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马前卒 爱搜书 马前卒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冯道的中军一动,博望坡上的明军士兵便也开始动了起来,不过他们不是向前,反而是缓缓地向后退去,退到了霹雳火的周围,在坡上留下了大片大片的空白.一名军官模样的人,霍然扬起了手中的大旗挥舞起来.

    博望坡的背面,雷豹看见了挥舞的大旗,狞笑一声站了起来,”到我们了!”他将抱在手上的头盔戴在了头上,喀嚓一声,拉下了面罩.

    在他身后,一千余名重骑兵纷纷套上头盔,拍一拍身边的马匹,那些高大的有些不像话的战马趴伏了下来,骑士兵稍有些艰难地翻身上马.

    这便是小猫打造的大明第一支重骑兵.

    重骑兵,首要的就是要有好马.十年前,秦风占了越京城之后,便在京城之外设立了培育优质战马的庄子,这些年来,这个马庄没有干别的事情,就是一门心思地在想出各种各样的法子培育他们想象中的神马.

    十年之功,他们找来了各地的各种战马,连海外的战马,也不遗余边,千里迢迢地去了不少过来配种,如今这千余匹战马,便是这个马庄十多年的最高成就.比起这片大陆之上最好的马,马庄所出的战马还要大出三分之一来,高大,负重大,耐力强,冲刺速度快,几乎所有战马的优点,都能在这些战马身上找到.

    大明的重骑兵,不但骑士身披重甲,便连战马,身上亦是披着重甲,连人带甲,早就超过了三百斤,这样的重量,换作一般的战马,别说冲现作战了,只怕走几步路就会喘息,但很显然,这些战马完不在乎,他们驼着这些沉重的骑士,轻松地便爬上了博望坡.

    雷暴身高九尺,在这个时代是十分罕见的,而他麾下这千余人,身高与他相比,竟然也是不看不遑多让,他们手中所持的,也不是大明骑兵一般使用的亮银槊,而是与雷暴一模一样的巨大的狼牙棒.

    冯道终于看见了博望坡有些什么,第一眼的时候,他吓了一在大跳.

    黑压压的一片骑兵出现在那里,高大的身材,身的重甲,可过分的是,连他们的战马也黑乎乎的看起来也是披了甲,而马首之上,还探出一根长长的锋利的刀刃.

    那就是明军用来引诱他去攻击博望坡的杀手锏吗?

    冯道只是稍稍犹豫了一下,便冷笑起来,千余骑人马,他们以为他们都是武道宗师吗?即便是武道宗师,在五千火凤骑兵的冲击之下,也泛不起什么浪花吧?

    “杀光他们!”冯道冷冷地道.重骑,在他眼中并不稀奇,当年邓氏的邓素,不就是靠着一支重骑打天下的吗?这玩意,优势明显,但缺点同样突出,连马都披上甲胄,我倒要看看,你们能支撑多久?

    雷暴看着远处奔腾而来的火凤军,冷笑着一弯腰,卡卡两声,两腿与战马身上的甲胄扣在了一起,如此,他便与战马连成了一体,哪怕就是他战死了,尸体也不会跌下战马来.

    “凿穿他们!”雷暴大喝一声,轻带马缰,战马踏着细碎的步子开始小跑起来.

    速度越来越快,驼着三百余斤重量的战马,似乎没有感到什么重量一般,轻盈地向着飞奔着.

    两支骑兵相向而行,双方的速度都是愈来愈快,火凤军中飞出了无数的羽箭,布满了天空,而明军,似乎没有看到那些自天而降的箭雨,自顾自地摧动战马,向前狂奔.

    箭雨落下来,叮叮当当之声不绝于耳,但却没有一支箭能在这些甲胄之上留下来,带着一溜溜火星,这些羽箭徒劳无功的滑落下来.

    接下来,两军对撞在了一起.

    轰地一声,人仰马番.黑色的洪流犹如一把烧火了火钳,毫无阻碍地戳穿了面前的豆腐,速度不减,向着火凤这骑兵中央狂暴突进.

    没有什么花哨的阵形和技巧,这些黑甲骑士以最原始的姿态如同洪荒猛兽一般地撞散了火凤军的阵容.轻而易举地凿穿了他们的阵容,而做完这一切,他们只不过用了不到半柱香的时间.

    冲出火凤军骑兵军阵的这股黑色洪流没有停歇,他们继续向前,向着稍远处的冯道的中军大旗冲来.

    冯道的脸色唰地变得惨白,他万万没有想到,五千火凤军骑兵,竟然连迟滞敌人的速度都做不到,硬生生地被对手在军阵之中趟出了一条血肉道路,看着狂奔而来的黑色洪流,他强自镇定,一迭声的命令下达了下去.

    他身边留下的五千火凤军立时向着中军大旗之前聚拢,在冯道的面前列成一道道的阻截阵形,一台台的强弩迅即拖到了军阵之前,容不得他们瞄准了,勉强扣上强弩,便立即发射了出去.

