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马前卒 爱搜书 马前卒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既已浓墨重彩,何不画中留白?”曾琳挟起一块糖蜜的番茄,塞进嘴里,含笑看着权云.

    正在倒酒的手微微一颤,殷红的酒液洒在了桌上,略微停顿了一下,再次将酒杯倒满,放下酒瓶的时候,权云的脸色已经完恢复了正常.

    “陛下让你来的?”他语气平静地问道.

    曾琳摇摇头,”陛下在等你去找他.”

    权云端起酒杯,慢慢地啜饮着,一言不发.

    “首辅不是贪权恋栈之人,为何这一次竟然装聋作哑呢?”曾琳放下了筷子,颇有些不解地看着权云.

    “曾公终还是知我的.”权云的脸上露出了些许的笑容.

    “如今越京城中风起云涌,大家都在看着你呢!你的沉默,让所有人都很难堪啊!”曾琳笑着道:”我今日来,其实就是好奇,首辅到底想做些什么呢?”

    “自沙阳郡开始,我便当着这个大管家,后来地盘愈来愈大,子民愈来愈多,其实从根子上来说,并没有多大的变化,就像管着一大家人的吃喝拉撒一样,管了这么多年,投入了太多的心血.”权云道:”说句实话,人也真是累了.”

    “既如此,何不洒然而去?”

    “不舍,不放心.”权云淡淡地道.

    曾琳当然懂得权云嘴里的不舍,并不是舍不得他所在的位置和掌握的权力,任大明首辅十余年,大明有今天,权云的功劳,自然是谁也抹煞不了的.

    “圣君在位,诸贤当朝,有什么不放心的?”曾琳道.

    权云笑了笑,”陛下看中的人是金景南,如果是方大治,我早就上表辞去首辅一职了.我现在这么做,就是想让陛下再考虑考虑.”

    “首辅不看好金景南?此人也是一个极有能力之人.”

    “他太有能力了.”权云摇头:”他手段酷烈,做事只盯着结果而不问过程,如果他任首辅,于整个大明而言,并非福音.大明正逢千年未有之大变局,曾公你也是议政,有些事情,我也可以透露一二你知道也无妨,天工署发明了一样新东西,这样东西在让大明飞速发展的同时,也必然会造就无数的社会问题,这一点,我绝不会看错,如果是方大治,必然会想法避免这些问题的发生,而如果是金景南,他一定会采取无数的办法让这些问题提前暴露出来然后以雷霆手段除之.我担心,这样会造成大明的动荡.大齐虎视一侧,一旦大明内部不稳,你可以想象会发生什么?”

    曾琳举起酒杯,喝了一口,缓缓地道:”首辅,你能想到的问题,我相信陛下也一定会想到,但陛下依然决定这么做了,就说明陛下对此早有心理准备.”

    “陛下这些年来太顺,太顺则容易滋生傲骄之心,我觉得陛下小视了天下英雄,有些急于求成了.”权云道:”我们这些做臣子的,不能一味地迎合陛下,在陛下行为有差池的时候,我们有责任来纠正这些偏差.我想,这也是陛下当初设立政事堂,让皇权与相权互相制衡的原因所在.”

    “首辅你觉得现在政事堂当真能制衡陛下?”曾琳反问道.

    权云顿时沉默了下来.

    政事堂自然是以首辅为尊,往下便是方大治,金景南,曾琳,再加上户部耿精明,兵部章孝正,礼部萧华,刑部唐忠,工部温鹏.

    在这里面,权云知道,方大治肯定是会站在自己这一边,萧华也有可能支持自己,其它人,恐怕就不能指望了.曾琳还没有正式履职,在这些议政之中,他又是唯一个没有实职的,说话的声音自然也不会太高,而且以曾琳的处事作派和所处的环境,这样的事情,他绝对会保持沉默,而金景南是既得利益者,当然会反对自己,兵部章孝正和工部温鹏是陛下的心腹干将,陛下指哪他们就会打哪,耿精明就是一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家伙,而刑部唐忠是这一次机构大改革的赢家之一,他当然也会支持皇帝.

    想到这里,他无声地叹了一口气,就算自己硬撑着,最后陛下也必然会要求大家表态,自己还是必败无疑.

    “首辅,陛下是一个念旧的人,也是一个讲情分的人,这便是他虽然动作不断,但却仍然没有直接跟首辅挑明的原因所在,但首辅啊,陛下必竟是陛下,你每多撑一天,这情分可就被磨薄一分了,真到了最后大家被逼着表态的时候,情分可也就没有了.”曾琳诚心诚意地道.

    “只是有些不甘心啊,辛辛苦苦地置办了偌大一份家业,可看着继承人有可能将它败坏掉,曾公,你说,我能放心吗?”权云叹息道.

