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马前卒 爱搜书 马前卒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在何卫平的陪同之下,秦风与钟镇出了虎牢关,径直向着横断山脉方向而去。钟镇虽然现在由武转文,成了治理大方的封疆大吏,但多年的军伍生涯让他对于军队自然有着摆脱不了的感情,秦风虽然没有明说这支部队到底是干什么用的,但既然能引起皇帝的重视,自然非同小可。而且这支部队放在横断山区训练,以他的嗅觉,自然知道可能是专门用来应对横断山区的局面的。

    钟镇虽然与何卫平没有共过事,但对此人还是有着一定的了解的,这不是一个没有本事的人,在前秦时期,作为虎牢关的副将,他一直驻守在横断山区,对抗着齐国的入侵,可以说是有攻有守,力保横断山区不被齐人占有而使前秦面临危局。

    但自今年开始,他居然被齐将拓拔燕打得极为狼狈,起初钟镇还颇为惊讶,因为拓拔燕可是在横断山区驻扎了数年之久的齐将,与何卫平也对峙了数年,以前可不见此人有如此厉害,怎么过了一个年,此人就如同脱胎换骨了一般呢?

    直到拓拔燕的事情暴光,钟镇才恍然大悟,不是拓拔燕换了一个人,而是此人以前根本就没有尽力,现在此人完叛明降齐,当然要拿出副本领来对付何卫平了。

    横断山区对于现在的大明的重要性,其实并不亚于以前之于秦国,真要让拓拔燕完将横断山区占领了,那虎牢关可就面临着齐军的直接冲击,万一虎牢关失守,西地可就会被齐人从大明切割开来,这个局面没有人愿意看见。

    到了虎牢之,出于好奇,他也找到何卫平翻阅了前面一些战事的卷宗,仔细评品一番之后,不得不承认,在这样的山地作战,自己不会比何卫平做得更好。

    换而言之,如果是他处在何卫平的地位之上,照样要吃败仗。

    拓拔燕投入的人马并不多,但其用兵却异常奇诡,每每都有出人意料之举,完超乎了一个正常人的想象。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必然敲在明军的七寸之上。这样的一个对手,让钟镇也颇感头疼。

    在横断山区这样的地方,兵力投入的再多也没有多少实际意义,别说何卫平手下只有六个战营三成人,便是有十万人,撒进横断山区,也能马上给你淹一个没影儿。没奈何之下,何卫平便只能固点死守,如此一来,可就等于给予了齐军在横断山区自由活动权。

    也难怪陛下会关注这里,并为此训练一支新部队。

    “到了,陛下,前面就是训练营。”指着远处山下的一排排营房,何卫平道。

    “走。”秦风一夹马腹,向前飞奔而去。

    营房之外,慕容海带着数名将官远远地迎了出来。

    秦风甩鞍下马,看着慕容海道:“进展如何?”

    慕容海摇了摇头:“陛下,想要训练出这样一支部队出来,绝非一日之功,一个多月的时间,想让他们熟练地掌握这些技巧,绝无可能。像末将等人,可是自小就在山林之间长大,在山间骑马而行便如同常人走宽敞大道,一二十年下来,才练就了这身技艺。”

    “也就是说没有什么进展了!”

    慕容海低头道:“陛下,臣惭愧,把事情想简单了。何将军征集而来的那些骑兵技艺的确不错,但他们在平地之上是猛虎,一旦进山,就完施展不开了。这一个多月来,损伤不断,别说何将军心疼了,就连末将,也心疼不已。”

    秦风皱着眉头跨进了营房,直接走到了营后的大校场,与一般的校场不同的是,这个大校场的边缘处,竟然是一座小山。山上树繁林茂,抬眼望去,竟然还人为地设置了许多障碍。此时,训练正在进行之中。

    一名军官骑在马上,如闪电一般地从平地之上窜出,沿着羊肠小道直奔上山,如同灵鱼一般地在山上穿行,片刻之后,便越过了一道道的障碍,奔进了密林,消失在众人的视野之中,而在他的身后,一小队骑士紧跟而出,但速度却很让人侧目了。虽然勉强最后也完成了科目,但其间的磕磕绊绊,让人惨不忍睹。

    “陛下,不是将士们不勇敢,最开始,他们也是勇猛精进的,只是这一个多月下来,已经有一百多名优秀的骑兵因此而受伤,其中有一部分甚至因此而断送了军旅生涯,战马受伤废的更多,将士们心有恐惧,也是情有可原。”

