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马前卒 爱搜书 马前卒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闵若英没有见过秦风,当年他决定葬送西军来换取皇位的时候,秦风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校尉,根本就没有可能入了的法眼。连宗师级别的左立行,他也是说放弃就放弃了,数万西军之中像秦风这样的校尉数不胜数,当时他怎么会在意这样一个人。

    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是此人千里迢迢的护送妹妹回上京城,但也不过觉得此人是一个忠心的奴才罢了,随着后来老皇帝为了掩盖这一桩丑闻,将出卖西军的这口黑锅一下子砸在了敢死营的身上,他就觉得更没有必要见了。

    后来发生的事情就让他愤怒了,妹妹居然不顾一切地进了天牢,更是在文汇章的庇护之下,与秦风在昭狱之中完成了婚礼。

    他只有这么一个妹妹,当然是心疼的。那时他将秦风大卸八块的心思都有。不过没有等到他出手,秦风便死了,妹妹从昭狱里带出了一具尸体。

    谁也没有想到,就是这个当时所有人都认为已经死了的人,会成为埋葬大楚帝国的掘墓人。

    楚国远征齐国失败,是他们衰败的开始,但真正覆灭楚国的人,却是秦风。齐国当年即便击败了楚国,但想要彻底灭亡楚国,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要说后悔,闵若英肯定是有一点的,那就是当初为什么不把此人挫骨扬灰呢?如果当时真这么做了,也许就没有今天的覆国之祸了。

    坐在黑洞洞的大殿里,闵若英出神地想着。

    外面的喊杀声愈来愈近了,他站起身来,抖了抖袍袖,扶了扶头上的金冠,然后一步一步地走下了高高的台阶,走到大殿的门口,伸开双手,拉开了大殿的大门。

    大殿外,已经聚集了两排护卫,他们牢牢地守护着大殿的大门。

    就在闵若英拉开大殿大门的时候,战斗终于从远处漫延到了大殿之前。

    一个个宫卫军的尸体从黑暗之中飞了出来,啪哒啪哒地摔倒在大殿之前,在他们之后,秦风缓步而入。

    他的左右,分别站立着杨致,瑛姑,霍光,霍光,胡不归,石书生,马豹子七名宗师,秦风抬头,隔着两排侍卫,目光与闵若英撞到了一起。

    秦风也是第一次见到闵若英。这是一个从根本上改变了他人生的人。如果没有他,西军肯定还存在,而他秦风,也许死了,也许还活着,按步就班的说不定已经当上了楚国的将军,当然,那也就不可能有与闵若兮的千里同行,永结同心了。

    与闵若兮在一起的时候,他们二人极少谈起闵若英,即便说起这个人,也只是一带而过,秦风知道这是闵若兮心中的痛,他不愿意让闵若兮因此而伤心,而闵若兮也清楚,秦风心中的恨,根本就不是任何人可以扭转的。

    曾经在心里无数次想过闵若英的模样,但此刻真正地站到了他的面前,这个在自己心中十恶不赦的混帐,看起来却也只是一个面目颇为俊郎的中年人而已。

    秦风曾经以为自己一看到这个人,便会有刻骨的痛恨浮上心头,自己一定会扼制不住那股强烈的情绪,但真正见到了的时候,他却发现自己当真十分平静。

    离开楚国的时候,他曾经发誓说,有朝一日,他必然会站在与闵若英同样的平台之上,将闵若英最为自豪的东西从根子上掀翻,让他品尝一下被人夺去所有的那种痛苦。

    现在,他做到了,可是心中,并没有多少的快意。

    他打量着这个与自己的妻子面貌有几分相似的男子,他看起来极其平静,也正在看着自己。

    两人静静地互相注视着,闵若英身前的两排侍卫却呐喊着冲了上去。他们是最后的宫卫军,不过数十人而已。

    秦风没有动,左右的人瞬间出击,一阵兵器和人体坠地的声音响起之后,冲上去的侍卫便统统倒在了地上。

    秦风身后的黑暗之中,立时便走出了百余人,两人一个,将这些倒在地上的侍卫给拖了下去,这些人并没有死,七个宗师对付数十个士卒,他们还懒得下手去杀这些人。

    杨致也在看着闵若英,牙齿咬得格格作响,在那些侍卫倒地之后,他是唯一一个没有退回原地的人。

    “闵若英,你还认得我吗?”他厉声道。

    闵若英淡淡地瞥了他一眼,“杨致是吗?”

