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马前卒 爱搜书 马前卒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屋子里很暖和,但与吴岭两人闭门商议相关细节的乌正廷的后背心里依然嗖嗖地冒着凉气。从他告诉吴岭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之后不过短短的一点可怜的时间之内,这位大明武陵战区的大将军,立即便构画出了一个详细的阴谋框架。都说他们这些搞情报的是一些阴谋胚子,但在乌正廷看来,自己与吴岭比起来,当真是小巫见大巫,不值一提。

    利用一切可能有利于己方的条件,哪怕是看起来微不足道的一些小小的细节,吴岭都能将其利用到极致,这一点,乌正廷叹为观止。当吴岭将大致的框架规画完毕,乌正廷要做的,也就是利用自己的专业技能,将这个大框架里有可能出现的漏洞一一修补完整。

    当厚厚的一叠计划书在乌正廷手里落下最后一笔的时候,外面早已经敲响了三更的鼓声。他长长地吐了一口气,看着桌上的卷宗,有些难以相信,这样一个谋划对方两大宗师的阴谋,就这样出炉了。

    至少,在乌正廷看业,已经找出不什么漏洞了。现在唯一要看的就是齐国人够不够贪心。

    “鲜碧松是一个很稳重的人,不见得会上这个钩。”看着吴岭,乌正廷道。

    吴岭冷笑一声:“大势如此,鲜碧松又何能例外?乌将军,随着我们大明的蒸汽机在各个行业之中迅速地普及开来,齐国的有识之士,已经感到了浓浓的危机,他们必然要想办法破局。我就是用屁股想,也知道齐国人现在正挖空心思地想获得我们的蒸汽机技术,为此,我专门还咨询过天工署的徐来,他很肯定地告诉我,即便齐国人拿到图纸,他们也不可能造出来,他说大明能够造出蒸汽机,是整个大明的基础工业已经有了相当的发展,这才能像现在这样顺势而为。他举了一个例子,就像蒸汽中普通应用到的橡胶产品,齐国人就无从获得这样的技术和产品。所以,齐国人想要和我们一样,大力推广蒸汽机的话,就必须要从大明照搬过去一整套涉及到好多个行业的产业技术,这对于齐国人来说,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那倒是。”乌正廷点头道。

    “但蒸汽机的巨大威能已经开始显现出来了,从江南那边传来的消息,丝绸的价格将下降三分之一,这还是他们刻意而为之,为了保持更高一点的利润,如果按照以前的利润水平的话,价格可以下降一半,棉布的价格下降的更多。而蒸汤机在各行各业的应用,带来的便是无数产品成本的大幅度下跌。大明积聚财富的速度正在以齐人想象不到的速度提升,你说齐人能不着急?”

    “想不到大将军还会关注这些?”乌正廷有些意外。

    “怎么能不关注?”吴岭轻笑道:“坐在我这个位置之上,就必须关注到有可能影响到齐明两国关系的方方面面,像现在,我就要防着齐人会不会狗急跳墙,率先发动攻击呢?你说是不是?”

    “从我们搜集到的情报来看,齐人完没有做好这方面的准备。”乌正廷道:“他们正在按照他们的第一个五年计划展开行动,两国关系破裂的日期,我们预计将在四到五年之后。现在,不论是朝廷,还是民间,都还没有做好与我们开战的准备。”

    “话虽然如此说,但我们还是要防备的。”吴岭微笑着道:“就按你所说的,既然齐人还没有做好与我们开战的准备,但又不能眼睁睁地看着我们一骑绝尘而去,那就得想办法啊,要么抑制我们的发展,要么提升他们自己的速度。”

    乌正廷微微点头。

    “现在齐王殿下的意外出现,当真是给了他们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啊。”吴岭大笑起来:“要是他们活捉了齐王,你说说,他们想要什么,我们大明会不给他们呢?所以,鲜碧松再稳重,也不得不这样做。大势所趋之下,非个人能力所能改变的。”

    走出昭关的大将军行辕,凛冽的寒风让乌正廷激凌凌地打了一个寒战,他来武陵的本意是想让吴岭将齐王殿下弄走的,想不到最终的结果,却与自己想象的完不一样.

    但他又不得不承认,吴岭的这个计划,有着极大的成功的可能.一国之宗师,一向是最后的压轴大腕,一向不轻易出手,一旦出手,便是几乎到了要最后决胜负的时候了.齐国的宗师本来要比大明多出不少,但一次长安事变,他们自相残杀,死了几个,马豹子和石书生又跑到了明国,如果他们没有隐藏的人手的话,那么在宗师之上,基本已经与大明持平了.