    秦风沉吟不语。

    把在擅于在平原之上作战的骑兵弄来进行山地骑兵的训练,看来自己与慕容海一样,把事情想得恁简单了一些,以为具备了优秀的骑术,便能触类旁通,显然是有些想多了。

    “陛下,这些教官从何而来?”看了几组训练之后,钟镇突然问道。

    “钟郡守,那些人都是我以前的同伴。”慕容海在一边替秦风解释道。

    钟镇哦了一声,原来这些人都是以前的蛮族,蛮族在深山之中居住无数年,在山地之间骑马作战,简直就成了一种本能,难怪如此熟练。

    “陛下,既然有现成的人可用,何不......”话说了半截,他突然停了下来。朝廷在吞并了蛮族之后,想尽一切办法才将蛮族给分解开来,安置到国各处,目的就是不想让他们聚在一起,自己的这个主意出得也恁笨了一些。皇帝陛下恐怕是不愿意让蛮族再度单成一军的。

    “陛下,我们的族人虽然现在大部分已经下山,年轻一代基本上都不再具备这种能力了,但与末将一个时代的人,虽然多年不曾上马作战,技艺会生疏了一些,但只要给他们机会,必然会展现出风采而能替朝廷立功的。”慕容海只怕不是没有想到过这种可能,只是以前因为自己的身份而不好直接提出来,现在钟镇开了一个头,他把心一横,干脆就这样说了出来。

    “你认为可以?”秦风看着慕容海,问道。

    慕容海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道:“陛下,我族归于大明已经近十年了,就拿末将家来说,在大明有土地,有房产,在银行有存款,儿子更是读书做了官,他现在给末将写信,言必称我大明人当如何如何,末将如此,其它人情况也都差不多,所以,末将认为完可用。而且,而且......”

    犹豫了一下,他还是选择直接了当了:“现在大家都天南海北的住着,就算将他们聚集起来独成一军,但家眷等却分散各地,极实是极易控制的。”

    一边的钟镇和何卫平两人见说到如此敏感的话题,立时便装作有事讨论,喋喋不休的自顾自地说着,其实耳朵可都竖着听着旁边的话。

    秦风听慕容海如此说,不由笑了起来,拍了拍他的肩膀:“你儿子在楚地做得着实不错,监察御史报上来的奏折,对他的评价都是年少有为,考评上上,假以时日,封疆一方,不在话下。”

    “陛下谬赞了。”

    “听说他还没有婚配?”

    慕容海道:“是,以前他一直随母亲读书,因为我不在身边,他母亲也不敢擅自替他订婚,所以这事儿便拖了下来,末将归来之后,倒是有不少人提亲,末将还在犹豫呢!”

    秦风笑道:“回了那些人,我替你寻一门好亲事。知道楚地谢家吧?”

    慕容海吃了一惊,楚地谢家他当然知道,那可是当世豪门啊。

    “谢家现在不是有一个女儿正在越京城吗?回头我与皇后会赐婚给你儿子。”秦风道。

    慕容海目瞪口呆:“陛下,那是您的......”

    “是我什么?”秦风一瞪眼睛。慕容海立时缩头。

    “这事就这样定了,等我回到越京城,就会操办此事。你儿子现在在楚地干得不错,与谢家女儿结亲,再磨练上几年,便可以挑一郡之重担,有谢家这等地头蛇相助,必然事半而功倍。”

    这又是许亲,又是承诺,慕容海当然知道这是为了什么,当下也不敢再说什么,跪下道:“末将谢主隆恩。”

    “你担任我的亲兵统领也已经大半年了,该出来做做事了。就放在虎牢给何卫平做副将吧,允你征召五千名同族组建一支山地骑兵营。一应将官,都由你自选,当然,军法官,监察官你就无权干涉了。如何?”

    “末将必甘脑涂地,以报皇恩。”慕容海重重的一个头叩下去。他这可是越级提升了,像马猴跟了秦风那么多年,出来之后,也不过是一营统兵将领,而自己一放出来,便成了虎牢新军的副将,更是亲率一个骑兵营,秦风对此地的重视不言而喻。

    “何卫平,你觉得如何?”

    “有慕容将军相助,末将欢喜无尽。”何卫平连连点头。

    秦风伸手扶起了慕容海:“那拓拔燕与你相熟,说起来也与你有恩......”

    “陛下。”慕容海大声道:“他叛明投齐,末将与他,已是恩断义绝,过去在战场上,他救过我的命,我也替他挡过箭,在他叛变的时候,在我们数百兄弟一个接着一个的倒在齐人的刀枪之下,我对他,便已经只有仇恨了,战场相遇,不死不休。”

百度搜索 马前卒 爱搜书 马前卒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马前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枪手1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枪手1号并收藏马前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