    雷暴看着疾飞而来的强弩,狂吼一声,猛地抡起了自己的狼牙棒,用尽力砸了下去,呜的一声,他上身被冲撞得向后倒仰过去,喉咙之中一阵腥甜,他生生地将一口鲜血咽了下去.

    冯道不敢相信的睁大了眼睛,刚刚阵中一共发射了十枚强弩,其中五枚竟然被那些骑士砸飞了,这他娘的还是人吗?别外五枚倒是命中了,强劲的弩箭射中了五名骑士,但并没有如他所愿地将对手射飞,那些骑兵软塌塌地趴在马上,但他们座下的战马,仍然在不顾一切地向前狂奔.

    不等他们射出第二支弩箭,狂暴的黑潮便已经撞了上来,冯道眼睁睁地看着拦在他前面的士兵飞了起来,就如同一只只纸鹞,高高飞起,砰然落地.

    博望坡左翼,关宁眨巴着眼睛看着那股黑色的洪流轻而易举地凿穿了火凤军骑兵,又冲散了冯道面前的亲兵.

    “动了,冯道的大旗动了,他逃了.”身边的俞洪兴奋地嗥叫了起来.

    其实冯道不是逃,他的位置,正处在黑色狂潮冲击的道路之上,火凤军步座布下的军阵一座接着一座的被冲散,他不得不避让.

    但在大战之中,中军大旗的移动,对参战士兵的冲击有多大,打老了仗的军人都明白,哪就是,己方已经处在了下风,连帅旗都不得不转移了.

    “俞洪,你说,要是雷暴他们冲击我们的军阵,我们挡得下来吧?”关宁看了一会儿,突然看着俞洪问道,声音居然有些发颤.

    经此一问,俞洪脸色也有些难看起来,想了好一会儿,才道:”我们拦不住,下场不比冯道更好,或者,只有陆丰的矿工营才能对付他们吧.”

    关宁长长地吐了一口气,”也是,怪物只有怪物才能对付.”他提起了大刀,穿过层层队列向前走去:”兄弟们,别让雷骑把风头都抢光了,干死这些杂碎啊!”

    他举着刀,冲向了战斗的第一线.

    俞洪再看了一眼远处已经将冯道军阵冲得七零八落的雷暴骑兵,叹息了一声,提起他自己的刀,嗷嗷叫着也向前方奔去.

    雷暴一鼓作气地向前冲去,直到眼前一空,再也看不到任何敌人,他这才放缓速度,雷骑一分为二,一左一右划了一个大圈子,重新集结了起来.

    胯下的战马,微微传来了喘息之声.

    “再来!”雷暴高举起他的狼牙棒,这一轮,他的一千余骑兵,折损了两百余人,但其中还有差不多五十个人人虽然死了,战马却还跟着大部队,马背上,还驼着已经战死的骑士的尸体.

    “出击!”黑色洪流,开始了再一次的冲锋.目标仍然是那飘扬着的冯道的中军大旗,中军大旗在哪里,哪里的敌人便最密集.

    叶启荣的三千骑兵面对着杨致亲率的两千骑兵,毫无悬念的败下阵来,叶启荣绝望地看着他的部下,被明军斩瓜切菜地砍下马来,而他自己,手里的兵器早已经不见了,此刻,他双手死死地捂住自己的咽喉,鲜血正沽沽地从指缝之间淌下来.

    第一次,他侥幸地逃脱了杨致的攻击,但第二次相遇的时候,他终于没有如第一次那一般的幸运,当他拼命格挡住杨致的黑色大剑的时候,那枚薄薄的在战场之上毫无存在感的小剑,从他的后方幽灵般的突现,穿透了他的咽喉,杨致没有再看他一眼,而是擦着他的身体再一次冲进了战场的中央.

    下一刻,叶启荣飞上了半空,他是被一支亮银槊刺中了胸腹,他被硬生生地顶上了半空,然后便悠悠的飞了起来.飞在空中的时候,他看到了自己仅剩的骑兵正在亡命奔逃,然后,便是无穷无尽的黑暗压了下来.

    博望坡,冯道终于还是逃了.那股黑色的洪流始终瞄着他的帅旗,一次又一次的发起了冲锋,挡在他面前的士兵再英勇无畏,也无法抵挡得住对方的冲击.

    帅旗一逃,已经被关宁和韩华锋两人打得节节倒退的楚军终于崩溃了.他们撒开脚丫子转身便逃,这个时候,要比的就是能不能跑过他们的同伴.

    三万大军援救南大营,却被一万明军再加上一千重骑给打得落花流水,亡命地逃向上京城方向.

    关宁和韩华锋追击了数里地之后,立即鸣金收兵,由雷暴的重骑断后,他们转身,奔着南大营方向而去.

    几乎与此同时,许三妹指挥的杨致亲卫营也在向着南大营运动,而杨致,则带着他的两千骑兵,径直冲向了阳陵邑.

百度搜索 马前卒 爱搜书 马前卒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马前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枪手1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枪手1号并收藏马前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