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马前卒 爱搜书 马前卒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话说到这里,便再也无话可说,唯有手底下见真章了.

    两人对峙良久,最外围的人并没有太多的感受,但内圈的七位宗师的脸色,却是慢慢地变了,便连早前神态轻松的霍光和瑛姑,脸色也慢慢地凝重了起来.

    “你们都退出去!”霍光突然转身,对着外围的士兵们大声道.

    莫名其妙的士卒们迅速地向着远处退去,而在他们刚刚退到远方之后,场中对峙的形式终于有了一点点变化.明军点燃之后插在周围的火把,那熊熊燃烧的火焰,似乎受到了什么吸引一般,火苗都向着二人对峙的地方倾斜过去,再过片刻,便连站在周围的七名宗师,衣衫也都猎猎作响地向着那个方向飞舞而起.

    七人对视了一眼,不约而同的向后退了一步.然后再退了步,又一步.

    三步之后,他们身上的变化总算是平静了下来.

    他们都是宗师,他们能最有效地控制身体的每一部分,一分气息也绝不会外露,但在刚才,他们完无法抵挡那扑面而来的压力,衣衫飘飞,便是他们无法控制自己真气外溢的表现.

    马豹子脸上惧色,看着场中两人,摇了摇头:”原本以为打不过你们的皇帝陛下也就罢了,不想我连这个家伙也打不过.”

    他是亲身领教过秦风的威风的,更是在阳陵邑看到秦风两拳震飞了三个宗师,在那样的威势之下,马豹子再粗线条,对于秦风也是充满了畏惧,原本他以为这样的人也就秦风一个人罢了,但现在,他居然又看到了一个人正面硬杠秦风而不落下风.

    “这是天魔解体丹的作用.”瑛姑凝视着场中两人.

    “天魔解体丹是个什么玩意儿?”马豹子小声地问道.

    “一种秘药,以燃烧生命为代价,能在短时间内大幅度提高功力.”瑛姑随口解释道.

    “燃烧生命?”

    “就是说用过了之后,即便侥幸不死,整个人也就废了.”瑛姑道.

    “效用多大?”

    “至少能让一个人的功力翻番.”霍光在一边接着道,他与瑛姑,算是对这玩意儿了解最多的人了.

    马豹子楞了片刻,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那闵若英即便不用这玩意儿,我也不是他的对手.”

    他自己作了一个横向比较,在阳陵邑那几个老头,一对一的话,自己只怕要落在下风,秦风两拳干翻三个,也就是说秦风能干翻三个自己,而现在闵若英即便是功力翻番,但能与秦风对峙,也就是说他能顶得上一个半自己,单打独斗的话,自己肯定不是对手.

    “闭嘴!”马豹子身边的石书生喝斥道.

    这样两个顶级的宗师高手较量,对于他们来说,都是一种难得之极的体验,他可不想因为马豹子的絮叼而错过什么.

    就在此时,秦风向前踏出了一步.

    闵若英的衣衫立时便如水波一样荡漾了起来.

    众人不约而同地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虽然只是踏出一步,但在场的都是大行家,闵若英已经落在了下风.秦风已经出手,现在轮到闵若英了,他若不作出反应,任由秦风再向前走,结果便会是秦风不用出一招,便会让闵若英不战自溃.

    这种玄之又玄的东西,不达到他们这种境界,或者很难理解,但在他们看来,这却是理所当然的.像秦风和闵若英这样的对决,生死胜负往往就是一瞬息之间的事情,根本就不存在着什么你来我往的斗上好半晌.招数于他们而言,毫无用处.精,气,神,力的较量,一个碰撞,一切便都会明了.

    两个宗师对决,如果你来我往打得热热闹闹的,反而是双方都没有决死之心.

    多年之前,万剑宗的毕万剑与秦国的李挚在竹海之中的一场较量,也是一触即完结,结果便是李挚回去之后便安排后事,而毕万剑也养了好长时间的伤.

    正如众人所料,闵若英在秦风踏出那一步的同时,已经提起了拳头.

    拳头看起来极其缓慢,但在在场七人却在瞬息之间似乎看到天地之间布满了无数的拳头,这些拳头如同雨点一般的向着秦风擂下.

    秦风两拳抬起,在身前先是各划了一个半弧,当两段弧线连接在一起的时候,七人眼前骤然陷入一片黑暗,而黑暗之中,却又有无数的星光在闪烁,这种感觉转瞬即逝,但七人却在这一瞬间,身上冒起了密密麻麻的汗珠,不自觉的连连倒退了数步.

    这一瞬间,他们的确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

    等他们回过神来的时候,那黑暗,星辰都已经消失,而来自闵若英的那漫天的拳头也已经无影无踪.

