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马前卒 爱搜书 马前卒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前几日,宁则枫上了一份秘折,重点说到了马尼拉之事,朕记得你曾派人去了海外,联络那个叫做什么卡努的人,事情做得怎么样了?可有进展?”曹云话题突然跳到了另一件事上.

    曹辉脸上流露出些许苦涩之意:”陛下,那个卡努,是马尼拉国王之长子,马尼拉国王死后,便是由他继承了马尼拉国王.不过后来其弟察兰,因为得到了洛一水和陈慈二人的帮助,起兵造反,并且最终在明国的协助之下,击败了卡努.而明人,也因此在马尼拉得到了一个重要的港口,将那一带变成了他们的后花园,也使得现在我们想要开辟海外贸易线路成了空想.宁则枫一直想要打通的就是这条航线.”

    “我很奇怪当时卡努为什么还能活下来?”

    “这里头就掺夹着洛一水和明国之间比较复杂的纠葛了,也有洛一水想要更进一步控制察兰的因素在里头,如果卡努一死,没有了共同的敌人,或者察兰和洛一水他们的关系,就会起到什么变化.”曹辉答道.

    “那你觉得,那个卡努对我们来说,是活着重要还是死了重要呢?”曹云问道.

    “于我们而言,肯定是活着重要,这也是我当初费尽周折派人去哪里的原因.”曹辉道:”此人现在虽然失势,但他的正统地位却勿容置疑,马尼拉老王死前是正式将王位传予了他的,因此在那一片海域之中,此人还是不乏支持者,在国内,也还存在着相当的势力.”

    “能否大力扶助他,从而在哪里给明人找一些麻烦?”曹云想了想道.

    “陛下,臣一直便想这么做,不过明人现在在哪里大势已成,卡努很难翻盘.那里其它国家势力,一来是因为与明人庞大的贸易关系早已经结成了利益共同体,二来也畏惧明人的势力,纵然卡努有同情者,也很难撼动明人在哪里的利益.”曹辉叹了一口气:”臣派了人过去,这些年来,也往哪里投入了巨量的金钱,但取得的效果,就很不好看,更重要的是,去年明人派了一个人去了那里,此人对我们鬼影在哪里的势力造成了极大的伤害.”

    “谁?”

    “前大楚内卫统领雷卫.”曹辉道.”我们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一些势力,一年以来,被雷卫摧毁得七七八八,现在只能蜇伏,根本不敢轻易有动作.因为我们失去了海上的控制权,没有办法对那里进行大规模的支援.”

    曹云缓缓点了点头:”但这件事情,绝不能停止.不但要做,还要加大力量,要钱给钱,要人给人,大海广阔,明人手再大,也不可能一手将大海部都遮住.既然现在的航路被明人给把控了,那我们就开辟新的航路,这件事情,我会让宁则枫负责来做,既是练兵,也是开拓另一条财源之路.”

    “只怕很艰难.”曹辉有些不以为然,开辟一条新的航线,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

    曹云没有理会曹辉,自顾自地道:”还有另一件事,是你接下来要重点去做的.”

    “请陛下吩咐!”曹辉躬身道.

    “宁则枫在密折之中谈到,离开了马尼拉海峡之后,外面另有天地,这件事情你知道吗?”

    “略有耳闻.”曹辉点了点头.

    “多年之前,那里曾爆发过一场大规模的海战,便是由前马尼拉老国王集结了那里所有的国家的战舰,甚至还请了大量的海盗前去帮忙,与来自西方的舰队进行过一场大战,成功地击退了那支来袭的西方舰队.”曹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宁则枫说,当年他们宁氏,勃州的周氏,都是派战舰参与过这场战斗的.”

    “是,此事臣也听说过.”

    “渺渺大海,西方的那些人居然能劳师远征,其力量不可小觑,他们既然曾经来过,说不定便还想再来一次.”曹云悠悠地道.

    曹辉身子微微一颤,”陛下,您是想?”

    “派人去告诉卡努,联络那些西方人.那片海域,现在不需要和平,只需要铁与血.”曹云冷冷地道.

    曹辉楞怔了一小会儿:”陛下,臣有一言,不知当不当”

    “有话就说,吞吞吐吐做什么?”曹云有些不满地道.

    “那些西方人,臣曾见过,金发碧眼,高鼻深目,与我们完不一样.”曹辉字斟句酌地道:”在臣看来,与野兽何异?非我族内,其心必异.我们与明国之争,说到底,还是同源同种,是兄弟阎于墙,是正统之争,衣钵之争,一旦外族来袭,进入我堂堂中华之地,万一有失,岂不是衣冠尽丧?请神容易送神难啊!”

