,能在南天门的地盘上偷偷地藏起超过两万精锐,这绝不是短时间内能做到的,也就是说,这个阴谋,从很早时候就已经在谋划了.

    曹辉只觉得嘴里发苦,心里也一阵阵的苦涩泛上来.为什么?为什么就认为南天门不会背叛朝廷呢?因为他们只是一个江湖宗门,不,不是这样的,南天门从他诞生的那一天起,就不是一个单纯的江湖宗门,他们一直都是一股独立的强大势力所存在着,只不过他们披着的那一层江湖外衣,掩盖了他们的真实面目.

    百余年前,他们为了利益,抛弃了他们本应当守护的大唐王朝,现在,他们又一次为了利益,要背叛大齐王朝了.

    曹辉心里一阵阵的发凉,长安城中,豪门世家的力量,几乎已经被扫落殆尽,但暗底里还有多少,便是连他也不敢断言,上千年的世家传承所带来的底蕴,远不是他能够在短短的十数年时间便能连根拔起的,周一夫既然敢这么做,自然是有着他的底气.而南天门,拥有着三位宗师,拥有无数武道修为强悍的高手,更恐怖的是,他们在长安城中有着无数的人手和据点.

    曹辉不敢想象当那数万敌骑突然出现在长安城里的场面.南天门所在的青龙山,距离长安城不到百里,朝发夕可至,只怕他们兵临城下的时候,长安城连一丝丝准备也不会.

    此时的长安里,需要援兵.

    但他却无兵可调.郭显成纵然急得跳脚,也不敢妄动潞州城的兵马,周济云虎视眈眈,只要稍稍露出一丝破绽,这头猛虎必然便会张开血盆大口用他锋利的獠牙凶狠地咬上来.更何况,此时的曹辉,又怎么敢毫无保留地相信郭显成呢?

    曹云在洛阳!这件事,到底与他有没有关系?他究竟是蒙在鼓里还是参与了这一次的策划?如果曹云亲自参与了这一次的策划……

    曹辉不敢想下去了,如果是这样,那洛阳那边,必然也会出现绝大的变故.

    如果曹云真得想要取曹天成而代之,现在聚集在洛阳的那些军队,就会成为他手中的利器.一旦皇帝有什么三长两短,那些忠于皇帝的军队,还有周边的龙镶军,还会有那样坚定的信念吗?

    兴许曹云一封手书便可让这些军队葡伏在他的脚下.

    胯下的战马发出了粗粗的喘息之声,曹辉身形跃起,落在身边的另一匹马上,这一日一夜,他就是这样一直在奔行,跟随他的卫士,逐渐掉队,以至于现在仅有两人还能勉强跟上他.

    “军营,统领,我看到拓拔将军的军营了!”一名卫士欢声大叫起来.

    曹辉抬头,远处的旷野之中,一座军营出现在他的眼前,军旗在空中招展,拓拔两个大字,刺得他眼睛有些发疼.

    他长啸一声,纵马便向那边的军营奔去.

    他的目的便是拓拔燕的这支军队.

    拓拔燕自横断山交权退出,在休整之后本来奉命向洛阳方面移动,但走了半个月之后,潞州战局出现了戏剧性的大变化,齐军从极优陡然之间变得极劣,以至于郭显成不得不亲自率一万龙镶军前往潞州抵挡周济云,而拓拔燕的这支军队,在郭显成的要求之下,又被调往潞州.

    他们现在是距离长安最近的,又有着强悍战斗力的一支军队了.

    数十匹马毫不减速地冲向远处的大营.

    一支强弩带着尖厉的啸声从他们的头上掠过,远处的军营之中警号长鸣,一队队的骑兵翻身上马,冲出军营.

    “来人止步!冲撞大营者死.”大营方向传来了吼叫之声,这支强弩便是对他们的警告,两名卫士畏惧地降低了马速,要是对方真将他们当成敌人,一阵箭雨过来,那才叫死得冤枉.

    他们减缓了速度,曹辉却仍是不管不顾,单人独骑,越众而出,不但没有减速,反而在加速.对面马蹄声响,数十骑迎面而来.

    “我是曹辉,我要见拓拔燕!”曹辉从马上直起身子,扬声大吼道.

    对面来骑愕然勒马,此时双方已经相距很近了,曹辉从马上站了起来,以便让对方的骑兵能更清楚地看到自己的面容.

