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马前卒 爱搜书 马前卒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秦风对王月瑶的判断一点儿也没有错。当抚远号被击沉,齐国水师在海上有了一定的力量的消息传回到政事堂之后,得到消息的王月瑶就如同一只猛兽嗅到了血腥味儿,带着她商业署的一票人马直接就杀到了宝清港。左右现在从越京城到宝清港有轨道车相连,方便得很。

    当秦风乘坐的大秦号带着庞大的运输船队和护航舰只刚刚离开宝清,王月瑶前后脚便抵达了这里。

    大明的商业网络已经慢慢地成型,各个行业历经了十数年的迅猛发展之后,已经开始进入到了一个平稳发展的阶段,暴利时代正在结束,像以前商业署控制的香水行业,面膜行业等暴利行当,在多年以后,慢慢地也被民间的一些高手窥探出了门道,各种仿制品开始出现在坊市之间。

    这让王月瑶心痛不已,可是没办法,民间才智人士不知泛泛,这些东西只要肯下功夫,终究是能研究出来的,当市面上充斥着这样的商品的时候,商业署旗下的这些工坊不得不开始降价销售。现在他们唯一还能倚仗的就是多年来销售这些东西所形成的成熟的网络和良好的口碑,仍然牢牢把持着高档货的市场。

    不过在王月瑶看来,用不了多久,便会有实力雄厚的商人加入其中,对自己旗下的这两个产业形成巨大的冲击。

    遭到同样命运的还有琉璃产业。王月瑶拼命想保护的秘密,在大明海贸发达的现实之下被击打的粉碎,有海商从海外找到了精通琉璃烧制的工匠弄回国来之后,琉璃工坊也遍地开花,前后不过一年时间,曾经的高价商品便卖成了白菜价。如今在越京城,稍微殷实一些的家庭,早就不用窗纸来糊窗了,而是换成了明亮的琉璃。

    当这些暴利行当风光不再的时候,王月瑶不得不绞尽脑汁来为商业署寻找新的利润点。

    保险,就是她抓到的又一个新的商机。

    灵感来源自楚明交恶之后,大明行业联合会对旗下的商人进行的补偿,这些补偿当然不能让这些商人完收回他们失去的东西,但却给了他们东山再起的本钱。此事过后,王月瑶就招集了一班人,开始筹谋保险行会。

    作为大明商业老大,王月瑶自然是拉得到投资的。耿精明这位户部尚书第一时间就跳了出来,以势压人,硬生生地从保险行会之中抢去了五成的股份。现在的耿户部不像以前的苏户部,苏户部是要看到白花花的钱银躺在府库之中才心安,耿户部则是看到库房里堆着大堆的银钱用不出去就着急上火,当王月瑶成立保险行会的折子一到政事堂,就被他察觉到了其中蕴藏的巨大商机,立即串通政事堂的大佬们,不由分说地弄走了五成的份子。

    这让王月瑶气得咬牙切齿,要知道当初耿精明弄越京城周边的房地产的时候,可是汤水都没有让她喝上一口。

    不过官大一级压死人,更何况耿精明这一次还联合了政事堂的诸多大佬一齐向自己露出了獠牙呢!

    任何一个行当在最初开始的时候,总是困难重重的,因为没有先例可循,大家对这样的新生事物总是抱着一个观望的态度,总是想着让别人先去吃一吃这个螃蟹,如果美味的话,那自己再跟上不迟。

    不是每一个人都有这种冒险的精神的,所以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总是能赚得盆满钵满,而跟上来的后来者,便只能喝点汤汤水水,当然,所有人都是满足的。不想冒大的风险,便不会有大的收获。

    保险行会几乎囊括了大明所有的行当,王月瑶带着商业署的一帮人苦干了大半年的时间,终于弄出了一个自认为很详细的方案后,便开始推广了。

    当然,王月瑶也清楚,这个现在看起来很详细的方案,一定会在执行的过程之中碰上无数的稀奇古怪的问题,这些问题,就只能在施行的过程之中一步一步的完善了。

    事情的发展如同先前预料的一般无二,保险行业向前推进的极其缓慢。实施大半年后,亏得惨不忍睹。政事堂的诸位大佬们已经开始动摇了,必竟朝廷在这里头占了一半的股份,每天亏出去的都是白花花的银钱啊。但耿精明和王月瑶二人坚信这一定会是一个赚大钱的行当。出于对这两人的信任,政事堂的大佬们现在还辛辛苦苦的忍着。

