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马前卒 爱搜书 马前卒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彭琰是津州最大的粮食商人,做这一行的,如果与官府没有良好的关系,是很难有好的发展的,更谈不上发大财了.而彭琰能成为津州粮价的主导者,自然得与津州的当权者有所勾结.

    原本彭琰与津州郡守杨闯关系极好,杨闯被他用银子喂得饱饱的,自然是大开方便之门,他也赚得盆满钵满,特别是去冬之时楚国面临粮灾之时,他更是伙同杨闯盗取义仓之中的储备粮食,大发国难财,光是这一次,就赚足了他以前一年都难以赚到的利润.

    但随着宿迁率军进入津州驻守之后,他的苦日子就来了.本想故技重施,重金贿赂宿迁来继续他的躺着赚钱的生涯,在他看来,来自安阳那种苦寒之地的将领,在他的金钱美女攻势之下,根本就不会有多少心志抵挡,还不是轻而易举的拿下?岂料一二再,再二三的想尽办法,甚至连郡守杨闯也赤膊上阵,对方依然是油盐不进.

    这一下彭琰可是慌了神儿,要知道他挪用的义仓的粮食,到现在仍然没有补上,本来以为过了去年这个冬天,一旦明楚之间关系转好,他便可以从明国购入大量的陈粮来填补上这个空缺,但现在明楚关系不但没有缓和的迹象,紧张情势反而愈演愈烈,直至东部六郡,江南四郡纷纷宣布归附明朝,彭琰简直到了崩溃的边缘,挪用义仓之粮,一旦露馅,那是要抄家灭族的罪行.

    本来如果宿迁不来的话,杨闯还可以帮他遮掩,可现在宿迁强势进入了津州,一抵达津州便接管了津州城的整个防务,更重要的是,宿迁这支军队的粮食供应,朝廷明旨指定由津州供应.

    拿什么来供应,自然是这里的义仓储备.

    可现在义仓之中有粮食么?答案当然是有,只是不多,不到原来的三分之一了.这点粮食如何供应宿迁两万大军?而且掌控了整个津州城防务的宿迁又岂不会检视义仓的粮食储备?

    果然,宿迁入城之后不到十天,便在巡视之中发现了义仓的猫腻,如果不是杨闯也涉入其中,只怕当时彭琰就立即要去大牢之中过年了.虽然宿迁没有当场发作,也在杨闯的求情之下,给了彭琰一个月的时间,但彭琰却很清楚,当前的情形之下,他是无论如何也补不齐义仓的粮食的,不是他舍不得钱,而是现在他拿再多的钱,也买不来粮食.

    绝望的他再等着宿迁最后的屠刀落下,现在他想跑也跑不了,宿迁派人盯着他呢,他的目标如此之大,现在津州城防都在宿迁手中,他想逃出城去,完就是天方夜潭.

    杨闯现在是自身难保,更别说保他了,像宿迁这样的军头,一旦发起横来,真是会不管三七二十一会下刀子的,粮食关系着他数万大军的稳定,他能不急眼儿吗?

    不过天无绝人之路,正在彭琰绝望的时候,一个他曾经打过交道的明国商人突然找上了他,为了渡过眼前的难关,为了活命,现在彭琰有什么不敢干的?只要能弄到粮食应付过去宿迁,而粮食,现在好像也只有明人手中才有.

    今天他再一次设下酒宴邀请宿迁前来赴宴,送出去了请柬,他忐忑不已地在家中等待着消息,以前这样的请柬送出去,下场基本上石沉大海,对方连回答都不屑于给一个,今天的这份请柬是那个明国商人派人送去的,彭琰瞅见他似乎往里头放了一样什么东西.

    “何兄,宿将军真得会来吗?”他不安地问对方,要知道,宿迁给他的时间,已经马上就要到最后时限了.

    “肯定会来,你现在只需要准备好酒好菜,然后在酒宴之后,将其它人快些打发了,然后安排宿将军见那位贵客就是了.”来自明国的商人冷然道.现在彭琰已经是他的下属了,自然可以是颐指气使.

    为了活命,彭琰已经加入了明国鹰巢,成了一名光荣的明国探子,获得了一个振武校尉的名头.

    要见宿迁的人是谁,彭琰很想知道,但他这位姓何的上司在他加入鹰巢之后,告诉他的第一句话就是,不要多嘴,该他知道的自然会告诉他,不该他知道的,问了就是最大的忌讳.所以心里就算再好奇,他也只能压在心中,更何况,那位神秘的客人,要在晚间宴席开始之后,才会抵达他的宅子里.

    不过以彭琰的阅历来看,能与宿迁面谈的,自然不会是无名之辈,见宿迁想干什么,用屁股想也知道.