    “今日为我杨氏满门复仇。”杨致高高地举起了他的黑色大剑,向前踏出了一步。

    “滚开,你还没有挑战我的资格。”闵若英轻蔑地瞥了一眼杨致,便将目光重新落在了秦风的身上。

    杨致勃然大怒,脸上青筋凸出,大吼一声,一剑劈出。此刻,闵若英仍然站在高高的台阶之上,杨致离他尚有数十步之遥,但是这一剑劈出,一道黑色的虚影却是瞬间跃过了这个距离,向着台阶之上的闵若英袭击。而更为阴险的是,一道小剑阴藏在虚影之中,无声无息地一齐飞向了闵若英。

    虚影临近,小剑蓦然加速,黑剑杀招是假,这一剑才是真正的杀招。

    闵若英的目光丝毫没有离开秦风片刻,对于杨致的这一剑,他随意地挥了挥手,就好像是赶走一只正在耳边聒噪的蚊子一般,大剑虚影消散无形,小剑更是被他这随意的一拍,不知拍到了什么地方去了。

    杨致瞪大了眼睛,脸色涨红,半晌才张开嘴,哇的一声,喷出了一口鲜血。不也置信地看着闵若英。十年之前,他破了九级,潜入皇宫袭杀闵若英,被对手一拳重伤,如果不是万剑宗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他根本就无法逃出上京城。十年了,他已经成了宗师,在闵若英面前,却仍然像十年之前一样不堪一击。

    这看似随意的一拂,却也让秦风身边另外六名宗师,脸色都是微变。

    杨致的修为,他们都是清楚的,因为他们经常会在一起切磋,杨致的确是他们中间修为最低的那一个,但却也是战斗之中最为诡异的一个,他们中的任何一个对上他,都是十分头痛的,但在闵若英眼前,杨致似乎却是不堪一击。

    瑛姑一晃身到了杨致的身边,一手抓住了缓过气来正想扑上去的杨致,与此同时一股温暖的气息,度入到了杨致的体内。

    “不要逞强。”瑛姑倒拖着杨致退了回来。

    秦风慢慢地向前走了数步,与此同时,闵若英也从台阶之上走了下来,两人相向而行,只到两人之间只剩下十余步的距离的时候,这才同时停了下来。

    “天魔解体。”秦风冷笑着道。

    “你知道的倒多。”闵若英脸上神色不变,平静地道。

    “我当年见过郭九龄吃过这玩意儿。”秦风冷冷地道,“药不能乱吃,乱吃会死人的。”

    “不吃一样也会死人的。”闵若英轻笑起来。

    十余年前,郭九龄在落英山脉护卫着闵若兮逃跑的时候,被秦国高手追得上天无路,无地无门,便是服用了一枚天魔解体药丸,这才击退了高手,代价便是自己差一点死翘翘,一身武道修为,直接倒退了数阶,如果不是后来遇上舒畅,哪里还能熬得后来这许多年。

    想到郭九龄,秦风的心中便满是伤感。

    杨致是什么修为,秦风自然是清楚的,闵若英的真实修为,断然不可能一挥手便将其打伤,只不过服用了这药之后,功力在短时间内,几乎可以翻上一番,这才造成了杨致出手便被吊打的局面。

    这种药丸也不知道闵氏是从哪里得到的,反正以舒畅的能力,到现在也没有弄出这种东西来,秦风听舒畅念叼过,如果能得到这样的一枚实物,说不定便可以破解这其间的秘密。

    只不过闵若兮说过,此物是闵氏秘藏,但却不是闵氏炼制,所以用一颗,便是少一颗。便连闵若兮不知道皇宫之中到底还剩几颗。

    不过在秦风看来,只怕这玩意儿是真不多了,要是多的话,那三个袭击阳陵邑的老头儿一人嗑一颗药的话,哪怕那天是八对三,胜得也不会如此简单。

    “今日我来送你归西。”秦风盯着对方,道:“替我西军五万将士,替我敢死营一千五百兄弟复仇。”

    “西军是我大楚士卒,敢死营亦是大楚军队,什么时候他们的仇,轮到你明国皇帝来报!”闵若英哈哈大笑,双臂一振,身上的皇帝袍服哗拉一声裂成两半,飒然飞开,一伸手,扯下金冠,随手扔到一边。

    “秦风,作为皇帝,我输给了你,这没有什么好说的,胜者为王,你赢了,胜者通吃。”闵若英冷然道:“大殿之内,已经写好了二份圣旨,其中一份是给还在战斗的楚军的,让他们放下武器投降,另外一份是罪己诏,相信你以后会用得着。不过你想要拿到他们,却先要战胜了我。现在的我,不是以楚国的皇帝身份与你战斗了,是以一个武道者的身份向你挑战,你,愿意接受吗?”

    秦风缓缓地举起了拳头:“正想亲手将你捶死。”

百度搜索 马前卒 爱搜书 马前卒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马前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枪手1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枪手1号并收藏马前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