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马前卒 爱搜书 马前卒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一骑飞奔而来,径直到了许启荣的面前。

    “探查清楚没有?”许启荣不等那人下马,已是着急了问了出来。

    “许将军,查清楚了,明军倾巢出动攻击南大营,其中关宁,韩华锋部前去堵截上京城的增援,而明军主将杨致率其亲卫营堵在我们阳陵邑往南大营的交通要道之上。”斥候一个漂亮的旋踢下得马来,躬身对许启荣道。

    “倾巢出动?”许启荣有些意外:“那他们的中军大营还有多少留守部队?”

    “回将军话,只有一些负责后勤辎重的了,战兵基本上都没有了。”斥候道。

    许启荣大为惊讶:“你搞清楚了?怎么会这样?”

    斥候肯定地道:“将军,昨夜小的就摸到了离他们不远的地方潜伏着,看着他们的人马一支支的开出大营,的确如此。大概他们自以为胜卷在握所以如此漫不经心吧?”

    许启荣楞了片刻,突然呵呵大笑起来:“杨致小儿,果然还是一个纨绔子弟,你以为率部堵在我阳陵邑往南大营的交通要道之上,便可以让我们无法可施了吗?”

    一名将领低声道:“许将军,您是想?”

    “你走过的那条路,隐蔽否?能否容大军通行?”许启荣没有理会身边的将领,而是问那个斥候道。

    “将军,虽然窄了一些,但还是能走的。”斥候道。

    “好,你来带路,我们就走这条小路,去袭击明军的大营。”许启荣两眼放光。

    “许将军,吴将军只是让我们牵制敌人,明军中军大营如此空虚,我总觉得有些不对啊!”先前那个副将再次道。

    “你怕了?”许启荣冷冷地道:“杨致是个什么玩意儿,你还不清楚?他自以为胜卷在握,不可一世,哼哼,这一次便让他好好地长一点记性。吴将军的确是让我们去牵制敌军,我们去袭击他们的大营,难道不是牵制吗?只要大军遇袭,保管杨致要急急地率队回援,攻南大营的周济云只怕也会担心老巢不保只能收兵。我们同样起到了牵制的作用,如果操作得好,能破了对方的大营,或者在半路之上打一打匆忙回援的明军,说不定能取得一场大胜。”

    那将领想了想,觉得许启荣说得也没有错,至不济他们这三千骑兵还可以跑,明军两条腿,却是万万赶不上他们的。

    许启荣翻身上马,厉声道:“出发!”

    三千火凤骑兵,风一般地跟着许启荣,向着明军中军大营的方向行去。

    而此时,在阳陵邑往明军大营的方向上,许三妹(杨致麾下只有一员女将,叫许三妹,我先头把她写成贾三娘了,感谢冰懿老兄指出来,惭愧,有一些角色我忘了记在人物谱上,写着写着就把他们忘了。)正百无聊赖以坐在地上拿刀戳着一只只在地上乱爬的蚂蚁,在她旁边,冒充杨致的一名士兵穿着套的大将军盔甲,正木雕泥塑般地端坐在杨字大旗之下。

    真正的杨致,此刻正带着两千骑兵,静静地恭候着许启荣的到来。

    而在主战场南大营,一场反攻已经准备妥当。上千骑兵蓄势待发,在他们身后,无数的步卒手持刀盾,也已经做好了冲锋的准备。

    火势渐小,但烟却愈浓,骑兵将领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两腿一夹马腹,猛然向前冲了出去,上千骑兵紧跟着他越过了壕沟,冲过了矮墙。

    没有遇到想象中的抵抗,原本在矮墙后面的明军士兵此刻竟然是无影无踪,楚军反攻的骑兵竟是什么敌人也没有碰到,带队将领心中略微感到有些诧异,难不成明军已经在浓烟之中撤退了吗?或者是有什么其它的变故?

    但此时的他,却无法停下来,冲起来的战马群带着他,也只能一往无前,在他身后,楚军步兵呐喊着紧跟了上来。

    百余步的距离眨眼便过,烟雾稀薄了许多,骑兵将领依稀看到远处那高耸着的一架架明军的投石车,霹雳火,那是他这一次出击的目标,当然,他也看到了在这些远程武器之前,密密麻麻地排列整齐的明军军阵。

    “杀啊!”他高举着手中的长枪,大声吼道。

    “杀!”上千骑兵齐声怒吼,怒潮一般地涌向了那些杀人利器,必须毁掉这些东西,否则南大营很难守得住这一片地方。

    下一刻,这些骑兵人仰马番。

    原本平坦的地面之上,被明军士兵在撤退的时候,面下了一道道的细细的铁丝,这些铁丝离地最高的只有尺余,最矮的不过数寸,在烟雾之中,高踞在战马之上的骑兵哪里能看到这些黑乎乎的阴险的东西,狂奔的战马踏进了陷阱,顿时被一片片的绊倒,有些马蹄更是被直接削断。