    现在他是骑在虎背之上,上下两难.没有粮食,会被砍脑壳,现在粮食问题肯定是能得到解决了,但要是宿迁和对方翻脸,不愿意与明朝有所勾结,那自己这个新鲜出炉的大明探子也得马上掉脑壳.

    如果宿迁还是不肯来赴宴,彭琰觉得自己就可以洗干净脖子等死了,跑是跑不了的,他一大家子都在这里呢,再三央求之下,这位姓何的商人才派人叫他的幼子送了出去,也算是给了他一点点心理安慰.

    总不至于断了彭家的烟火.

    一个时辰之后,好消息终于传来了,宿迁将在晚上前来赴宴.得到这个消息的彭琰心花怒放,对于明人的手段简直佩服的五体投地,也不知对方用上了什么手段,一直对他不假辞色的宿迁居然答应前来.

    只要肯定,就说明事情解决了一半,如果宿迁与来自明国的贵客达成了什么协议,那与自己就算是一伙儿的了,他总不会向自己这个大明探子举起屠刀吧?

    命保住了的彭琰当然是使出浑身解数来准备晚上的酒宴,钱对他来说,从来都不是什么问题,什么山里爬的,天上飞的,海里游里,他使出浑身解数,一一准备周.

    夕阳西下,暮色渐浓的时候,已经在门外候了很长时间的彭琰终于盼来了宿迁,看到带着数百副武装的亲卫抵达自己家门口的彭琰,已经没有了多少惊慌,因为原因很简单,如果宿迁要收拾他的话,根本就用不着亲自己来,一队士兵便足够了,更何况领头的宿迁一身便衣,连随身武器都没有带一把.

    现在兵荒马乱的,即便是在郡城之中,也不是那么安,身为大将军的宿迁带上卫兵自然是可以理解的.

    “草民彭琰见过大将军!”彭琰规规纪纪地跪地给宿迁叩头.

    翻身下马的宿迁歪着头看了彭琰半晌,突然笑道:”你倒是真还是神通广大,好吧,今天便给你这个面子,宴席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准备好了,大将军,请,请!”爬起来的彭琰笑得脸都有些酸了.

    不容易啊,终于见着了宿大将军的笑脸.

    酒是最好的酒,菜即便是在郡城之中,也多是难向一见的稀罕物件,席间自然是宾主尽欢,不过参加宴席的人自然都明白,今日的重头戏,可不在吃菜喝酒看歌舞之上,所以酒喝得很快,不少人还没等酒过三巡,便已经醉倒告辞而去,便连专门前来作陪的郡守杨闯也歪歪倒倒地向宿迁告一个罪先行离开了,临走之前还不忘冲着彭琰连使眼色,那自然是要将今天的正主服侍妥当了.

    挪用义仓之粮,杨闯深深卷入其中,如果彭琰倒下了,他肯定也要被卷入其中,即便以他郡守之尊,只怕也是难逃法场一刀的命运.

    人去屋空,宿迁冷冷地看向彭琰,今日看似喝得热闹,但其实大家都没有喝多少.”人呢?”

    彭琰赶紧躬身道:”大将军,人在后头小人的书房之中,已经安排好了,大将军随时可以去见.”

    “前头带路!”宿迁抬腿便走,走了几步,又道:”对了,再整治一点酒菜来,酒要烈,菜,就弄一支叫花鸡即可.”

    “是,是.”虽然不解宿迁为什么只要一只叫花鸡,但看起来,虽然还没有见到来人,宿大将军却是知道来人是谁的.

    推开书房的门,屋里一人正背对着大门坐着,看着那个熟悉的背影,宿迁笑了笑,转头对彭琰道:”去准备酒菜吧.”

    看到彭琰告辞而去,宿迁这才跨进门来,随手掩上房门,那人也转过身来.

    “师弟,你好大的胆子啊,现在明楚开战在即,你这个大明的兵部尚书,国之重臣,居然乔装改扮潜入津州.”宿迁笑道.

    来客,也就是小猫章孝正转过身来,微笑道:”还不是因为津州在你的手中吗?至于说明楚开战,嗬嗬,算不上吧,楚国还有力量与我们正面干一场吗?坐吧,安阳一别,我们有多少年没有见面了?”

    “一晃又是十来年了.”宿迁语调低沉,”当真是想不到,我们师兄弟二人,还能有促膝而坐,相对饮酒的时候.”

    “过去的事情,都已经过去小二十年了,还有什么放不下的.说起来,我还要感谢那些年你替我给红儿母子烧纸祭奠,照成坟莹.”

    “红儿那样的女子,让人感佩难忘,可惜了.”宿迁叹道.

百度搜索 马前卒 爱搜书 马前卒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马前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枪手1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枪手1号并收藏马前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