    如果大明能够争取到卫庄和文汇章加入的话,那么在顶尖的战力之上,大明甚至还要占上风.如果这一次能成功地干掉鲜碧松军中的文耀武和兰永传,对于大明来说,的确是一场大胜.

    当然,要达到这个目的,大明也是需要付出代价的.

    乌正廷强自将心中的不忍压了下去,为了天下的一统,牺牲是再所难免的.就像当年的郭九龄郭公,还有那些在上京城中潜伏的人手,为了这个目标,不也是毫不犹豫地奉献了他们自己的生命吗?

    翻身上马,他纵马向着桃园郡方向狂奔而去.他要以最快的速度赶回去,根本就没有心思在武陵过夜.

    三天后,乌正廷赶回了桃园郡.而这个时候,去昌渚视察的野狗与王筠也刚好回来了.三人坐在一起,听着乌正廷一五一十地细细地讲述着吴岭的这个计划.

    乌正廷没有加上任何的评论,只是平铺直叙,干巴巴地说完之后,便端着茶杯子一口一口地喝着茶,即不看野狗,也不看王筠.

    野狗吧哒吧哒嘴,道:”我是一个直肠子啊,刚刚乌正廷巴拉巴拉说了这半天,我就听出了一个意思,这件事大是做得的,.如果真能收拾掉两个齐国宗师,那我们是要占大便宜的.当然,付出的牺牲肯定是有的,但当兵打仗,哪有不死人的呢?想当初,我们在敢死营的时候,早上出去的时候还满当当的呢,晚上回来的时候,一大半人都看不见了,我们大明这些年来打了这么多仗,死了多少人啊?才有了现在的局面是不是?谁是该死的,谁又是不该死的呢?都是为了一个目标嘛,早点把仗打完,以后子孙们不用再打仗了,你们说是不是这个理?”

    “甘大将军说得有道理.”乌正廷点头道.

    野狗看向王筠:”王筠,这一次如果按照吴岭大将军的意思贯彻下去,死伤的都是你抚远营的人,你表个态吧!”

    王筠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大将军您说得对,打仗,哪有不死人的?平时训练都还死人呢,我,我没有什么意见,只是,只是樊昌的确是一员骁将啊!”

    “是骁将,就更要用在刀刃之上,活下来是他的运气,活不下来是他倒霉.是他没那个福份.”野狗仰起了头:”我打了半辈子仗了,从一个小兵一直跟着陛下走到今天,有多少比我有才华,比我更勇武的人,就死在了我的面前.如果他们都还活着,我当个屁的大将军啊!所以说王筠,对于当兵的来说,不死是运,死了是命.用不着怨天尤人,更用不着怜惜谁.说句不好听的话,在我们大明,最不缺的就是骁将.别说是一个樊昌,便是我死了,你王筠死了,照样有不比我们差的人顶上来.”

    “我明白了.”王筠低声道.

    “这件事,在整个桃园郡,就仅限我们三个人知道了,接下来的一些安排,由我来主持安排,甘大将军,这可要得罪了.”乌正廷道.

    “啥得罪不得罪的啊,我野狗啊,就只能当一把锋利的刀子,你让我来运帱帷幄我也做不了啊,陛下就常骂我是一根肠子通到底的人.要不然我也不会到了武陵战区就跑到桃园郡来跟王筠当邻居,我就怕我在武陵给吴岭添乱子嘛.接下来,要我干什么,你乌正廷直接吩咐就好了.”野狗道.

    “王筠一切听从乌将军吩咐!”

    “好.”乌正廷用力地点了点头.”这一次要动用的真正人手,吴大将军都会从武陵战区直接调过来,在这之前,他们丝毫不会知道要来这里做什么,而我们桃园郡,真正参与此事的,除了樊昌一部之外,就只有甘大将军了.”

    野狗与王筠都点了点了头,樊昌一部,其实就是做为诱饵存在的.真正的主力,其实也就只有野狗一个将在最后参与对齐国两位宗师的围剿.

    “请二位在行动开始之前,不要露出任何风声,平时该干什么,还照常干什么,到了行动的那一天,我会通知二位的.”

    “别婆婆妈妈的,该怎么做,我知道了.”野狗不耐烦地道.

    乌正廷一笑,站了起来:”接下来我还要去昌渚,这件事情是不可能瞒胡老的,他可是我们这一次的主力人选啊!”

百度搜索 马前卒 爱搜书 马前卒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马前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枪手1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枪手1号并收藏马前卒最新章节