    闵若英保持着提拳击出的姿式,秦风的双手亦靠在一起.

    较量已经结束.

    七人目不转晴地看着两个一动不动的人.

    闵若英看起来没有受到一点伤害.

    下一刻,他身后的大殿却轰然一声,前半部分,竟然都倒塌了下来,露出了大殿最深处,那高高的白玉阶石上的那张龙椅.

    闵若英缓缓站直了身子.

    秦风收回了拳头.

    “你赢了.”闵若英的语气之中说不出的萧索与悲伤.”想不到做皇帝,我不是你的对手,做武者,你仍然比我强,哪怕我用上了这样的东西,却仍然也不是你的对手.”

    “不是你的,便永远也不会是你的.”秦风道:”比如你刚刚表现出来的能力,还有,那张龙椅.”

    闵若英叹了一口气:”你赢了,你说什么便是什么吧.”

    他的身体微微摇晃了一下,眼耳口鼻之中,都有细细的血线流了出来,在火光的映照之下,显得分外可怖.

    “父皇!”后方的黑暗之中,传来一个惊呼之声.

    “锐儿,过来!”闵若英转身,看着黑暗之中.

    一个十五岁的少年,有些慌乱的从黑暗之中走了出来,脚步有些踉跄的奔向了闵若英.

    闵若英伸手,牵住了少年的手,将他拉到了自己的身前.

    “你的母后,已经走了吗?”闵若英柔声问道.

    “母后她,母后她……”少年放声大哭起来.

    闵若英微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不用伤心,我们很快就可以去陪你的母后了.”

    秦风皱了皱眉头:”稚子无罪.”

    他这四个字刚刚说出来,那少年的哭声已是戛然而止,身体已是软软地向下倒去.闵若英一伸手,将少年挟了起来,半搂在怀中.

    “捷儿是不是已经落到了你的手中?”闵若英脸上笑容不变,看得场中所有人身上都是一阵恶寒,刚刚闵若英可是新手杀了他的亲儿子.

    “是的,他们很安.”秦风略略有些愤怒.

    “哪就行了.”闵若英笑道:”我是大楚皇帝,自当与国同休,锐儿是大楚太子,亦当以身殉国.”

    说完这句话,他抱起了儿子的尸体,转身向着倒塌的大殿之内走去,越过了那些废墟,跨上了那些白玉台阶,然后坐在了那张龙椅之上.从黑暗之中,走出来一个老态龙钟的老太监,手里捧着龙袍,金冠.

    闵若英一丝不苟的穿上龙袍,戴上金冠,然后端端正正地坐在了龙椅之上.

    老太监走到他的面前,跪了下来,叩了三个响头之后,身子一歪,倒在了闵若英的脚下.

    闵若英低头扫了他一眼,随手一拂,龙椅之上,一个匣子便向着秦风缓缓飞来.

    “这是你要的东西.”闵若英道:”告诉兮儿,我死之后,不入寝陵,不进宗庙,以火焚之,骨飞随风而去.”

    秦风一伸手,抓住了那个飞出来的匣子,沉声道:”我会把你的要求告诉兮儿的.”

    闵若英点了点头,抬起头来,透过毁掉的前半部分大殿,看向了遥远的夜空:”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朕不后悔.”

    说完这句话,他的脑袋向下垂了下来.

    秦风看着远处龙椅之上那个生机已经完断绝的人,好半晌之后,猛地转身看向西方,向着落英山脉的方向,仰天长啸一声,”弟兄们,你们看到了吗?这是当年害死你们的最后一个人,现在,他也死了,秦风替你们报仇了,你们安息吧!”

    在场七人,都齐齐转身向西,抱拳一揖.

    秦风打开匣子,从中拿出了一道闵若英留下的旨意,扫了一眼,道:”雷卫!”

    雷卫小跑着到了秦风的面前,单膝跪下:”陛下有何吩咐?”

    “拿着这个,让那些仍在战斗的楚军,放下武器吧,战争结束了.”

    “遵命!”雷卫双手接过圣旨,转身又是一溜小跑地出去.

    阳陵邑,正跪在灵牌之前,默默念着经文的闵若兮的心脏微微一缩,如同被针刺了一下一般,她的脸庞瞬间便苍白了下来.沉默片刻之后,她站起了起来,走出殿外,看向了上京城皇宫的方向.

    冥冥之中,自有一份牵挂,无论如何,哪份来自血缘的联系,是怎么也割断不了的,闵若兮知道,那个人走了.

    昔日种种恨,这一刻早就烟消云散,眼前闪现的,却都是少年时期那一幕幕欢乐的时光.

    双手掩面,闵若兮失声痛哭起来.

百度搜索 马前卒 爱搜书 马前卒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马前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枪手1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枪手1号并收藏马前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