    “曹统领真得是你!”对面的骑将惊呼起来,”让路,让路.”

    从大营之中冲出来的骑兵齐唰唰地左右一分,让出了一条道路给曹辉,然后又唰地合拢,却是将曹辉的两名亲卫和数十匹空马拦在了外面.

    慕容海满脸疑惑地看着如同疯魔了一般的曹辉,”这是出了什么大事了?弄得这样狼狈?不是潞州被人攻克了吧?”

    他哧的一笑,施施然的策马走向那边已经停下来的空马,”这两位兄弟,是什么火烧眉毛的事情啊?”

    他一句话还没有说完,马上的那两个骑士却是摇摇晃晃,啪哒一声从马上摔了下来,倒是将慕容海吓了一跳,纵身跃下马,小跑到两个跟前,蹲下来一瞧,这两位居然就这样躺在地上,转眼之间便鼾声如雷.

    慕容海更加惊讶了,看来的确是出了大事了.他挥了挥手:”来人,将这两个家伙抬到军营里去.”

    他重新翻身上马,向着大营奔去.他要搞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

    曹辉的模样把拓拔燕吓了一跳,满身尘土,披头散发,双眼血红,哪里还有过去那个翩翩佳公子的模样,说此刻的曹辉是一个疯汉也不为过.

    “曹统领,这是怎么啦?潞州出什么事了?”拓拔燕瞅着从马上跳下来却险些双腿一软坐在地上的曹辉,向前一步将他挽住,问道.

    “拓拔燕,马上带领的兵马,随后回长安.”曹辉的声音嘶呀.

    拓拔燕一怔:”曹统领,我接到的军令是去潞州协助郭大帅镇守潞州,怎么可能去长安?再说长安哪是什么地方,岂是我能去得的?而且还是带着兵马去?”

    曹辉从怀里掏出一封军令,哧拉一声展开:”看到没有?这是郭大帅给你的军令,从现在开始,你听我的命令,一切行动,听从我的命令.”

    拓拔燕接过这封被汗水浸得有些模糊的军令,细细地看了一眼,确认无假,这才点了点头,”末将遵命.”

    “马上,马上集合所有部队,抛弃一切辎重,仅带一日口粮,随我回长安.拓拔燕,告诉我,三百里,一夜时间,你能不能赶到长安?”

    “一夜赶到?”拓拔燕吓了一跳,”曹统领,我这里三千亲卫,虽然都是一人双马,但一夜奔行三百里,就算到了长安,岂不是也累瘫了?”

    “累死了也得赶去,马上,快!”

    “到底出了什么事?”拓拔燕问道.

    “集结军队,在路上我跟你边走边说.”曹辉一把揪住拓拔燕,厉声道.

    拓拔燕点了点头,看到匆匆奔过来的慕容海,道:”海子,擂鼓吹号聚兵,我们紧急开拔.”

    刚刚赶来的慕容海不明所以地点了点头:”是,擂鼓吹号聚兵,紧急开拔.”

    “抛弃所有辎重,只带一日口粮!”拓拔燕紧接着道.

    不到半个时辰,三千人,六千匹马,轰隆隆地驰出了大营,没有带走任何的辎重,连这个大营盘也弃之不顾,丢在了这里.

    长安,玉龙山上,曹冲端着酒杯放在唇边,已经好久没有喝上一口了,眼光一直落在远处那映红了半边天的长安城中.事情没有像他想象的那样迅速得到解决,那片火光却从南城迅速地在向着城市的中央漫延.

    “曹公,事情似乎没有你想得那么简单啦!”卫庄笑吟吟地道,”你真的不去看看?”

    曹冲这一次没有断然拒绝,却是沉吟不语.

    台阶之上响起了急骤的脚步之声,曹冲转头,看向那个方向,脸色顿时大变,来人,竟然是当朝太子曹著,看着曹著那狼狈的模样,曹冲霍地站了起来.

    “叔爷爷,南天门造反,与周氏等勾结,数万骑兵杀进了长安城,长安城危在旦夕.”曹著几步冲到曹冲面前,颤声道.

    “南天门!”卡嚓一声,曹冲捏碎了手里的酒杯.难怪事情会变成这样,南天门居然与周一夫勾结到了一起,如果没有南天门的参与,周氏怎么可能在长安附近藏下这样一支庞大的军马?

百度搜索 马前卒 爱搜书 马前卒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马前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枪手1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枪手1号并收藏马前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