    乌林看着人仰马翻的楚军乱作一团,仰天哈哈大笑,手一挥,数十辆冲阵车立时便飞驰而出,更多的步兵夹杂在冲阵车的左右,呐喊着冲了上去。

    浓烟一起,乌林便将所有的进攻队伍都撤了回来,只留下了几台冲阵车在哪里时不时地射上几箭来误导楚军,使得楚军认为明军仍然在矮墙后面等待着进攻的机会,而他则在趁着这个空当在这一大片空白地带布下了道道的铁丝网。

    “比起卞无双的战术,对面的楚将可真是差得可以。”乌林冷笑着道:“这些小伎俩也想在我面前玩弄。”

    在同方城的时候,乌林可是率部硬生生地顶住了卞无双一次又一次的攻击,其灵活的应对,让卞无双都感到头痛不已,虽然最后占领了同方城,但卞无双也付出了极大的代价。

    这一次乌林面对的兰四新和聂开林,比起卞无双来说,差了可不止一个档次。一时之间,让乌林给算得死死的。

    冲阵车上的弩机哒哒地响个不停,摔下战马的骑兵还没有来得及爬起来,一个个的便被射成了筛子,偶有几匹侥幸躲过地上陷阱的战马,身上布满了箭矢却仍还在奋力前冲,也不过是挨上更多的弩箭然后被一支支的长枪戳翻在地。

    冲阵车迅速突进,目标已经对准了跟在骑兵后面的步卒,泼水般的弩箭射将出去,将敌人射得一排排的倒在了地上。

    与此同时,后面的霹雳火,投石机再度发射,天空之中又一次布满了石弹和带着熊熊火光的霹雳火弹。

    出击的楚军,连投石机和霹雳火的样子都还没有看清便被打得溃不成军,狼狈不堪地转身便逃,而在他们身后,无数的明军士兵正衔尾急追过来。

    茫茫的烟雾之中,聂开林看不清楚出击军队的状况,但震天的喊杀声却是听得清清楚楚,当天空之中再次布满了无数的石弹和火弹的时候,他的脸色大变,因为这一次,明军射击的密度与先前相比,简直便是天壤之别。

    轰隆隆的声音不绝于耳,无数的石弹击打在高墙之上,一段高墙在剧烈的摇晃之下,终于再也不堪重负,轰然倒塌,上面的弩机,弓箭手惨叫着随着石块,泥土倒了下来。

    如果说这些还都在聂开林的接受范围之内的话,但接下来的一幕则让他肝胆俱裂,他看到了从浓烟之中钻出了一个个士兵,那是他的部下,只不过此时他们的脸上,都是惊慌失措的神色。浓烟之中,一枚枚弩箭射来,扑扑的射进肌肉的声音传进聂开林的耳朵之中,他顿时明白,自己的反攻面失败了。

    “准备迎战,守住阵地!”他抽出刀来,嘶吼着冲向了前方。

    又是一轮铺天盖地的远程打击之后,明军的投石机和霹雳火完安静了下来,而此时,黑压压的明军已经紧随着败退回来的楚军杀过了壕沟,与高墙之下的楚军开始了白刃格斗。而倒塌的那一段高墙,更是成了明军重点突破的地段,那里的楚军,刚刚被倒塌的高墙砸得东躲西藏,还没有来得及整好队列,明军已经杀了过来。

    聂开林深身浴血,往返冲杀了数个回合,手中的刀已经断成了两截,此时提着不知从哪里捡来的半支短矛,他痛苦地发现,白刃格斗之中,自己的士卒根本不是明军的对手。是啊,自己的这支麾下,纵然军官们都是来自火凤军,可是下面的士卒却完无法与火凤军相提并论,而对面的明军,却是百战精锐啊!

    看到一处又一处的地段失守,明军正在向着纵深拓展,他知道,第一道防御圈,已经无法守住了,再不撤退的话,更多的明军涌来,会将核心防守区也牵涉进来的。

    “我来断后,所有人撤,撤回去。”他狂吼着道。

    在他的身后,传来了隆隆的战鼓之声,那是兰四新发现情况不妙,率部出来接应了。

    博望坡,冯道看着南大营方向上笔直升起的三道狼烟,顿时瞪大了眼睛,南大营可有三万兵马,怎么半天不到的时间,便发出了最高级别的求救讯息来了。

百度搜索 马前卒 爱搜书 马前卒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马前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枪手1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枪手1号并收藏马前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