    “首辅或者想多了.”曾琳微笑着道:”我来越京城不久,但对于首辅,方吏部,金都御史还都是有些了解的,必然你们三人,可是大明除却陛下之外,权力最大的人,各种各样的消息,就算我不刻意去打听,也会吹到我的耳朵之中.首辅,恕我直言,方大治与你的治政理念,就好像是一个模子里铸出来的,如果要让方大治上来,那陛下又何必要换你下去呢?做熟不做生,让你继续做,岂不是更好?”

    “治政需要延续性.”权云反驳道:”如果换一任首辅,便换一个执政思路的话,只会让朝廷动荡,让百姓多出许多磨难.现在我们已经做在一条正确的道路之上,延续,才是让大明更加强大的正确做法.”

    “可刚刚首辅跟我说了,现在大明正面临着前所未有之大变局,既然是大变局,原有的治政理念真能适合这种变化?”曾琳问道.”在我看来,或者正是因为这个原因,陛下才会让金景南上位,也许陛下认为,现在的大明,需要一个手腕强硬的首辅了.”

    “这正是我最担心的地方啊.”权云道:”各个部门的改革方案基本上已经都出来了,曾公想必也看到了,户部,吏部,兵部,刑部,工部都有大变化,新成立了商业部,监察部,安部,铁路总公司,运河总公司的地位大幅度的被提高,未来的政事堂的权力将会更大,原先的垂直管理,正越来越扁平化,首辅手中会拥有更多的权力.”

    “权力的确是更大了,但制衡的力量,却是增加了.”曾琳微笑着道:”以前只不过是六部,可现在却多了三个部,铁路总公司,运河总公司,还有大明帝国银行,虽然比九部低了半格,但看这格局,也必然是会进入政事堂的.首辅你有什么可担心的呢?我还听到了一个说法,上京郡守,雍郡郡守,也会进入政事堂,虽然不来越京城任职,但却有议政的权力.陛下正在一步一步地扩大政事堂的规模了.”

    权云沉默半晌,才苦笑道:”这也正是我最担心的地方,因为人数多了,但其实陛下对政事堂的控制力度却是前所未有的加强了,这与当初设立政事堂的初衷背道而驰.曾公,恕我说句不敬的话,以后陛下要干什么事,哪怕是错的,只怕也会一言而决.”

    曾琳笑了起来,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相权和皇权,总是相互合作而又对立的,只不过到了大明这里,秦风用律法的形式将其固定了下来.皇帝要干什么,得政事堂附署,政事堂想颁布什么律法,需得皇帝同意,否则就于法不合.

    “开国皇帝,英明神武,这是不争的事实.”曾琳笑道:”首辅难道只看现在,不看未来吗?或者到了以后,第二任皇帝,第三任皇帝的时候,政事堂的力量,就足以制衡皇帝至高无上的地位了.”

    权云呆了呆,曾琳说得自然是有道理的,将来的皇帝,自然不可能再有开国皇帝那样的权威和声誉.

    “首辅,放手吧,你拗不过陛下的.”曾琳劝道.

    琉璃幕强之外,灯已熄,桌上酒已冷,曾琳早已经告辞离去,而权云却还在一杯接着一杯地喝着酒,只不过葡萄酒此时已经换成了大明最烈的烧刀子.

    他终于醉倒,趴在桌上呼呼大睡而去.

    翌日,大明首辅权云上表,以身体原因不再适合担任大明首辅为由上了辞呈,皇帝再三挽留未果,加封权云为辅国公,太子太保,同时延请权云担任皇子秦武的老师,教导秦武治国之道.

    第三天,皇帝下旨,晋次辅,原都御史金景南为大明首辅.

    第四日,刚刚新鲜上任的首辅金景南,立刻公布了大明整个机构大改革的方案,朝野震动.改革方案极大地削弱了六部的权力,除了刑部捡了一个大便宜之外,其实五部,实力都有不同程度的削弱,地方郡守虽然多出了县以下官员的人事任免权,但司法,兵权悉数被朝廷收回,实际上对地方上的控制力大大减弱.这是大明朝廷在经过税务改革之后,对地方权力的再一次削弱,使得朝廷对地方上的控制进一步得到加强.

    大明官场,经历了一次大洗牌,户部,兵部,吏部,工部,刑部四位尚书的人选并没有变,但新增了安部由田康担纲,监察部由曾琳主政,商业部由王月瑶掌握.大明银行则仍然由苏灿掌舵.政事堂的议政人选除了田康,王月瑶加入之外,上京郡守马向南,雍郡郡守钟镇,新上任的越京郡守王谦也成为了新的议政.

百度搜索 马前卒 爱搜书 马前卒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马前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枪手1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枪手1号并收藏马前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