    今年终于迎来了转机,让王月瑶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最先出现曙光的居然是在农业之上。丰县是她的老家,王氏在丰县那是德高望重的望族,大明第一任吏部尚书王厚死后也归葬故里,丰县的县令,更是王月瑶的一个本家堂兄。为了支持王月瑶的这一次行动,这位堂兄使用了一些小小的手段,让丰县所有的农户都为自家的农田买上了保险,一亩田一钱银子。买了保险的农户在这一年之中,如果遭遇了天灾,比方说旱灾,涝灾,蝗灾等等,保险行会都会按照秋后的收成给予赔偿。丰县数百万亩土地,基本上都买了保险,这是保险行会第一笔大收入。

    一个月前,丰县遭到了突如其来的一场冰雹的袭击,县差不多一半以上的农田遭到了毁灭性的打击。就在政事堂的大佬们如丧考妣的时候,王月瑶却兴奋得像一只快活的小鹿,亲自去了丰县主持了赔偿事宜。这一笔赔偿,当然让保险行会大亏特亏。但却让保险行会一举打响了名头。

    对于农民来说,得到了大笔的赔偿,而他们的投入不过是小小的一点银钱而已,一亩地一钱银子,不值一提。而且遭了灾的土地还可以重新补种,虽然收成会受到很大的影响,但到了秋后,还是会有不少收入的,算下来这一年,竟然比往年还要赚得更多,自然是欢喜不尽。

    而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就是登县,与丰县一样也遭了雹灾,但最后只能由百姓自己来承担损失,当地官府能做的只能是赈灾而已。

    这一个例子,立时便让整个沙阳掀起了购买保险的热潮,老天爷的脸色一向是说变就变的,谁能摸得准他老人家的心事,既然现在有一个只需出小小的一点钱就能让老天爷莫奈自己何的事情,当然得抓紧。

    这股风浪旋即从丰县扩展到整个沙阳,然后漫延到太平,正阳,越京,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在大明的土地之上传播。

    保险行会终于可以赚钱了。

    保险行会赚得笑开了花,政事堂的大佬们在高兴之余,突然发现这一行当里头蕴含着的另一层意思,那就是由保险行会来替代朝廷的赈灾。

    大明现在的疆域愈来愈大了,不是这里发了大水,就是那里遭了旱灾,总之就没有那一天是平安无事的,朝廷每年在这个上头的支出也是相当惊人的。

    王月瑶自然是不理会政事堂的大佬们已经由她弄出来的这个行当想到了治政之上,她在听到抚远号被击沉的消息之后,立马就跑到了宝清港,找到了正准备出海去找齐国水师麻烦的宁则远。

    “不行!”宁则远愤怒地瞅着面前的王月瑶,如果不是王月瑶资格老,她男人舒畅更是地位特殊,他会在王月瑶说出她的要求之后立即就让卫兵将她叉出去。

    “为什么不行?”王月瑶也恼火地看着他。

    “马振东一条铁骨汉子,自己的战舰被击沉已经让他痛苦不堪了,回来之后整个人都瘦得脱了形,你居然还想让他去你那个捞什子的联谊会上再亲口讲述一遍被敌人击沉的经历,还要将敌人说得厉害无比,这是在伤口上撒盐。这是对我们百战将士的侮辱。”宁则枫拍着桌子道。“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齐国人蹦哒不了几天,我会将他们的战船弄成一块块的木板,然后再捞回来当柴禾烧。”

    王月瑶瞅着愤怒的宁则远,竖起了一根手指。“十万两!”

    “什么意思?”宁则远一怔。

    “宁统领,据我所知,今年你们水师的经费会被砍三分之一,你一定很缺钱,抚远号被击沉了,你有钱再造一艘新的战舰吗?我出十万两,你就可以再造一艘崭新的抚远号了。”

    “十万两就想买我将士的尊严,做梦!”宁则远义正辞严。

    “二十万两!”王月瑶又伸指了一根手指。

    宁则远嘴唇哆嗦了一下,“其实也不是不能商量,关键是马振东这样的汉子,是绝不会愿意去的,这是拿小刀在他的伤口之上拨拉呢。”

    王月瑶再伸出了一根手指:“三十万两,我相信马振东为了一艘新的抚远号一定会心甘情愿地去卖惨。宁统领,不能再多了,你要是还嫌少,那咱们就一拍两散。到时候我想出了别的法子,你可别后悔。”

    三十万两,便是三艘新的三层战舰,宁则远的眼睛立时便亮了。拍着桌子大叫道:“振东,马振东,快滚出来跟着王署长走,这一次出海,没你的份儿了,为了你的新抚远号卖力表演吧!”

百度搜索 马前卒 爱搜书 马前卒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马前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枪手1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枪手1号并收藏马前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