    曹云大笑:”你觉得那些西方人能给我们造成麻烦?”

    曹云沉默不语.

    “就算是有麻烦,现在也是明人的麻烦,而不是我们的.”曹云冷笑道:”马尼拉现在控制在明人手中,那些西方人想要越过马尼拉,就要先过明人这一关.他们能不能战胜明人朕一点儿也不关心,朕关心的是,他们能在哪里给明人造成足够的麻烦.牵制明人更多的海上战力.我们在海上,被明人压制得透不过气来,宁则枫现在好不容易造出了五艘三层战舰和其它一些辅战船只,却仍然只能龟缩港内或者在近海游戈,压根不敢出海.但如果西方那些人大举来袭,明人想要保住马尼拉,其水师必然会大规模往援,如此一来,我们才有了与明人在海上争夺控制权的实力.大齐的第二船厂今年就可以投入了,今年底,我们会新增三艘战舰,明年,我们就将正式组建第二支舰队.而明人,想来一定不会眼睁睁地看着我们的水师实力突飞猛进的,海盗的故事,必然一而再,再而三的上演.”

    曹辉点了点头.明人水师多次扮成海盗袭击大齐海岸,让大齐千里海疆风声鹤唳,一日三惊.

    “再者,当初那些西方人,连区区一个小小的马尼拉国王都打不过,可见实力有限.想要撼动我中华根基,未免是痴人说梦.”曹云接着道.”这件事,你马上去办,只要说服那些西方人大举来袭,我们就有隙可乘了.现在的马尼拉可不是过去那个老国王在世的时候铁板一块,各人都有各人的算盘,只要战火一起,我们就能在其中觅得属于我们的利益,更重要的是,也是对明人财源的一个重大打击.如果那些西方人争气一些,击败了驻扎在哪里的明人舰队,不怕秦风不马上派援军去灭火.”

    “臣明白了,这便派人,携带金银财宝,先去马尼拉,然后在哪里带上熟悉西方事务的人手前去说服那里的当权者,陛下,此事想要取信对方,只怕还需要陛下修国书一封.”曹辉想了想,道.

    “当然,朕会以大齐皇帝的身份,邀请那边的国王前来与我一晤.”曹云大笑道.

    满腹心事的曹辉走出了皇宫,便只奔岳父田汾的府第,自从长安事变,新皇登基之后,他已经甚少登门了,除了逢年过节来尽一尽女婿的情分,余下的时候,是能避则避,生怕让皇帝生出一些别的不满来.不过今天,他觉得这件事,还是应当与岳父讲一讲.

    “父亲,此事非同小可啊!”曹辉满脸的忧愁:”我们大齐多年以来都不曾重视海外,哪怕是马尼拉,也才是这两年才有了一些了解,小婿曾经去皇家秘档查过,当年的那些资料,要么遗失,要么因为保管不善而损毁.这还只是马尼拉,而更西方,我们完是两眼一抹黑,那边到底有多大,是无数个国家分裂割据还是已经一统天下,这些都不知.我很是担心引狼入室啊.”

    “你想多了.”田汾倒是很赞成皇帝的想法.”正如陛下所言,就算有麻烦,也先是明国人的麻烦.西边那些人,如果真是一只老虎,那反而更好.两虎相争,必有一伤啊.我还担心他们太弱了经不起明人一击呢!”

    “如果他们很强,强到明人不堪一击,他们反而登堂入室了呢?”

    “如果他们真有那么强,还会等到现在不过来吗?要知道,他们可是曾经带过一次的.”田汾笑道:”想来马尼拉老国王给他们留下了深刻的映象.由此可见,他们的实力当有限得很.话又说回来了,就算他们很强,但也只是在海上,如果他们当真能击败明人,长驱直入,到了这片大陆,又岂能轮到他们说话,劳师远征,补给困难,他们能给我们造成多大的麻烦?更何况,到了那时候,我们的水师只怕也成长起来了.”

    “既然父亲也这么说,那么小婿回去之后就马上准备启动此事.”曹辉点了点头.

    “你准备怎么着手?”

    “大齐有商人与明国海商暗通款曲,这一年来,这一趋势更加明显,小婿准备透过这些人,光明正大地去马尼拉,然后再见机行事.”曹辉道.

    “派去的人一定要得力.而且地位要不低才行.”

    “小婿准备让秦厉去.”曹云道.”他的地位足够,也有决断力.更重要的是,他现在人就在明国。”

百度搜索 马前卒 爱搜书 马前卒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马前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枪手1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枪手1号并收藏马前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